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零六章:蒸汽飞艇
    大朱吾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断续播放着音乐的八音盒。

    或许是年代实在是太过久远,那保存良好的八音盒上的黄铜涂层在飞速褪色。

    不过是片刻间,盒中木偶人便支离破碎,风化成一小抷粉末,只剩下支撑架还在缓慢的转动着。

    强忍下心中的悸动,大朱吾皇说道,“赶紧收起来吧,要不然待会这八音盒就该生锈了。”

    山灵连忙将八音盒收起,小心翼翼的放回怀里,“这个可是老老祖宗给老祖宗留下的念想,回去我肯定被骂死了,还有你怎么知道这东西叫八音盒的?”

    “这玩意就是地球的特产我能不知道?”大朱吾皇撇了撇嘴,看向山灵纳闷道,“你真不知道地球?”

    山灵肯定的点了点头,“我自幼便生在这个地方,不仅仅我不知道,我爹,我爷爷,太爷爷,甚至整个宗族都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方。”

    看了一眼四周,山灵悄悄说道,“你是从地球来的吗?那是个什么地方?”

    他愣了下来,像是在追忆以前在地球的日子。

    “喂,大哥,第二场比赛都快开始了,赶紧上来啊。”鹿如许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将大朱吾皇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就来,你们先看着。”大朱吾皇抬头应了一声,然后看向山灵说道,“那是一个宁静到枯燥的地方,没有杀戮之力,成年人甚至连这里刚修炼的孩童都打不过,尽管也有战争,但更多的,则是平静的生活。”

    “居住在地球上的人类无法追求极致的力量,每个人都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中成长生存,不用担心在某一天会突然成为人畜和阶下囚。”

    “终其一生,都在忙碌中度过。”

    “真像是蚂蚁啊……”山灵小声嘟囔了一句。

    大朱吾皇并没有反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确实是拥有智慧的蚂蚁。

    在无法追求自身的极致进化下,用脑袋里的智慧推进了数次巨大的变革。

    “原来地球是一个这么枯燥的地方,那老祖宗为什么还对它念念不忘?”山灵的脑海中满是疑惑,如果让她放弃现在的成就去当一个普通人的话,估计会直接疯掉。

    他露出一抹笑容,对山灵摆了摆手,“对不起了小妹妹,恐怕我还是不能跟你去你的氏族,因为这场青试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

    说完,大朱吾皇便要转身离开。

    山灵急忙上前拉住他的衣摆,“不行,你这次必须要跟我回族里,只需要五天,五天之内保证把你送回来。”

    “给我个非去不可的理由。”大朱吾皇饶有兴趣的说道。

    “因为,老祖宗,他已经没有剩下多少时间了……”山灵的眼神黯淡下来,“他说,他想在最后的时间里,见见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

    “那好吧,我就跟你一起去一趟。”他耸了耸肩。

    “太好了,你终于答应了。”山灵小声雀跃,紧接着从她身后走出来四五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其中一个络腮胡壮汉,摆了个请的姿势,“事不宜迟,请黄兄弟即刻跟我们启程。”

    一直在天上观察情况的鹿如许以为大朱吾皇被绑架了,急忙俯冲下来。

    大朱吾皇劝住鹿如许,看向山灵说道,“现在出发也没问题,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再走也不迟。”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一支由十多人组成的马队,冲出中州城门,很快便消失在风沙之中。

    这支马队的最前方,由络腮胡壮汉带队,大朱吾皇和山灵等人则跟在队伍的最后方。

    而在大朱吾皇的身旁,挂着一脸自来熟笑容的鹿如许正和山灵疯狂搭话。

    作为凑热闹第一人的鹿如许,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场历时五天的小冒险?所以他就厚着脸皮随同众人一齐上路了。

    有着大朱吾皇做担保,山灵一行人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得带上两人。

    长风卷动狂沙,将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尽数掩盖。

    高山,深峡,长风,大漠,是构成这二元世界的主色调,也使得这二元世界各种奇景瑰丽无比。

    也正是因为如此,为了确保自己不至于被坑在路上回不来,大朱吾皇还是看向山灵开口确认道,“你确定一来一回只需要两三天时间?恐怕到时候才刚刚离开中州辖区吧?”

    拉着缰绳的山灵摆了一个熟悉的“ok”手势,“放心吧,等出了中州辖区之后,一切都将超乎你的想象。”

    内心抱着极大疑惑的大朱吾皇还是上路上,作为一个已经离开地球许久的地球人,他在内心深处渴望见到一个和他有着相同际遇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氏族。

    这支数十人的马队,自清晨时分伊始,到傍晚的来临一直未曾停歇过,所走的路程虽然十分的客观,但也仅仅只是刚刚离开了中州的辖区而已。

    前路,仍不知几何。

    虽然脸上没有表露出来,但大朱吾皇的内心已经开始有些着急。

    真要是以这种速度继续前进的话,恐怕自己和鹿如许将无法参加下一轮的青试比赛。

    在马背上吃了一些络腮胡递过来的马肉罐头后,众人再次出发。

    马蹄飞奔,一直毫不停歇的继续赶到了后半夜、

    就在大朱吾皇忍不住开口询问时,前方疾驰的络腮胡突然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

    “好了,到地方了。”山灵长出一口气,看着前方说道。

    听着耳边奔腾汹涌的水涛声,又看了看前方深入天堑的峡谷,大朱吾皇一脸懵圈,“你们宗族该不会是住在这峡谷里吧?”

    山灵撇了撇嘴,“待会你就知道了!”

    下一刻,原本陷入黑暗的峡谷间,猛的探出一道通明无比的光柱,直接将这整条峡谷映照的宛如白昼。

    “下马,出发。”路络腮胡回头说了一声,随即朝峡谷靠近。

    “还愣着干什么,咱们要走水路了。”山灵说道,然后将大朱吾皇给拽下了马。

    当众人赶到峡谷边缘时,在湍急的洪流中,探出了一个圆形的球状物,而那亮如白昼的灯柱便是从其上探出的。

    大朱吾皇有些凌乱,没想到在这种异界他乡居然还能见到载人式潜水器。

    当进入内舱中,舱门闭拢的那一刹,大朱吾皇恍惚中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摆放极为现代的座椅,头顶交错的不锈钢管道,以及细微却又无处不在的齿轮轴承声,都让大朱吾皇感到熟悉无比。

    紧接着从驾驶舱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面貌颇似高加索人种的大胡子,他手里拎着瓶果酒,在看到大朱吾皇和鹿如许后,立即十分热情的给两人斟了满杯的果酒。

    身为酒桶的鹿如许尝了一口,眼睛立即一亮,“这是什么酒,甜中带酸,酸中带涩,比喝米酒还要带劲!”

    “朋友,这是葡萄酒,可是我们山族的特产,”高加索大胡子耸肩说道,“我保证你在任何地方都喝不到如此纯粹的葡萄酒了。”

    “没想到长得像老外,说话方式都像老外。”大朱吾皇暗自嘟囔了一句。

    一杯葡萄酒下肚,鹿如许急忙再续上一杯。

    大胡子像是遇见了知音一样,立即邀请他到驾驶舱品鉴葡萄酒去了。

    随着齿轮密集推动声响起,潜水器便开始匀速在这水域下推进。

    透过椭圆形的玻璃罩看向外面暗蓝色的水域,大朱吾皇缄默了下来。

    仅仅是从眼下的这个潜水器看来,山灵所在的这个宗族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在这个充斥着杀戮之力的异界,居然会有这种哪怕是在地球都不算落伍的潜水器,他们是如何研究出来的?

    要知道,科技的进步是循序渐进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在这个世界见到过任何带有科学技术的工具。

    这二元世界,明明就是连火药都没有的古代好不好?!大朱吾皇在心中呐喊。

    看着一脸茫然的大朱吾皇,一旁的山灵推了他一把,“怎么了?是晕船还是葡萄酒不好喝?”

    神他妈晕船,我是在回忆往事好不好?

    他勉强一笑,“没,我都挺好,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

    “那就好,赶紧休息一会补充一下体力,明早咱们还要换乘工具,很快就会抵达目的地的。”

    “好的,那个我能问一下,这个潜水器是你们研究出来的?”

    “当然。”

    “好吧,我再冒昧的问一下,你们知道什么是手机吗?”

    “手机?那是什么东西,可以在天上飞吗?”

    “就是一种通讯工具,类似于飞鸽传书的那种。”

    “没有,不过我们都是用铜蜜蜂当通讯工具的。”

    “……”

    潜水器在湍急的水域中前行,难免会出现颠簸,作为一名前世连公交车都晕的青年,自然也就受到了影响。

    由于内舱中没有设置厕所,胃里翻江倒海的大朱吾皇,直接在休息室里找到了一个还剩小半桶酒的橡木桶,吐了进去。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大朱吾皇才沉沉睡去。

    在梦中,他梦到自己坐在飞机上,美丽的空姐正给自己发着飞机餐……

    “醒醒,醒醒!”

    迷迷糊糊中,大朱吾皇睁开惺忪睡眼,山灵的小脸凑了过来,“把你口水擦擦,有人来接咱们了!”

    他忙不迭点头,擦掉嘴角的口水之后,便晕乎乎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偌大的潜水器缓缓上浮,在浮出水面之际,舱门弹开,山灵当先钻了出去,然后是大朱吾皇。

    新鲜的空气夹带着水汽的清爽,让大朱吾皇的脑袋为之一轻。

    但紧接着,从云层中缓缓降下的庞然大物,却是让大朱吾皇屏住了呼吸。

    头顶云层向两侧排开,宽广到一望无际的厚重底板出现。

    紧接着那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了大半的船身降下,而在船身的甲板之上,堪称堡垒般的建筑物覆盖了整个船身。

    而在巨大的船身两侧,有着合共六对如同鹰隼般张开的巨大齿轮翅膀。

    随着齿轮翅膀每一次的上下翻涌,那堪称移动城堡的巨船,便是稳稳的停在了空中。

    巨量的蒸汽从黄铜色的粗大烟囱中喷涌而出,随之与云层融为一体。

    面对着这样一艘在空中悬浮的移动巨兽,哪怕是从现代穿越的大朱吾皇,也是面色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哪怕是前世最为豪华的飞机,跟眼前这座悬浮巨兽相比,都像是小学生一般。

    这是只有在如梦如幻的梦境中才会见到的东西,此刻却极为真实的出现在眼前,这给他一种极不真实的梦幻感。

    更遑论是鹿如许这二元世界土生土长的土著,近乎痴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对于远超出自身体型数百倍的巨物所产生的的恐惧感和崇拜感,是每一个人类内心深处的共性。

    即使是这二元世界的人类,也不例外。

    而一旁的山灵则是兴奋中带有淡淡的酸味,“看来你的身份还是挺尊贵的,这可是老祖宗一生最为得意的作品。”

    随着这艘蒸汽飞艇降至一定的高度时,一个穿着类似于飞行员冲锋衣,带着防风镜的大光头,探下身子朝众人摆了摆手。

    靠近众人的船身缓缓打开一道舱门,紧接着金装有滑轮的金属梯子朝众人这里延伸了过来。

    一旁的鹿如许忽然用力一拍手,兴奋的说道,“这种交通工具简直是太帅了!”

    “都赶紧登船!”山灵一振臂,随即在梯子上飞奔。

    “尊敬的鹿,祝你们好运。”似乎和鹿如许喝出来感情的高加索大胡子,从舱里探出来一个脑袋,满脸带笑的说道。

    大朱吾皇回头刚想要提醒大胡子,别再喝酒桶里的葡萄酒时,鹿如许便推着他一同奔上了梯子,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了大胡子一遍。

    整理好情绪的大朱吾皇,在梯子的缓慢收回时,登上了这座悬浮在空中的巨兽。

    巨大以及繁密的齿轮,在昏暗的船底飞快的衔合,煤炭在充分燃烧后的特殊味道,混杂着散发出的热量无一不在提醒着大朱吾皇。

    这是,一个蒸汽时代才会出现的梦幻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