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十五章:以刀入道
    “这可怎么办?是把他送上天?还是就地……”鹿如许对着脖颈做了个切割的手势。

    大朱吾皇也很纠结,抬头看着天顶扭曲的裂缝,又看了看怀中的这位天外来客,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遁世的声音响起,“这个家伙的实力我捉摸不透,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的境界要比巅峰时期的我还要高。”

    “这么厉害?”大朱吾皇眉头紧皱,遁世在来到这二元世界前便已经是元婴境,又经过长达百年的杀伐沉淀,达到了二元世界的杀神之主境,实力早已比元婴境高出不知几何。

    可眼下,却对这位天外来客做出了如此高的评价。

    “所以,是留是杀你自己决定。”遁世说完之后,便缄口不言。

    经过一番短暂抉择,大朱吾皇最终没有选择下杀手,“看着他不像是坏人,应该是意外闯入这个世界的,先带回去观察观察。”

    就这样,大朱吾皇扛着昏死过去的夜刀郎,三个人鬼鬼祟祟的离开渠楼,朝着旅馆方向掠去。

    而在众人离去不久,一道带有淡淡黑色流光的虚幻影子出现在正空中,伸手一挥,天顶上的裂缝便得到了控制,旋即开始回拢闭合。

    朝大朱吾皇几人消失的地方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即那影子便化作一抹云烟消散。

    街道空无一人,三个人有惊无险的回到旅舍门口,由于已至深夜,旅舍大门紧闭。

    和宋温道过别之后,大朱吾皇扛着夜刀郎一纵身跳上二楼窗台,翻进了妮子的房间。

    刚一踏进房间,床幔中便探出妮子的脑袋,待看到大朱吾皇后,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主,主人你怎么来了?”

    大朱吾皇赶忙别过脸去,讪笑说道,“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啊,下面大门被关了,所以我才从你这顺路回房间。”

    “没,没关系,需要我帮忙吗?”妮子露出一抹笑意说道。

    “不用,你接着休息,我们这就走。”说完,两人便快步离开了妮子的房间。

    确认大朱吾皇离开之后,妮子又缩回床里,低声怒斥道,“还不快从我房间离开……”

    ……

    油灯被鹿如许挑亮,大朱吾皇将那人放置在床上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真不打算把他给杀了?等他醒过来咱们可就没机会了。”鹿如许提醒道。

    “当然不杀,万一他是个好人,咱们岂不就是杀错了?”说着,大朱吾皇又往他嘴里灌了一瓶灵珍。

    灵珍入口,这人的气息逐渐趋于平稳,清癯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些许血色。

    “看样子,他似乎是在追杀那些诡异的家伙,才无意闯入咱们这里的,一切还是等他醒过来,再问个明白吧。”

    酒劲上涌,鹿如许直接躺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大朱吾皇又坚持一会,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灯芯缓缓消逝,窗外的夜似明未明。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床上的夜刀郎,手指轻轻动了动,眼睛也缓缓睁开。

    随着眼睛的聚焦,映入眼帘的,是两张面带微笑的大脸。

    人在面对突然出现的惊惧时,往往会做出下意识的举措。

    还不等两人有所反应,一柄细黑长刀便抵在了两人的脖子上。

    “误会,误会,我们是来喊你吃饭了。”大朱吾皇连连摆手,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饭食。

    夜刀郎收回长刀,然后又直直的躺在了床上,鬓角出开始渗出细密的汗水。

    “受伤了?”大朱吾皇又凑了上去,很快便发现其腹部处开始往外渗出血迹。

    “帮人帮到底,我要开始给你治伤了,你忍着点。”说完,也不等他同意,直接将黑色华服掀开露出了身体。

    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夜刀郎的眼中也多了几分惊奇。

    只见其线条匀称的身体上,一道道狰狞的疤痕覆盖了每一寸肌肤,各种利刃造成的疤痕不可计数,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

    在他的腹部则又添了几道狭长的刀伤,血浆伴随着软组织碎块涌出。

    “这得树了多少敌才能被砍这么多刀…”大朱吾皇暗叹不已,即使是比喻成作死能手的自己,恐怕全身上下的伤口难达到其十分之一。

    灵珍混合着生生不息之力被大朱吾皇送入创口之中,很快便见了效果。

    创口极其迅速的愈合,夜刀郎也从虚弱转向震惊。

    大朱吾皇收回手,创口已经完全愈合。

    “多谢两位不辞幸苦救下徐简,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名为徐简的男人对着两人郑重拱手说道。

    “既然好了,就先过来吃点饭吧,来尝尝这个世界的美食。”大朱吾皇笑了笑,将一碗白粥送到了徐简面前。

    他微微一愣,道了个谢之后,便大口将白粥吃了个干净。

    接过空碗,大朱吾皇漫不经心的问道,“冒昧问一下,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又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还有是你追杀那些怪人,还是那些怪人在追杀你?”

    缄默了片刻,徐简开口说道,“我来自于一个距离这里很遥远的世界,之所里无意进入这方世界,纯粹是因为在追杀他们的过程中破开了壁障。”

    一旁的鹿如许紧接着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追杀他们?”

    徐简刚要开口,像是回想到了什么,缓缓摇了摇头,“恕我无可奉告。”

    没有再接着追问,大朱吾皇说道,“那我们就不强迫你了,毕竟每个人都有一些秘密。”

    “不是秘密,”徐简抬起头,看着两人缓声道,“而是有些事情,让不该接触的人知道,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或许你是对的。”大朱吾皇点了点头,又是寒暄几句后,便结束了此次对话。

    有着灵珍的帮助,徐简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在大朱吾皇的邀请下,第一次踏入这个全新世界的徐简,在接近正午时分,一同前去观看青试大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试比赛代表着这杀戮之界中,青年阶段最高战力的纯粹表现,同时也是杀戮之界底蕴般的存在。

    在这期间,大朱吾皇也简单的和徐简说明了这杀戮之界的修炼方式,而徐简的反应也和大朱吾皇第一次听闻时差不多,惊奇中带有几分不可置信。

    经过问询,徐简所在的世界同样感悟的是灵力。

    事实上,这万千世界中修炼灵力的世界仍旧为多数,但同时也有不少世界另辟蹊径的修炼其他法门。

    但归根结底,求本溯源,无论是灵力还是杀戮之力,不过都是力量的一种表现方式罢了。

    在来到天奉台时,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作为主事者的大掌令司,深深的看了徐简一眼,眼中带有些许困惑,但一众霸主境的强者便没有察觉出异样。

    一连观看了四场比试,哪怕是面色有些严肃的徐简都不由得为之动容。

    原因无他,实在是参加青试的一众氏族天骄太过给力了,每个人为了胜利,都是展示出了最高水准的战斗。

    绚丽的血气技法,以及极为老道的战斗经验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其中令大朱吾皇最为印象深刻的一场,一位身穿黑袍的青年,从头到尾只释放了一次血气波动,便直接令一位中阶使者丧失了抵抗能力。

    或许别人没看出来,但大朱吾皇却是在其中感受到了领域的力量。

    在杀戮中成长的人,足以掌握最高水准的杀人技巧,他们的每一击,都是最省力且最精准的杀人技。

    大朱吾皇几乎可以确定,这杀戮之界中的天骄,无论是从杀人技法,还是对力量的掌控,都绝对比其他异世界的同辈天才高出一个层次有余。

    这一点,从徐简的面部表情可见一斑。

    最直接的骨肉浇筑,鲜血浇灌,在极尽残忍的同时,带给他们的也是无与伦比的力量。

    对应绝对力量的同时,是相对弱化的神识。

    一直观看到整天的所有比赛谢幕,三人这才离开了天奉台。

    在回去的路上,徐简意味深长的看了大朱吾皇一眼,“或许当有一天,我还会来到这个世界。”

    “或许有一天,是哪一天?”大朱吾皇挠了挠头问道。

    “有可能很快,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徐简微微一笑,“但我希望,我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我也希望你不会再来到这个世界,说不定等你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见不到我了。”大朱吾皇咧嘴说道。

    “难道?不对,我看你身体素质非常不错。”徐简表示。

    “别瞎猜啊,我随口诌的…”

    在回到旅馆后,天色即将入暗。

    当徐简看到大朱吾皇解开布匹,现出的血魂长刀后,露出一抹浓厚的兴趣。

    “这是你的刀,能不能让我看看?”徐简快步上前,看着血魂长刀说道。

    大朱吾皇点点头,不顾遁世拼死反对,随意的将刀丢给了他。

    长刀入手,徐简面色微变,“刀身居然凝聚出了器灵?”

    “好眼力。”大朱吾皇适时说道。

    近乎痴迷的盯着血魂长刀看了十多分钟,足足让刀身里的遁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才将长刀递还给了大朱吾皇。

    看着大朱吾皇,徐简像是在内心做着决定,最终说道,“你救了我的命,我也没有什么能够还恩情的东西,如若你不嫌弃,我就教你几式自创的刀法。”

    想到这位境界足以让遁世恐惧的夜刀郎,大朱吾皇根本没有考虑,便直接答应。

    毕竟技多不压身嘛。

    仍旧站在屋顶,檐角尽头分别站立两人。

    徐简缓缓抽出腰间的细长黑刀,很是爱惜的看着黯淡无光的刀身。

    “老哥,”大朱吾皇的声音远远传来,“你这刀的器灵好像消失了。”

    徐简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器灵已经散了,不过她跟了我这么多年,已经舍不得换掉了。”

    大朱吾皇没再说话,他知道器灵消散意味着什么。

    这整柄刀,自器灵散去的那一刻,再无聚灵的可能。

    它已经是死物,甚至连残破的法宝都算不上,算是回归到了本质。

    “不要对每一个人大意,”徐简将长刀立于身前,再次朗声道,“用出你最擅长的刀法。”

    “那我可就不留手了!”

    再没有对话,氤氲红芒的身形斜提长刀,二者如同融为一体,携全身气势,重重一刀掼下。

    徐简并没有躲避,就只是将长刀横于身前,试图挡住这一击。

    两刀相撞,想象中的刀体碎裂并没有出现,本该沉重的撞击声都未曾传出,只是发出一阵细微之极的摩擦声。

    而徐简只是在长刀相撞的一刹那,掌握到了一瞬即逝的时机,刀身转换间,用刀背撞向了血魂长刀的背面。

    然后,大朱吾皇整个人像是失控般,还未卸下的力量带动全身,直直的朝檐下摔去。

    在摔下的刹那,一只有力大手拉住腰间袍带,将他整个人又提了上去。

    震惊和疑惑在大朱吾皇脸上交替,明明就只差一点就能成功,怎么就被甩飞出去了?

    徐简缓缓开口,“刀是最完美,同时也是最无懈可击的器刃,相较于剑,刀的门槛最低,但想要感悟到其中的精髓,达到如臂指使的地步,殊为不易。”

    “你的刀法刚硬,起势大开大合,却毫无章程,我想你早已习惯了用力量去碾压对手,刀对你来说只不过是扩大伤势的一个载体。”

    被徐简说中,大朱吾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接下来,徐简面色凝重,“我说过,刀是最无懈可击的器刃,一味的将它作为载体,纯粹的用力量碾压,固然可以,但那就失去了刀的大部分意义。”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当成千上万和你境界相同,甚至高于你的敌人围剿你时,你怎么反击?”

    “如果你仍旧以这样的招式面对敌人,我敢保证,即使敌人杀不了你,你也会力竭而死。”

    大朱吾皇沉默下来,他至今所经历的一切虽然都波澜起伏,但远远称不上致命危机。

    真如徐简所说,当有一日,成千上万个和自己境界相同的敌人,围剿自己。

    自己该如何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