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零二章:开局第一炮
    这场传承归根结底究竟是为了什么?

    而这传承的幕后又究竟是什么人?

    九层世界尽为他所掌握,所有生灵一代又一代的在这试炼世界中繁衍感悟。

    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却又极尽真实的出现在大朱吾皇的面前。

    而眼下,大朱吾皇最关心的还是,究竟是谁破开了介质强行进入到这方二元世界的?

    又想了好一会,在大掌令司喋喋不休的开场白下没有任何头绪,只得作罢。

    人潮在不断前进时,在掌令司的疏导下开始分为两部分。

    作为完成试炼开始参与青试的一众青年后生,陆续踏上天奉台。

    此次参加青试的人数极多,放眼望去几乎有近两三万人数。

    不过有基数在那里摆着,整个二元世界凡是上得了台面的氏族都来参加,剩下这么多的青试者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朱吾皇和鹿如许并排夹在人群中间,很快他的目光便被眼前的身形所吸引。

    那是一个身形娇小,从穿着打扮来看有些朋克风的小姑娘。

    光滑紧致的棕色小皮衣上居然还镶有不少尖锐的兽牙,简直和铆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她背后则背着一个硕大的圆筒状包裹物,由于被兽皮所包裹,看不太真切。

    不过这在大朱吾皇同志的老年人审美来看,和杀马特并无太多区别。

    倒是被鹿如许敏锐察觉,坏笑着捅了捅大朱吾皇,“没想到啊,你居然还好这口。”

    “你才好这口呢,我只是感觉有点好奇。”大朱吾皇不满道。

    或许是察觉到了对自己的评价,杀马特小姑娘猛的回头,恶狠狠的瞪着两人,手掌也下意识的放向了腰间。

    大朱吾皇连连摆手,小声解释了一番之后,小姑娘这才作罢。

    正送口气之际,一道压制不住兴奋的声音响起。

    “大哥,二哥!”

    两人循声向右侧看去,那发出声音的正是许久不见的宋温。

    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奋力扒开人群来到两人面前,丝毫掩盖不住脸上的兴奋。

    “前天我本来还想找你们呢,结果不知道你们住在什么地方,我以为咱们以后都见不到了呢。”宋温笑着说道,眼睛却是下意识的看向大朱吾皇。

    “有缘自会相见,我看咱们待会比完赛就去下个馆子。”鹿如许眉飞色舞的说道。

    “好啊,我请客,大哥你想吃什么。”宋温笑眯眯的看着大朱吾皇。

    “喂喂,别忘了这个可是我提出来的啊,怎么不问问我吃什么?”鹿如许不满道。

    宋温挽起耳边的碎发,笑着说道,“都行,到时候我要好好的谢谢大哥二哥,对小妹的帮助。”

    大朱吾皇也很开心,“那个以后再说,待会好好比赛,争取拿个好名次。”

    宋温用力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两人一直聊到登上天奉台,颇有聊天天赋的大朱吾皇一路逗得宋温咯咯直笑,由于融入不进话题,一旁的鹿如许一脸生无可恋。

    为了增加观赏性,擂台并未设置过多,一共二十方擂台,由领域之力接引悬浮在空中。

    且有霸主级强者通过领域之力进行实况反应,保证在地面的每个人都能够观赏到这场顶尖天才的战斗盛宴。

    当随着抽签开始,这场为期预计一个月的青试便正式拉开帷幕。

    玉签入手,露出了七的标号,大朱吾皇看着手中的玉签有些郁闷,原本想着今天不一定能轮到自己,反而却要在第一轮上场。

    宋温的玉签标号为十七,同样是第一轮上场。

    鹿如许的标签为八,紧挨着大朱吾皇。

    三个人都要在第一轮上场。

    抽签的时间极为短暂,两三万人看似很多,但在掌令司的有序分配下,还是以极为快速的抽到了各自的标签。

    抽签结束,属于第一轮比试的人陆续登上擂台。

    由于有着特殊领域之力的加持,前来的看客可在领域之力覆盖的区域内自由腾空,以更近的距离看到自己想看的比赛。

    随着第一轮比赛的青试者们登场,众多氏族纷纷腾上天空准备抢上一个有利的位置。

    其中有不少氏族认出了第一轮比试大朱吾皇三人正是试炼三首,原本佛系吃瓜的氏族也在瞬间出动,争先恐后的冲上半空。

    气氛一时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热闹氛围中。

    站在天奉台上的大掌令司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似乎十分满意效果。

    “大人,你的策略果然好,只是让试炼三首第一轮出场便调动了群众的积极……”

    “给我闭嘴吧你,今天结束直接给我去御马司洗马去!”

    “……”

    将玉签塞进怀里,由掌令司直接带上第一座擂台。

    为预防不测,每一座擂台旁都安排有一位霸主,实时观察比赛情况。

    跳上擂台后,随之出现在擂台上的身影让大朱吾皇愣了下来。

    紧身皮质小马甲,锋锐上挺小獠牙,各种特征结合,正是之前站在他前方的那个杀马特小姑娘。

    小姑娘同样一愣,但很快恢复如常,一脸不屑的看着大朱吾皇。

    大掌令司的声音适时响彻。

    “青试没有过多规则约束,即使是被对方击下台去,也并不会宣告失败。”

    “只能用尽全力将对方击败,或者让对方认输,才算作胜利。”

    “所以,诸位青试者,请用尽全力击败对手,不断晋级吧。”

    “比赛开始!”

    梵音般的钟声响起,青试正式拉开帷幕!

    在同一时间,合共二十个擂台齐齐爆发出冲天的氤氲血气。

    凡是能够参加青试者,都是大浪淘沙留在最后的精锐,没有人会蠢到妄想保存实力。

    没有任何客套话,杀马特小姑娘单脚点地,霎时整个人如同一柄利箭,电射而来。

    在掠来的同时,功率全开。

    属于杀神使者中阶的实力反馈在大朱吾皇的脑海中。

    没有躲闪,他直接伸手挡住了小姑娘的全力一击。

    四下里将擂台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发出一阵暗叹。

    将小姑娘拦在身前,大朱吾皇眨眨眼说道,“姑娘,认输吧,你打不过我的。”

    “是吗?”她冷冷一笑,另一只放在腰间的手掌抽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手枪。”

    然后,直接扣下了扳机。

    气浪喷出,一颗小拇指长短的子弹直接射向大朱吾皇的脑袋。

    那种难以言表的窒息感,惊的大朱吾皇愣在原地,忘了躲闪。

    子弹射向脑袋,并没有想象中的脑袋开花,而是直接被弹开飞了出去。

    小姑娘也趁机一脚踹向他的腹部,借力后退出数十米远。

    紧接着,大朱吾皇的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了一个鸡蛋包。

    “在这里,居然能碰上热武器?我是不是在做梦?”大朱吾皇呆呆的捂着脑袋上的鼓包,一脸的难以置信。

    小姑娘不屑一笑,再次掠来,左右手各自握着一把手枪,对准前方扣下了扳机。

    呼啸子弹群倾泻,大朱吾皇赶忙开动金枪不倒护体。

    不知怎地,虽然他知道这玩意已经对自己没有多大的用处,但以前的记忆还是让他本能的想要躲避。

    慌忙躲闪的大朱吾皇浑然未觉,小姑娘已经近身。

    两条包裹皮裤的紧致大腿悄然夹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干脆利落的使出了一个十字绞,将大朱吾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柄堪称小型火炮的巨型手枪,对准他的面门扣下了扳机。

    枪口喷吐出的火雾连同数之不尽的玄黑铁砂,齐齐亲吻上了大朱吾皇的面门。

    擂台四周的人群再次发出一阵惊呼,包裹那充当裁判的霸主强者也露出一抹惊讶。

    这种迥异常人的战斗,在座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尤其是那可以远程攻击的武器,更是闻所未闻。

    难道那是法宝?

    脸上传来密集的刺痛,让大朱吾皇彻底愤怒。

    直接释放波动,将她给震飞出去。

    在小姑娘倒飞出去的同时,大朱吾皇也跟着掠了出去,直接按住她的脖颈将其束缚在了地面。

    “告诉我,你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的?”大朱吾皇虽然面色平静,但他那被火药彻底熏黑的面颊上滑稽无比的同时还透出几分狰狞。

    见小姑娘不说话,大朱吾皇直接干脆说道,“你是不是从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来的?”

    下体忽然传来一阵剧痛,那小姑娘一记膝顶成功将大朱吾皇顶成了虾米。

    而后,小姑娘撤步后退,伸手将背后的那筒状物取了下来。

    兽皮脱落,露出了一杆比大朱吾皇大腿还要粗上不少的炮筒。

    大朱吾皇背后寒毛乍起,“你妹!”

    “敢掐本小姐脖子,去死吧!”小姑娘冷冷喝道,毅然扣下底部扳机。

    自炮口两侧猛的喷出一阵蒸汽,炮筒内侧的齿轮轴承在一瞬间疯狂运转。

    黑洞洞的炮口处迅速凝聚出赤红色的涡流,而后骤然轰出一道堪比光柱的赤红光束。

    光束所过之处,空间裂出道道黝黑裂缝,由此可见其破坏力的恐怖。

    赤红光束在撞向地面直接爆炸,冲击波瞬间囊括近半数的擂台。

    擂台外侧的霸主急忙释放领域之力,将整个擂台包裹在其中,这才免得人群受到冲击。

    “主人!”人群中的妮子失声叫道,在即将冲向擂台时被一旁的姬少族长按住。

    “如果连这种攻击都承受不住,那他也就不可能是试炼三首了。”姬少族长冷静说道,随即皱眉看向仍处在爆炸中的擂台。

    冷静下来的妮子,又站回原处,面色紧张的看向擂台。

    “给本小姐死吧!”如同嗑了药的小姑娘,扛着超大号聚光炮,一炮接着一炮的轰响大朱吾皇的位置,似乎要将其炸成粉末才能解恨。

    围观人群直呼刺激。

    一连轰了数十炮有余,似乎是能量不足,小姑娘这才放下炮筒,得意洋洋的看向半空中的霸主,像是在等待其宣布胜利一般。

    一道不满的声音忽然从爆炸中心响起,“真是无趣,轰了老子这么久,该老子还手了。”

    小姑娘猛的一怔,她想要逃遁,却惊骇的发现地面不知何时覆盖了一层淡紫色的印记,将自己牢牢牵制在了原地。

    一身黑袍的大朱吾皇从火光中掠出,浑身纤毫不染。

    在所有人都未曾反应过来时,他已然站在小姑娘面前,毫无花哨的一记手刀劈在其脖颈处。

    晕眩感直击大脑,小姑娘缓缓扛着火箭筒直直向后倒去。

    大朱吾皇急忙接住火箭筒,“可不能摔坏了!”

    身形重重落地,激起大量烟尘。

    霸主悄然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这位试炼二甲会在这第一场翻车,毕竟那古怪的光波看起来凶猛异常,现在看来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第一场青试,大都之地吾皇胜!”

    擂台周围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掌声。

    如此古怪又激烈的战斗方式,让众人大开了一番眼界,除了结尾有点草率之外,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盛宴。

    战斗结束,擂台周围的领域之力散去。

    六七道相同杀马特的身影掠来,抱起地面的身影便要离去。

    “哎,你的炮筒忘拿了。”大朱吾皇提醒道。

    为首的中年男子接过炮筒,没有任何停留的掠走。

    正打算追上去套近乎的大朱吾皇被妮子拦下,心疼的擦拭着他脸上的伤痕。

    同样完成比赛的鹿如许赶了过来,一脸笑意的说道,“这是何方大能,把我大哥给打成这副模样的?”

    “别提了,一时大意,才搞成这样的。”叹了口气,静静的等着妮子擦掉脸上的黑火硝。

    艰难取得胜利的宋温,摆脱了族人的欢呼声,兴匆匆的朝第一个擂台赶来。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消息说给大哥听了。

    随着越来越近,宋温轻快的脚步逐渐放慢,最终停在了擂台的最外侧。

    一幕亲密到几乎温情的画面在她的眼中逐渐展开。

    一直对自己有些敬而远之的他,却接受了别人的亲密。

    兴奋逐渐退却,取而代之的是黯然。

    但很快眼中的黯然退却,宋温的脸上又露出了笑意,然后继续朝擂台跑去。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