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零一章:青试开始
    宋城主也在神识的游离下,狠狠拽掉了一绺胡须。

    在他身侧老者的眼中,更加不敢置信,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在时隔数百年以后,再次通红了起来。

    而在偌大的天奉台上,一人一驴追赶的不亦乐乎。

    紧接着,又从结界中走出三位掌令司,最前方的掌令司肩头扛着那个已经昏死过去的黑袍霸主。

    执笔的大掌令司完全呆滞了下来,这位褚氏霸主不是在不久前,作为最后一位真身霸主进去的吗?

    怎么躺着出来了?!

    难不成…是被新晋的试炼三首给打成这样的?

    看着不远处好不容易把灰驴给拉住的小姑娘,大掌令司大量个寒噤,急忙率人凑了过去。

    “姑娘且慢,姑娘且慢,”大掌令司气喘吁吁的赶了过去,“恭喜完成中州试炼,敢问姑娘叫什么名字?所居氏族何处?”

    好不容易让灰驴稳定下来,宋温站在原地擦着汗,看着面前一脸殷勤的大掌令司连珠炮弹的问候,一时有些懵圈。

    “敢问姑娘叫什么名字?所居氏族何处?”大掌令司再次提醒一遍,脸上笑容更甚。

    看着天奉台下如同黑色潮水般的密集人群,宋温一时有些紧张,结巴着说道,“东域境宋城宋温。”

    “很好!”大掌令司颔首一笑,手中的执令笔重重的在薄上留下了宋温的名字。

    而后,大掌令司的声音响起,通过天奉台传向四野。

    “东域境宋城宋温,夺得此次试炼之境,第一甲——”

    “怎么可能不是主人?!”

    不远处,视野开阔的阁楼琉璃顶上,妮子站在飞檐翘角上看着天奉台方向,急声说道。

    一旁的姬少族长脸上划过一抹失落,随即嗤笑一声,“我就知道这蠢货没有那个本事。”

    “你骂谁是蠢货?”妮子瞬间进入狂化,浑身血气氤氲升腾。

    “都别吵了。”奉山背对着两人,伸出手掌指向天奉台,“他也在试炼三甲之中。”

    妮子又急忙看去,果然远远看到大朱吾皇正趴在驴背上昏睡,不由得喜笑颜开,散去了狂化状态。

    姬少族长撇了撇嘴,嘴角不经意间微微拉出了一个弧度。

    台下的宋城主在听到那一段话之后,直挺挺的向后躺去,一旁的族人眼疾手快的托住了他。

    勉强止住晕过去的趋势,宋城主晕乎乎的说道,“快,快将掌令司的话再重复一遍。”

    老者眼中饱含热泪,“主上,小主,小主她是试炼第一甲!”

    “我宋氏传承至今,终于出了一个第一甲。”宋城主眼睛通红,然后一歪脖子晕了过去。

    周边氏族全都投来羡慕的目光,要知道这试炼第一的名号,足以和一些使徒古族攀上一些关系,再加上第一甲是个姑娘,恐怕不久后这大界就会传出联姻的消息了。

    “第一甲?我是第一甲?”宋温脑袋有些单机,看着昏倒在驴背上的大朱吾皇和鹿如许,她猛地回过神来。

    看向大掌令司急忙说道,“我不是第一甲,真正的第一甲是他们。”

    灰驴打了个响鼻,适时将两人放置在了地上。

    大掌令司有些发懵,“他们?”

    宋温点了点头,“是他们一直在路上帮助我,而且在最后的对战中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所以第一甲不应该是我。”

    听完之后,大掌令司看着台上昏睡的两人,又看了看宋温,微笑着说道,“不管怎样,只要是从试炼之境离开后第一个踏入这天奉台的,便是试炼第一甲,这点是大界之主定下的规矩,谁也无法更改。”

    说到这里,天奉台下不知道是哪家氏族调侃了起来。

    “那刚才可是一头驴抢先进了天奉台!”

    霎时间,数十万氏族齐声大笑,激起阵阵声浪,就连灰驴也适时怪叫起来。

    宋温脸色通红,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掌令司满头黑线,急忙中气十足的镇住场子,“都闭嘴,人是人,畜生是畜生,要是一头驴成了第一甲那像什么话?”

    没想到这话一脱口,现场的气氛再次达到了一个高潮,就连他身后的一众掌令司都跟着笑出声来。

    看着气氛有些脱轨,大掌令司急忙转移话题。

    眼下的主要任务,是宣布新晋三首。

    宋温还想辩驳,大掌令司又指着大朱吾皇问道,“这位公子,姓甚名谁,是何氏族?”

    这时,有一道身影从远处掠来,不过是瞬息之间便站在了天奉台上。

    大掌令司脸色登时沉了下来,正准备令手下将其捉拿时,却看到了一张即熟悉又陌生的脸。

    片刻后,大掌令司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说话也有些不利索起来,“使,使徒大人……”

    来者正是奉山,他朝大掌令司微微颔首,“这一位,是我大都之人,名字暂且记作吾皇,还有一位是一个散修,名字叫做鹿如许。”

    说完,也不管大掌令司记没记下,一左一右夹着大朱吾皇和鹿如许便跳下天奉台,朝远方飞掠而去。

    紧接着,大朱吾皇和鹿如许的名字才在整个中州响彻,分别位列第二甲,第三甲。

    目送着远去的身影,大掌令司像是追忆着什么一般,许久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过了几百年,性子还是那么冷淡,见了老朋友连话也不说上一句。”

    试炼三首的出现,意味着试炼之境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中州青试也即将拉开帷幕。

    大量的吃瓜氏族开始原路返回,准备蓄养精神观看一天后的青试大比,而仍旧有不少族众有青年参赛氏族聚集在台下不肯离去。

    他们在期待着,下一个出现的会是他们的氏族之子。

    直到试炼三首宣布完毕后,又过了两个多时辰,才有人完成试炼陆续赶往天奉台。

    宋温几乎是被族人抬着回到旅舍中的,享受到了族人最极致的贴心服务,尤其是他老爹,当即允诺百万大钱置于中州街道,凡是过往行人,皆有份。

    倒是,大朱吾皇这边显得相当淡然。

    两人早已醒了过来,正坐在餐桌上大吃大喝。

    从奉山口中两人也得知昏过去之后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各自的试炼排名。

    对于排名,两人的表现倒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一脸的淡然。

    妮子显得很兴奋,就像是自己得了名次一样,挽着大朱吾皇的胳膊挑衅性的看着姬少族长。

    奉山在一旁时不时的问询一下在试炼之境里的情况。

    当听到大朱吾皇和鹿如许合力击败一位杀神霸主后,还是忍不住眉头跳了跳。

    掌握了领域之力的霸主绝非是只比使者厉害那么简单,只有真正达到了霸主境才会知道使者境击败霸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并且从他们的话中透露,那位杀神霸主似乎晋升已久,无论是掌控的力量还是领域之力都远非一般霸主可比。

    简单的吃过饭之后,两人直接回到房间补觉去了。

    历时一天半的试炼之境彻底结束,对两人来说并无难度的试炼,却在最后霸主的出现,发生了反转,导致两人差点被逐出局。

    不过这也算是给两人的试炼之旅增添了一点乐子,要不然平淡过关,那也未免太过无趣了。

    此时,距离中州青试开始还剩一天。

    整个中州宛如一座不夜之城,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不时有身穿各色袍服的身形出现从黑暗中出现,而后无一例外的赶往天奉台。

    此刻的天奉台上,早已汇聚几十位袍服老者,其中那位大掌令司也在其中。

    没有任何交流,当再没有人进场之后,合共百位袍服老者在同一时间释放出奇异的血红波动。

    如果大朱吾皇在现场的话,自然会明白那波动代表着什么。

    领域之力,合共一百位袍服老者释放出了领域之力,也就意味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霸主境。

    一百位霸主释放出的领域之力,浑似赤色芒柱,一瞬间便扶天而起,与天接壤。

    黑云迅速向四周排开,巨量的血气纷涌汇聚在天顶,所产生的波动几乎将整个中州覆盖其中。

    大掌令司位于穴眼处,浑身则散发出一阵湛蓝色的波动。

    湛蓝波动上引,形成一道小型芒柱瞬间及至天顶。

    双色交聚于一点,变作玄黑色的涡流。

    穴眼中的大掌令司似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放置在胸前的手掌开始微微颤抖。

    这种震撼的场景一直持续近半个时辰,才黯淡了下来。

    那天顶处的涡流也开始有了变化。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中莅临一般,涡流下引,如同巨大的蚕茧,随时都有可能破开。

    终于,在有人即将支撑不住时,自天顶涡流处猛的降下一抹玄黑色流光。

    但那道黑色流光只存在了一瞬,便陡自消散在黑暗之中。

    任务完成,领域之力自行溃散,所有霸主境的强者,在此刻全都毫不顾忌形象的坐在了台上。

    天顶涡流缓缓闭拢,大掌令司擦了擦脸上的密汗,不由得暗自抱怨。

    “大主莅临的时间消耗越来越久,该不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吧?”

    没有答案,一切都在平缓而又紧张的进行着。

    试炼之境的最后一天,绝大部分试炼者都将在这最后时刻,或完成或淘汰。

    由于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大朱吾皇几乎是一觉睡到第二天正午才悠悠醒来。

    灌了一整瓶没有添加物的灵珍之后,他便开始进行赛前遛弯。

    连同鹿如许和妮子以及姬少族长四人,在这中州城中转悠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返回旅舍。

    奉山又简单的给二人熟悉了一番青试的规则之后,独自上楼休息。

    青试的规则十分简单,为个人淘汰赛制。

    每个青试者都将采取抽签进场比试,一对一的情况下胜出便可晋级下一阶段。

    这种规则可以最为简单直接的决出胜负,排出名次。

    但无论是哪种方式,打铁还需自身硬。

    自身不硬的早就在试炼中淘汰,留下的不会是泛泛之辈。

    大朱吾皇有些期待,他已经知道这些青试者中有着霸主境的存在,并且不止一位。

    时间飞速流逝,试炼之境在清晨抵达时便彻底关闭。

    中州青试,开始。

    进入青试阶段的中州完全有别于昨日,以天奉台为中心的高空之上,悬浮着一方又一方的巨大玄青色石台。

    在悬浮着的石台下方,均有着一层硕大的血红光晕,光晕之中有符文流转。

    那些石台下方的光晕自然是霸主的领域之力,恐怕也只有中州青试才会有如此大的手笔,能够调动霸主境强者,用领域之力充当擂台。

    此刻的天奉台上,一身褚红偏暗官府的大掌令司,面容和煦的看着从远方赶来的各个氏族。

    大朱吾皇几人随着周边拥挤的人群,缓缓的朝前方涌去。

    随着前来的氏族逐渐饱和,大掌令司的声音也开始响彻。

    “欢迎各位氏族前来中州或观看或参加青试,每隔三十年一届的青试无疑牵动着大界之下每一个氏族的心……”

    太过官方的话让大朱吾皇完全提不起半点听下去的欲望,他的目光则被天空中的景象所吸引。

    尽管天空上笼罩着一层稀薄的血雾,但大朱吾皇还是敏锐的察觉出云层之间并未愈合的蛛网缝隙。

    那是属于外力突破云层进入空间留下的暂时性现象,是一种不常见但正常的现象。

    大朱吾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身形猛的一怔。

    这种现象只会存在于真实的世界中,而这种类似于试炼空间一般存在的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现象?

    难道,这个二元世界,连同他之前经历过的一元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哎呀,我说你走不走了?”背后人流拥挤,将还在沉思中的大朱吾皇惊醒,只能放弃思考,缓慢的朝前方走去。

    “中州青试,现在正式开始!”

    所有的氏族都是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大朱吾皇却像是清醒过来一般。

    有人早已告诉过他,这所有的世界都为试炼世界,但并没有说过这些都是虚拟存在的。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平行于万千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