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章:小主第一
    随着低沉的声音退散,天色瞬间暗沉了下来,乌云沉沉下压,原本空旷的视野随之变得逼仄。

    天空中那层淡红色的莹润壁障被外力撕裂,自中央形成了赤潮一般的涡流。

    风声呼啸,飓风几乎快要将整个平原的草皮掀起。

    哪怕是离涡流有十余里之远,众人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极为灼热的气息。

    有氤氲血气逐渐在涡流正中央凝聚。

    放下手臂,大朱吾皇眯着眼睛朝前方看去,心底生出几分不妙。

    空中的异变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

    而那道低沉的声音再次响彻。

    “真正霸主莅临,由于境界差距,试炼者只需坚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挑战成功,可直接传送中州。”

    鹿如许歪头看向大朱吾皇,“怎么样,怕不怕?”

    “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省的待会我给你扛出去。”大朱吾皇一笑,伸手抽出束在背后的血魂长刀。

    鹿如许收敛笑意,同样抽出背后的黑铜长剑。

    灰驴仰天嘶鸣一声,随后准备驮着宋温跑路。

    “哎呀,灰驴你别跑啊,放我下去帮他们。”宋温急声道。

    灰驴回头,咧嘴露出一口板牙,极为人性化的哼哼几声,像是在说他们那种层次的战斗你就不要插手了,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安心的跟着我离远一点吧。

    或许是明白了灰驴的意思,宋温一时缄默了下来,但紧接着一拍驴头,“臭驴,居然敢小看本姑娘!”

    宋温从驴背上跳下,毫不犹豫的冲向大朱吾皇。

    遥立于半空中的黑袍霸主,面色平静的看着站在地面上的三人,一抹惊讶在眼中一闪而逝。

    没有任何的对话,甚至连开场白都没有,那黑袍霸主倏忽化作一抹黑色云烟消逝在半空之中。

    天地死寂。

    “人呢?怎么不见了?”宋温小声嘟囔一句。

    下一刻,以大朱吾皇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的土地上骤然激起一层血红色的壁障。

    随同壁障一起向上升起的,还有一道道繁琐诡异的流光符文。

    领域之力!

    大朱吾皇瞳孔一缩,这种奇异的力量他再熟悉不过,自然是每一个霸主独有的领域之力。

    早在先前,晋海便是在最后时刻释放领域之力,差点将整个战局扭转。

    领域之力较为特殊,只要释放出来,几乎霸主之下无法抵抗。

    只是一瞬,大朱吾皇便感觉如同身处泥沼之中,空气像是加重了数百倍,就连体内的杀戮之力流动的速度也缓慢了下来。

    对于宋温的影响则更加明显,她几乎连站立都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杀戮之力也在逐渐溃散。

    倒是一旁的鹿如许依旧一脸淡然,看不出有任何的不良反应。

    有着遁世之力的血魂长刀开始散发出淡淡红芒,驱散着包裹在大朱吾皇周围的领域之力。

    而就在这时,那化为云烟的黑袍霸主,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对准鹿如许的面门就是实实在在的一拳。

    由于实在突然,鹿如许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砸的倒飞出去。

    也就在此此刻,血魂长刀及至,狠狠的斩在了黑袍霸主的脖颈处。

    然而结果却令大朱吾皇猛的一惊,长刀在斩上去的刹那,黑袍霸主再次化作一抹云烟消逝不见。

    而在大朱吾皇的背后,云烟凝聚成影,又是一记直拳将他轰飞出去。

    一直在蓄力中的宋温,瞬间出动,举拳砸向黑袍霸主。

    然而,他似乎早有察觉,回身一记手刀砍在宋温脖颈上,将她击晕。

    不过是短短一瞬,便轻而易举的将三人击退。

    霸主强者,竟恐怖如斯!

    黑袍霸主在击飞大朱吾皇之后,没有丝毫停留,身形转换间直奔宋温掠来。

    极大的受到了领域之力的影响,宋温连简单的规避都慢上几分,只能眼睁睁的那道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铮!”

    有剑啸长鸣,一道黑色剑气如同箭矢刺来,硬生生的将黑袍霸主逼退。

    鹿如许手持长剑,面色冷峻,“敢打本座脸的人,你还是第一个!今天你完了!”

    大朱吾皇从地上起身,“还摆什么姿势,一起上!”

    说完,两人一瞬进入状态,各自手持刀剑冲着黑袍霸主斩去。

    黑袍霸主面露惊讶,这两人貌似在自己的领域里没有受到影响?

    想归想,黑袍霸主还是迅速后退,避开两人的锋芒。

    能够以如此速度过关,并强行改掉规则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要知道自己族中的少族长在此刻还未抵达这最后阶段。

    那可是被誉为使徒古族中的第一天才,在半年之前便已成功晋升霸主境界。

    而眼前这队三人组极为奇特,其中跟自己交手的两人居然全都看不透修为,还有一个女人是杀神使者倒不足为虑。

    成为霸主以近百年之久,他早已不会简单的用常理揣摩任何一件事,对人更是如此。

    他可不认为这支队伍没有用任何隐藏手段,仅凭一个杀神使者就能抵达到这里。

    若是现在将他们给击败,不就是更好的替少族长扫清障碍,登顶试炼第一的位置了?

    别人不知道,他可十分清楚,试炼第一与青州第一是并列而行的,且奖励同样丰厚无比。

    当年的试炼第一,中州青试第三的那位,便是靠着奖励成功晋升为使徒的。

    一想到如此,这位黑袍霸主便亢奋了起来,在不经意间将自己体内的杀戮之力提升到了极致。

    他放弃了防守,直接硬碰硬的对上二人。

    红刀黑剑齐齐斩向手臂,迅速传来的胀痛让黑袍霸主猛的清醒。

    他想要逃离,却惊骇的发现自己的速度居然慢了一瞬。

    也就是这一瞬,鹿如许的黑剑由劈变刺,狠狠的朝着黑袍霸主的腹部捅了过去。

    几乎是凭借本能的躲过这致命一剑,但剑气还是将腹部割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黑袍霸主震怒,直接用波动将二人震飞。

    腹部创口缓慢愈合,但殷红的鲜血还是让他陷入狂怒。

    接近百年没有流血受伤,即使是对上同境界的霸主自己也未曾吃过亏,却在今日被两个毛头小子用外物砍出外伤。

    愤怒使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将面前这两个家伙扯成碎片,即使中州掌令司下过命令,要他只用五成实力。

    将体内杀戮之力调动到极致,几近达到狂化状态后,携带巨量势能碾压而去。

    没有遁世帮忙,大朱吾皇不敢托大,开始和鹿如许交替攻防。

    有着金枪不倒和生生不息傍身,大朱吾皇的肉体几乎达到了变态的地步,即使是霸主境的攻击,也很难让他受到内伤。

    自然,大朱吾皇也相应的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击。

    鹿如许的进攻十分迅速,且一剑更比一剑凌厉,和大朱吾皇的配合下,短暂的压制住了黑袍霸主。

    由于领域的加持,且无法召唤遁世破开领域,两人合力并不能给他照成相应的伤害。

    而从狂怒中清醒过来的黑袍霸主则开始进行了反击。

    全力一击再次将鹿如许击飞出去,而后对大朱吾皇这个打不死的小强,疯狂饱以老拳。

    被压制的大朱吾皇很是郁闷,抽刀奋力抵抗,但却收效甚微。

    鹿如许再次加入战局,即使有着大朱吾皇时不时的释放的领域之力加持,但阉割版到底是阉割版,瞬起瞬没,起到的作用相当小。

    就在二人艰难阻挡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这才睡了几天,怎么又跟人打了上?还是一个霸主?!”

    大朱吾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差点兴奋的跳起来,“终于醒过来了,现在来不解释,快助我一臂之力。”

    遁世哀叹一声,瞬间化作一抹血影出现在大朱吾皇的背后。

    随着遁世觉醒,那领域之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直接消失。

    没了束手束脚的感觉,属于大朱吾皇的力量彻底释放。

    黑袍霸主只觉得眼前一阵血光闪过,而后身形控制不住的倒飞出去。

    那原本还在苦苦支撑的家伙,此刻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身形腾空高举血色长刀斩了下来。

    同时一道巨大无比的血影出现在他的身后,带着无尽的威压狰狞落下。

    来自心底最深处的恐惧蔓延全身,他惊骇的发觉,这种即陌生又熟悉的威压,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到过。

    巨量的暗沉色血雾破开领域,如同长河倒倾一般疯狂涌落。

    不过是一瞬,血雾便将黑袍霸主尽数淹没,领域碎成斑驳光点一同消失。

    当血雾散却,半空中的大朱吾皇如同破布娃娃一般,直直的摔下。

    鹿如许急忙伸手接住,没想到巨大的势能却将他直接砸晕了过去。

    就这样,两个大男人以一种极为暧昧的姿势躺在了一起。

    最后一段区域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地面上有着一座巨大深坑,以及坑底奄奄一息的黑袍霸主,一切如初。

    这时,灰驴鬼鬼祟祟的从远处蹦跶过来,用脑袋将早已昏倒的宋温推醒,又驴不停蹄的将大朱吾皇和鹿如许背在了身上。

    宋温迷迷糊糊的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懵圈。

    不多时,伴随着钟声的那道低沉声音又重新响起,不过他先是迟疑了一番,随后才开口道。

    “由于霸主真身陷入昏迷,试炼提前结束,青试者挑战成功,直接送往青州。”

    话毕,三道光晕从天而至。

    光晕退散,最前方的身影直接上前,看着宋温颔首说道,“恭喜诸位试炼完成,请即刻前往中州,由掌令司登记。”

    最前方的区域逐渐坍缩,一座玄青色砖石阔道从地面升起,延伸向看不见的远方。

    灰驴兴奋的嚎叫了一阵,驮着二人便当先快活的跑在了砖石阔道上。

    当空间壁障缓缓合拢,倒计时开始。

    “试炼之境前三首已出现,倒计时开始,霸主投影将大批量投放,青试者前往门槛降低。”

    第四境,霸主之境中。

    雾状的血气溃散,血影霸主碎成块状消失。

    而在场地中央,站定着三位浑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身影。

    在听到倒计时开始时,为首较为老成的青年朝空中看了一眼,随即看向胳膊上那道已经愈合的黑色伤口。

    “难道是你?”

    中州城,天奉台。

    此刻,中州城中人满为患,可容纳几十万人的主道上挤满了前来的各个氏族。

    来自掌令司的消息早已伴随着钟声传遍整个中州。

    他们前来的目的十分一致,就是前来瞻仰一番新晋的试炼三首。

    仅仅只用了一天半时间便通过试炼之境,远远比历届试炼三首高出近半天时间。

    这次的试炼三首,究竟是达到了何种逆天的存在?

    所有氏族翘首以待,同时抱有一些小小的期望。

    而宋城宋氏,自然也早早的挤在了最前方。

    满脸和蔼笑意的宋城主抚弄着胡须,“老伙计,你说这次的试炼三首用时是不是太快了?我记得往届最快的也就两天时间。”

    一旁陪同的老者点头,“主上记性不见,确属两天。”

    “哎呀,阿温这么久没出城,看来这次很有可能通过试炼啊,”宋城主很是感慨,“就算没通过试炼,撑到现在也足够给老夫长脸了,毕竟咱们邻居家的小子可就早早被淘汰了。”

    “少族长一定会通过试炼的。”老者颔首回答。

    人群熙熙攘攘,在无数人的前方便是那试炼之境的尽头,天奉台。

    偌大的天奉台上,此刻站定着数十位身穿褐色官服的身影。

    而队伍最前方,则站着一位左手执笔右手执薄的大掌令司。

    他们和所有氏族一样,在迎接着三十年一现的试炼三首,也是预示着中州青试这场盛宴的彻底开始。

    巨大的的可与天地接壤的结界逐渐消散,数道模糊的身形开始出现。

    所有氏族都在此刻噤声,翘首期盼。

    大掌令司带着早已训练很久的微笑,开始迎接。

    “嗡……”

    细微的声音响彻,结界散去,一头蠢头蠢脑的灰驴当先蹦跶进了天奉台。

    在灰驴的身后,一道气喘吁吁的年轻女子气急败坏的跳脚道,“你这头倔驴,快给我停下!”

    如此庄重肃穆的天奉台上,出现了如此滑稽的一幕,大掌令司脸上的笑意僵在了脸上,早已备好的台词忘得一干二净。

    而离天奉台最近的宋城宋氏,在看到天奉台上的那个跳脚女子后,全都浑身紧绷,呼吸急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