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九章:真正霸主莅临
    愤怒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怅然和失落。

    夕阳西沉,属于这试炼之境的夜幕即将到来。

    经过这一天还算是高强度的战斗以及赶路后,宋温的体力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现在只过了一天的时间,总路程还剩下了半数,剩余的两天时间也足够宽裕,如果不出预料的话,第二天傍晚便能完成试炼抵达中州。

    略微思索一番之后,大朱吾皇便决定在原地休息两三个时辰,天色微亮在出发。

    由于目前还没有青试者抵达这一区域,也不用分心时刻警惕有人偷袭。

    宋温先行睡去,背对着大朱吾皇浑身蜷缩成一团,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姑娘。

    为了保险期间,大朱吾皇将血魂长刀立在身侧,在地面释放出一种类似于领域之力后,这才沉沉睡去。

    关于这二元世界的领域之力,大朱吾皇并不清楚,只知道领域是晋升到杀神霸主之后才可以自由掌控。

    使者与霸主最直接的区别,便是掌握领域之力。

    而使者可以通过自身的杀戮之力释放血兽,便是领域的初步具象化。

    大朱吾皇在与晋海一战之后,感悟到了一些领域之力的端倪,但在脑海中无法将之整理串联。

    所以也仅仅止步于初始阶段。

    但大朱吾皇同志动手能力满分,且十分要强,在经过短暂的摸索之后,硬生生的搞出来了个阉割版的领域,效果比赝品要强,比真品要差。

    不过,以假乱真的效果倒是异常不错。

    时间在点滴流逝,天色也愈发黑暗。

    大朱吾皇靠着树干沉沉睡去,一切都静谧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密林中忽然响起细微的草叶摩擦声。

    紧接着,一声低沉的响鼻毫无征兆的响起,但又极为快速的消失。

    或许是劳累了一天,陷入沉睡的大朱吾皇并没有醒来,而是翻了个身子继续睡。

    密林中,出现了一人一驴。

    那人用手紧紧的攥住驴嘴,低声呵斥道,“让你不要出声你怎么记不住?万一把他给吵醒了,还怎么吓唬他。”

    又在密林里蛰伏了好一会,一人一驴悄悄向前摸进。

    但就在踏进区域的一刹那,立在地上的血魂长刀霎时掠起,然后毫不停留的斩了过去。

    与此同时,大朱吾皇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一人一驴。

    从暗处现身,骑在驴背上的鹿如许急声叫道,“快停下,我来找你有要事相商。”

    看捉弄的差不多了,大朱吾皇伸手召回长刀,“说吧,来找我做什么?”

    鹿如许跳下驴背,满脸笑意来到他面前,“我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就来找你商量结盟的事情。”

    “依你的实力击败那些霸主投影不是难事,结盟反倒拖延了速度。”大朱吾皇分析道。

    鹿如许笑着用手指向一旁仍在熟睡的宋温,“我想以你的实力击败那些投影同样不是难事,不也结盟了吗?”

    “归根结底,这场试炼,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所以找乐子才是重中之重。”

    大朱吾皇撇了撇嘴,“结盟就结盟,你可别动什么坏心思啊。”

    “放心,就算咱们要打,也是在擂台上动手。”鹿如许说道,“我可不是背后动手的小人。”

    大朱吾皇打了个哈欠,“那就好,赶紧养足精神,明天一早就要继续赶路了。”

    靠在驴背上的鹿如许开口道,“这一届倒是有几个厉害的家伙,之前我简单的跟几个人交了手,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正打算睡觉的大朱吾皇睁开眼睛,有些惊讶道,“你还能吃亏?那他们该不会是霸主境界吧?”

    鹿如许卖了个关子,“等到了中州大比你就知道了,现在当务之急是睡觉。”

    话毕,直接打起了呼噜。

    大朱吾皇戚了一声,裹紧衣服准备睡觉。

    “对了,你身边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明天请向她隆重的介绍一下我。”

    “滚!”

    晨曦刺破黑暗,透过密林之间的缝隙,投射下斑驳的光线。

    但这整个试炼之地却并不平静,越来越多的青试者赶到,密林中重新响起激烈的争斗声。

    而大朱吾皇三人,早已在晨曦微露时启程,赶往下一任霸主所在地。

    在向前推进时,有一段距离几人均感受一阵极为危险的气息,但只有一瞬,很快又彻底消失。

    想来,应该是鹿如许口中的那几个厉害的家伙所释放出来的气息。

    在抵达第三位霸主的居处后,大朱吾皇轻车熟路的直接击晕看守者,强行开启试炼。

    虽然第三位霸主投影的实力较之先前有了进步,但仍旧招架不住大朱吾皇和鹿如许的合力,几个呼吸之间,便直接击败霸主。

    宋温全程没来得及出手,她有些晕头晕脑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一脸轻松的男人。

    只是睡了一夜,两人队伍又多出来一个男人,看他们配合程度之默契就好像认识很久一样,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境界她同样看不透。

    又是直接向前推进两千里,总路程加起来近七千里,早已远远甩开其余青试者。

    坐在驴背上的宋温,心中那阵不真实感更加强烈,这一场预计艰难卓绝的试炼,足以淘汰三分之二的青试者。

    而她也不敢确信自己究竟能够走多远,甚至能否参加中州青试都是一个问题。

    可眼下,一切问题都已迎刃而解。

    面前的这两个男人,虽然相互之间话没有几句,相互之间的配合却是异常默契。

    不过他们之间却有一个共通点,强悍,异常强悍,无以复加的强悍。

    驴蹄声急,三人一驴悠悠前行。

    密林向后倒退,取而代之的是荒凉苍莽的大漠,以及被风沙掩埋的破败建筑。

    较之于先前的地界,这片大城中的氤氲血气更加浓重。

    同时,地面开始颤动,无数血兽拨开砂砾钻出地表,然后朝着这一支三人队伍冲来。

    二人对视一眼,而后各自抽出束在背后的刀和剑,面对着前方无穷尽的血色浪潮,各自挥出一记沉沉的下劈。

    一红一黑两道气斩,迎风暴涨,转瞬便扩张百丈,携带毁天灭地之能,暴掠向前。

    空中血气震荡,大地龟裂。

    两道极其冲击视觉的红黑气斩撕裂大地,势不可挡。

    那如同血色浪潮般的血兽在触碰到这两道气斩的刹那,便尽数化为齑粉。

    气浪纷涌,携带砂砾在天地间形成巨型龙卷风。

    在大朱吾皇将宋温拉进怀中的刹那,如同山柱一般的龙卷风随之席卷而来。

    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使得宋温大脑一片空白,那种无法产生抵抗的感觉随之涌上心头。

    与此同时,内部中州之地同样发出巨震。

    天空中用来隔绝试炼之境的透明壁障,也在一瞬间布满了细密的裂痕,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氤氲在空中的血气或许是受到了影响,全都不安的涌动。

    暂时定居在中州城中的各氏族,在同一时间看向试炼之境的方向,面色有喜有忧。

    奉山看向窗外,目光罕见的有着一些担忧。

    “你说那家伙有没有可能会出局?”姬少族长看着一旁脸色平静的妮子问道。

    妮子闻言,不屑一笑,“那他就不是我的主人了。”

    姬少族长摇头一笑,不再说话。

    虽然那个家伙总是不正经,但要说直接出局,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主上,试炼之境有情况,你说小姐会不会有危险?”食客稀疏的酒肆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看向位于上首的中年男子,担忧道。

    而那中年男子则没有任何担忧之色,甚至还有滋有味的抿了一口酒。

    “看这动静,肯定是又有几位不世出的天才在交战,至于阿温就不用担心了,说不定这会已经被打出城喽。”

    虽然老者十分看好自家的小公主,但这一场青试乃是整个大界的盛宴,无数氏族必将参加。

    据说那几位顶级氏族中的世子,在青试开始的前夕,便已经达到了霸主之境。

    他宋城虽然也算是一个大氏族,但放在整个大界,也就没了话语权,气势上自然也就不足了几分。

    不管怎样,他还是从内心希望小族长能够完成试炼参加中州青试,毕竟那个口中说着不用担心的宋城主,此刻握着酒杯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次参加青试的小家伙们可真厉害,酒杯居然都能给震碎…”

    试炼之境。

    当风沙渐渐退散,大朱吾皇松开怀抱直接将宋温从地面给拉了起来。

    一旁的鹿如许正攥着驴尾巴奋力将灰驴给拽出来。

    看着面前的场景,宋温愣了下来。

    只见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之上,出现了一红一黑两道如同天堑一般的裂痕,如同两个超大型号的车轮在地面犁出来的印记。

    裂痕一直延伸至看不见的远方,且裂痕宽度之广,几乎可直接引水成河。

    这怎么可能是人力可以到达的境界?宋温呆呆的看着眼前两位一脸云淡风轻的家伙。

    良久,心底泛起一层苦涩。

    以他的境界,自己就算跟他在一起,也不过是拖累他罢了。

    接下来,就是两个男人的商业互吹时刻。

    “你很不错,气斩放的比我的宽,由此可见你是短小耐力型的。”

    “你也很不错,气斩放的比我的深,由此可见你是无脑输出型。”

    “高见。”

    “高见。”

    在二人合力一击灭除全部的浪潮之后,三人一驴继续推进。

    跋涉近一个时辰后,众人直接进入阁楼中挑战霸主。

    这一次,大朱吾皇没有出手打晕看守人,主要是因为看守人十分的识趣,直接开门放众人进去。

    由于宋温的实力较弱,没有完全控制好血影霸主,过程出现了一些纰漏。

    所幸大朱吾皇和鹿如许配合默契,有惊无险的击败霸主投影,三人再次前进两千里。

    站在高山之顶,大朱吾皇长出一口气,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鹿如许坐在地上慵懒的靠着驴肚子,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百无聊赖的玩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酒葫芦。

    正午阳光驱散了空中的血气,带来了久违的光明与暖意,一切都充斥着午后静谧安逸的味道。

    有风吹过,拂起宋温的发丝,她有些怅然的眺望远方。

    “哎,怎么了姑娘,看你魂不守舍的,是不是犯困了?”鹿如许看向宋温,拍了拍驴肚子,露出一嘴白牙,“要不要躺过来打个盹?”

    宋温摇了摇头,仍旧怅然的说道,“我是不是很没用,连打下手都做不到,只能拖累你们。”

    “我当是说什么,就为了这个啊?”鹿如许摆了摆手,“其实这样也好,带着一个拖油瓶,可以给我们两个无聊的旅途增添一点趣味。”

    宋温面色更加黯淡。

    大朱吾皇没好气的白了鹿如许一眼,这个家伙的情商还真是低的可怕,老是强行搭讪女孩子。

    “别听他瞎说,你已经做的够好了,继续保持,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坚持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会跟我们一样,甚至比我们更厉害。”

    正准备笑出声来的鹿如许,又被大朱吾皇瞪了回去。

    虽然知道这只是安慰,但宋温的情绪还是稳定了下来,眼中都开始露出了小星星,“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变得和你们一样强?”

    大朱吾皇拍胸脯保证,“当然,路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宋温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神逐渐坚定,“我一定会的。”

    这个承诺,像是对着自己说,又像是对着全部人说。

    大朱吾皇并不知道,他的随口一说,究竟会催生出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歇息了好一会,三人才再次动身。

    此刻,整个试炼之境的路程已经走完三分之二,耗时一天半,万里之遥只剩下了最后一千余里。

    当大朱吾皇踏进这最后的一处区域时。

    如同梵音一般的钟声从天角传来。

    紧接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前来试炼的青试者们,由于你们贸然的破坏规则,为了警戒后来者,最后一位霸主投影将直接换成霸主真身,请做好准备。”

    三人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