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八章:规则是用来打破的
    毕竟,有着鹿如许的出现,使得原本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一众中阶使者,都变得黯然失色。

    大朱吾皇相信,就凭借着鹿城的那一剑之威,参加青试的所有人,能抗住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鬼知道参加青试的还有没有鹿如许这样变态的家伙,万一有上那么两三个,那麻烦可就大了,所以结盟的上限也是越高越好。

    当送走第一百个青试者回城后,大朱吾皇胳膊上的暗质徽章开始发生了变化。

    整整一百枚暗质徽章融合成一枚,灰暗的颜色也转为猩红色。

    一百枚徽章达成,刚好达到了挑战霸主的门槛。

    取出手札,大朱吾皇发现离自己最近的一位霸主,还有着近百里的距离。

    但霸主是必须挑战的,毕竟接下来的路程还有万里之遥远。

    一边往前赶,大朱吾皇一边思考,究竟是找人组队还是自己闷头单挑霸主。

    手札上对霸主的说明极为有限,只寥寥几句说明,这试炼之境中的霸主乃是外界霸主的投影,但其战力并未有特殊说明。

    就算是霸主投影,那也是拥有霸主实力的存在,霸主与使者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存在。

    用云泥之别来形容也不为过,在先前与刚晋升成霸主的晋海一战,如果不是遁世拼死一击,结果还是两说。

    而眼下遁世仍在沉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这样一来,单独挑战霸主的危险便又增加了几分。

    “要不,先和人组队探探难度?”

    再三思索之后,大朱吾皇打定主意,开始找伴之旅。

    很快,前方一道瘦削的身形出现在视野之中,是一个面色冷峻的女子,有着使者中阶的境界,且颇有几分姬少族长的影子。

    大朱吾皇偷偷跟在其身后,暗中观察了好一阵子,发现她干脆利落的送走了几名青试者后,便突然从树杈子跳下来,直接表明结盟的意愿。

    迎来的,却是干脆利落的一记重拳。

    大朱吾皇脚步连错,躲开重拳之后,直接把胳膊上的猩红徽章露了出来。

    那女子停下攻势,面色惊疑不定。

    “怎么样妹子?要不咱们就先结盟吧,我带你一程。”大朱吾皇咧嘴说道。

    犹豫了一阵之后,女子还是开口说道,“可我现在只有八十多枚…”

    大朱吾皇摆手,“不用担心,咱们距离霸主还有几十里路,等走到地方差不多就凑够了。”

    不多时,二人达成结盟,一前一后保持距离朝前推进。

    尽管这女子一脸冰霜,大朱吾皇还是三言两语问出了她的姓名。

    宋城宋氏,宋温。

    为了赶时间,大朱吾皇干脆充当了打手的作用,凡是见到青试者直接出手击晕丢给宋温。

    越是往前,遇见的青试者几乎各自身上都有着数枚徽章,自然收集徽章的速度直线上升。

    等到二人赶到霸主之地时,大朱吾皇的徽章数量已经达到了一百七十六枚,宋温的徽章也超过百枚,达到了一百三十枚。

    看着身旁正摸着下巴的大朱吾皇,宋温又禁不住偷偷多看两眼。

    原本她以为接下来的路会越来越难走,没想到在这个男人的带领下,居然像游山玩水一样轻松。

    那些和自己相同境界的使者,居然在他的手中撑不下几个回合,便被直接传送出城。

    可他明明跟自己差不多的年岁,怎么可能会比自己的境界高出这么多?

    若是一开始没有答应结盟的话,这家伙会不会早就对自己下手了?想到这,宋温不由得暗自庆幸起来。

    一旁的大朱吾皇眉头微蹙,伸手在空中一拂,数缕头发丝模样的黑色丝线停滞在手中。

    这种黑色丝线,他只见过一回。

    正是在前些时日,鹿如许在鹿城中释放过那一剑之威后,从地底裂缝中涌出的气息。

    “难道他已经先人一步去挑战霸主了?”大朱吾皇如是想着,当即便加快脚下速度。

    “喂,怎么忽然走这么快?”

    “再慢点就来不及了。”

    冲出密林,一座肃穆的阁楼便是出现在两人面前,只不过眼下面前的阁楼却是被暴力摧毁了大半。

    脚下的地面被利刃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林立的阁楼连同周遭墙壁从中一分为二,几乎完全成为了一处废墟。

    而隐约还能看出是大门的地方,则一左一右的蹲着两个呆若木鸡的家伙。

    大朱吾皇取出手札,再三确认过这就是第一位霸主的所在地后,不由得在心中怒骂。

    能够做成这种动静的,除了他鹿如许就没有别人!

    忍下心头怒意,大朱吾皇快步来到两人面前,“我们是前来准备挑战霸主的青试者,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霸主还能不能照常挑战?”

    两人起身,左边一位面露苦涩,“就在正午时刻,来了一个骑着毛驴的青试者,说要开始挑战,让我们把门打开,我们照理检查挑战者的徽章数量,结果他只有一枚,远远未达到挑战门槛。”

    “所以我们自然不会给他开门,结果,结果他就一剑劈开了大门,强行挑战了霸主…”

    “怎么样了?”大朱吾皇皱眉问道。

    两人同时苦着一张脸,“挑战成功,现在应该被传送到了两千里之外了…”

    “还能这样?就没人能够阻止吗?你们规则是干什么吃的?”大朱吾皇异常郁闷,自己老老实实遵守规则,没成想规则居然直接被鹿如许那货当成放屁…

    两人同时面露羞愧,“我们阻止了,但由于实力差距太大,便没能阻止成功。”

    “那现在还能挑战霸主吗?”大朱吾皇看着眼前几乎成了废墟的阁楼,很是担心。

    “应该可以,不过霸主投影很有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凝聚,还请二位等待片刻。”

    大朱吾皇无力吐槽,只能跟宋温坐在门口等着。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阁楼内偌大的空旷场地开始氤氲出阵阵血气。

    一道浑身包裹在血雾中的身形逐渐凝聚。

    “霸主降临,二位可进入场地。”

    宋温刚想跟大朱吾皇商量一些战略,他却直接踏了进去,无奈之下,只得咬牙跟进。

    一踏入场地之中,那霸主投影便是瞬间锁定了大朱吾皇,甚至连开场白都没有,便从腰间抽出一柄血剑掠了过来。

    大朱吾皇仓皇抽刀抵挡,而宋温也在同时时间进入狂化,浑身包裹着血气冲了上去。

    有着宋温进行干扰,大朱吾皇也不再有所保留,直接催动丹田内的莲台,灵力以及杀戮之力疯狂输送至四肢百骸。

    紧握在手中的血魂长刀也逸散出了血红芒色。

    手腕转换间,刀刃横列在身前,而后狠狠一拉。

    如同洪流倾泻,血魂长刀直接将那血影霸主切成两段,巨量的血红气息逸散开来。

    不过是短短的数十息,站在门口的二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这场本该胶着的战斗便宣告结束。

    血影霸主身形原地消散,两抹流光落入大朱吾皇手中——是两枚莹润的骨牌。

    大朱吾皇一脸嫌弃的将骨牌抛给了宋温,“这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就送给你了。”

    宋温一愣,看着手中莹润的骨牌,不由得心跳加速。

    即使自己身处宋城第一氏族,父亲为宋城之主,但整个氏族中此物不曾超过四块,且全在父亲手中,用来感悟霸主之境。

    传说此物为使者晋升霸主的必要之物,百万畜牌难求一块。

    “眼下,这个男人却尽数给了自己,难道是因为他喜欢我才送给我的?”刚一冒出这个念头,宋温登时便羞红了脸,握着骨牌的手掌都开始渗出了细汗。

    而大朱吾皇自然揣摩不清女人的心理,正纳闷该怎么传送时,那被击溃的血影霸主重新凝聚,直接拎起大朱吾皇和宋温,化作一抹云烟消散在原地。

    门外的两个家伙重新坐回远处,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惧。

    “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

    两千里路程,不过是心念电转之间,便已抵达。

    将二人随意丢弃一处后,血影霸主重新消散,继续兢兢业业的完成着他的使命。

    右侧的土地上竖着一座刻有清风城的界碑。

    取出手札,大朱吾皇发现果然已经被传送至两千里开外,地图上的路线也已然走至五分之一。

    “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朝前走吗?”宋温看着大朱吾皇,轻声细语的问道。

    看了一眼天色,大朱吾皇点头说道,“在这里不比外界,到处都有潜在的危险,恐怕咱们白天黑夜都要赶路了。”

    宋温点了点头,“嗯,都听你的。”

    大朱吾皇总觉得宋温突然变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只得作罢,率先继续前行。

    在继续推进的过程中,大朱吾皇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偌大的地界,到目前为止居然没有遇见任何一个青试者,也就是说众多的青试者几乎还远在千里之后。

    没有青试者,也就意味着没有徽章,没有徽章自然也就达不到挑战第二个霸主的门槛。

    此刻,大朱吾皇很想揪住规则制定者的耳朵狠狠骂娘。

    宋温自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在犹豫着要不要自己献身把徽章都交给他时。

    大朱吾皇直接拉起她就朝前狂奔。

    宋温从短暂的慌乱恢复镇定之后,并没有挣脱,而是任由大朱吾皇拉着自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开始彻底信任了他。

    第二位霸主所居之处并不遥远,不过是前行二百余里便可到达。

    不出所料,当看到面前的废墟之后,大朱吾皇便知道鹿如许那个家伙又抢先了自己一步。

    早就憋着一肚子气的大朱吾皇,直接领着宋温冲进试炼场地之中,等待着霸主投影凝聚。

    当然,没被阻止的前提是,两个看门人全被大朱吾皇打晕了过去。

    在跟第一位血影霸主交过手后,大朱吾皇便清楚的认识到,所谓的霸主投影,对他来说差不多只是个摆设。

    虽为霸主投影,却只有使者上阶的实力,或许是由于投影的关系,动作也僵硬了不少,综合实力自然会下降不少。

    但饶是如此,对于其他试炼的青试者,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第二位血影霸主投影降临,实力较之第一位霸主并未高出多少。

    大朱吾皇直接来了个野蛮冲撞,连刀也不拔出来,开始近身肉搏。

    片刻后,两人身形原地消失,开始前往下一个两千里。

    第一天的黑夜还未降临,便走完了整个地图的一半路数,接近五千里。

    坐在小溪边的宋温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原本氏族对她并未抱有太大希望,自己只当是前来试炼一番,毕竟这场青试几乎汇聚了天下最为顶尖的天骄,她以及她背后的宋城,又能有多大的能量?

    可眼下,一切都在这个男人出现下,发生了改变。

    那被压在心底的好胜心被激发了出去,看似遥不可及的一切,甚至都在朝自己靠拢。

    看着正在大口嚼着干粮的大朱吾皇,宋温恨不得上前抱住他的脑袋狠狠亲上一口。

    但这种荒唐的想法还是被压了下去,毕竟母亲教导过,女孩子要矜持…

    从大朱吾皇手中接过半张干粮,宋温眼角无意瞥向大朱吾皇的腰间,那里系着一个略微粗糙的小女孩玩偶。

    一丝不妙划过心头,犹豫再三后宋温还是问道,“你腰间的玩偶是谁给你做的?”

    “这个?”大朱吾皇摆弄了一下腰间玩偶,笑的很开心说道,“是我家姑娘刚学会针线活给我做的。”

    咯噔一声,宋温只觉得眼前黑了一瞬,这么年轻就有了孩子?怎么可能!不是修为越高深成婚时间便越迟吗?

    放进嘴里的干粮如同嚼蜡,那些在心里过了数遍的幻想被现实无情打碎。

    宋温再也不敢直视大朱吾皇,她怕自己又生胡思乱想。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潜意识里得不到的东西会在心中经过数个历程,最终转向愤怒。

    看着大朱吾皇摆弄着腰间的玩偶,宋温有一种想把大饼糊在他脸上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