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七章:最暴力淘汰法
    而所有在路上的氏族,目标只有一个——中州青试。

    在日夜兼程的这几日遇见的氏族大都形色匆匆,偶尔有几个不长眼的,直接被奉山出收手抹除。

    而在即将抵达中州之前,奉山则简单的给大朱吾皇普及了一些接下来可能遇见的问题。

    中州地势较为奇特,每个方位由两个大境组成,合共八境,也被人们统称为中州八境。

    每一个境内有近十城,且设郡量相当少,原因是整个中州八境外围并没有住人。

    除之中州内部,整个外围八境全都设为了试炼战场。

    奉山早些年参加过青试,并且以青试第三名成为了这大界之主座下的第三使徒,自然对这青试的规则了然于心。

    三十年一次的青试,是每个氏族整整一代族眷成长的时间。

    这场青试的核心是一场氏族间的较量,同时也是每一个氏族的机遇,大朱吾皇几乎可以预测到接下来,将是来到这二元世界最为棘手的一次试炼。

    不过奉山并未对青试规则进行过多的解释,因为相同的规则并不会再次出现在青试中,这样也确保了青试最大的公正,同时增加了难度。

    介绍完地理分布之后,奉山再没说话,一行人继续前行。

    距离开鹿城已六天有余,躺在驴背上的鹿如许在期间只醒过来一次,将酒葫芦里的酒喝光之后,又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鹿如许,大朱吾皇对其的好奇远多于忌惮。

    在从奉山那里得知鹿城之主并不姓鹿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苍天之下,褐土之上,无数身形奔驰于天地间,奔赴那属于氏族的荣耀。

    九天时间匆匆而过,距离中州较近的大城已然抵达,如同飞蛾一般齐聚在中州九境外。

    而大朱吾皇一众也在第九天傍晚抵达中州九境。

    横亘于大地之上的高耸城墙并无人看守,厚重的城门紧闭,显然是时机未到。

    相同的城门一共有八道,也就是八境之门,大朱吾皇所在的则是第三境,也就是奉山当年走进的城门。

    当第十天的晨曦划破沉寂的黑暗之后,至遥远的天角开始响起沉沉钟鸣。

    齐聚在中州九境外的各大氏族在同一时间挺直脊背,眼神肃穆的看向远方。

    褐土色的地面开始渗出道道细长血色纹路,相互交叠,不过是在一瞬间便蔓延至目之所及地面和城墙。

    厚重城门缓缓开启,门后则是一层混沌的结界。

    空气中逐渐氤氲出一层淡淡的血色壁障。

    当空中的血色壁障彻底凝聚之后,身旁的奉山低声说道,“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你们不跟着一起进去?”大朱吾皇有些诧异。

    “我们有特殊通道直接可进入中州,这里只有参与青试者才能进入。”奉山解释道,“并且高余三十岁也无法进入。”

    “那有氏族如果浑水摸鱼多派点人进去怎么办?”大朱吾皇有些纳闷。

    “很简单,直接抹除氏族,你不用担心公正的问题,”奉山淡声说道,“这只是第一层试炼,也是最复杂的一次淘汰制,我希望你能够以最好的成绩出现在中州。”

    大朱吾皇做了个OK的手势。

    已经有参加青试者开始进入城中。

    妮子有些恋恋不舍的冲大朱吾皇招了招手,姬少族长一如既往的冷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之后,便纵马背了过去。

    正准备进入城门时,姬少族长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你连这第一层试炼也没过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看不起谁呢,我不光能过试炼,还能拿个第一你信不信?”大朱吾皇叉着腰牛气哄哄的说道。

    “记住你说的话,我在中州等着你!”姬少族长说完,和奉山与妮子一同转身离去。

    看着仍在驴背上打着呼噜的鹿如许,大朱吾皇没好气的说道,“起来了,试炼已经开始了!”

    睁开朦胧睡眼,鹿如许环顾四周,“这就开始了?要不要咱们结伴一起进去?”

    “那就要看你接下来能不能找到我了,”大朱吾皇背过身摆了摆手,“要是找不到,那咱们就中州见。”

    看着没入结界内的身形,鹿如许微微一笑,“真是有趣的家伙……”

    身形穿过结界,一股滞涨感充斥在周身,但很快便消失。

    映入眼帘的世界,主色调为暗红色,整个天空逼仄的似乎将要坠落。

    暗沉的参天密林中孤零零的露出几座破败的楼阁建筑物,一派死寂荒凉之色。

    紧接着,一封束成卷的泛黄手札出现在大朱吾皇面前,连同一枚拇指大小的暗质徽章。

    伸手接过手札,那一枚徽章也紧跟着像一滴水似的融进手背。

    疑惑的看着手背上的徽章纹身,大朱吾皇打开了手札。

    泛黄色的纸张分为两张,第一张标记的是一整幅路线图,记录的应该是这第三境大城的路线分布,而这以黑色为主色调的路线图中,用深红颜料圈出了五个方位。

    第二张手札则记着完整的规则。

    大朱吾皇简单的查看一番之后,对这第一层试炼有了大概的认知。

    这第一层试炼,规则的存在感相当小,每一个青试者都分配有一个可融入身体的徽章印记。

    进入试炼大城的每一个青试者均可以相互攻击,直至一方落败,其所属徽章会归于胜方手中,落败者直接传送出大城。

    徽章积攒到一定程度之后,便可开启血眼模式,挑战境城中存在的霸主。

    每位霸主至多可容三名青试者一同挑战,一旦战胜,被奖励者可直接被霸主传送两千里,且会有神秘奖励。

    而如若战败,徽章清除,青试者仍可留在境城中继续完成试炼。

    整体时限为三天,完成者可将奖励带离试炼境城,未完成者直接淘汰,不可参加中州青试。

    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规则约束。

    再看了一遍地图手札,大朱吾皇非常想吐槽。

    有了时限以及徽章印记存在,这简直就是在直接鼓励参加青试者相互攻击。

    整个试炼大城从地图来看,少说直线距离也有近万里,单凭脚程的话,恐怕大朱吾皇三天也难以走完,更遑论其他青试者。

    这里,就凸显了挑战城中霸主的重要性,但挑战需要徽章限制,每一百枚徽章可挑战霸主,且与参与挑战者的徽章不可叠加。

    也就是说,三人挑战霸主,需要三百枚徽章。

    一百枚徽章,就是要击败一百青试者,这还仅仅只是第一轮,五轮霸主下来,就需要击败五百青试者…

    大朱吾皇很郁闷,原本以为打打酱油就能过去了,没想到这居然还给了隐藏任务。

    不打人就没有徽章,没有徽章就不能挑战霸主,不挑战霸主赶路就没有时间…

    大朱吾皇的关注点极为奇怪,别人都在考虑该如何结伴击败霸主,就他一个人在想着接下来该如何钻规则的漏洞。

    城门重重闭拢,试炼正式开始。

    足有两三万之数的青试者,在第一时间便化为一抹流光,朝四面八方散去。

    每一个都非常明白,在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是笑脸相迎的朋友。

    而还处于思考中的大朱吾皇同志,也在第一时间遭受到了来自身后的偷袭。

    没有回头,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大朱吾皇就只是下意识的原地释放了一下血气波动,背后那带着深沉爱意的家伙,便直接化作一抹流光,被传送出了城外。

    前后不到五秒,那家伙甚至连境界都没显露,便重新打道回府。

    一道暗质徽章印入大朱吾皇的手背上。

    才回过神来的大朱吾皇,看着手背上多出来的一道徽章陷入了沉思。

    “难道这里还有舍己为人的好人?”

    原本蛰伏在暗处准备偷袭的一众青试者,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全都自觉的缩回了密林之中。

    “太可怕了,这货该不会哪个氏族里的老家伙冒充的吧?哪里有举报按钮,我要举报一波!”

    试炼之城外,一道光影直直坠下,不偏不倚正砸在了奉山等人的马前。

    奉山不由得为之动容,难道城中的试炼已经如此激烈吗?十秒?还是二十秒?

    而被传送出来的家伙,神情激愤的大吼“考官在什么地方?!我要举报那个背着血红长刀的家伙作弊!”

    妮子率先笑出声来,奉山也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踏进密林之中,大朱吾皇感受了一下周遭的空气,发觉这整个空间内的杀戮之力充盈到几乎快要压缩的地步了。

    根本不用感悟吸收,每时每刻都足以将体内的杀戮之力补充到极致,使人完全不用担心耗尽体力,可以尽全力的攻击对方。

    通过手札,大朱吾皇捡了条最省力的直线距离,同样也是人最多的一条道路。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短短的几十里路中,大朱吾皇已经送走了三十五个人。

    三十五人,也就是三十五个大城中的青试者将会被直接淘汰。

    而在送走的这三十五个人中,境界最低的都达到了五十万人屠,有将近十人为杀神使者之境。

    年龄之浅,境界之高使得大朱吾皇不由为之咂舌,要知道这些青试者大都二十五六岁,便已经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

    如果不是碰上大朱吾皇这个外挂携带者,完成这次中州青试之后,恐怕都会成为氏族中的掌舵者。

    但一切都没有如果,时间仍旧在点滴流逝。

    当路程数推进二百里之后,大朱吾皇的徽章也已经累计到了七十枚。

    时至正午,大朱吾皇也不急于向前推进,毕竟还有三十枚徽章就可以挑战霸主了。

    他正考虑是与其他人结伴挑战还是单独挑战。

    此刻大朱吾皇反而有些想念鹿如许起来,如果要和这家伙结伴的话,承担的风险也将降至最低。

    盘腿坐在溪边,大朱吾皇从怀里掏出装有灵珍的瓷瓶大口喝了起来。

    丹田中的莲台缓缓舒展开来,稍微减缓了内中的灼烧感。

    随着境界的越加精进,存放在莲台中的灵力开始有了被杀戮之力同化的征兆。

    但这二元世界又无法修炼灵力,所以大朱吾皇现在只能用,当初在十七那里拿来的灵珍缓解这种状况。

    但灵珍本就不多,所以一小瓶灵珍被大朱吾皇兑水足足稀释成了一百瓶。

    “只要现在能够缓解问题,回头在去十七那里要一些就可以了。”

    简单的吃了点妮子给准备的干粮之后,大朱吾皇继续朝前推进。

    由于遁世还没有醒来,万一遇上个跟鹿如许那样的变态,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所以大朱吾皇开始以小心谨慎为主,不再轻取冒进。

    为此,他特意用树叶做了个草帽子顶在了头上,若不是自身技术不允许,恐怕吉利服都套在身上了。

    大朱吾皇增快推进速度,遇上找麻烦的直接一刀带走,很快徽章数便累计到了九十之多。

    就在推进到下一路程时,大朱吾皇迎来了第一个有结盟意愿的人。

    或许是一路观察至今,那前来结盟的青年男子第一时间掀开袖子,露出了胳膊上的徽章印记。

    大朱吾皇简单扫了一眼,徽章数量约莫五十之数,而他的境界也是相当不错,达到了杀神使者中阶水平。

    这二元世界中的境界其实划分的并不精细,只能通过释放血气的颜色来大概分辨境界。

    为了方便自己,大朱吾皇便自己精划了境界。

    击杀百万为杀神使者,成为杀神使者后大约在击杀三百万之后就会感悟到霸主瓶颈。

    也就是从此刻起,便划分了量与质的区别。

    一百五十万为下阶使者,两百万整为中介使者,而上阶使者则需要三百万。

    不过迄今为止,大朱吾皇遇见的杀神使者大都为下阶,中阶都异常少见,更遑论已经一脚踏进霸主境的上阶使者了。

    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就拥有了中阶使者的实力。

    大朱吾皇并未答应他的结盟,只是表明如果接下来有缘遇见,一定会与之结盟。

    青年男子自然明白其中意思,道别之后便消失在密林之中。

    有着如此实力的青年男子,在大朱吾皇看来并不足以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