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六章:我有摧城令,一剑定太平
    一见到那驴嘴中的半块烧鸡,这货的酒登时醒了大半,戟指大喝,“好你个马儿,我还想着你去什么地方了,原来是去偷吃独食了,该打!”

    说罢,这青年酒鬼便脱下一只朝面前的灰驴兜头拍去。

    见此情形,众人相视一眼,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妮子撇嘴说道。

    “傻子倒不至于,只不过行事古怪罢了,不用搭理他,咱们走。”话毕,大朱吾皇翻身上马。

    其余人紧随其后,奉山回望一眼那个仍旧在追着驴打的酒鬼,而后纵马朝前方疾驰而去。

    街道两侧开始蔓延出稀疏的血雾,血腥味也越来越浓重。

    而这些均都从两侧的酒肆中传出。

    前来歇脚的行客显然已经凶多吉少。

    不过大朱吾皇并不打算当热心群众,生出一些事端,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青云乡再抵达中州,至于这鹿城的秩序好坏,可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就在纵马飞驰时,一侧夹道猛的喷涌出一股云烟状的血雾。

    那血雾不断在空中幻化,眨眼变作一头比骏马小不了多少的血兽。

    而后,难以计数的血兽从房顶,酒肆房屋内窜出,将前路尽数遮蔽。

    看着面前仍旧源源不断涌来的血兽,大朱吾皇眉头紧皱。

    血兽为这杀戮之界独有的产物,是人屠运用自身的杀戮之力幻化而成,境界越高,可幻化的血兽等级越高,数量也越多。

    十万人屠便可幻化出血兽,不过并未有多少人屠愿意幻化血兽,难以操控,已经不实用足以让大多数人屠摒弃这一衍生战力。

    这倒也是大朱吾皇在来到这杀戮之界后,第一次见到如此众多的血兽。

    随着血兽的出现,那隐藏在暗处的人屠显露出了身影。

    一共近十位杀神使者,连带着以百计数的五十万人屠。

    “看来咱们今天有麻烦了。”大朱吾皇沉声说道,手已经摸向了背后的刀柄。

    “一群聒噪的废物,”奉山眉头紧皱,高声喝道,“再不退下一个不留!”

    已经进入狂化状态的一众杀神使者,仿佛嗅到了最新鲜的血液,对于奉山的警告置若罔闻,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纷涌而至。

    “动手!”大朱吾皇冷喝一声,血魂长刀朝前猛的一挥。

    血红色刀痕迎风暴涨,直接将最先冲上来的血兽击碎。

    妮子一瞬进入狂化,从马背掠下,如同一只血色利箭,没入了血兽群落中。

    有长剑清鸣,数以百道的青色剑气在这一刻,自姬少族长的背后浮现,如同一张密网般铺天盖地罩下。

    痛苦的嘶吼声响彻,如同潮水一般的血兽在撞向青色剑网时,便尽数溃退,化为一蓬蓬血雾消散。

    一波剑气消逝,姬少族长背后再次浮现出剑网,而后倾泄而下。

    这青色剑气补充速度之快,地毯式轰炸范围之广,根本不用大朱吾皇等人出手,便将前路的血兽尽数清除。

    原本一场麻烦的危机,就在姬少族长轻描淡写间化解。

    举刀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大朱吾皇,有些尴尬的坐回马鞍上。

    为了缓解尴尬,大朱吾皇对姬少族长竖了个大拇指,自然得到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似乎是怕妮子受到伤害,剑网并未朝前延伸。

    前方,只身一人的妮子如入无人之境,挥手间手中凝聚的血刃,便割掉两到三个脑袋。

    经过数次的覆灭氏族之战,妮子累积人数早已近三百万人之众,再加上她狂化后恐怖的实力,早已远非普通使者可比。

    从杀神使者晋升至霸主,不再是纯粹的累计杀人数,境界之间同样有着一层玄之又玄的薄膜。

    虽只有一层,两个境界却是云泥之别。

    按照这个世界的等级划分来判定,大朱吾皇早已成就使者之位,距离霸主之境也只差一线。

    之前与晋海一战足以说明问题,现在的大朱吾皇足以击杀刚晋升不久的霸主。

    他并不担心突破霸主境的那一步关键,早在一元世界便感悟成功了九成九的身与神融,让他有着足够的底蕴去晋升霸主。

    他最终的目标,是这整个二元世界的极限——杀神之主。

    不过是这短短的瞬间,近半数的杀神使者倒在妮子的手下,五十万人屠更是死伤惨重。

    当最后一位杀神使者瘫软在妮子面前时,整条街道上浸着一层粘稠的血浆。

    以一己之力,将几乎能够组成一支中型氏族的战力消灭殆尽,除了大朱吾皇外,二人的眼中皆表露出讶然之色。

    姬少族长悬着的手掌下意识的握紧,即使自负如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上十位杀神使者,毫无任何胜算,更遑论逐个击杀。

    这个从骨子里散发出单纯的女子,简直就是一台杀戮机器!

    而他看向大朱吾皇的目光也尽是复杂之色,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

    退下狂化后的妮子翻身上马,有些疲倦的接过大朱吾皇递来的灵珍抿了一口。

    这时,一声驴叫打破死寂。

    只见一头矮驴驮着青年酒鬼从众人身后冲了出来,或许是颠簸的有些厉害,直接将酒鬼摔在了地上。

    随后矮驴发出一阵类似于坏笑的诡异驴叫。

    “你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大朱吾皇看着面前的酒鬼无奈摇头。

    酒鬼迅速起身,看着妮子咧嘴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厉害!”

    “让开!不然休怪我将你脑袋砍下!”妮子毫不领情,冷声道。

    酒鬼毫不在意,赶忙后退两步,摆手说道,“别着急,我来一是想跟你们同行,二来是想告诉你们,刚才动静有点大,有人来了。”

    刚一说完,身后的道路中,便浮现出了数道血气氤氲的身形。

    “还真是阴魂不散。”大朱吾皇懊恼不已,刚想提刀来个斩草除根时,那青年酒鬼忽然大笑了起来。

    “照这样个杀法,恐怕还没出这青云乡就累死喽。”

    大朱吾皇玩味一笑,“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当然,我有个一劳永逸的方法,”那青年酒鬼洒然一笑,随即单手将背后黑铜长剑取下。

    长剑出鞘,原本浑浑噩噩的青年酒鬼,眼神霎时精光四溢,有白色劲气自体内涌起,卷动身上长衫猎猎。

    在看到这一幕,姬少族长身形下意识的紧绷,紧握剑柄的手掌上浮现出根根青筋。

    缓步越过众人,一人一剑一长衫。

    他站在那里,如同一柄即将启锋的重剑,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而在他的前方,越来越多浑身氤氲血气的身影出现,赤红色的血气几乎将半边天都晕染成了红色。

    下一刻,那青年酒鬼手中的黑铜长剑轻颤,发出阵阵嗡鸣之声。

    有斑驳铁锈从剑身剥落,露出了剑刃上繁密而又诡异的花纹。

    当淡红色的游芒布满剑刃凹槽时。

    高举于手中的黑铜长剑,就地斩下!

    看着那充满神秘仪式感的一剑劈下,大朱吾皇的眼皮狠狠跳动。

    下一刻,整个青云乡的地面剧烈震颤,一道蛛网般的裂痕自地面浮现,眨眼便如同游龙一般掠向前方。

    大地龟裂塌陷,两侧房屋迅速分崩离析。

    无数道粗如梁柱的玄黑色芒柱自地底深处喷薄而起,几乎是瞬间便将所触碰到的一切吞噬涅灭。

    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杀神使者,甚至连狂化都未来得及释放,便在这一剑之威下,连同黑芒坠入无尽黑暗之中。

    身下马匹嘶鸣,在看到那些几乎要将天地都囊括其中的漆黑芒柱时,面色巨变。

    血红色气息氤氲,两道巨大且薄如蝉翼的羽翅从奉山背后生出。

    而后,巨大羽翅一裹,便将大朱吾皇三人裹在其中,马不停蹄的一头扎向天空。

    当确认安全距离之后,奉山才定在空中,看向下方的眼神中满是忌惮。

    从高空向下俯瞰,当看到那一剑之威所带来的结果后,姬少族长几乎是呆滞了下来。

    只见一道漆黑无比的裂痕从青云乡开始,如同一只触手向前延伸,直接将整个鹿城从中央一撕为二!

    并且这道裂痕仍旧有扩大的趋势,裂痕沿途房屋尽数倒塌涅灭于深渊之中。

    即使是在如此高空,那来自地层断开的爆裂声也只成为了唯一的声调。

    而造成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青年酒鬼,轻描淡写斩出的一剑。

    姬少族长满脸呆滞,这已经超出了他长达二十三年的剑道认知。

    妮子眼中只是惊讶,甚至连半分恐惧都未曾表露。

    奉山面容复杂,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只有大朱吾皇,一扫先前的疲倦,目光火热的看向下方。

    那个行事古怪的家伙果真没有让自己失望,以一己之力造成如此威势,大朱吾皇甚至已经按捺不住交手的欲望。

    当那宛如天堑般的裂痕停止蔓延时,奉山这才带着众人缓缓坠地。

    拣了一处勉强能够落脚的废墟,众人抬眼朝前看去,只剩下满目的焦土以及幽深无比的裂缝。

    一剑之威,横亘千里!

    而在那焦土的正中央,站着一个穿着破烂白衫的身影,他左手执剑,右手正举着个酒葫芦大口喝酒。

    这时,一侧废墟被顶起,灰扑扑的矮驴从中钻了出来,抖落身上灰尘,然后蹦跶着奔向了那青年酒鬼。

    “对上那人,你有几成胜算?”奉山转头看向大朱吾皇问道。

    “四成吧。”大朱吾皇淡然道,“如果拼死一战,我有五成把握拉他垫背。”

    奉山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青年酒鬼打了一个酒嗝,缓缓转过身,醉眼朦胧的看着众人喊道,“怎么样,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你有这一剑屠城的功夫,想要遁走谁也拦不住你。”大朱吾皇无奈喊道,“明明就是你这酒疯子在耍酒疯罢了!”

    “后会有期。”大朱吾皇摆了摆手,随即跳下废墟,与众人一同朝着前方继续行进。

    有声音在背后响彻。

    “等等我...”

    一头灰扑扑的矮驴从背后出现,咧着一口大板牙,与众人并肩,在矮驴的背上,则仰躺着那个青年酒鬼。

    仰头又灌了一口酒,青年酒鬼含糊说道,“我就跟定你们了,千万别想甩掉我。”

    “想跟就跟上呗,别打歪主意就成。”大朱吾皇说道。

    “你很有意思,很对我胃口。”青年酒鬼隐秘一笑,“我姓鹿,名如许。”

    大朱吾皇并没有自报家门,而是转口说道,“刚才那一剑对你的消耗并不小,如果再不调养的话,留下伤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被你说中了,那我就先睡一会。”名叫鹿如许的青年酒鬼,打了个长哈欠,便陷入了沉睡。

    看着驴背上这个深不可测的青年男子,不知为何,大朱吾皇总觉得他身上有种自己极为熟悉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正熟睡中的鹿如许翻了个身子,嘴里含混不清嘟囔了一句,“我有摧城令,一剑定太平...”

    大朱吾皇哭笑不得,这个性格古怪的家伙居然还十分中二...

    一剑几乎把一座城给劈成了两半,人都死了当然也就太平了...

    鹿城这一插曲,有了鹿如许碾压式的帮助,并未耽误多少功夫,不过是两三个时辰后,众人便离开了鹿城范围。

    有了这次前车之鉴,大朱吾皇也明白,凡是前往中州的大城均危险重重,要多留一些心眼。

    直至即将天黑,众人才在一处小氏族中重金买下几匹良马,以及一些干粮,这才得以加快脚程。

    普天大界下,每一个大城均相隔万里异常遥远,但由于及至中州,氏族人口以及大城的分布也都密集了起来。

    经过两日的跋涉,途经不少氏族大城,但一行人并未进城休整,而仅仅只是在一些周边小氏族中换取一些必要干粮。

    之所以这么做,纯粹是因为避免再生事端,毕竟搞不好,鹿如许这个定时炸弹又搞出来个一剑屠城。

    同时,越是前往中州,遇到前往中州参加青试的氏族队伍也越来越多。

    大朱吾皇发现他们这支队伍人数反而是最少的,其他前往青试的氏族几乎多达上千人之多,最少也有近百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