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五章:老子打烂你这黑店
    大朱吾皇赶忙跳开,手忙脚乱的格挡扑面而来的招式。

    坐在演武场下的司马曜和司马卫一脸纳闷的对视一眼。

    “我怎么有种打情骂俏的感觉?”

    二人交换了相同的信息之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就在大朱吾皇考虑要不要来一记手刀把他打晕时,姬少族长面色一变,嘴唇蔓出一丝殷红,然后对准大朱吾皇兜头喷了一口鲜血。

    一口鲜血喷出,姬少族长萎靡在地捂着胸口喘息起来。

    抹了一把脸,大朱吾皇咧嘴一笑,“伤势还没恢复就来找我麻烦,有报应了吧?”

    不理会那能杀死人的目光,从怀里掏出一瓶灵珍后,大朱吾皇便要伸手解开他的衣服。

    “你干什么?!”姬少族长面色冷峻,下意识的用手捂紧领口。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脱衣服疗伤啊。”

    “不用!”

    姬少族长冷声拒绝,而后艰难起身,大步离开演武场。

    看着一脸尴尬的大朱吾皇,司马卫揶揄说道,“老大,别人可不领你好意,要不你给我疗疗伤行不行?”

    “好啊,赶紧给我上来,正好你刚晋升使者,我试试你的根基稳不稳。”

    “我错了,老大...”

    时间飞逝,自从与奉山联手覆灭晋氏,至今已过半月有余,到了与奉山约定的时间。

    这半个月内,整个大都内的百里郡司马氏发生了一系列事情。

    先是晋氏被灭族,紧接着与晋氏交好的十族同样悄无声息的消失,而百里郡的司马氏则在一众氏族前脚覆灭,后脚接管,几乎以蔓延的姿态在进行着扩张。

    即使是傻子,都知道这场近乎清洗式的覆灭跟司马氏脱不开关系。

    而经过这一轮的清洗过后,成就了司马氏近十位杀神使者,而大量的散修人屠也开始前来投奔,使司马氏族一跃成为大都之中实力最为雄厚的氏族。

    此刻,,百里郡主城外,跨马而立的大朱吾皇正与司马曜等人一一告别。

    “这次就不带你们去了,好好在这里看家,争取做大做强,还有修炼不要落下了。”大朱吾皇嘱托道。

    一旁的司马卫抢先拍着胸脯说道,“老大你就放心吧,等你这次回来,保管族里再添十位使者。”

    司马曜笑着道,“老大你放心,族里现在已经步入正轨,族中再添多少使者,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说到这,司马曜又往前凑了凑,小声说道,“老大,就在前些日子,我好像从骨牌里感悟到了一些霸主境的气息。”

    大朱吾皇一拍司马曜肩膀,“这可是好事啊,要多多感悟,等我回来可要看到咱们郡里有霸主级别的坐镇啊。”

    一袭青衫大氅的姬少族长跨在马背上,不屑的撇了一眼大朱吾皇,随即俯身对姬青说道,“三爷,好好照看族内,慢则三五月我便能回来。”

    “放心吧,少族长,族中一切安好,”姬青抬首说道,“大人待咱们不薄,万不可在路上发生争执。”

    “知道了,且勿挂念。”姬少族长一紧缰绳,身下马匹便如同利箭一般,冲入了漫天黄沙之中。

    一旁的妮子及时提醒道,“咱们也该走了。”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简单的告别之后,骑马飞驰而去。

    主城外,只身一人的奉山早已等候多时,随后一同与大朱吾皇等人奔赴中州。

    此次前去青试,本来只有大朱吾皇与奉山两人前去。

    没曾想在出发的前一天,姬少族长找到大朱吾皇,冷着一张脸非要去参加青试,即使是当啦啦队也一定要去。

    看到姬少族长也去,原本打算在郡里的妮子死活也要跟着去,无奈之下,大朱吾皇只得带着这两个人一同上路。

    当然遁世自然也被带在了身上,只不过在与晋海力战之后,陷入了沉睡。

    作为大朱吾皇在这杀戮之界中最强劲的底牌,遁世在陷入沉睡之后,大朱吾皇几乎将自己收藏的全部珍奇矿藏都用来温养遁世的残魂,好让他尽快苏醒。

    毕竟,就算不让他出战,多陪自己说说话也是好事。

    朝阳透过风沙投射在大地之上,四道跨马身形飞驰于天地之间,很快消失在远方。

    四天后...

    一声嘶哑马鸣在边界镇中响彻,紧接着马蹄踏在一座被沙土掩埋的界碑之上。

    挥手用气息拂去界碑上的泥土,露出了青云乡三个大字,并刻有鹿城的官印。

    跨坐在马背上的大朱吾皇拉下面罩缓声说道,“已经抵达鹿城青云乡了。”

    “四天了,是时候停下来歇歇脚再走了。”奉山目视前方,“不过鹿城的秩序不是很好,早些年我旅居于此杀过不少悍匪。”

    “管他的,先在这里休息一天再说,四天没合眼差点死在路上,”大朱吾皇打了个长哈欠,“有不长眼的悍匪就抹平了事。”

    话毕,大朱吾皇当先跨马进入镇中。

    各个城池相隔万里之遥,即使经过四天不眠不休的赶路,众人才终于抵达了一座离大都最近的一座城池。

    此时,距离青试开始还有近十天时间,各个大城已然开始行动,纷纷朝着中州之地进发。

    刚至正午,这名为青云乡的镇中行人并不多,且大都形色匆匆,拴在酒肆外的马匹也均疲惫不堪,显然也是日夜兼程前往大都的氏族。

    接下来,一连遇见几家酒肆均是爆满,就连温酒歇息也不能招待。

    终于在大朱吾皇锲而不舍的寻找下,在镇尾处找到一间看似极像黑店的酒肆。

    果不其然,刚一下马,酒肆小二便直接收了五枚大钱,当做停马费,且草料另算。

    一旁的妮子直接丢去半袋大钱,在酒肆小二一脸迎祖宗的表情下,一行人进入店中。

    店中食客众多,均是三五人围在一桌吃肉喝酒,但每一桌都是小声交谈,时不时的朝大朱吾皇这桌隐蔽的看上两眼。

    捡了一处临街窗口的僻静位置坐下,又将主食吩咐给小二后,大朱吾皇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咱们要不要在这住上一天?明天再赶路?”

    奉山摇了摇头,抿了一口茶水说道,“时间紧迫,至多休息半天,天黑前就要继续赶路。”

    “半天就半天吧,吃完都睡一会才继续赶路。”

    不多时,小二将酒菜呈上,热心肠道,“诸位爷,菜已上齐,吃好喝好之后要不要住上一宿?”

    大朱吾皇摆了摆手,“挑几间上好厢房,只住半宿,天黑前就走。”

    小二紧追不舍问道,“客人天黑前去向何处?”

    “莫要再问!”奉山沉声喝道,眼神冰冷看向店小二。

    店小二打了个寒颤,僵笑着退下。

    “不要告诉任何人去向,以免生出事端。”奉山缓声说道,“眼下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潜在的敌人。”

    众人点头,随即开始吃饭。

    就在大朱吾皇刚准备动筷子时,倏忽一个酒葫芦从窗外伸了进来,紧接着一个微醺的脑袋也探了进来。

    冷不丁出现的惊吓,使得临窗的大朱吾皇差点抽刀把这个脑袋给砍下来。

    “嘿嘿...”脑袋主人傻笑一声,“真香啊...”

    “去去,哪来的疯子,给你几枚大钱自己买着吃去。”妮子取出几枚大钱拍在了那家伙的掌心里。

    他嘿嘿一笑,接过钱后随即隐匿在窗台下。

    就在众人将这个小插曲忘却时,他又忽然出现在酒肆门前,在店内环视一圈之后,径直的跑向大朱吾皇这一桌。

    看着这个满脸醉意的青年酒鬼,妮子急声说道,“你怎么又来了,刚才不是给你钱让你自己吃点了吗?”

    那青年酒鬼又是嘿嘿一笑,自来熟的搬个凳子坐在了桌前,“我,我一个人吃饭,有...有些孤单,所以就想找人陪陪我。”

    说着,那人又将掌心里妮子给几枚大钱排在桌子上,“我,我不白吃你们的...我给你们钱。”

    妮子被他逗的怒极反笑,正准备起身轰人时,一旁的大朱吾皇拉住了妮子,饶有兴趣的说道,“多一个人也好,反正这么多菜也吃不了。”

    “多,多谢。”青年酒鬼含糊说道,而后提筷大吃特吃起来。

    与奉山对视一眼后,大朱吾皇才示意妮子和姬少族长吃饭。

    如此近距离下,得以将这酒鬼的细节收于眼中。

    这酒鬼年纪并不大,至多二十五六岁,面容清瘦,长发被简单的束在身后,身上穿着一件已经快要看不清颜色的破烂白衫。

    在他的背后,则背着一柄黑铜长剑,剑柄处拴着一根麻绳用来吊着酒葫芦。

    这顿饭吃的相当快,桌上的肉菜近三分之二都进了这酒鬼的肚中。

    待酒足饭饱之后,大朱吾皇剔着牙漫不经心的说道,“兄弟,以后在外,杀了人之后要记得把剑给擦干净再入鞘,要不然味道容易被人察觉。”

    正埋头扒饭的酒鬼一怔,随即扬起脸对大朱吾皇笑眯眯的说道,“多谢提醒,以后注意。”

    没有人在意,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中,杀人不过是最简单的一间事情。

    这时,那在远处观察着的小二跑来,殷勤的说道,“诸位爷,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请上楼。”

    “不必了,赶路要紧。”奉山淡声说道,“就不在此间逗留了。”

    “房间已经收拾好,还望诸位爷快些歇息。”小二逼近,声音有些急促。

    而在这不知不觉中,店内的其他食客已然朝大朱吾皇这里逼近。

    大朱吾皇一笑,仿佛早已料想到,“我就说,你这一个破店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个五十万人屠,合着是宰人黑店啊。”

    被戳穿的小二,狞然一笑,“城主有令,凡是前往参加青试者,只要来鹿城住下,一个不留!”

    说罢,其余食客纷纷爆发出血气,全为五十万人屠,而这领头小二则是一位杀神使者。

    大朱吾皇笑了起来,“我说怎么这一路上闻到的血腥气味这么足,合着是你这鹿城当了一回刽子手啊。”

    “废话少说,还有什么遗言赶紧交代!”店小二狞声说道,身上的血气越发凝实。

    大朱吾皇有些无语,“你都让我废话少说了,还可以交代什么遗言?”

    “找死!”店小二羞恼怒喝,化作一抹血光冲了过来。

    就在大朱吾皇准备将其一脚踢死时,只听耳边一阵劲风掠过。

    一个偌大的酒葫芦飞出,正中店小二的脑门子。

    惨叫声响起,那店小二用比先前快上一倍的速度倒飞出去,砸进酒柜之中,酒坛崩裂,酒液四溅。

    大朱吾皇回望,刚好与那青年酒鬼对视。

    青年酒鬼面色醉红的咧嘴一笑,“嘿嘿,待会可别打烂了我的酒葫芦...”

    略微翘起嘴角,大朱吾皇转头看向瘫倒在酒液中的小二,“敢宰老子,老子今天就打烂你这黑店。”

    当四道身影从店门里走出后,整座酒肆轰然倒塌。

    不多时,一处酒肆废墟被大力顶开,吃了一脑袋灰的青年酒鬼,赶忙将葫芦嘴上的灰尘擦去,然后带着醉意大喊,“你们杀人怎么还带拆楼的?!当真有趣!”

    妮子低声说道,“要不要连这个家伙也给杀了?”

    大朱吾皇淡声说道,“不用,这个家伙挺有趣的,估计也是去参加青试,我倒是有点期待在赛上见到这个家伙了。”

    正说着,那青年酒鬼从废墟中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

    他张开手臂,拦在众人面前,“一,一饭之恩,难以相报,既然难以想报,不如...让我多吃几顿如何...”

    众人莞尔,就连一直冷着脸的姬少族长也微微一笑。

    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如此古怪不说,也会仗义出手,且实力相当不弱,仅仅只是一击便让一位使者丧失了行动能力。

    而眼下,又要随同前行,他究竟是靠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

    大朱吾皇耐心说道,“我们四人四马,无法多带一人上路,依我看,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这么说,你们是因为马少才不能带上我的?”青年酒鬼嘟囔着说道,“那好办,我也有坐骑,咱们一同上路!”

    说罢,他回身晕晕乎乎的喊道,“骏马快来。”

    一声高亢的驴叫响起,紧接着一头浑身灰扑扑的矮驴,从不远处的房屋夹道里斜刺刺冲了出来,驴嘴里还咬着半块烧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