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四章:我要去青试
    姬青跌跌撞撞的冲向二人中央,看向姬少族长再次急声道,“阿郑,如果你还认我这个三爷爷,就收剑住手,不得冒犯姬族恩人!”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一滴冷汗从鬓角流出,他深知道自家少族长的性子,但同时也知道大朱吾皇那近乎恐怖的实力。

    几乎是以一己之力硬撼晋升为杀神霸主的晋氏族长晋海,并且在毫无代价的情况下砍掉了晋海的一条胳膊。

    这种可怕的战绩,即使少族长再有天赋,姬青也不认为他能在大朱吾皇手下撑上几招。

    万一大朱吾皇狠心下了死手,那姬氏一族将再没有崛起的可能。

    姬少族长的身体微不可察的颤了颤,他深深的看了大朱吾皇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姬青暗自松了一口气,看向大朱吾皇的眼中满是歉意。

    “接着。”大朱吾皇收刀,转手抛给了姬青一个小瓷瓶,“每天外敷一次,口服两到三滴,可愈合内患。”

    “多谢恩人。”姬青庄重的一拱手,发自内心的感激。

    仅仅只是用了三块姬族无人能用的骨牌,就换来这么一个实力恐怖,任劳任怨,捎带医术高强的高人,姬青只觉得这是他活了五百年,做的最划算的一笔交易。

    坐在马背上的大朱吾皇很是郁闷,一股子怨气无从发泄,只管揪着马脑袋上的马鬃。

    一旁的司马曜小心说道,“主上,要不要我带一帮兄弟给那家伙来个下马威?”

    “不用了,给他留个面子,帐先记下以后再算,”大朱吾皇摆了摆手,又岔开话题说道,“族里修炼的情况怎么样了?”

    司马曜笑了起来,“有着晋氏留下的底蕴还有奉城主给的畜牌,目前族中万人屠过百,五十万人屠三人,还有司马卫即将晋升使者。”

    “行啊你小子。”大朱吾皇朝司马卫投去赞赏的目光。

    司马卫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都是托了主上的庇荫。”

    司马曜说道,“下一步的打算,我准备将资源,全部着手倾斜族内几位五十万人屠,尽快形成战斗力来帮助主上。”

    “百里郡内的事由你定夺,你看着办就行,”大朱吾皇,“另外这次回去之后,加强警戒,严格排查外来行人,以免遭到晋族偷袭。”

    司马曜点了点头,“姬氏一族怎么安顿?”

    “先安顿在皇府周边,等情况稳定下来之后,再移往青山郡,毕竟那里虽然归咱们管,却还没有自家氏族整治。”

    风沙吹散话语,吹散地上散乱的脚步,千百道身形没入这风沙之中消失不见。

    天地茫茫,只余苍凉。

    第二天清晨,大朱吾皇率队回到百里郡。

    即将修筑完成的主干道两侧,全都是精赤着上半身的汉子,正热火朝天的完成这一浩大的工程。

    每一个姬氏族眷都是面带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开始在心中担忧,大朱吾皇带他们回来是不是当壮丁。

    妮子早就在百里郡城门处等待着,一见到大朱吾皇就兴奋的飞扑上去,小嘴也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司马曜等人早已见怪不怪,在他们看来,妮子从准主夫人成为主夫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饭都给做好了,待会我给你热热。”妮子很是高兴的说道,不过在与马车里的姬少族长对视过后,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

    然后,毫无征兆的在大朱吾皇的咬伤狠狠拧了一把,转身跳下马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妮子又发什么疯?”大朱吾皇捂着老腰吃痛说道。

    司马曜大笑,“女人的心思有几个人能猜透?”

    皇府宴客厅。

    此刻,这偌大的宴客厅中坐着两方氏族的代表人物。

    姬族来了五人,而姬少族长自然也来了。

    作为姬氏族长,本应该与司马曜一左一右的坐在大朱吾皇身侧,妮子却挤了过来,将二人生生隔开。

    虽然前期气氛有些尴尬,但在大朱吾皇的调动下,一众汉子便熟络起来。

    只有妮子时不时的打量着一旁的姬少族长。

    “就在当时千钧一发之际,我瞅准空当,直接一刀把那晋海的胳膊给砍了下来,我跟你们说啊,他接下来要是不跑,再掉下来的可就是他的大脑袋了。”端着酒杯的大朱吾皇,胡侃大侃。

    原本一脸漠然的姬少族长在听到这段话后,看向了大朱吾皇,“你真的砍断了晋海的一条胳膊?”

    一旁的妮子眼神冰冷,“你什么意思?”

    “千真万确,少族长。”姬青在一旁小声的补充道

    眼下这个节点,是万万不能发生争执的。

    “多谢。”姬少族长眼神缓和了几分,随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朱吾皇挠了挠头,正准备开口说话时,三道黑影陡自出现在宴客厅门外。

    领头一人,当先踏入门中,拱手说道,“城主近卫奉安,见过百里郡郡主。”

    靠近门外的司马卫当即便要动手,被大朱吾皇拦下。

    “我认识你,你们来这里是什么事?”

    来者正是之前被大朱吾皇放走的那个杀神使者。

    奉安开门见山,“我们家主上与百里郡郡主有要事项商,还请移步随我们前行。”

    难道自己驰援姬氏的事情被奉山知道了?大朱吾皇暗自思索,随即开口,“吃完饭再去行不行?”

    “行城主之礼,已备宽轿,还望郡主即刻前往。”奉安说道,眼睛看向了姬少族长等人。

    “那行,咱们现在就走。”大朱吾皇干脆起身。

    一旁的妮子低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大朱吾皇摇了摇头,小声嘱托一番之后,便随奉安一同前往奉殿。

    马车速度极快,不过是短短一个时辰,就来到了奉殿。

    在奉安的带领下,穿过殿门去往一处偏僻亭阁。

    仍旧一袭青衫的奉山正端坐亭中,摆放着茶码。

    一见到大朱吾皇,奉山便笑着拱手说道,“百里郡郡主,近来可安好?”

    “当然好,当然好。”大朱吾皇露出标准假笑,“吃的好,睡得好。”

    “那就好,”奉山感慨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些时日,百里郡郡主在这大都所做之事,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啊。”

    “都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

    奉山一笑,不再说话,转手将一杯茶水放在大朱吾皇面前,“这茶叶是我让下人快马加鞭从其他大城运来的,很是新鲜。”

    大朱吾皇一笑,“城主今天让我来,恐怕不只是品茶这么简单吧?”

    “我今天找你来,的确是有要事相商。”奉山开门见山说道,“不过不着急,咱们边喝边聊。”

    二人饮茶,相顾无言。

    许久,奉山悠悠开口,“郡主为年轻一辈青年才俊,恐怕姬氏那小子也难以在你手下走上几招,昨日我听闻百里郡郡主以一己之力斩下晋氏族长一条胳膊,是也不是?”

    大朱吾皇有些不明白奉山话中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奉山笑着鼓起了掌,“厉害,看来如果百里郡主参加这次的青试,定当会取得一个不错的名次。”

    “青试?那是什么?”大朱吾皇疑惑道,虽然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但也大概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奉山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起身说道,“在这大界之中,有城万千,各城之中氏族自然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而青试的作用便是这大界之主,用来激励和选拔各氏族中的天骄才俊。”

    “青试每三十年一次,各个大城选出代表前往中州参加,每一个大城只可选取一位十岁之上,三十岁止的青年。”

    “这是整个大界的盛宴,你可以和整个大界最为顶尖的天骄选手,一起角逐最终奖励。”

    奉山的讲话带有极大的煽动性和感染性,仅仅凭借几句话,就将大朱吾皇的积极性给调动了起来。

    奉山又接着说道,“本来这次青试,这大都的候选者是姬族的小子,但现在看来,你则是更好的人选。”

    大朱吾皇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那参加这次青试有什么奖励没有?”

    “三十年一次,奖励自然是穷极一切大界中的奇珍异宝,”奉山微微一笑,“只要名次越高,得到的奖励便愈发丰厚。”

    “五百多年前,我参加青试取得了第三名,成为了大界之主的座下第三使徒,拥有了这一切。”

    奉山微微张开手臂,“如若这次你取得了这样的名次,我所拥有的这一切,你同样会拥有,甚至更多。”

    大朱吾皇心动了,不仅仅是为了这个青试中的奖励,更多的是,这次青试则是一次最好的契机。

    汇聚全布杀戮之界中最为顶尖的天才,可以预测到每一个人最低都是五十万人屠,最高无上限。

    要是在比试的时候下杀手,每天杀掉一个,那岂不就省去了大量找人的时间了?

    完成这次试炼的时间也将大幅度提前!

    大朱吾皇陷入兴奋,全然没有在意这样做的后果。

    “怎么样?要不要参加?”

    “参加!肯定参加,什么时候动身?”

    “你还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届时将由我领着你去中州参加青试。”

    “每个大城都限制前去人数吗?”

    “不限制前去人数,但限制参赛人数。”奉山解释说道。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奉山又将关于青试的规则仔细说了一遍。

    这其中,最让大朱吾皇好奇的,就是关于主导青试的那个大界之主。

    冥冥之中,大朱吾皇总觉得他似乎就是自己要找的答案。

    “无论怎样,你要知道,这次青试是汇聚了全大界的天骄才俊,每一个人都是各自氏族顶尖的存在,如果在比试中松懈,下一刻你很有可能就成了一个死人。”

    “可以杀人就好办了...”大朱吾皇暗自兴奋。

    奉山有些纳闷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怎么越是恐吓,他越是兴奋?

    “不管怎样,这半个月你都要好好准备,你要记着一旦到达了一定的境界,畜牌所带来的收效,会越发的微弱。”奉山意味深长的说道,“晋氏,或许在接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大朱吾皇看着他没有说话。

    “如果有任何需要,只管向奉安提出,我一一应允。”奉山一笑,随即转身离去。

    “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大朱吾皇低声重复一遍,眼睛微眯。

    三天后。

    整个大都之地完全陷入轰动之中。

    大都第一大族晋氏,在这一天被完全铲除,晋氏所居壤郡被尽数焚毁,近百万族眷屠戮一空,鲜血汇聚成溪,一直浸染到附近郡地。

    据知情者传闻,在那一天,近百位杀神使者一同进入晋氏壤郡。

    而领头之人身穿一袭黑袍,手持一柄血红长刀,与晋氏族长晋海力战,最终将其斩于隘口。

    与此同时,新晋氏族司马氏派人接管壤郡。

    一时间与晋氏有关的氏族人人自危。

    百里郡,皇府演武场。

    偌大的演武场中,一袭青衫的姬少族长正与大朱吾皇打的火热。

    数百道密集的青色剑气从四面八方围来,这每一道剑气如同一枚小型炸弹,一旦碰到气体,便立即爆发出一阵不小的冲击波。

    此时的大朱吾皇很憋屈,虽然这些剑气对于皮糙肉厚的他造不成伤害,但打在身上也疼啊...

    他又不敢下重手,生怕一不留神把这姬少族长给灭了。

    有了这些前提,大朱吾皇只能被动挨打...

    面色泛红的姬少族长很是愤怒,原本以为他救下自己只是走了狗屎运,但当看到灭族仇人被眼前这个满脸玩世不恭的男人轻易砍下了脑袋,不甘和绝望一齐涌上心头。

    以他这种年纪,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高深的实力?

    自己每天夜以继日的修炼,枯燥到近乎泯灭人性的练习拔剑,为的就是成为顶尖的剑客。

    他要成为让别人仰望的存在。

    而他所有的骄傲,却被眼前这个男人彻底击碎。

    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拥有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实力,那引以为傲的天赋和努力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现在,就连那份珍贵的青试名额也被这个男人剥夺。

    姬少族长很愤怒,他猛的把剑掷了出去,然后孤身一人闪到大朱吾皇面前,放弃了招式,像一个泼妇一样,对其又踢又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