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三章:俊美的姬少族长
    大朱吾皇看着这满地疮痍的云霓台,忍不住暗叹了口气。

    一旁的司马曜目光黯淡,“如果不是之前主上在的话,恐怕司马氏不会比姬氏好上多少。”

    “有我在,无妨。”

    “可是万一主上有哪一天离开了呢?司马氏族也必将难逃覆灭的下场,”司马曜看向大朱吾皇,像是坚定了内心的一些想法,“只有氏族自身的实力强大,才会有资格确保不被覆灭。”

    大朱吾皇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司马曜的肩膀,“很好,我希望能够亲眼看到你成功的那一天,我也将不余遗力的帮助司马氏。”

    得到大朱吾皇坚定的回答,司马曜眼角晶莹,而后单膝跪地,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主上如此厚待,司马氏族无以为报...”

    “行了行了,赶紧扶着我去前方看看,慰问一下姬氏。”

    云霓台下,尸体之多一直绵延至天角,暗沉色的血浆将脚下的土地尽数浸透,人行走在上,竟然泥泞无比。

    看着前方已经十不存一的姬氏族眷,大朱吾皇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简单的安慰一番姬青。

    跪在地上的姬青,缓缓起身,用袍袖擦了擦眼泪,然后对大朱吾皇行了一个大礼,“我姬氏今日尚存一成族眷,全依托大人庇佑,姬氏三长老姬青感激不尽。”

    大朱吾皇赶忙将姬青扶了起来,“咳咳,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安慰族众,然后再想办法该如何重建。”

    姬青看向大朱吾皇,有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大人,我姬氏一族已经无法在这定安郡定居了,那晋海老狗睚眦必报,如果我们再不走的话,必遭覆灭”

    话毕,姬青神色紧张的看着大朱吾皇。

    大朱吾皇自然能听懂这话外之音,也明白姬氏当下的处境,略微思索一番之后,便点头同意。

    姬青顿时激动无比,袖袍一挥便再次准备行个大礼。

    “行了,繁文缛节就不必了,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这里距离百里郡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要是中途有埋伏就有些麻烦了。”大朱吾皇沉声说道。

    姬青知道其中厉害,急忙快步奔向云霓台,开始组织族眷撤退。

    这是,一旁的司马卫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主上,咱们收留了姬氏,万一被晋族发现,攻打咱们怎么办?”

    大朱吾皇面色淡然,“如果他们再来,我不介意再卸他族族长一条胳膊。”

    一众司马汉子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他的目光中敬畏而又崇拜。

    经过姬青的简单清点之后,姬氏仅存族眷为三千二百余人,其中妇孺占据三分之二,老人与青年仅占一成。

    以姬氏目前的实力来看,就连司马氏族前来的百位万人屠都足以将其灭族。

    寻求大朱吾皇的庇护,是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惊恐茫然中回过神来,在一众司马氏汉子的疏导下,姬氏族眷开始退离云霓台,准备前往百里郡。

    破败的神鸟石雕下,姬青看着地上的身形暗自神伤。

    大朱吾皇和司马曜在一旁观望,看着仰躺在地面上的青衫身形,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

    他有种强烈的手贱感觉,想要将那青衫身形脸上的青铜面具摘下,但很快便打消这个念头。

    人死为大,不能不尊重死者。

    姬青缓缓将斜插地面的青剑拔出,随即脱下外衣将地上的尸体遮住。

    做完这一切,姬青面色沉重的说道,“这是我姬族的少族长,也是我姬族不世出的天才,年仅二十便晋升使者,是整个大都年青一代中最有可能在三十岁前成为霸主的,可现在,一切都成了云烟。”

    “少族长一死,我姬族就算存在,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大朱吾皇刚想顺嘴说一句节哀顺便,耳边传来遁世慵懒的声音,“躺在地上的家伙还没死。”

    “还没死?”大朱吾皇一愣,下意识的出口。

    “简单的说,是还没死透,”遁世声音响起,“这家伙的肉身有些奇怪,虽然没有呼吸,但气息尚存,不过再这么捂下去的话,就该发臭了...”

    看着正深陷悲痛不能自拔的姬青,大朱吾皇咽了咽喉头说道,“那个,我说你家少族长还没死,你信不信?”

    ......

    “轱辘...轱辘...”

    多达十余辆马车领先碌碌前行,而马车后姬氏三千族眷正跋涉在飞沙黄土之中,朝着新的家园前行。

    此刻,在最前方的马车车厢中,大朱吾皇,姬青,司马曜司马卫正全都面面相觑而后看向车厢正中央。

    在那里,正躺着姬氏少族长的躯体。

    看着那躯体腹部几乎能塞进去一个人头的创口,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这种伤势哪怕是捡回一条命的司马曜都没有这么严重过。

    终于,姬青紧张的说道,“少族长真的没死?”

    “应该没死吧。”大朱吾皇也不敢打包票,急忙唤出遁世询问。

    遁世浮现在空中,很快便惊讶道,“这家伙的自我修复能力这么强?这么短的时间,气息居然都已经稳定了。”

    “那他怎么还不醒过来?”

    “废话,胸前那么大一个创口,呼呼往里灌空气,换作是你你能醒过来?”

    “那该怎么办?”

    “看他的情况,估计直接把创口修复好就成了。”

    大朱吾皇松了一口气,随即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正是之前从地渊围楼里带出来的灵珍。

    这灵珍对肌体的延续性有着巨大的作用,只要气息尚存,濒死的伤势都能给救回来。

    所以大朱吾皇对此自然爱惜无比,到现在也只给司马曜喝了小半瓶,用来修补断肢。

    深吸了一口气,大朱吾皇手握灵珍缓缓凑近。

    一股被血腥味所掩盖的淡香涌进了大朱吾皇的鼻腔。

    “我擦,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香,用的是什么香水?”大朱吾皇短暂分神,看向他脸上的青铜面具,那股控制不住的强烈手贱又涌向心头。

    沾有斑驳血液的下颔连带着脖颈都是雪白无比,而男人关键的喉结却并没有看到。

    “长的这么白这这么嫩,该不会是小白脸吧?”大朱吾皇如是想着,手也鬼使神差的摘下了青铜面具。

    那面具下,两道剑眉直飞入鬓,鼻梁素挺,薄唇红黛,面色皎如秋月,宛若玄人,般般入画。

    英气与俊美交融,成就了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在看清这姬氏少族长的面容之后,所有人都是面色怪异的看向姬青。

    姬青尴尬咳嗽一声,“我家少族长自幼便生的俊美异常,虽然不是男儿面相,但却是如假包换的男儿身。”

    “可这长的也确实有点逆天了啊...”一旁的大朱吾皇感叹道,“这么好看的男人,现在除了我,又多了一个,终于不再孤单了。”

    一旁的司马曜差点笑出声来,脸色憋得铁青,随即胡乱找了个借口拉着司马卫下了马车,放肆大笑起来。

    大饱眼福之后,大朱吾皇心满意足,手握灵珍便准备进行治疗。

    姬少族长的情况并不容乐观,胸前整个塌陷了下去,砂砾和破碎的衣物遮蔽了创口。

    无奈之下,大朱吾皇只好着手准备为其脱衣。

    手掌刚一碰上他的身体,一阵微不可察的轻颤传来,大朱吾皇面色一惊,准备一鼓作气扒下衣服赶紧治疗。

    “嗡嗡嗡...”

    “什么声音?”正着手脱衣的大朱吾皇,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一旁。

    只见,一道青色长剑倏忽从姬青背后掠出,以迅雷不及之势捅了过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朱吾皇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屁股带动身体生生的移开了一个身位。

    “咄!”

    长剑猛的捅在了他的两腿中间,锋锐无匹的剑刃距离那物不足一指。

    坐在原地的大朱吾皇一动也不敢动,冷汗从鬓角渗出,寒意自尾巴根一直窜上了天灵盖。

    反应过来的姬青急忙大力从裆里抽回长剑,满脸歉意的说道,“这是少族长的配剑,初有灵智,估计是生出了护主反应。”

    大朱吾皇有些虚脱的摆了摆手,“无妨,你可得让它知道,我这是在救它主人,不是非礼,省的待会给我净身喽。”

    有惊无险的躲过一劫之后,大朱吾皇的动作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就在内衫被解开后,一个被鲜血浸透的肚兜出现。

    “我靠,你这一个大男人到底是什么癖好,还穿肚兜...”大朱吾皇憋笑。

    然而,原本紧闭双眼的姬少族长在内衫被解开的刹那,诡异的睁开了眼睛。

    一抹飞霞自耳下升起,然后他抬起手掌对着面前这个些许猥琐的男人抽了过去。

    大朱吾皇眼疾手快,急忙按住了他的手掌。

    姬青浑身一震,眼含热泪的跪在了车厢里,“少族长,你终于醒了!”

    “他,他是谁?”被按下手掌的姬少族长异常愤怒,即使虚弱异常,还是杀意十足的看向大朱吾皇。

    “他是我们姬氏的救族恩人啊,没有他,我们姬氏也活不下一人。”姬青老泪纵横的说道。

    “对对,其实我是一个好人。”大朱吾皇补充道,“放宽心,都是男人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把你的脏手拿开!”姬少族长冷声道。

    大朱吾皇有些尴尬,按在他创口上的手松也不是,不松也不是。

    姬青起身,坚定的说道,“还望大人出手救助,其他的,就交给我了。”

    而后,姬青出手帮忙按住了姬少族长。

    感受着那几乎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大朱吾皇分外煎熬,匆忙将瓷瓶中的灵珍敷在创口上后,便赶紧远离,生怕又挨上一耳光。

    不知为何,大朱吾皇看着他,总是攒不出怒气。

    难道,这也是颜值的一种便利?

    自灵珍进入胸前创口,姬少族长便浑身一颤,随之发出一阵细微的嘤咛。

    随着脸颊的愈发通红,那狰狞的创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

    一旁的姬青连大气也不敢喘,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而姬少族长的肉身强悍能力,显然也出乎了大朱吾皇的意料,不过是小半盏茶的功夫,那狰狞的创口便尽数覆盖。

    生机氤氲,气息绵延悠长。

    其恢复速度虽然比不上,有着金枪不倒和生生不息的大朱吾皇,却也足以远甩同辈之人了。

    “你过来一下。”那姬少族长忽然开口,脸上红晕未退。

    “难道是要感谢我?”大朱吾皇纳闷,还是凑了过去。

    下一刻,姬少族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大朱吾皇没有设防,硬接了这一脚,整个人直接撞烂厢门飞了出去。

    正跟在马车后的司马曜只觉得眼前一晃,大朱吾皇便直挺的摔在了面前。

    片刻后,一袭青衫手持长剑掠来。

    积攒了一肚子怨气的大朱吾皇,直接一个鹞子翻身,背后血魂长刀横于身前。

    “锵!”

    血气氤氲四起,青色剑气下坠。

    大朱吾皇暗喝一声,正准备好好教训这货时,数以百道的青色剑气从姬少族长背后骤起,如同利箭一般全都对准了大朱吾皇。

    “奶奶的,”大朱吾皇心觉不妙,当即便大喝,“遁世快救命!”

    数百道青色剑气暴掠而下,无差别的轰向大朱吾皇。

    血红壁障浮现,将马车群落尽数覆盖。

    二者相撞,剑气齐齐在壁障之上爆开,引发大地颤动。

    当剑气散尽,心里最后一丝好感也消失的大朱吾皇,面容冷峻的看向他,手中血魂长刀嗡鸣不止。

    “适当的教训一番就行了,可千万别给打死了。”遁世的声音传来,“要不然可就白救了。”

    “毫无礼数,恩将仇报,今天老子就替姬青好好教训教训你。”大朱吾皇冷声喝道,浑身血气升腾而起。

    青色长剑横亘身前,姬少族长同样面色冷峻,甚至眼中遏制不住的充满杀意。

    这时,姬青从马车里冲出来,急忙大吼,“阿郑,千万不要动手,他是我们的恩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