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二章:血战
    大朱吾皇收刀,沉声道,“看来这里已经被发现了,都小心了。”

    “坏了,那主上也有麻烦了!”姬青焦急说道。

    “麻烦是肯定碰上了,就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了。”

    为了推快进度,大朱吾皇干脆走在最前面,姬青不时在身后指点一下方位,确保没有走错。

    偶尔有三三两两落单的氏族联军直接被一刀带走。

    越是前行,前方的通道开始出现了毁坏,墙壁碎裂,到处都是一片废墟。

    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以及硝石味,都充分证明在这地下甬道在之前有过一场恶战。

    “估计他们人都不在这里了,咱们得抓紧时间离开。”大朱吾皇回头说道。

    就在这回头的功夫,他只觉得地面废墟松动,一条胳膊猛的抱住了自己的小腿。

    寒毛倒竖,大朱吾皇想也不想直接举拳朝身下砸了过去,不等拳头落下,便被姬青急忙拦住。

    在黑暗的遮蔽下,大朱吾皇能勉强看清那抱住自己小腿的,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

    “主上!”姬青跪倒在地,看着那具血肉模糊的身形悲怆啜泣,“老三来迟了。”

    那身形咳出一口鲜血,摆了摆手,“不,不迟,阿郑她们在,在云霓台。”

    一旁的大朱吾皇有些尴尬,俯身小声说道,“姬族长,能先松开我吗,挺渗人的...”

    他抬起头,像是在辨认大朱吾皇的身份,好一会才说道,“你就是那个抹杀数万人屠,近三十余位杀神使者,以一己之力庇护司马氏族的那个神秘人吗?”

    ‘这是什么鬼头衔?这么长?’大朱吾皇一脸懵圈,然后点头说道,“虽然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但是也差不多。”

    姬族长二话不说,在姬青的搀扶下一同跪在了大朱吾皇面前。

    “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

    姬族长跪地决然说道,“我姬氏一族今夜覆灭已成定局,族眷十不存一,我身为姬氏族长,逃脱不得责任,唯有已死退敌,可我姬氏如今仍尚存一成族眷,为免遭毒手,现在跪求大人,救下我族民。”

    二人又是十多个响头猛磕,大有今天不答应就磕死在这里的打算。

    大朱吾皇无奈说道,“其实你们不用磕的,如果我不答应,恐怕我也不会来到此地了。”

    听到结果之后,姬族长像是了却了心愿,身形向后直挺倒去。

    再探鼻息时,发现已经没了。

    大朱吾皇暗叹了口气,随即用长刀在地面挖了一个坑洞将姬族长草草掩埋。

    姬青面色悲痛道,“大人的侠之大义,我姬氏永世不忘!”

    “再啰嗦下去,救不到人可就不怪我了啊。”大朱吾皇说道,随即快步朝前方的黑暗奔去。

    这建立在地底的暗道已经尽数被毁,土层塌陷,地面上已经废弃的建筑开始三三两两出现。

    在甬道中钻了许久,终于是走到了尽头。

    抢先钻出甬道的大朱吾皇一抬头便看见司马卫连带着一帮兄弟蹲在出口处。

    一见到是大朱吾皇,司马卫便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主上。”

    “你们怎么摸到这个地方的,不是让你们原地境界吗?”钻出甬道的司马曜问道。

    司马卫说道,“就在族长你们走了一会之后,我们便遇到了十多个氏族联军,都是万人屠,像是有什么急事,我就带着兄弟们偷偷跟进,跟到这里结果把人给跟丢了,结果一回头就碰上主上和族长你们了。”

    这时,一旁的姬青紧张道,“不好,他们有可能已经围堵云霓台了!”

    “云霓台在什么地方?速速领我们去!”大朱吾皇沉声道。

    姬青当即越过众人,运起内力朝前方狂奔。

    黑暗之下,数百道身影如同一张密网朝前方兜去。

    高耸直入天穹的云霓台之下,位列于左右的神鸟石雕被蛮力毁坏大半,近万众的姬氏族眷此刻尽数被逼于此。

    与此同时,无数道身形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为首的每一道身形皆冒出赤色红芒。

    而云霓台下的姬氏族众,老幼妇孺几乎占据三分之二,剩余的青壮年不足一成。

    近十位杀神使者皆在先前的护郡之战中战死,无一幸免。

    而在这一众族眷的最前方,一道略微瘦弱却又倔强的身影立在神鸟石雕身侧,并未后退半分。

    身上青衫随风猎猎,手中青色长剑也已卷刃。

    坚毅英武的目光从脸上的青铜面具后透出,仿佛围堵过来的,都是一众屑小之辈。

    不断围堵收缩的氏族联军,并未有一人上前,全都谨慎的看向前方那道瘦弱青衫。

    终于,有一位杀神使者按捺不住,趁着夜色如同一只黑豹般疾驰而至,手中血气化刀,毫不犹豫的斩下。

    而那个瘦弱青衫,仍旧站在原地,只是一抬手臂,青色剑刃长啸如同龙吟。

    剑气纵横!

    近百道的青色剑气肆虐,那还未近身的杀神使者在剑气的包裹下,顷刻间化为一蓬血雾。

    一众杀神使者下意识的后退,四下互视,再不敢上前。

    殷红的鲜血从那瘦弱青衫提剑的袖口中涌出,缓缓浸透腰间环佩。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打破僵滞的氛围。

    “不错,不错,早先老夫便听闻姬氏有一位不世出的天才,一身内力浑厚精纯,可敌三五位寻常使者,今日一见,果然不负盛名。”

    人群自觉散开一条通道,从后方缓缓出现一位手握两柄长斧的虬髯汉子。

    精光四溢的双眼,自从他的出现便是直接看向瘦弱青衫。

    瘦弱青衫并未被压倒,反而周身气势更加锋锐。

    冷笑从那虬髯汉子嘴角衍生,握着长斧的手臂开始渗出血红芒色。

    每一个看到这种芒色的杀神使者无不大骇,不自觉的想要远离这虬髯汉子。

    这种血红芒色,充分的说明了虬髯汉子的境界——杀神霸主。

    大都之地原本只有一位杀神霸主,那便是身居奉殿的第三使徒奉山,而眼下这晋氏族长,是何时晋升至杀神霸主的?!

    下一刻,血色红芒骤起,将几位离得最近的杀神使者直接荡开,那虬髯汉子如同陨星般势不可挡的冲向瘦弱青衫。

    双脚并四步,瘦弱青衫身形矮下,手中青色长剑便抵在了身前。

    被血色红芒所包裹的长斧破空砸来,只是一击之威便将瘦弱青衫击飞,身形轰然砸向身后的神鸟石雕。

    碎石滚落,来不及再次抵抗,又是一柄血色长斧掠来,砍开胸部狠狠的将瘦弱青衫钉在了石雕之上。

    最后,那虬髯汉子携巨力及至,偌大的拳头直接轰在了斧背上。

    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密集响彻,整个斧头掼进了瘦弱青衫的胸腔之中。

    森白骨茬混合粘稠血浆狰狞透出体外,紧握着剑柄的手掌缓缓松开,长剑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悲鸣。

    青铜面具后,坚毅而又英武的目光也随之溃散。

    “真是可惜,如若你生在我晋族,假以时日定将是最年轻的霸主,”虬髯汉子不无叹息的说道,“可惜,你这样的天才,我不能让你活着。”

    当青色长剑掉落在地,姬氏族眷爆发出了最后的哀戚。

    或老迈或年幼的族人全都发疯一般冲向那恐怖到近乎绝望的敌人。

    “一个不留!犁平定安郡!”虬髯汉子冷声说道。

    千人屠,万人屠,杀神使者在这一刻如同嗜血的猛兽,争先恐后的朝云霓台下冲去。

    数十道惨叫声,从氏族联军的后方响起,如同信号一般,而后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一道声音响彻,“我靠,不会是来晚了吧?管他的,兄弟们听着,杀一人得畜牌一万,杀十人得畜牌十万!尽管给老子杀!”

    “杀!”

    “杀...”

    亢奋的声音夹带着冲天的气势暴起,惨叫声更加密集。

    手持血魂长刀的大朱吾皇,如入无人之境,每一刀劈出便直接带走十多个人屠。

    紧跟在大朱吾皇身后的司马氏汉子,每五人一支小队,相互之间交替前行。

    还没清楚怎么回事的氏族联军,便如同麦子一般一茬茬的倒地。

    冲在最前方的一众杀神使者急忙回头,惊疑不定的看向身后。

    虬髯汉子早已发觉,抽出瘦弱青衫体内的长斧后,便朝着大朱吾皇所在位置掠去。

    危机感莫名升起,大朱吾皇想也不想便吼道,“所有人散开!”

    “嗡!”

    包裹红芒的长斧破开空间,疾驰而来。

    大朱吾皇抽刀下斩,直接对上长斧。

    血红色的芒爆自中央炸开,击飞附近一众人屠。

    长斧被原路击飞,重新回到了虬髯汉子手中。

    大朱吾皇收回长刀,面色凝重,握着长刀的手掌虎口发出阵阵疼痛。

    看着手中被豁开一道裂缝的长斧,虬髯汉子看向大朱吾皇的眼中也忌惮了起来,他可不知道姬氏什么时候有过这等实力的强者。

    这时,姬青的怒吼声响起,“晋海老狗!尔等不得好死!”

    看着已经暴走的姬青,大朱吾皇赶紧让司马曜按住。

    开玩笑,这老头就这么冲上去,恐怕一斧子就给劈死了!

    看着面前这个手提长刀的青年,似乎有一些印象在虬髯汉子脑海中聚齐。

    “我好像认识你。”

    “认识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虬髯汉子一愣,控制不住的怒气再次翻涌。

    “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这么说话,哪怕是大都之主都不行,你找死!”

    手持双柄斧再次冲来,面对面的硬撼上大朱吾皇。

    一连交击数十手之后,大朱吾皇满脸苦涩。

    这老货跟个蛮牛一样,光凭着蛮力几乎将大朱吾皇打的节节告退。

    而一旁的司马曜跟姬青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光是两人激荡出的红芒,都足以令人心惊肉跳。

    再次逼近,虬髯汉子通红着眼睛看向大朱吾皇,“你究竟是谁,庇护司马氏族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一刀挑开长斧,大朱吾皇喘口气道,“是又怎么样?”

    “真的是你!我儿子就是死在你手里的,今日我要你血债血偿!”虬髯汉子怒吼,比先前还要疯狂的冲了过来。

    “怎么会这么巧?”大朱吾皇再也不敢怠慢,在硬挨了这老货两板斧之后,急忙唤出了遁世。

    遁世一出,原本压抑到窒息的空气为之一松。

    虬髯汉子只觉得眼前有劲风划过,随即握着长斧的手臂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右手的手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挑断了。

    一击建功,遁世随之附在大朱吾皇背后。

    大朱吾皇没有丝毫留手,携带着遁世之力,举刀全力一击斩了下去。

    回过神来的虬髯汉子,下意识的将斧头举过头顶以此来抵挡。

    但这融合了遁世与大朱吾皇的全力一击,又怎么可能轻易阻止?

    殷红的鲜血划过天空,半条手臂连带着斧头直直砸落在地。

    混乱的战场霎时死寂,所有人都是近乎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已经成就杀神霸主的晋氏族长,竟然被一位看不出境界的黑袍青年斩断了一条手臂?!

    看着掉落在地的手臂,那虬髯汉子缓缓抬头,死死的盯着大朱吾皇。

    被这全力一击搞得差点透支体力的大朱吾皇,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与之对视。

    他也没想到,这种大招居然只能放一个!

    就在大朱吾皇已经准备应对疯狂的回击时,那虬髯汉子居然转身跑了...

    这一跑,犹如决堤山洪,所有的氏族联军同时向原路退缩。

    短时间内,这偌大的云霓台战场下,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

    大朱吾皇长出了一口气,颤声说道,“快,快来扶我一把,身体软了...”

    被司马曜扶住之后,他看向姬青说道,“不去看看你们姬族怎么样了么?”

    看着几乎成为废墟的云霓台,看着满脸惊恐的族眷,姬青重重的跪倒在地,大滴大滴的泪水掉落。

    “少族长,我姬青,百里驰援,终究还是迟了...”

    云霓台下,无论老幼妇孺,在这一刻,面对着神鸟石雕,齐齐跪下。

    而在那神鸟石雕下,一袭瘦弱青衫缓缓坠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