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九十章:神秘骨牌
    按照大朱吾皇意思拟出来的招工帖示,在第一天贴出来时便在周边氏族中引发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凡是参与百里郡筑路施工的工匠,按周可领取二十枚大钱,外加十斤白米。

    大都的大钱物价相当稳定并具有购买力,甚至可以用来直接购买畜牌,十枚大钱便可交换一个畜牌。

    而在寻常使用中,一枚大钱可买白米二十斤,猪肉四斤,二十枚大钱足可使寻常人家富足生活数月有余。

    要知道,普通工匠在这二元世界的地位并不高,月结工作顶天十枚大钱,只能勉强糊口,家里人丁再多一些,可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活了。

    而眼下,百里郡司马氏张贴出来的告示,白底黑字的写出一周二十大钱,如同水入油锅,彻底沸腾。

    在张贴出告示的第二天后,周边氏族无论是平民抑或是各种工匠,全都如同潮水般涌进百里郡,甚至连一些小氏族的百人屠甚至千人屠,都被族中长老安排了过来,力求争取到一个名额。

    更有甚者,将贴示原封不动的抄上一份,备上快马传达给相互交好的氏族。

    于是,接下来几天的大都出现了一幅这样的奇景,拖家带口的工匠,跨马狂奔的人屠,全都不远百里星夜兼程,横跨小半个大都前往百里郡,只为了一周二十大钱的赏金。

    如此多的人口进行迁徙,并且全都往百里郡赶去,作为大都之主的奉山自然在第一时间内收到了消息,但并未作出什么反应。

    而大朱吾皇在拟好贴示之后,自然当了甩手掌柜,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少族长去做,每天就带着妮子在这百里郡中闲逛。

    好在司马氏族在没覆灭前,干的是差不多的活计,少族长在耳濡目染下也自然知道该怎么去做。

    但随着前来的的人数越来越多,多到已经远远超出了少族长,以及肇事者大朱吾皇的预期。

    终于在第五天后,筑路人数彻底饱和,少族长不得不做出竞争上岗的决定。

    筑路并不需要太高的技术含量,但人屠多到几乎快要和工匠人数持平,这是大朱吾皇远远没有想到的。

    但很快大朱吾皇便想到了症结所在。

    这方二元世界是一个很奇妙的存在,杀神候选人,杀神使者,甚至是杀神霸主这些境界,都是实打实的杀人累计的。

    所以,他们的境界突破并没有一元世界那般,身悟,神融,这些玄之又玄的破境一说,他们只需要将人杀到一定数量,晋升便会水到渠成。

    而这些走上杀神使者之路的人类,被统称为人屠。

    但越是成规模的大城,便越是压制人屠的屠杀,因为构建了这个庞大世界的人类,终究是普通人为主,如果毫不顾忌的屠杀,最终这个世界会彻底泯灭。

    人畜,以及畜牌便是为此而生。

    而人屠想要继续向上晋升,唯一的方法便只有换取畜牌,当然平民也可以杀,但是一旦被发现,将会被大都执法部制裁。

    如今畜牌的产出,只把持在每个大氏族手中,想要获取只能用大钱,或者依附氏族。

    一个人畜可卖到十枚大钱,又有多少散修买得起?

    而眼下便是有了一个丰厚赏金的贴示,难以晋升的人屠自然会把握住此次机会,这才和寻常工匠争抢了起来。

    除了散修人屠,各个小氏族的人屠也有不少,毕竟这样累计下来,大钱报酬还是相当丰厚的。

    以上,便是症结所在。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个杀戮之界是个彻头彻尾的畸形存在。

    错的不是人,而是这整个世界。

    在少族长实行竞争上岗后,首先便排除了没有专项技能的平民,其次便是一些工匠,人数占据大都数的人屠,反倒几乎全留了下来。

    原因无他,纯粹是因为,人屠相比于普通人,有着更加旺盛的精力,以及数倍的力量。

    同样多的酬金,为何不更多的选用占据优势的人屠?

    在经过长达七天的选择后,来到百里郡的五十万人留下了半数。

    二十五万人中留有十万普通工匠,十五万人屠。

    按照大朱吾皇的意思,想要建造五条通往各个氏族的道路,有着一段相当不短的距离。

    每一条路留有三万人屠和两万工匠,同时开工,以最快速度建造。

    此刻,原为晋府后被少族长强烈要求改成吾皇府的正堂中,少族长捧着一摞厚厚的账本正念给大朱吾皇听。

    而这个上课时间都睁不开眼的家伙,又怎么可能听的进去账目,在一连磕了十多个头,导致头晕脑胀后,大朱吾皇连连摆手制止了少族长。

    “我说司马曜,别再念了,这百里郡所有的财产税收都由你来决定,我就不跟着瞎掺和了,”大朱吾皇摆手讪讪说道,“我可不是这块料。”

    少族长苦笑着合拢账本,“以前我大哥逼着我学过数年,也勉强算得上精通,但合理运用晋氏在这百里郡留下的财产,暂时还有些吃力,毕竟晋氏在这百里郡积攒的财产多到令人不敢相信。”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确实是有点难为你了,等忙完这一阵子,再多招点账房。”

    顿了一会,大朱吾皇又接着说道,“也不知道先前掌管百里郡的晋氏是怎么搞得,整个百里郡的居民居然还没有一些小郡的人数多。”

    少族长沉思一会说道,“税收过重是其中一道因素,最重要的其实是,晋氏按时定量的抓收一定的平民做成人畜,这才导致百里郡的居民逃去了其他地方。”

    大朱吾皇暗自沉思起来,‘不事生产可不行,既然将这百里郡作为底蕴扩大,最基本的就是要让平民重新选择在百里郡定居,不过这种事情也急不得,筑路招工也还只是第一步。’

    想到这,大朱吾皇又抬起头说道,“目前手中还有多少畜牌?”

    “加上大都之主给予,以及晋氏留下的少量畜牌,合共九十六万多一些。”

    “九十六万,这可真不少,”大朱吾皇看向少族长道,“把这些人畜里,腿脚完好以及智力没什么问题的都给放出来,负责开垦这百里郡的荒地,并且按月付酬金,一月三十大钱。”

    少族长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诧异,但仍旧没有反驳,因为他对面前的这个青年才俊,已经越来越看不懂了,各种骚操作一堆,偏偏耍的还游刃有余。

    “对了,这些放出来的人畜不得再进行修炼,违者重新扔进人畜圈里。”大朱吾皇补充道。

    少族长问道,“剩余的那些有问题的人畜怎么办?”

    大朱吾皇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叹口气说道,“你自己来分配吧,提升一下族内的战斗力。”

    接下来的话题又拐到了不痛不痒的税收问题上,云里雾里听完之后,少族长正准备起身离开,却被大朱吾皇叫住。

    “司马曜,你先别急着走啊,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帮我辨认辨认。”大朱吾皇说完,便神秘兮兮的从怀里取出来一小条莹润入玉质的骨节。

    这骨节如同人类手掌的一节指骨,又像是某种小型脊椎动物的脊柱,骨节多达六层。

    而在少族长第一眼看到大朱吾皇手中的玉质骨节后,便震惊的问道,“这种东西,你从什么地方搞到的?”

    大朱吾皇挠了挠头,“是前几日杀了的那个晋族人身上掉下来的,我见长得好玩就收下来了。”

    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少族长重新坐回远处,然后从怀里取出来一条黑绳吊坠。

    黑绳粗糙却内镶金丝,在黑绳的最底端则吊着一小块同样质地的奇怪骨节。

    “怎么你也有?”大朱吾皇有些诧异的说道。

    将黑绳吊坠放在桌子上,少族长缓声说道,“主上,你有所不知,此物对于人屠来说,远远要好过珍奇异宝,甚至连畜牌都要逊色三分。”

    “此物被唤作骨牌,是杀神使者晋升到一方霸主最为关键的存在,没有此物,即使杀掉再多人,也晋升不到霸主。”

    “还有这种说法?”大朱吾皇震惊而又诧异,原本他认为只要通过人数的累计,人屠便可以一路顺畅晋升,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个骨牌。

    少族长苦笑说道,“至今我斩杀已过一百二十余万,如若没有这道坎,我早已经成就一方霸主,族内也不会遭此巨变。”

    “想要晋升杀神霸主,还必须要这劳什子骨牌?”

    “必须,没有它,便无法从任何地方感受到霸主级的气息。”少族长说道,“这骨牌中氤氲的霸主气息十分充盈,只有时时感悟,才有可能晋升。”

    “霸主气息充盈,会不会这东西就是死去的杀神霸主的骨头?”

    “很有可能。”

    大朱吾皇有些郁闷,合着日后想要快速晋升,还需要收集这种骨牌?

    就在他愣神之际,少族长将那黑绳吊坠推了过来,“主上,我天资愚钝,至今没有感悟到一丝霸主之息,这种东西留在我身上也是浪费了,现在我把它交给主上,也算是一种归宿。”

    大朱吾皇挠了挠头,“可这玩意我也不知道怎么用啊?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也有一个。”

    “一个估计不够,或许要好几个。”少族长说道。

    “要好几个?”紧接着大朱吾皇直接把手里的那节莹润骨节丢给了少族长,“那我这个也给你,应该能感悟到什么东西。”

    少族长愣了下来,这个无数杀神使者趋之若鹜的骨牌,却被眼前这货弃如敝履,要知道任何氏族能得到一块骨牌可都是当作珍宝底蕴,哪怕是霸主级别都不会嫌多。

    大朱吾皇打了个哈欠,“这东西对我没什么大作用,给你的用处比我要大得多,不要推辞了。”

    没有再推辞,少族长当即便准备下跪,急忙被大朱吾皇拉住。

    看着已经跨出门外的身形,少族长的眼神悄然间变得越发坚定。

    出了正堂,大朱吾皇并没有急着回去睡觉感悟,而是去往了登高台。

    这登高台为晋氏修筑,高如山峦,登上登高台之后,可与定神山平视,并且可以俯瞰大半个百里郡。

    浮云苍苍,暇日金芒,沃土千里,说不出的惬意。

    五条通往各大氏族的道路,已经同时开始动工,如同一条条手臂,即将把这整个西郡勾连在了一起。

    妮子同样也在这登高台上,她心知大朱吾皇喜欢来这里,便索性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高台上,等待着大朱吾皇。

    此时的妮子,正手拿针线,用有些生硬的手法正在给大朱吾皇缝补衣服。

    说来也是一桩奇事,自打妮子学会了针线活之后,那种近乎失去理智的狂化竟然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即使是狂化后也在逐渐的保留理智。

    在这件事情上,遁世功不可没。

    因为,妮子的针线活,居然是遁世这个老男人手把手教会的,甚至怕妮子看不懂,亲手给大朱吾皇做了一件黑色长衫...

    也就是大朱吾皇现在身上穿的...

    堂堂的杀神之主,近乎是这个世界主宰般的存在,居然还会一些针线花活?

    被大朱吾皇调侃起,遁世也有些不好意思,并且说明,是以前自己还没有成为杀神之主时,经常与各路高手火拼,衣服也就破损的厉害。

    荒山野岭的也不好打家劫舍,只好时时刻刻在身上带着一些针线,衣服破了及时缝上。

    毕竟,总不能穿着开裆裤杀人打架不是?

    并且,学会了针线活的妮子,也收起了火爆的性子,再穿上大姑娘的衣服,简直就是出水芙蓉般的小家碧玉。

    就是从眉眼里涌出来的感情,几乎要把大朱吾皇给淹死。

    见大朱吾皇来到,妮子放下手里的针线,熟练的续上了一杯茶水。

    看着面前的男人明明尝不出茶水的好坏,还硬要装作懂行大师那样滋滋品茶,妮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错,不错,这茶叶肯定是刚摘下来的,新鲜十足啊。”

    “这茶叶都是陈茶了,是遁世大哥一直带在身上的...”

    “靠,都是几千几万年的老陈茶了,也不怕把人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