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八十六章:使徒奉山
    鲜血从腔子里高高飙起,脑袋在落地的刹那便彻底干瘪。

    遁世与与妮子的配合愈发熟络,妮子负责杀人,遁世负责迅速吸取残魂,二者相互配合之下,身体素质强悍无比的杀神使者也难逃覆灭之命。

    一击斩下头颅,四道杀戮之力瞬间掠来,直接将妮子击飞出去。

    还未倒地,妮子便以手掌擎地撑起身形,整个人如同轻巧灵猫朝着最近的一位杀神使者扑去。

    魅影般的身形逐渐在瞳孔中放大,充当猎人角色的杀神使者在此刻已然变成了猎物。

    氤氲出血气的臂刃直奔要害探去,只要锁定目标,妮子几乎是完全忘却周围潜在的危险,极有可能受到不可控的伤害,这也使得大朱吾皇对此十分头疼。

    妮子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狂化造成的结果。

    好在之前中年男子帮妮子提升过一次血脉,勉强让她狂化后还能保持相当的理智,也能够听从大朱吾皇的命令,但大朱吾皇心中的担忧不减反增。

    因为随着妮子晋升迅速,大朱吾皇发现对她的控制正在逐步的弱化。

    殷红血浆四起,有遁世周身保驾护航,仅余的四位杀神使者根本对妮子造不成任何伤害。

    或许是吸收了太多的残魂,遁世远比先前要亢奋数倍,暗沉的血色身形几乎凝成实质,一直严格秉承的人前装死,人后偷袭的宗旨也被抛之脑后。

    恐怖的吸力从掌心迸发,以妮子为中心朝四野辐射而去。

    正与妮子缠斗的四位杀神使者还未察觉出不对,直接陷入了这吸力沼泽之中难以脱身。

    恐惧随着地面突起的血色涟漪不断蔓延,困居在吸力中的一众杀神使者相互对视一眼,而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遁世的吸力并未对妮子造成任何影响,操纵着臂刃的妮子如同真正的杀神,手起刀落间便斩下四个囫囵脑袋。

    “桀桀,痛快痛快,越是惨叫我越是兴奋...”遁世在天空盘旋,暗沉色的红芒从身上抖落,仿佛下了一场血雨。

    甩掉指尖鲜血,妮子站在原地,赤红色的眸子缓缓扫向不远处的甲士。

    ‘哗啦啦...’

    所有的甲士都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却,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令他们恨不得转身就跑,哪里还敢对视半分。

    偌大的黄沙战场死寂无比,就连风沙的嘶吼也缓缓消退。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妮子的方向,难以言表的恐惧从每个人的眼中表露出来。

    这本该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所有的司马氏族人都会毫无争议的消失,毕竟在十位杀神使者的莅临下,这一个小小的氏族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但一切都在这两个黑袍青年的出现下,出现了逆转。

    仅仅只是一个女子便以摧枯拉朽之势,硬斩五位杀神使者,这究竟是一种怎样恐怖的实力?

    什么时候司马氏族隐藏了如此恐怖的强者?

    此时此刻,那位提着司马氏族长脑袋的杀神使者,脸都绿了半扇,冷汗从鬓角滑出。

    一种被摆了一道的耻辱感从心底升起,随即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恨不得当即回到大都将那一众从子阳镇赶来投奔的老狗给杀个干净。

    “原来这自始至终就是一个早就摆好了的陷阱,只等得自己这一帮兄弟毫无怨言的往里跳下!

    当初子阳镇周族将高达六十万的畜牌交与自家主上,只是谋求在大都有一个栖身之所时,他便预料到了不对劲,却没曾想过这帮老狗居然会敢暗算到自己的头上。

    用六十万畜牌用来松懈主上,然后又告知主上即将前来投奔的司马氏族是块难得的肥肉,其族长手中更是有着一份骨牌。

    届时只需派遣座下十位使者,便可轻松将其拿下,而那司马氏族的骨牌便是囊中之物!

    子阳镇十族说司马氏族只有三位杀神使者,可眼下这两位几乎轻松虐杀使者的家伙又是从哪来的?

    这帮老狗肯定知晓司马氏族的底牌,让我等与之斗个两败俱伤,而后顺理成章的成为主上客卿!”

    拎着司马氏族长脑袋的这货,仿佛已经完全代入了周族族长的角色,将其所有的阴谋都是参悟了出来,浑然未觉头顶上空一袭血衣的遁世悄然而至。

    地面开始渗出血色涟漪,几乎是两三个呼吸之间,血色涟漪便将这片战场中所有甲士包裹其中。

    “嘿嘿,主人接下来该怎么做?”遁世兴奋的声音在大朱吾皇耳边回荡,妮子也是满脸迫切的看着他。

    血魂长刀点地,大朱吾皇看着前方数十万的甲士,像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们?都杀了吧。”

    遁世飞掠,整个血色身形弥散,化作血霾笼罩在天空之上。

    妮子紧随其至,双臂血气凝聚成臂刃,冲进了甲士军中。

    为了提高杀戮速度,手持长刀的大朱吾皇也冲了过去,面对着浪潮般的甲士一刀斩下。

    杀戮,是构成这个畸形世界的本源,同样这方世界人类的修炼,也是用杀戮来衡量的。

    大朱吾皇一直不明白这个畸形的世界为什么会存在,并且还是属于自己必须经过的试炼。

    或许,只有当自己成长到一定的地步,才会有可能向器灵问个明白。

    巨量的鲜血再次濡湿地表,碎裂成块的尸体随着二人的杀戮速度而飞速增加。

    在遁世第一时间放出血色涟漪时,那仅剩的五位杀神使者便是察觉出了不对劲,当即催动内力疯狂逃遁。

    作为督军的一众杀神使者毫不犹豫的逃走,黄沙战场上的数万甲士自然也如同溃堤之水一般,一泻千里。

    就这样,在漫天黄沙中出现了这样的一幅奇景。

    两个身穿黑袍的青年吊在足有数万大军的屁股后面疯狂追杀,偏偏无一人敢回头,只是个顶个的向前狂奔,似乎只要慢上一步,下一刻就是自己躺在了地上。

    更有甚者,直接趁乱将身边同伴推倒在地,还不忘补上一脚,以此来为自己增加逃生的几率。

    如同割麦子一般,一茬茬的甲士倒地,凡是陷入遁世的血色涟漪,速度全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下降。

    这一点,就连那五个杀神使者也不例外。

    带着司马氏族长脑袋的杀神使者甚至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一旦后面那两个家伙杀了过来,立马将身边的几个同伴推向身后,能拖一点是一点,毕竟他认为现在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崩坏的秩序不断的刺激着每一个人的求生本能。

    但在杀神之主恐怖的光环笼罩下,迎接他们的唯有死亡。

    甲士不断减少,正举刀疯狂杀戮的大朱吾皇耳边传来了遁世的声音,“主人,还剩下五个杀神使者怎么办?”

    “我说过,一个不留。”大朱吾皇面色冷峻,机械性的拔刀便是带走数十个甲士,“那就一个不留!”

    “遵命!”

    血气纷涌,朝着那即将遁逃出视线的五个杀神使者飞去。

    感受到身后的不平静,为首的杀神使者回头一看,魂差点吓飞了出去。

    只见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股暗沉的血雾,更令人惊悚的是,这团血雾上居然长了一个眉目间带着猥琐的脑袋?

    这是什么神奇操作?!什么时候还有这种怪物?

    回过神来的杀神使者顿时加速朝前狂奔,同时心里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要不是嘴欠在之前把骑的马给吃了,哪里还用两条腿跑路...

    已经彻底吸残魂吸嗨了的遁世,直接对准了狂奔中的五人吐了一口唾沫。

    登时血色涟漪从地面荡起,五人便像是陷入了泥沼一样,速度降了下来。

    “嘿嘿,主人说要你们死,你们就一个逃不掉。”遁世怪笑着下坠。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为首的使者猛的将离最近的杀神使者推向了遁世。

    霎时间血雾喷涌,剩下的三位杀神使者非但没有震惊,反而纷纷松了一口气。

    牺牲一个使者并没有给他们争取到多少时间,遁世再次飞掠,然后又有一个杀神使者被冷不丁的抛了过去。

    或许是察觉出逃走的希望渺茫时,为首的杀神使者骤然停下,一脸成败在此一举的表情看向遁世,“一切都是误会...”

    不等他说完,遁世及至身前,一手握住了他的脖颈将整个人给拎了起来。

    “放,放过我...”那杀神使者悬在空中,脸色憋的铁青,“只,只要你放过我,我定然会补偿你司马氏族一...百万畜牌。”

    遁世桀桀怪笑,“一百万畜牌?那真是够吸引人的,换作是我就同意了,可是我家主人并不喜欢人畜。”

    话毕,遁世加大手中力度,殷红的鲜血开始从使者口中溢出。

    “不,不要...”感受着死亡的威胁,使者彻底慌了神,“一切,都是个误会,只要你们放过我,许诺给子阳镇十族的范围,全都归你司马氏族...”

    遁世不耐烦起来,正准备一把掐死的时候,大朱吾皇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后方响起,“把他放下来。”

    没有任何犹豫,上一刻还处于死亡边缘的杀神使者便摔在了地上。

    来不及喘上一口气,一柄被鲜血完全包裹的血红长刀便是悬在了头顶。

    粘稠甚至还是温热的鲜血滴落在面门上,如同丧家之犬的杀神使者顿时狼狈的匍匐向后,眼中满是惊恐。

    宽大的黑袍上均匀的涂满一层血浆,甚至多到开始沿着袍裙滴落,在这杀神使者的眼中,此时的大朱吾皇,所带来的压迫感甚至堪比主上。

    将长刀掼于地面,遁世十分自觉的站在大朱吾皇的背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杀神使者。

    好半天,大朱吾皇才凝声道,“刚才你所说的条件,作数还是不作数?”

    杀神使者一愣,而后点头如捣蒜般急切说道,“作数!一定作数,只要大人将我放回大都,应得的好处一概不少。”

    “我凭什么相信你?”大朱吾皇冷眼说道。

    杀神使者一咬牙,旋即从怀中掏出一封沾血的信封交给了大朱吾皇,“这是我家主上的亲笔信,里面的内容十分重要,如若我回到大都之后,没有答应承诺,阁下尽可将信中内容公之于众。”

    大朱吾皇也没有辩证信件真伪,直接将信件扔给了遁世。

    “你家主子在大都是什么身份?”为了保险起见,大朱吾皇问道。

    说到这里,杀神使者瞬间挺起了胸膛,罕见的硬气了起来,“我家主上乃是殿下第三使徒奉山,是大都之地的主人。”

    “第三使徒奉山?”大朱吾皇回头看向遁世,“那是什么?”

    遁世不屑的咧咧嘴,“什么狗屁第三使徒,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

    杀神使者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刚搬出自己最大的底牌想要给自己找回点面子,没成想居然都不识货。

    不等这货反驳,大朱吾皇抬手道,“信我收下了,届时我会携眷属进入大都,希望你履行承诺。”

    杀神使者磕头如捣蒜,正准备折身狂奔时,大朱吾皇冷声喝止,随后刀身指向身后。

    苍莽黄沙退却,整块地表早已被黑甲尸体尽数覆盖,暗沉的血迹随着目光一直延伸向看不见的远方,无穷无尽。

    “如若骗我,大都之地,也不过是说屠便屠。”

    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杀神使者连走带跌的消失在大朱吾皇的视线里。

    “主人,放他作甚,直接把他给杀了,然后咱们再一路杀进大都,岂不是更爽?”遁世一脸不满的嘟囔道。

    “莽夫行为。”大朱吾皇不屑的撇嘴说道,而后转身朝身后看去。

    在那里,特意嘱托遁世留下的,已经不足八千之数的司马氏族人,惊恐而又茫然的朝大朱吾皇看来。

    大朱吾皇十分满意,同时一盘还未落子的棋局缓缓在心中铺开。

    “去看看那个家伙死没死,如果没死把他给救活,再将他带到族人面前。”

    “想我堂堂杀神之主,居然还要救人?”

    “快去!”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