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八十五章:覆灭司马氏
    “嘎吱——嘎吱...”

    老旧车轮在地面留下一道道狭长车辙,而后很快被飞卷的黄沙重新掩埋。

    遍地黄沙的地表上,装满人畜的马车群如同行军中的蚂蚁群落,一直绵延至天角处。

    不时有骑马的司马氏族人,在人畜车附近巡逻,责令家奴往人畜车厢中投掷大量的石灰粉,丝毫不在意有的人畜身上已经开始腐烂的创口。

    囚笼似的车厢中往往会塞入三十至四十个人畜,而车厢的剩余的可活动区域可想而知。

    衣不蔽体且又满身创口的人畜极易在这漫长的途中死亡,不时有死亡的人畜从囚笼中丢出,尸骸被随意丢弃至莽苍黄沙中。

    等待他们的最终归属,是秃鹫的腹部。

    不停的往囚笼中抛洒石灰粉,其目的是为了让疫情不会扩散,从而保存数量可观的人畜前往大都。

    没有恐惧,没有大哭,取而代之的是无尽迷茫,这些人畜自从出生便是在肮脏的地牢中度过,他们与光明没有任何关系。

    并且他们的更迭速度极快,刚满六岁便会被拉去强制交配,然后生下幼儿之后便会被人屠杀死。

    在如此漫长的人畜计划下,或许真的会有一天,人类与他们将是两个物种。

    ......

    这冗长的队伍最前方,是由十多辆豪华马车领头,车轮碌碌向前。

    最前方的一辆印有司马氏族徽的马车帷帐被拉开,一道黑影闪身进入其中,四下里又归于平静。

    偌大的马车厢房中,三道身影坐于桌前。

    “爹,现在距离大都还有三百余里,等咱们抵达了,他们允诺给咱们的条件还作不作数?”其中一位身穿黑衫的青年男子眉头紧蹙的说道。

    坐在上首的胡须皆白的老者摇头一笑,“我儿多虑,这一次咱们无论如何,都会在大都有着一席之地。”

    “毕竟,这近五十万的畜牌,足可以换下我司马氏在大都的地位。”

    另外一个略显老成的中年男子紧接着说道,“可我听说,先前快要被覆灭的子阳镇十大氏族,于咱们半月前便赶往大都,他们所带去的畜牌,似乎要比咱们要多上近二十万之多,会不会...”

    老者大手一摆,不屑说道,“就凭他们那些乌合之众,也能与司马氏相提并论?畜牌不仅仅是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氏族实力。”

    “十氏族中不过一个杀神使者,而我司马氏一族便足有三位杀神使者,万人屠更是过百众,如何不受重视?”

    “届时,我司马氏只需将畜牌交与大都,地位便会稳压他们一头,无需多虑。”

    听完老者的分析,身着黑衫的青年男子会心一笑,忙不迭的为老者斟上一壶满酒。

    只有那个略显老成的中年男子眉头依旧紧蹙。

    ......

    “咔嚓!”

    一袭黑衣的大朱吾皇直接扭断手中百人屠的脖子,而后目光看向与人群远远隔开的马车群。

    “主人,妮子现在很饿,要不然我把他们都给吃了吧?”双眼转化为赤瞳的妮子,甩脱指间鲜血,有些馋涎欲滴的看着满装人畜的马车群。

    大朱吾皇一愣,随即心里犹豫了起来,开始回想起地渊围楼之下中年男子对他说的话。

    “只有掠杀人畜才会快速晋升,而你才能以最快的时间离开这里。”

    “不要有任何犹豫,人畜只是这个世界的畸形产物,杀掉他们,既帮助了你自己,也帮助了我。”

    自从刀尖被劈碎后就一直没有现身的遁世,也罕见的出现在大朱吾皇面前,垂涎欲滴的说道,“主人,他们不过是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一切事情只需交给我们来做,你只需要一声令下...”

    “别说了。”大朱吾皇打断了遁世的话,犹豫不决的看着那囚笼中一双双空洞的瞳孔。

    为了防止这些人畜逃走,司马氏族残忍的砍断了每一个人畜的左脚,正值妮子相同的年纪,却只能静静的等待着被屠杀的命运。

    这个畸形世界的畸形产物,是可悲的。

    也许,中年男子和遁世的话,是对的...

    与其让这些人畜痛苦的活着,不如提早送走他们。

    就在大朱吾皇即将挣脱心里的枷锁时,一阵没来由的强烈危机感瞬间升起。

    下一刻,只见布满淡红色血霾的天空骤然发暗,数以十万计的弩箭遮蔽苍穹,如同一张黑色巨网兜头射下!

    暗沉的血色护罩转瞬护在大朱吾皇和妮子的周身,片刻后,浪潮一般的弩箭掠下。

    足以刺痛耳膜的破空声伴随着弩箭坠下,囚笼中的人畜只是茫然的看着暗下来的天空,然后被弩箭射成肉浆。

    而丑血镇那数十万居民无一避免,甚至没有比人畜多活过一秒,便尽数死于这一轮弩箭齐射中。

    没有一人发出惨叫,诡异到只听得见弩箭破空声。

    当弩箭将这黄沙地表尽数覆盖,这人数近百万的浩荡迁徙,便就此覆灭。

    鲜血混合着碎肉浆,在弩箭之下铺满大地,再也找不出任何一具完好肉体。

    几十万人畜连带着数十万丑血镇居民,无一存活。

    血腥无比的屠杀就发生在大朱吾皇的眼前,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几十万生灵便尽数涅灭。

    深深嵌入地表的漆黑箭羽糅杂着殷红的肉浆,不断的刺激着存活之人的眼球。

    十人屠之上,才得以在这轮弩箭齐射下存活。

    属于司马氏的族人精锐,只是轻微折损。

    箭雨过后,存活的人群迅速靠拢,很快便凝聚在一起。

    在族群簇拥的最前方,那须发皆白的老者此刻浑身浴血,自体内迸发的气息赤红无比,瞳孔也同样被赤红所代替。

    而在他身侧的那两个中年男子,同样双目赤红,从体内迸发出赤红色的气息。

    那是属于杀神使者独有的波动。

    “何人敢毁我司马氏族根基!我族人今日必定血战至此!”老者手中拐杖顿地,声声泣血。

    漫天狂沙之中,一道道如同梦魇般的甲士缓缓浮现。

    司马氏所有族人的目光几乎是同时锁定风沙中出现的一个个甲士。

    下一刻,那数之不尽的甲士乘着风沙,朝着司马氏族四面八方围剿而来。

    血腥的杀戮战场就此开启。

    司马氏族的代表老者,瞬间爆发出巨量伤害,手中拐杖再次顿地,一圈赤红色涟漪荡出,凡是靠近者尽数被焚化成血雾。

    那两个中年男子同样不甘落后,直接化作两道血色闪电扑进甲士军中,大肆杀戮!

    司马氏族如同一支利箭,以最疯狂的姿态硬生生的撕开一条裂缝,但很快便陷入包围之中,苦苦挣扎。

    看着即将朝自己包裹而来的甲士,大朱吾皇的眼中尽是冷峻。

    似乎是了解到自己主人的意思,妮子兴奋一笑,瞳孔化为赤红,整个身形如同最迅捷的野猫,掠向了及至身前的甲士。

    遁世紧随其至,跟在妮子的身后,疯狂抓取残魂。

    握着血魂长刀的手掌逐渐收紧,大朱吾皇的左眼瞳孔转化为赤色。

    甲士犹如杀之不尽的蝼蚁,不停地从四周围剿而来,他们每一个最低都是百人屠,显然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杀戮。

    大朱吾皇心中最后的一点仁慈被消磨殆尽,长刀掼出,锋锐的血痕瞬间将周身清空。

    彻底放开的他,如同最高效的杀戮机器,手提长刀,一往无前。

    原本还蹲在妮子身边吸收残魂的遁世,很快便回到大朱吾皇的身边。

    因为遁世发现,彻底放开的大朱吾皇简直是一头不知疲倦的怪兽,杀戮的速度几乎快要比妮子快上三倍还要多,尸体的残魂近乎恐怖般增长。

    在另一方面,之前如入无人之境的司马氏三父子,很快便陷入窘境。

    多达五位杀神使者的合围,使得三父子瞬间被动,只能艰难抵抗。

    年纪最大的老者很快便发现,前来围杀的杀神使者并不是只有五位,而是足足十位!

    剩余五位杀神使者早已冲入司马氏族中,肆意虐杀!

    千人屠,万人屠强者,被没有任何反抗的虐杀,那本该是司马氏族进入大都之后的底蕴,如今却被杀神使者玩弄虐杀。

    一切收于眼底的老者,只觉眼前一阵发黑,一大股鲜血从口中沁出。

    “爹!”正苦苦抵抗的青年男子,见此状况略微分神。

    就是在这分神的刹那,被围剿的杀神使者发现破绽,化臂为刀直接斩在了青年男子的肩胛之上!

    血雾喷涌,青年男子的左臂连带着半块肩胛被直接切断,掉落在地。

    “我儿!”老者目眦欲裂,几乎是以搏命的姿态,不顾一切将手中拐杖捅进了那杀神使者的腹腔之中。

    与此同时四道杀戮之力及至,直接将须发皆竖的老者拦腰斩断。

    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上儿子最后一眼,断成两截的老者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残酷的世界逐渐在他眼中化为黑暗,一切都在离他远去。

    老父惨死在自己面前,二人几乎是瞬间僵滞在原地。

    从腹腔中拔出拐杖的杀神使者,双目赤红着将老者的拐杖捅进了断臂青年的体内。

    而后五位杀神使者再次合力,将试图携带断臂青年突出重围的中年男子原地斩杀。

    看着司马氏三父子无一存活,为首的杀神使者直接割掉老者脑袋,然后提在手中高声怒吼,“司马氏族长已死,从命者可得畜牌一万!违抗者就地斩杀!”

    “司马氏族长已死,从命者可得畜牌一万!违抗者就地斩杀!”

    “司马氏族......”

    声音随着风沙向四周扩散,已经只剩下数千众的司马氏族人,在得知族长已死时,便停止了抗争,站在原地脸上满是悲戚。

    而不从者,当即斩杀。

    一时间,喊杀声震天的战场寂静了下来,除了一处地方。

    现在的那处地方,早已不能称之为地方——那是一处绞肉机地渊。

    被斩杀的甲士几乎将地面硬生生填高了数米,凡是敢于上前的,无一不被瞬间斩杀。

    而造成如此战果的,仅仅只是一个手持长刀的黑袍青年,以及他身边那个一脸小家碧玉的女子。

    不知杀了多久,当那一众狂化到失智的百人屠甲士,再无一人胆敢上前时,大朱吾皇才收刀站立,面容冷峻,原本赤红色的瞳孔开始有了一丝血红色。

    “桀桀!痛快,真他娘的痛快!老子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般吃饱了!”血魂遁世化作一抹血色,不停的在大朱吾皇头顶转圈。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汇聚于此,茫然无措,震惊愤怒一一体现了出来。

    那提着司马氏族长脑袋的杀神使者,在看到远处的情景后,怒声嘶吼,“司马氏族长已死,你等还不迅速从命?”

    大朱吾皇缓缓抬头,一双异瞳遥遥看向对立的杀神使者。

    只此一眼,那杀神使者便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噤,难以控制的恐慌从心底滋生出来。

    等回过神来,耻辱感瞬间上头,“抗命者,就地斩杀!”

    话毕,五道赤红血影直接奔来,直指大朱吾皇。

    “杀光屠净,一个,不留!”大朱吾皇淡声开口,仿佛在说着一间最微不足道的小事。

    被中年男子提升过血脉的妮子,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以及对血气的吸收,都远非先前可比。

    如果说之前的妮子对上一位杀神使者吃力不已,那么现在的妮子对上杀神使者,则是单方面的屠杀。

    浑身浴血的妮子再次兴奋起来,体内的血气直接被催动到了极致。

    五位杀神使者转瞬及至,连带着杀戮之力锁定了妮子娇俏的身形。

    下一刻,每一个杀神使者眼中皆是疑惑。

    那个女人,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最外围的一个杀神使者甚至还没有来的及跟同伴交流,只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然后脖子一凉,眼前的世界便天旋地转起来。

    在这个世界,只要晋升至杀神使者,肉身便会强悍到近乎可怕的地步,只要脑袋不掉,心脏不碎,统统可以自行修补。

    恰巧,大朱吾皇特意为妮子恶补了这些知识,将之前不奔着要害的陋习去掉,力求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