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八十四章:跟着人畜去大都
    不过大朱吾皇没敢吭声,面前的这个人,可是一尊嗜血又变态到极致的杀神,万一不小心触到了他的霉头,搞不好小命就得留在这里了。

    所以大朱吾皇很识时务的装傻充愣起来。

    “你意下如何?”中年男子看向大朱吾皇,眼中满是期待。

    见逃避不掉,大朱吾皇立刻苦着脸说道,“前辈,我就只是来这二元世界的一个过客,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去给这个世界重新洗牌...”

    “再说了,肯定还有比我更加合适的人选,要不你再物色物色人选?”

    “就你了!”中年男子不容置疑的说道,“从目前来看,只有你是最符合的人选。”

    不等大朱吾皇反驳,中年男子又继续道,“你以为这是在帮我?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在帮你自己?”

    他蹲了下来,一双澄澈的没有半点杂质的瞳孔直视大朱吾皇,“只有把我种下的因毁掉,你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这个世界的试炼,离开这里。”

    仿佛十分清楚大朱吾皇的想法,带有蛊惑性质的语言在他的耳边回荡。

    半躺在溪水中的大朱吾皇猛的直起身子,看向中年男子的目光也在不知不觉中灼热了起来,“最快是多久?”

    “慢则三五载,快则一年有余。”

    大朱吾皇一愣,随即心脏快速的跳动,原本他以为的最快也需要七八年之久,毕竟这二元世界有史以来的记录是十七年。

    眼下,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他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的条件。

    半晌,大朱吾皇呼出一口浊气,略微无奈的点头说道,“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告诉我,需要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可不干。”

    中年男子大笑几声过后,然后沉声说道,“很简单,你只需要把这整个杀戮世界中的杀神霸主一个一个杀掉,然后再把我留在杀戮之界的神魂毁掉,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简单?”

    大朱吾皇已经凌乱,他甚至有一种想把中年男子按在地上爆锤的冲动。

    ‘是不是很简单?简单个屁!挨个把杀神霸主杀上一遍?你当老子是你?一拳一个杀神霸主?那他娘的是金丹期的强者好不好!’大朱吾皇疯狂腹诽。

    在心里怒骂了半天,大朱吾皇挤出一个礼貌微笑,“前辈,恐怕以我目前的实力来看,一个杀神霸主就够呛,你这要我跟整个杀戮之界的霸主对抗,我怕到时候连渣都不剩...”

    中年男子转过身去,负手而立,“想要一步步走到这个世界的顶点,所有的人都将是你的敌人,你只需要将他们全都杀净,才会完成试炼离开这里。”

    “同时,无限接近死亡,才更能领悟生命的真谛。”

    ‘真谛你妹!’大朱吾皇暗骂一声,摇头说道,“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我知道你的顾虑,想要快速提升实力,有一条更加快速的道路,清理人畜。”中年男子淡声说道。

    “清理人畜?”大朱吾皇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早在进入这杀戮之界,他便严格遵循内心的准则,不杀无辜之人,不杀人畜,只杀该杀之人。

    遁世也曾不止一次的劝过,但都被大朱吾皇否决。

    诚然杀掉人畜会以最快的速度晋升,并且人畜在这个世界早已不能称之为人,但他却迈不过心中的那道坎。

    而现在,这个选择又回到了他的面前。

    “人畜的问题,是我留下来的,所以你也必须要着手清理,才能够以最快速度晋升。”中年男子说道,“到底怎么做取决于你,自然你离开这里的时间也取决于你的选择。”

    许久,大朱吾皇从溪水中起身,“我答应你,着手清理人畜,最后杀掉你的神魂。”

    中年男子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合作愉快。”

    “......”

    地渊围楼之下,大朱吾皇将刀尖碎裂的血魂长刀束在背后,又抬眼看着四周已经齐聚的一众杀神霸主,最终目光停在了不远处中年男子的身上。

    “祝一切顺利。”中年男子笑着拱手道,“日后说不定咱们会再次相见。”

    “但愿这辈子都不别再看见你这家伙。”大朱吾皇暗道,但还是一脸菊花笑的拱了拱手。

    互相道别之后,大朱吾皇牵着妮子转过身去,一旁的杀神霸主正准备带着二人起飞时,中年男子的声音又兀自响了起来。

    大朱吾皇回过身来,无奈道,“又怎么了?”

    “你说,我承受了十万年的孤寂之苦,够不够偿还以前犯下的错?”中年男子说完,又紧接着自言自语道,“应该...够吧。”

    不等大朱吾皇回答,一旁的杀神霸主直接拎起他,朝上腾空飞升而去。

    随着身体的上升,四周的一切都在逐渐的模糊。

    最后向身下看了一眼,大朱吾皇便闭上眼睛,回味着在即将离开的时候,中年男子话里的意思。

    “其实按照我的方法,你不用杀掉我的神魂也可以成为杀神之主,但你必须要找到他,然后杀掉...”

    “这是我的贴身之物,现在我把它送给你,有什么用?没什么用...”

    黑暗的地渊中,几十道血红色身影破开层层黑暗朝着上空掠去。

    虽然这中年男子抠门的要死,但脸厚心黑的大朱吾皇还是把他腰间悬着的一块殷红玉佩给要了过来,顺带又让他给妮子的血脉提升了一番。

    尽管大朱吾皇的境界仍旧没有提升,但他却丝毫不担心。

    早在之前与中年男子的那一战,大朱吾皇存放在神识中的血气彻底与丹田融合,几乎是没有任何阻隔的完美融合。

    这也就意味着,大朱吾皇再也不会陷入灵力一旦耗尽便只能肉身硬抗的窘境。

    并且从实战来看,血气所带来的力量远远要比灵力更加的暴虐,相对的,大朱吾皇也更加难以控制自身情绪。

    有着血气的加持,意味着续航更加持久和坚挺。

    大朱吾皇并不着急提升境界,他在等待着一个契机,契合体内那神秘道文的契机。

    头顶开始传来光亮,一直在地底蹲了近半个月,冷不丁的见到光亮之后,反而有些不适应。

    在距离出口处还有几十米的位置时,一侧的杀神霸主直接一抬胳膊,将大朱吾皇和妮子扔了上去。

    甚至来不及出声,数秒后,大朱吾皇便被甩到地面。

    “扑通”两声,两道身影摔倒在地,而他们身旁那道黝黑的深渊转瞬便闭拢,仿佛不曾存在过。

    揉着屁股起身的大朱吾皇四下看了一番,发现没有深渊入口之后,只得作罢,拉着妮子朝丑血镇中走去。

    丑血镇傍定神山而存,二者距离十分的近,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大朱吾皇重新回到丑血镇中。

    映入眼帘的一幕,却是让大朱吾皇暗自吃了一惊。

    几乎已经是大城规模的丑血镇,此刻的主道上却无一个行人,就连两侧的商铺也是各个紧闭,半个人影都没见到,一片凄凉死寂。

    大朱吾皇有些不信邪,拉着妮子一直在镇中跑了半日,最终确认这整个镇子的人全都去向不明。

    几日不见,这偌大的丑血镇居然变成了一座空城。

    妮子坐在司马府门前的石狮子上,看着大朱吾皇说道,“主人,他们都去什么地方了?这下可就没有人给妮子杀了...”

    顾不上批评妮子,大朱吾皇的目光看向脚下的青石板地面,数道灰白色的车辙十分的显眼,一直延伸上看不见的远方。

    蹲下身子用手指摸了摸车辙印,然后放在鼻下嗅了嗅,石灰粉掺杂着一股淡淡的骚臭味,让大朱吾皇很快明白了这些车辆是专门用来运载人畜的专用车辆。

    自司马府前出现的车辙印,似乎能够说明这丑血镇中的居民去向何处。

    “跟上!”没有过多言语,大朱吾皇率先沿着地面上的车辙朝前走了起来。

    灰白色的车辙印十分明显,并不用去刻意留心。

    二人行进速度极快,一直沿着车辙印出了丑血镇,来到了漫天黄沙的荒丘之中。

    而在这沿途之中,大朱吾皇又发现了许多排泄物,这让他更加确定丑血镇的居民因为某种原因,而被迫迁徙。

    不过是小半日时间,在满天飞卷的黄沙之中,大朱吾皇终于看清了一堆手提肩扛着大包小包的人群。

    嘱托妮子别露出杀意之后,大朱吾皇便快步追上了人群。

    腿脚已经不利索的老妪和老头,被撇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大朱吾皇快步追上前,看着眼中满是惊恐的老妪,十分热络的抄起地上的包裹扛在了肩膀上。

    “大娘你别怕,我是一个好人。”漫天黄沙中,一个身穿黑袍胡子拉碴的青年,咧着一嘴白牙说道。

    或许是这货有点小帅,抑或是身上没有浓重的血煞味道,那老妪很快松了口气,“谢谢你了,后生。”

    大朱吾皇摆了摆手,咧嘴说道,“大娘,你们是不是丑血镇的居民,住的好好的,现在怎么都搬走了呢?”

    老妪眼中闪过一抹悲凉,“后生你有所不知,我们确属丑血镇居民,但丑血镇的定神山不知何故崩塌,再也难以抑制镇中人屠大肆屠杀,所以我们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跟随司马氏族离开此镇,去往有定神山的大都之地。”

    听完老妪的话,大朱吾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到底丑血镇的定神山碎还真跟自己脱不了干系,不过整个镇子因此搬迁却是大朱吾皇远远没有想到的。

    难道定神山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不可缺失的存在吗?

    “大娘,现在距离那个大都之地还有多远?”大朱吾皇揣摩半天,决定套近乎。

    “还有四百余里,方才能抵达大都。”老妪说道,然后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丑血镇距离大都之地足有六百余里,实在是太过遥远,大朱吾皇有些想不明白,为何这丑血镇司马氏族会携全镇居民赶去大都,万一大都之地不接受这些居民要怎么办?再原路送回来?

    不管从任何方向猜测,司马氏族这一举动都有些奇怪,毕竟是几乎圈养了丑血镇近三分之二人畜的氏族,大朱吾皇可不认为司马氏族会如此好心,带着如此之多的居民前往大都。

    正低头思索时,一旁的老妪看到妮子后,笑着说道,“后生,这是你的媳妇吧,长得可真俊啊。”

    大朱吾皇咧嘴笑了笑,也不反驳。

    然而紧接着,那老妪却像是见到了鬼一般,急忙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想要罩在妮子的头上。

    “怎么了大娘?”大朱吾皇有些不明所以。

    “快,快把她给藏起来,让他们发现了可就要被糟蹋了啊!”老妪急声说道。

    凭借着直觉,大朱吾皇转身便看到那迅速朝后方人群走来的五个身影。

    三个十人屠,两个百人屠。

    为首的百人屠矮小似侏儒,穿着不合身司马氏族家服,如同一只大号的老鼠,远远看去猥琐丑陋。

    目露精光的小眼,几乎是瞬间盯上了大朱吾皇身旁如同小家碧玉般的妮子。

    “快,快走!”老妪面露惊恐,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大朱吾皇和妮子的身前。

    如同见到了猎物,矮小侏儒眼中精光大露,飞速奔来,所过之处居民无不后撤。

    老妪绝望的闭上眼睛,而在她的身后,妮子眼中满是困惑,她有些不明白这个一只手指就能碾死的货色,为什么见到自己反而会越来越兴奋...

    大朱吾皇嘴角噙着一丝哂笑,在矮小侏儒的手掌抽向老妪的刹那,身形一转来到老妪身前,然后轻描淡写的一脚踹了过去。

    “咔嚓...”

    清晰的骨裂声响彻,那矮小侏儒犹如高速撞上一辆马车,用比先前还要迅猛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一直倒飞出十多米,侏儒才瘫倒在地动也不动,腹部位置则嵌进去了一只脚印。

    等所有人回过神来时,那地上的侏儒百人屠显然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一脚踢死侏儒后,大朱吾皇并未停滞,几乎是转瞬来到另一位百人屠前,用手抵住他的脖颈,低声说道,“带我去关押人畜的马车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