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八十三章:事有终始,物有本末
    “可我一旦吸收,会不会再也回不了头了...”

    “不...不管了,再不用可就要挂了!”

    被大朱吾皇隐藏在灵识中的血气,如同江海倒倾,尽数涌进丹田之中。

    莲台千瓣,也在这一刻,齐齐舒展。

    海纳百川,那已黯淡的莲台退却金芒,取而代之的是氤氲升腾的赤芒。

    散发出赤芒的莲台在丹田之中,犹如一枚小太阳。

    血色战场中,大朱吾皇那被手中长刀碎裂的肩胛,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消逝的力量重新攀升,即将握不住刀柄的手掌再次凝握。

    他抬缓缓抬起头,血迹未干的面颊上带有着一种不相符合的冷峻,异色的瞳孔中满是怒意。

    下一刻,自体内掠出的气息如同潮水一样荡开中年男子。

    赤红血浪翻滚,大朱吾皇笔直站于中央,手中长刀点地,整个人瞬间化作一抹惊鸿,率先举刀及至。

    中年男子抬臂阻挡,血魂长刀与之相撞,他只觉一阵不似先前的巨力透过刀身蔓延至臂膀的脉络之中。

    一击即中,心态转变的大朱吾皇摒弃了先前的速度,开始提刀大开大合的与中年男子交击。

    一刀重过一刀,中年男子覆在臂膀上的气息不断破碎,重新生出的气息甚至有些跟不上大朱吾皇连刀的速度。

    没有半分感情色彩的脸上逐渐有了些轻微的诧异。

    而此时的大朱吾皇则浑然不觉,只是不断的重复着下劈的动作。

    仅剩的一个仍旧澄澈的瞳孔,也即将被赤红所淹没。

    气息空前高涨,当最后一刀重重斩下,清晰的骨裂声从大朱吾皇的掌心响彻,那附生着遁世的血魂长刀,也在一刀挥出后,自刃尖处密布裂痕。

    用刀刃碎裂,手掌变形的代价,换来的,是斩开中年男子的气息,在手臂上留下一条深可及骨的创口。

    粘稠的鲜血自中年男子手臂上涌出。

    彻底耗尽全身气力的大朱吾皇,将已经断裂的长刀拄在身后,然后目光平视着面前的中年男子。

    由始至终未变的,是大朱吾皇脸上的傲然。

    中年男子双臂自然下垂,全然不顾手臂上深可见骨的创口。

    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快速流逝,在目光停留的最后一刻,中年男子来到大朱吾皇的面前,伸手切在了他的脖颈上。

    视角一片漆黑,天旋地转。

    看着摔倒在地的大朱吾皇,半晌中年男子附身将他拎了起来,朝着木亭废墟中走过去。

    翻腾肆虐的血浪消退,取而代之是氤氲着生机的灵力。

    如若不是地面龟裂,目之所及尽是碎裂岩石的话,这里倒真是从一而终的领域仙境。

    口渴...非常口渴...

    自丹田内传出一种极为燥热的感觉,如同放在火上炙烤,榨干体内最后一滴水分。

    酸麻感发作,如同无数只蚂蚁在骨子里攀爬。

    忍受着来自灵魂和肉体的双重刺激,不知过了多久,一小股清冽甘甜的水流敲开嘴唇,汩汩滑入了快要干涸的腑脏里。

    水流源源不断的滋润着,最终大朱吾皇无意识的打了个饱嗝后,一翻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从大朱吾皇身侧缓缓起身的妮子,擦了擦嘴角的水迹,有些着急的看向坐在一旁的中年男子说道,“十七叔,我家主人已经睡了快七天了,怎么还不醒啊,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正动手重新修建木亭的中年男子回过头,满脸笑意的说道,“你家主人体壮如牛,哪里会有什么意外,在等他睡上个两三天差不多就该醒了,别忘了按时给他喝药。”

    虽然满脸疑惑,但妮子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十七叔她是打心底里信任他。

    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出手,恐怕自己早就死在那一众杀神霸主的手里了...

    想到那数以百计的杀神霸主将自己团团围住,妮子便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也更加柔和了起来。

    这地渊之下不知昼夜交替,倒是中年男子每个三四个时辰便唤妮子给大朱吾皇喂水。

    原本浑身通红如同螃蟹的大朱吾皇,情况也在慢慢好转。

    第九天的伊始,几乎快要睡成植物人的大朱吾皇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第一幕,便给了自己一个重重的暴击。

    已经消失许久的妮子,此刻正端着一碗水,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时不时殷切的来上一句,“十七叔,快停下歇歇喝口水吧。”

    大朱吾皇心绞痛,不是一般的心绞痛,就好像是一个自己幸幸苦苦拉扯大的孩子,却转身投进了敌人的怀抱的那种心绞痛。

    就在他痛心疾首之时,妮子的目光看了过来,登时惊喜的跑了过来。

    “主人!你终于醒了!”

    带着淡淡温香的柔软身形毫不犹豫的扑进怀里,直接让大朱吾皇攒了一肚的怒气散去了大半。

    妮子如同一只野性与妩媚完美结合的猫科动物,眷恋的用头不停的蹭着大朱吾皇的下巴,“主人,你都已经睡了九天了,还以为你不要妮子了呢。”

    满肚子怒气最终化作无奈,大朱吾皇怜爱的用手抚了抚妮子的脑袋,“只要妮子你还要我,我就不会不要妮子。”

    妮子兴奋的点了点头,脑袋蹭的更加起劲,“妮子才不会不要主人,会一直一直跟着主人的。”

    这丫头身材实在太过劲爆,但毕竟是个六岁的小娃,大朱吾皇正无奈时,却瞥见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木棍朝自己走来,登时警惕起来,手掌也摸向了一侧已经断裂的血魂长刀。

    妮子察觉到大朱吾皇对中年男子的警惕,急忙说道,“主人,十七叔是好人,是他把我给救了下来,要不然妮子再也不可能见到主人了。”

    “十七叔?他救了你?”大朱吾皇脑袋有些转不过来。

    妮子用力点了点头,“十七叔不光救了我,就连主人你也是十七叔救下来的呢,他每天给你熬药,然后让我喂你喝下去。”

    正说话间,中年男子来到面前,仍旧是标志性的微笑,“醒了?看来我的药还是有效果的。”

    大朱吾皇心中的警惕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握着刀柄的手没有丝毫松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先前要我命的是你,现在救我的又是你?”

    中年男子耸了耸肩膀,“这只是个误会,但没解开之前,我想给你说一段小故事。”

    大朱吾皇几乎快要暴走,只是一个小误会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现在又装作没事一样来给自己讲个小故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真当我大朱吾皇是小朋友,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决定反抗!

    “哗啦啦...”

    灵气氤氲升腾的溪水之中,泡着两道身形。

    右侧的大朱吾皇一脸哀怨的看着身旁的中年男子,就在刚刚不久,他对中年男子施展不下于五次的偷袭,却无一成功,反而像是小鸡仔一样被拎到溪水里老老实实的泡澡...

    按道理来说,以如今自己的体质来看,和杀神霸主层次绝对能打的有来有回,就连和身为杀神之主的遁世,自己也绝对有信心走上几招。

    可偏偏面对这个看似儒雅却一肚子腹黑的家伙,自己却怎么也无法对其照成伤害。

    难道自己修的是个假炼?

    一旁的中年男子似乎揣摩出了大朱吾皇的心境,闭着眼睛平静的说道,“或许等到有一天,你变得和我一样,才会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等我跟你一样,非得狠狠虐你一顿不可!”大朱吾皇低声嘟囔道。

    中年男子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顿了一会又自顾自说道,“我用十七年完成了别人一生都到达不了的成就,到头来却又用十万余年去弥补当年的过错,这笔买卖是值还是不值?”

    “值个鬼,有这十万年是头猪都能飞升了...”大朱吾皇想也不想的说道。

    中年男子笑了起来,“有时候犯的一个错误,往往要用上一生来弥补。”

    神经大条的大朱吾皇终于反应过来,有些震惊的道,“等等,你之前一直说的十万年,是指你活到现在的年纪?”

    “准确的来说,是十万余两千三百二十三岁。”中年男人吹毛求疵的说道。

    “老天,十万岁?!活到现在都死不了?”

    “有时候,死不了也是一种惩罚。”

    “那我也想要这种惩罚。”

    “......”

    停了一会,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大朱吾皇耐不住寂寞,再次开口问道,“我说,你之前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要自己困自己十万年?”

    “也没干什么事情,就是用十七年的时间把这个世界的人类屠净了而已。”中年男子轻描淡写的说道,“一个未留。”

    “嘶...”大朱吾皇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也紧张了起来。

    猛然间,大朱吾皇没来由的回忆起不久前与遁世的一段对话。

    血魂遁世从最低层的十人屠开始一步一步走到最后,花了五百多年的时间。

    而远比遁世更久远的时代,有一个家伙,在这二元世界中成就杀神之主,却只用了十七年的时间。

    再联想到面前这个家伙的恐怖实力,以及近十万年的孤独岁月,大朱吾皇忍不住惊呼出声,“你就是那个疯子?!”

    中年男子笑着摇了摇头,“在我的记忆里,你是第二个这么称呼我的人。”

    大朱吾皇咽了一口唾沫,然后不着痕迹的离他远了一点。

    “既然你已经在这个世界成就了杀神之位,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一直没有离开?”

    “欠下的杀债太多,想要离开哪有那么容易,犯下的错误,总要承担后果。”中年男子缓缓说道,“十万年不见天日之苦,这就是后果。”

    “在很久很久之前,这片杀戮之界还处于懵懂时,我便应邀来到此地接受试炼,成就杀神之位。”

    “年轻气盛的我,从十人屠到百人屠,万人屠,然后是杀神使者,一路晋升从未停止。”

    “这里的人类在我的眼中不过是一条条卑微的生命,只能是我的累计数值,我没有丝毫怜悯的不停屠杀。”

    “就这样一直毫不停歇的杀了十六年,当我成就杀神之主的那一刻,这个世界除了我,再没有任何一个活人。”

    中年男子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看向大朱吾皇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完成试炼,却仍旧没有离开这里吗?”

    大朱吾皇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

    “那是因为,完成试炼的我,向神灵许下了唯一的愿望——用十万年岁月,换回这方世界被我杀戮的所有人。”

    “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朱吾皇问道,当然后半句没敢说出来,以当时中年男子屠杀整个世界的行为来看,他能做出这种举动,简直是匪夷所思。

    中年男子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诡异,“因为,当时的我认为自己的杀戮并不完美,所以在我许下这个愿望即将自愿被囚禁时,给后世留下了一条更加快速杀戮晋升的道路——人畜。”

    一股寒意从大朱吾皇的脚底板直冲天灵盖,尽管溪水温润无比,大朱吾皇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身旁的这个中年男子,他所做的一切,在匪夷所思的包装下,内核是如此的阴冷和嗜血。

    “经过这十万年时间的沉淀,我却后悔了,无时不刻的在后悔着。”中年男子看向大朱吾皇,“我想要弥补这个过错,然而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大朱吾皇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玉预感,再次后退,警惕的看着中年男子,“你要干什么?”

    “哗啦...”中年男子从溪水中站起,重新披上白衫,背对着大朱吾皇说道,“事有终始,物有本末,你就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选,我种下的本,从而造成这个早已畸形的杀戮之界。”

    “它需要一次重新洗牌,所以我想让你代我,再重新走一遍这条路,把我种下的因,彻底毁掉。”

    大朱吾皇瞬间满头黑线,这他娘的不就是免费给你擦屁股?还是擦干净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