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杀神全家桶
    大朱吾皇捂着腰翻了个身子,仰脸瘫倒在了粗壮的铁链上。

    这些足有成人大腿粗细的铁链,不知其数,似乎从地底深渊探出,如同藤蔓般在这片环形空间内相互虬结。

    头顶之上,则被混沌似的黑烟所笼罩,光亮退散,只能勉强看清这地渊之下的大概情况。

    而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定神山下,居然会隐藏有这么一方天地。

    蜷缩在铁链上的大朱吾皇已经暗暗催动体内灵力,同时警惕的看向四周。

    在试探性的叫了几声妮子和血魂遁世的名号后,发现并没有回话,大朱吾皇便缄口不言,整个人匍匐在铁链上缓缓朝围楼爬去。

    这建造在深渊中的层层围楼,颇为契合大鱼海棠中那一群古神的居所,唯一的区别便在于这深渊下的围楼更加的宏伟和庞大。

    体内灵力被调动到峰值,大朱吾皇灵活的闪身跳进了属于这一层的廊道之中。

    刚刚站稳身子,正前方的木门窗纱上猛的透出一双赤红的眼睛。

    冷不丁的出现如此场景,大朱吾皇头皮发麻,差点惊叫出声。

    “嘎吱——”

    木门开启,一个黑袍人闪身从房内走了出来,手提一盏油灯,用赤红色的眼睛打量着面前这位不速之客。

    ‘杀神使者?’大朱吾皇一愣,迅速探清眼前黑袍人的实力之后,便运起体内灵力,准备抢先下手。

    要知道,在这杀戮之界中,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仁慈只会使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地步。

    然而那有着杀神使者实力的黑袍人,却是依旧淡定的看着大朱吾皇,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下一刻,这围廊中所有的木门齐齐打开,一个个黑袍人从门内走出,凝如实质的气息几乎如同潮汐一般将大朱吾皇淹没。

    如果说两个杀神使者大朱吾皇勉强还能应付,眼下,逐渐出现的杀神使者,却是以百千计数。

    “咕嘟...”大朱吾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正在酝酿大招的手掌也忸怩的搓在了一起。

    他只觉得自己如同被扒光衣服的纯情小处男,被毫不留情的扔进了热情似火的老鸨窝里,头发连带着头皮都立了起来。

    随着一个个黑袍人从围廊内的房间走出,一双双赤红色的瞳孔几乎将这昏暗的空间映照出了红色光晕。

    大朱吾皇连当场死了的心都有了,他是想破脑袋都没想到这围楼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杀神使者。

    一步步的后退,一众杀神使者逐渐逼近。

    “各,各位兄弟...我自己跳下去,就,就不劳烦你们了...”扶着栏杆的大朱吾皇欲哭无泪的说道,“你们进去接着休息吧...”

    为首的杀神使者置若罔闻,举着油灯逐渐靠近大朱吾皇。

    ‘你们这是要逼死老子啊!’大朱吾皇内心哀嚎,双腿已经夹在了栏杆上,准备见势不对,直接跳下去。

    在一元世界里和一众大佬谈笑风生的大朱吾皇,哪里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跳崖明志这一天,忍不住悲从心生。

    就在大朱吾皇准备两腿一蹬听天由命时,那为首的杀神使者开口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到此间?”

    大朱吾皇一听有戏,急忙想要正身辩解,却不曾想到此刻自己是曲蹲在栏杆上,一起身之下,身形失调,直直的朝后躺去...

    而大朱吾皇的背后,是那深不可见的深渊,以及蛛网般虬结的铁链。

    “啊!啊...”

    巨大的惯性使得大朱吾皇下坠的速度异常之快,就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样,重复砸在铁链上然后下坠...

    见到大朱吾皇掉下,为首的杀神使者急忙喝道,“快追!千万别让此人打扰到大人休息!”

    话毕,只见数以千百道赤红光芒在这一刹那迸发,如同陨星一样朝深渊之下激荡而去。

    在经过一番艰苦挣扎之后,大朱吾皇勉强止住身形趴伏在铁链上。

    不等有所喘息,头顶处骤然亮起赤红色的光晕直扑大朱吾皇。

    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熟悉的气息从下方掠起,而后一个血红色的魂灵,抄起大朱吾皇便朝下方逃窜而去。

    被夹在咯吱窝里的大朱吾皇,在看清来者是血魂遁世时,差点忍不住老泪纵横。

    “没想到你会舍身救主,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好兄弟一辈子!”

    血魂遁世嘎嘎一笑,夹着大朱吾皇再次加速下坠。

    说来奇怪,那数以百千计的杀神使者在又追了片刻之后,便不在追击,没有一丝犹豫的按照原路返回。

    “怎么回事?难道就这么放过我了?”一切收于眼底的大朱吾皇暗自纳闷,“该不会是惧怕血魂遁世的实力?可是血魂遁世已经成了残魂,自身实力早就缩水的不像样子了,哪里还能震慑别人?”

    腾云驾雾似的血魂遁世忽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停下身形,老不正经的脸上罕见的凝重了下来。

    这随着下坠不断变得黝黑深邃的深渊,可视物更加稀少,只能勉强看清四周仍是围楼建筑。

    原本死寂的深渊围楼,却是在此刻发生了一丝变化。

    一道有别于赤色的暗红色在一处围楼中亮起。

    而后,两道...三道...

    十道...

    百道!

    从四面八方亮起的暗红色,犹如荒漠草原上的孤狼瞳孔,嗜血而又冰冷。

    “不,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多...”血魂遁世看向四周,无意识的喃喃着。

    大朱吾皇也早已察觉到此间的异变,咽了咽喉头说道,“这些,该不会全都是杀神霸主级别的主吧?”

    “不可能,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肯定是假的,全都是幻觉!”血魂遁世不愿相信,但从眼中透露的讯息,似乎已经印证了大朱吾皇的话。

    这再次出现的暗红色光芒,正是这杀戮之界中,属于杀神霸主级别独有的气息。

    大朱吾皇的内心是苦涩的,自从坠入这深渊之下后,所见到的杀神使者简直比这整个杀戮之界里的还要多,更别提霸主级的居然还有百十余位!

    这是个什么概念?

    简直就是一个杀神全家桶!

    ......

    灵气氤氲空间中,百无聊赖的昊有容忽然发觉,此时正处于杀戮之界的大朱吾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完全消失不见。

    就好像这整个杀戮之界从来没有这么一号人一样。

    ‘该不会是已经突破这二元世界了吧?可这货才来这世界多久?一年?怎么可能比那个疯子用的时间还要短!’昊有容内心急切,当即便用灵识在这二元世界中彻查起来。

    很快,昊有容便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这个家伙,到底是如何闯入那里的?’

    此时,深渊围楼之下,大朱吾皇正抱着血魂遁世瑟瑟发抖。

    那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杀神霸主,虽然没有上一层的杀神使者数量多,但所逸散出的气息甚至更加恐怖。

    在杀戮之界中,只有大城中才会有几率出现一位的杀神霸主,此刻在这地底下却一口气出现了百十余位,这让大朱吾皇的脑袋出现了当机状态。

    如同一个个妖冶小太阳般的杀神霸主从围楼中出现,而后朝着大朱吾皇围了过来。

    事已至此,大朱吾皇一狠心,看着一旁居然有些发抖的遁世说道,“能打几个?”

    “一个也打不了...”

    “我说你一个正儿八经的杀神之主连一个杀神霸主都打不了?假的吧?”

    “喂!我说我都成了残魂了,两层功力都没恢复?我怎么打?头铁?”

    “给老子闭嘴吧!”大朱吾皇怒其不争的苦脸说道,他正在考虑,待会怎么才能死的舒服一点,或者用一次金枪不倒,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去。

    正想着,其中一位杀神霸主率先赶到了大朱吾皇的面前,目光在血魂遁世身上停留片刻,然后看向大朱吾皇,“跟我来,大人说要见你。”

    大朱吾皇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见,见我?”

    没有废话,那一位杀神霸主直接用手推向大朱吾皇的后背,再次向下方坠去。

    血魂遁世松了口气,急忙幻化成长刀落在大朱吾皇的手里。

    快速的向下方坠去,原本已经不可视物的黑暗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即将澄澈的晴明。

    同时大朱吾皇内心也越是心惊,因为他发现,在这深渊下方,居然开始有了浓郁的灵气!

    要知道,这整个二元世界可除了杀戮之力连半点灵气都没有的啊!

    眼下,却是在这地渊之下出现了如此浓郁的灵气。

    大朱吾皇恨不得当即扒光衣服,畅游在这灵气之中。

    舒展开每个毛孔疯狂鲸吞这地渊之下的灵气,丹田中已经黯淡了大半的莲台开始徐徐展开。

    正托送着大朱吾皇的这位杀神霸主自然察觉出了四周诡异的变化,同时他也有些疑惑,这个看来跟个小鸡仔一样的外来者,现在好像是越来越强了?

    不知下坠了多久,当四周再没有半根悬空锁链时,便是抵达到了这地渊的最深处。

    浓郁到几近呈实质的灵气幻化成薄纱似的金云,缓缓在这地渊的最深处舒展。

    “哗啦啦...”

    飘带般的溪流横亘在地面,一直延伸向看不见的云层之中,各种不知名的药草矮树傍溪而生,白玉般的足石覆满地面。

    目之所及的一切,仿佛灵域仙境,

    身处其间,大朱吾皇一时有些沉醉其中。

    在将大朱吾皇送至此间之后,那百余位杀神霸主自觉退后,而后飞升而去。

    回过神来的大朱吾皇,当然也没忘了干正事,大手捧起溪水便往嘴里灌了起来。

    紧接着他又从空间内取出大大小小数十个玉瓶,把玉瓶中的灵乳直接灌进嘴里,然后满脸通红的把瓶子伸进溪水中,继续大灌特灌了起来。

    一路被系统坑过来的大朱吾皇,早就练就了一双毒辣慧眼,早在进到这片空间时,第一时间便盯上了面前的溪水。

    这溪水并非普通溪水,而是由灵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后日积月累汇聚而成,是比灵乳还要更加珍惜的灵珍,不仅如此,这傍溪而生的各种玄妙草药,更为其增添了几分浓郁的药性。

    大朱吾皇已经可以想到,离开这杀戮之界后,这十多瓶灵珍究竟可以卖上多少大钱了。

    就在大朱吾皇正搂着瓶子嘿嘿傻笑时,一声咳嗽打断了他的遐思。

    “还有人?!”大朱吾皇鬼头鬼脑的四下探查起来。

    距离他数米处的上游,浓郁的灵气被挥散,一个身穿白衫的儒雅中年男子正满含笑意的看着大朱吾皇。

    大朱吾皇的眼睛鬼使神差的下移,此时,那坐在溪边的中年男子正挽着裤腿,惬意的在上游位置泡脚...

    也就是说,大朱吾皇刚才喝的,是这个中年男子的泡脚水...

    “呕...”大朱吾皇急忙捂住嘴,把差点吐出来的一肚子灵乳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中年男子大笑起来,将双脚从溪水中抬出,从身后的背篓中取出一条白巾擦拭起来。

    “肯定没有喝到洗脚水,肯定没有喝到洗脚水...”大朱吾皇苦着脸说道。

    “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称呼?”中年男子站起身笑吟吟说着,眼神澄澈无比。

    虽然这中年男子表现的平易近人,但大朱吾皇可不相信,光是这地渊之下居住的杀神霸主可就从侧面映衬出了,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并非善类。

    短暂的思索过后,大朱吾皇拱手道,“晚辈大朱吾皇,见过前辈。”

    中年男子笑着摆了摆手,“我可不是什么前辈,你就叫我十七吧。”

    “十七?这是什么名字?”大朱吾皇暗自思索,然后满脸菊花笑,“见过十七前辈。”

    中年男子展眉一笑,“小兄弟,要不要吃点水果?”

    大朱吾皇正要拒绝,但当看清中年男子手中的水果之后,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尽管大朱吾皇对一些天材地宝没什么概念,但早就被系统给养刁了,还是能够辨识好坏的。

    眼下这中年男子捧出来的果实,绝非寻常凡品可比。

    “接着。”

    大朱吾皇手忙脚乱的接住抛过来的果实,再三思索后,试探性的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