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八十章 猎杀使者
    风沙平地掠起,自天角处点缀出斑驳赤云,目之所及,一切都被薄纱似的红霾所笼罩。

    草木苍凉,一方城镇随着视线一直绵延至天角。

    两道身着黑袍的身形在风沙之中,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红霾中的城镇走去。

    在这两道身形刚一踏入红霾中的丑血镇时,左侧那身形高大的黑袍人,背后的长条包裹中有红芒一闪而逝。

    “我能感受到那几个使者的气息,他们现在还没有离开丑血镇,丑话先说在前头,我还虚弱的很,回头打起来,可帮不上什么忙,除非你肯把那些人畜都宰了,让我好好补一补!”

    黑袍之下,被黑布遮住大半面容的大朱吾皇,直接打断遁世的话,压低声音说道,“不是强调过了吗,我心里有数,之所以再次进丑血镇肯定有我的打算。”

    “还有,不是让你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吗,你再擅自行动,别怪我给你泡澡了啊。”

    泡澡两字实在令刀不堪回首,血魂遁世整个刀身都震颤起来,真想直接给这家伙来上一刀。

    不过想起那位,这也就是意淫一下而已,很快就沉寂了下来。

    大朱吾皇重新将面罩戴上,拉着同样一身黑袍的妮子继续朝丑血镇中央走去。

    丑血镇虽然带有一个镇字,但无论是从常住居民和楼阁规模来看,都远远超过先前的子阳镇,达到了大城规模。

    一个有着五位杀神使者以及氏族林立的大城却仍被称作镇子,着实令大朱吾皇有些费解。

    他本来还想召唤出遁世问问原因,但这家伙却死活也不搭腔,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这丑血镇的规模远远超过子阳镇,故外来人流也多上不少,镇中居民也对外来修士见怪不怪,夹在人流中的大朱吾皇和妮子自然没有人在意。

    在之前,之所以被五位杀神使者联合围堵,实在是杀得太多,气势太过嚣张了...

    有着杀神使者坐镇,这丑血镇中的秩序少见的良好,但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往往自己亲眼所见的,不过是背后之人想让你看到的。

    刚进镇中不久,大朱吾皇看到的千人屠可不少,甚至连万人屠也见到了数个。

    不过有一点,遁世说过妮子只要进城便能直接晋升杀神使者,但在进入这丑血镇中不久后,妮子便隐隐有晋升的趋势。

    蛛网般的赤红血纹开始从妮子的脖颈处蔓延升起,就连妮子裸露在外的手掌,都开始泛起一层淡淡的血气。

    妮子的这一变化,在随着两人的前行中,逐渐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目光,但很快投过来的目光便迅速散去,道路上的行人也步履匆忙的加速离开。

    能够达到千人屠甚至是万人屠的家伙,可十分清楚这一变化代表着什么。

    或许,这里很快就会新晋一位杀神使者,而且这一位,看起来像是天生杀神!

    而大朱吾皇对妮子的变化倒不甚在意,甚至内心开始隐隐有些期待。

    已经半步杀神使者的妮子,犹如一个行走的诱饵,自己将丝毫不用费力,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杀神使者便会赶来。

    经过先前一役,四位杀神使者被迫联合,这无疑给大朱吾皇等人带来极大的压力。

    不过大朱吾皇之所以决定再次来这丑血镇,实属无奈,但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自己可以硬抗一到两个杀神使者,妮子如今也有一战之力,再加上血魂遁世,即使打不过,但要逃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只要再斩杀一位杀神使者,妮子的晋升便再无意外!

    路上的行人早已迅速散去,空旷的街道逐渐被缥缈虚无的血霾所覆盖。

    在四周空气变化的刹那间,大朱吾皇几乎是同时闪身没入街道的酒肆之中,全身气息尽数收敛。

    血霾在半空凝结,如同撕破结界一般,空中陡自泛起一阵涟漪。

    两个浑身赤色翻涌的身形出现,猩红色瞳孔几乎是一瞬间锁定了妮子。

    “怎么就两个人?”半蹲在酒肆里的大朱吾皇一愣,旋即抑制不住的喜色溢于言表,“老天助我!”

    厮杀一触即发,血气氤氲虬结出的利剑陡自刺下。

    黑袍掠起,半张脸已经被血色长纹覆盖的妮子,瞳孔早已赤红。

    狂化瞬间达成,最后一线理智被嗜血所吞噬。

    凶兽一般的妮子几乎是毫不费力的挥手震散血气利剑,而后朝前方的两个杀人使者掠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大朱吾皇呢喃着,眼中的锋芒越来越盛,“只需要雷霆一击...”

    以妮子为中心,三人所散发出来的暴虐血气如同蛛网一般,朝四周辐射而起。

    地面龟裂,稍微低矮的房屋阁楼尽数倒塌。

    大朱吾皇藏身的酒肆也不例外,在血气蔓延时,酒肆崩塌险些把大朱吾皇给活埋。

    灰头土脸的大朱吾皇从废墟里暴掠而起,手中高举血魂,直接朝着其中一个杀神使者劈去。

    大朱吾皇骤然暴起,速度极快,披着血魂刀拉出的长长血光,整个人似乎融入了血气之中,不易引人察觉。

    为求一击必中,他甚至改变了血魂长刀的整个刀身,将其刀身压缩成唐刀那般凌厉。

    待那位杀神使者察觉出异样时,血红色的长刀已经及至背后!

    “嗤拉——”

    刀体入肉声响彻,那杀神使者甚至连痛觉还没蔓延时,便从肩胛部位一分为二。

    血魂遁世哇哇大叫:“凌迟啊,把他凌迟啊!杀的太痛快了,残魂不美味啊!”

    大朱吾皇的出现不过是瞬息之间,却直接斩杀一名杀神使者。

    如此变数,使得仅剩的一位杀神使者方寸大乱,陷入劣势。

    看准机会的妮子化拳为爪,刺向杀神使者的胸口位置。

    直到妮子手掌收回,赫然掏出了那杀神使者的半个心脏。

    吃痛之下,那位使者几乎是凭借着肉身的强悍,在紧要关头将大朱吾皇和妮子震飞了出去。

    止住身形之后,大朱吾皇再未出手。

    这最后一位杀神使者,只有被妮子亲手斩杀,才能晋升新一位杀神使者。

    被妮子从胸口开了个血洞的杀神使者,飞速后退,胸口上的血洞正如血魂遁世所言,正在飞速的愈合着。

    一见那杀神使者要逃走,大朱吾皇急忙道,“妮子,快追,千万别让他跑了!”

    浑身包裹着一层凝如实质的血气的妮子,如同一只血兽直接冲了出去。

    大朱吾皇一拍大腿,直接拎着血魂长刀也跟了上去。

    两侧场景飞速倒退,大朱吾皇则心急不已。

    拖得越久,不可控的变数越大,要知道这丑血镇中可还是有着两位杀神使者的,而且这司马氏族中保不准也有杀神使者那般的强者。

    要是到时候,这些变数集体出现,能不能逃离这丑血镇可就难说了。

    想到此,大朱吾皇也不管体内的灵力到底能否补充了,直接将丹田的灵力运送至四肢百骸,硬生生的将速度拔高了一个层次。

    “给老子停下来!”大朱吾皇暗喝一声,待近身之后,直接抽刀砍了过去。

    杀神使者身形一闪,勉强躲过攻击之后,头也不回,拼命朝前狂奔而去,从体内散发出的血气几乎是先前的数倍有余。

    不过是这短短瞬间,追赶中的大朱吾皇便察觉到这原本平静的丑血镇,开始躁动起来,甚至有数道不弱的气息朝这里赶来。

    ‘再这么下去,恐怕大事都要耽搁了...’大朱吾皇内心暗自懊悔,早知道之前就不手贱一刀劈了那个杀神使者了,搞得现在这么被动。

    玩命逃窜的杀神使者,其狂奔向前的速度之快,就连大朱吾皇在一时间都无法追上。

    房屋楼阁飞速后退,而再往前去便是那丑血镇定神山所在之处。

    随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气逼近,大朱吾皇情急之下,一把将手中的血魂长刀掷出。

    在血魂长刀脱手时,大朱吾皇听到了遁世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如同利箭的血色长刀在遁世的操纵下,正中杀神使者的背部,惨叫随之响彻。

    大朱吾皇急忙道,“别把他给搞死,留给妮子!”

    那被长刀捅了个对穿的杀神使者再也没有力气,最后往前狂奔百余米之后便一头栽在了地上。

    “妮子,快动手!”大朱吾皇喜道。

    狂化后的妮子虽然丧失了理智,但仍旧听大朱吾皇的话,当即便加速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大朱吾皇心中莫名的升起不好的预感。

    前方的定神山所散发出来光芒,似乎,有点不对劲...

    如同血兽一般的妮子并没有减缓速度,如同出膛的炮弹直接奔掠至杀神使者的背部。

    血气凝如利刃,狠狠一斩。

    血雾喷涌,杀神使者就此陨灭!

    “轰!”

    闷声响彻,击杀了最后一位杀神死者的妮子,浑身浴血的站在定神山脚下,双眼中的赤红更甚。

    “坏了,可别加深狂化了吧?”大朱吾皇暗说不妙,急忙朝妮子的方向冲去。

    处于狂化中的的妮子,摇摇晃晃的站在山脚下,不知是即将晋升还是这定神山的作用,瞳孔中的猩红逐渐退却。

    看到赶来的大朱吾皇,妮子用手摸了摸脖颈,喃喃道,“主人,我好像晋升了...”

    “晋升了?”大朱吾皇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妮子那没有衣物遮挡的浑圆胸部。

    在良知的作用下,大朱吾皇艰难而又迅速的挪开视线,看向妮子的眼睛。

    从杀神候选人晋升杀神使者,如此的悄无声息,难道连半点天地异象都没有引发?这不应该啊。

    大朱吾皇疑惑不已,难道这里的杀神传承都是这么低调?不过看妮子的样子,好像真的完成了晋升...

    正毫无头绪时,那先前的数道气息此刻终于追了过来。

    空旷四野之中赤红凝聚。

    为首的两位浑身翻涌血气的身影,正是之前围堵大朱吾皇的两位杀神使者,而在这两位杀神身后,还有数十道肃立身影,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远远非万人屠可比拟。

    不过,接下来为首的杀神使者脱口而出的急切话语却是让大朱吾皇楞了一下。

    “赶紧从定神山侧离开!”

    “速速离开!”

    就在大朱吾皇反应过来时,脚下却传来一声声类似于蛋壳裂开的声音。

    先从妮子的脚下开始,玄青色的岩石地面开始裂出蛛网般的裂痕。

    裂痕仿佛有着生命一般,瞬息便从定神山脚下辐射了整座定神山。

    大朱吾皇缓缓回头,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对着那两位杀神使者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这山,好像要塌了...”

    下一刻,那整座定神山骤然崩塌!

    玄青色巨岩地面翘起,大朱吾皇和妮子甚至还没来得跑路,便直挺的掉了下去。

    定神山碎!取而代之的是一方深不可视的巨洞!

    巨量的黑红雾气从山底洞中喷涌而出,迅速将血红色的天空所遮蔽。

    那两位杀神使者见状,脸色惨白,瞬间从狂化状态恢复清醒,然后很没有骨气的扭头便跑。

    掉进巨洞之中的大朱吾皇,浑身上下的汗毛登时立了起来,地底深处传来的恐怖吸力,使得大朱吾皇第一次生出了恐惧感。

    ‘这他么究竟掉到了什么地方,怎么这么深啊!’下坠中的大朱吾皇,如同被拍在沙滩上的海龟,四肢在空中胡乱挥舞。

    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太久,就在大朱吾皇准备放弃挣扎时,原本混沌黑暗的世界,忽然明亮了许多。

    尽管身形仍旧在高速下坠,但映入眼帘的一切,还是让大朱吾皇彻底震惊了。

    这呈现圆形的巨洞中,四周并非是青黑色的岩石,而是一层又一层的环形围楼。

    类似于云南客家的椭圆形围楼。

    只不过,这椭圆形的围楼,宛如无边无际一般,随着巨洞一直向地底延伸下去。

    看着如此玄奇的地底建筑,阵阵眩晕感来袭,大朱吾皇差点把持不住就在这空中吐了出来。

    随着身形的下坠,四周的围楼开始出现了变化。

    如同成人大腿粗细的锁链,如同蛛网一般,纵横缠绕在四周围楼的石柱之上。

    锁链一直向下延伸,似乎在封印压制着什么。

    大朱吾皇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身下是什么东西时,整个人便直接毫无征兆的砸在了锁链之上。

    巨大的惯性,几乎让大朱吾皇摔在锁链上的身体折成两半,一声痛呼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