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六章:杀戮之途
    无论怎么着急,饭总是要一口口吃的,再担心,自己身在昊神塔内也无能为力。

    大朱吾皇素来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性子,稍稍忧郁了会,也就放下了。

    等血魂刀将一地的矿藏都吸收成了渣滓,他也不将它收起,而是找了根藤蔓直接背在了身后。

    血魂遁世如今实在太过虚弱,用灵乳来帮他恢复,别说那百把瓶了,翻个十倍也未必够,幸好还有别的办法。

    杀戮!

    血魂刀可以在杀戮中吸收残魂,转化为能量,帮助血魂遁世恢复,之后,还能将这能量存储起来,以备战斗时使用。

    在二层世界,这就是彻彻底底的作弊器,别说完全恢复了,能恢复个一成,就是无敌的象征。

    “那器灵对自己真不赖啊...看来还真是很着急想找个传承者的样子,这一点,应该可以利用一下...

    不过,这其中应该还有一些什么限制,她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帮我,否则的话,还搞什么试炼,直接把我送到九层就得了...”

    荒野中,大朱吾皇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血刀,一面走,一面琢磨着。

    他身旁,有一个十岁左右年纪的小女孩怯生生的拉着他的衣角,跟在旁边。

    大朱吾皇走的并不快,离开村子几个小时,前方才出现了人迹,再往前,攀过一个山坳,下方出现了一个村庄。

    “这就开始了嘛?还真是有些下不了手啊...”

    身后的小女孩,便是那个妮子,天生杀神候选之体。

    在那小村子待了几天,大朱吾皇发现那些村民在正常的时候完全就是普通人,自己人之间和睦的很,让他有种回到了大朱族祖地黄南的感觉。

    如今马上就要对类似的普通人下手,他还真是有些不忍。

    但是不杀,妮子又成长不了起来,自己何年何月才能进入三层世界?

    “杀!为什么不杀?这个世界又名杀戮之界,所有的生灵天生就是为了杀戮而生!你手软,他们可不手软!

    你不杀,这小家伙成长不起来,我也恢复不了,以我现在的状态,这些城外的普通人也就罢了,等到了城内,遇到杀神霸主级别的对手怎么办?

    杀啊,杀的越多,我就越强大,等你杀了百万千万亿万,在这杀戮之界就所向无敌了!”

    血魂顿时似乎感应到了他的犹豫,传来了一道充满了鼓动意味的意识。

    大朱吾皇静静的站着,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

    前方的村庄有袅袅的炊烟升起,从他所在的位置,可以看见有不少孩童正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嬉笑打闹,奔跑玩耍。

    “这些人和我无冤无仇,真的要杀嘛?”

    他没动,可身旁的妮子却又了异变,一看到那村庄,她的眸子便渐渐的泛起了红光,喉咙里也发出了低低的嘶吼,娇小的身子躬起,像极了一头时时刻刻准备噬人的小兽。

    血魂遁世发出了低低的笑声:“看见没有,在杀戮之界,除了同族之人,只要见到了,就是不死不休的杀戮,你不杀别人,别人也要杀你,不信,你去那村子试试!”

    “是么!那就去看看吧!”

    大朱吾皇一把将妮子的小手拉住,带着她向前走去。

    ......

    那山坳里村子看起来很近,其实还有数里的距离,一大一小两条身影从山上走下的时候,村子里已经有人发现了他们。

    一声尖锐的号角响起,场地中央的孩子、妇孺纷纷躲藏了起来,一名名拿着简陋武器的男子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潮水一般朝着两人涌去。

    “果然是见人就杀嘛?”

    大朱吾皇叹了口气。

    离的还远,但以他的目力已能看清,那些男子眼中都已泛起了血红的光芒,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有杀戮。

    “三个百人屠,没有千人屠...这个村子实力和秦村差不多...”

    秦村便是妮子所在的村庄,乃是从别处迁徙而来,而柴村则是此处千里最大的氏族,这里的村子,只是其中一个分支而已。

    在杀戮之界,一些大氏族都有着自己的地盘,就和森林中的野兽一样,跑马圈地。

    而某些小村子,则在夹缝之中生存,时时刻刻面临着覆灭的危机。

    而且,并非那些大氏族无法彻底剿灭他们,而是将他们作为了磨炼的工具和时时刻刻可以收割的猎物。

    这里的人,生育能力和生存能力都极强,妇女一胎往往就能生下四五个孩子。

    而且,无论是智力还是身体都成长的极快,不到十岁就能发育成熟。

    象妮儿,其实至今为止只有五岁,但就算不是杀神候选,再过几年也就成为大人,就要承担传宗接代的任务了。

    所以,在这么残酷的环境下,生命依旧生生不息。

    随着那些男子的接近,妮子越发焦躁不安了起来,眼中的血色已经浓厚的化不开。

    大朱吾皇叹了口气,手一松,小家伙顿时如同一只小小的猎豹一样,冲了出去。

    面对着无论是数量还是体型,都完全无法抗衡的敌人也没有半丝惧意,心中唯有杀戮。

    大朱吾皇背着手跟在了后头,脚步看似不快,但每一步都掠过了数米的距离,和她并肩前行。

    在两方全力的冲刺下,数里的路途片刻即到。

    一名名双目通红的男子,哇哇怪叫着,挥舞着武器冲了上来,妮子不闪不避,直接一头撞进了人群之中。

    她身为女子,年纪又小,但是杀神候选确实不同凡响,小巧的身子已经拥有了百人屠的实力,小手一伸,便将最前方一个男子手中的铁叉夺了下来,而后回手一扎,直接将他捅了个透心凉。

    “这力量,已经有了觉醒境的战力了...”

    大朱吾皇跟在她身后,如同幽灵一样,在人群之中穿梭着,旁边那些已经彻底疯狂的男子嗷嗷叫着挥舞着武器朝他刺去,却连衣裾都沾不到一丝。

    他的眼神,完全放在了妮子身上,在神识的感应下,这小家伙每杀一人,便会吸收到一丝血色能量,实力就会进步一些。

    而那些男子,身上的血纹越多,死后散发出来的血色能量也就越多,对她的实力增幅也就越大。

    “舒服!好舒服!杀啊!”

    在他身后,血魂刀也激动的嗡嗡震颤着,一丝丝无形无色的东西汇聚而来,被血魂遁世吸收一空。

    大朱吾皇自己并未出手,只是在妮子撑不住的时候,帮她解解围而已,但就算是这样,近百人冲过来,几分钟后,便已横尸遍地,就连那三位百人屠也没撑过几招。

    将敌人杀戮一空后,小家伙似乎还意犹未尽,红着眼就要朝前方的村子冲去,被大朱吾皇一把拉住,而后直接一个手刀砸晕了事。

    这些主动送上门来的就算了,但那村子里的,都是些老幼妇孺,对他们下手,大朱吾皇还是有些心理障碍。

    血魂遁世刚吸收了点残魂,还没过瘾,结果就没了,在那嗷嗷叫着:“杀啊!都杀了这么多了,还差这些嘛!你仁慈,别人可不会仁慈,做不到心硬如铁,根本成不了杀神之主啊!”

    此时村子中,那些原本已经藏匿起来的老幼妇孺估计已经发现那些壮年男子已经全军覆没,又重新走了出来,乱哄哄的冲了出来。

    “看见没,在杀戮世界,就是这样!哪有什么老幼之分...杀光他们!而后再换个地方,杀上个几万人,这小丫头也就差不多有了进城的资格了!”

    “闭嘴!”大朱吾皇寒着脸训斥了一句,转身就走。

    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二层世界试炼的目的了,但是,自己是人而不是畜生,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还是有底线的。

    可能时间长了,他也会被这世界同化。

    从进入这里开始,大朱吾皇已经隐隐觉得自己的性格在发生变化,变的易怒焦躁,但是,在这之前,这底线能守多久就是多久,这也算是对自己的磨炼。

    提着昏迷不醒的妮子,大朱吾皇几个呼吸便已重新掠上了山坳,十几分钟后,便将那村子远远的抛在了后头,而后转身兜了个圈,继续前进。

    就这么停停走走,半个月后,他已经走出了数千里之遥。

    一路上,遇到的村子也有十几个了,和先前一样,只要看见陌生人,村子里的人就会化作野兽,直接冲出来厮杀。

    这一路杀过来,妮子吸收的血色能量越来越多,如今,已经从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健美少女。

    在不狂化时,她性格开朗,虽然一开始对大朱吾皇还有着一些畏惧,但接触多了,渐渐也就习惯了,有时候还会撒撒娇调调皮。

    但一狂化后,她就完全变了个人,越来越疯狂,手段也越是残忍,到了后来,每次战斗都留不下几具完整的尸体,将对手杀光之后,甚至都想对大朱吾皇下手了。

    再次离开了一个村子,找到了一处瀑布,将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妮子扔进了下方的水潭里。

    小丫头悠悠醒来,眼中的红芒已经消退,茫然的朝着四周看了看,见到岸上的大朱吾皇,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而后迅速的脱光了衣服,自顾自的洗浴了起来。

    如今她已完全发育成熟,脸也长开了,小麦色的皮肤上带着一道道淡淡的血纹,看上去就好似别致的纹身一样,再加上修长的双腿和丰腴的胸脯,健美性感。

    不过大朱吾皇却熟视无睹,站在水潭边,剑眉微蹙,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如今我还控制得住她,但听血魂遁世说,到了杀神霸主就有能和金丹境正面搏杀的实力...那时候怎么办?

    不过,他所谓的正面搏杀,是在金丹境无法恢复灵力的情况下,对我来说,这种情况不存在,只是有些麻烦而已,但再之后呢?她成了杀神之主,估计我就控制不住了吧?”

    “可惜到了昊神世界之后,驯服异能暂时不能用了,蜜儿也沉睡不醒...”

    正在那发愁,妮子已经洗漱干净,也不穿衣服,赤条条的钻出了水潭,跑到他身边,像只小狗一样挨蹭着他的身子,举着手中湿漉漉的衣服,嘟着嘴说道:“大人,帮我烤干好不好...”

    她发育的太快,原先的粗布衣服早就穿不下了,如今穿着的,是大朱吾皇在一元世界带来的男装。

    每次厮杀她都会搞的浑身是血,大朱吾皇也没那么多衣服给她换,只能每次洗完再用火系术法帮她烘干了。

    虽然在杀戮世界无法补充灵力,但以他如今的实力,这种基础术法,哪怕不间断的用上一年也无所谓,倒也不在乎这点消耗了。

    看着旁边这疯狂起来像头暴龙,安静下来就像只小猫的女孩,大朱吾皇叹了口气,接过了衣服,伸手摸了摸她脑袋:“以后别叫我大人了,叫我黄哥吧...”

    “黄哥?”妮子仰着头,眨巴着眼睛,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巍巍挺立的胸脯都随着笑声颤动着。

    “我阿姆叫我阿爸就叫哥的呢...黄哥...嗯,黄哥是不是也想要妮子帮你生娃娃呀?可以呢,妮子现在长大了,可以生娃了!”

    你发育的再快,其实也才五岁!你当我是变态嘛?

    “算了,还是叫大人吧!”

    大朱吾皇差点没喷血,也不提了,单手一抖,一道淡淡的火光燃起,片刻之后便已将那衣服烘干,而后披在了她身上,随后传了道意识给血魂刀。

    “血魂,这里离最近的城池还有多远?”

    “还早呢,另外,最好让这小家伙完成了万屠再进城池,否则的话,像她这种菜鸟候选,会是别人眼中最好的猎物!不,万屠都不够...至少得十万屠!”

    “十万屠?”大朱吾皇脸色一变。

    这一路杀来,每日里都杀戮不断,但至今为止,小丫头也不过堪堪完成了千人屠而已,十万屠要杀到什么时候?

    “十万屠很多嘛?当年我是完成了百万屠之后才进的城啊!

    咱们现在待的地方乃是杀戮世界最边缘之处,人烟稀少,再往南去,人就多了...

    关键是,还能遇到不少千人屠、万人屠,这种级别的,杀上一个就相当于杀普通人百个千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