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五章:血魂遁世
    血魂刀的真身,长一米三十七公分,最宽处却有六十六公分,看上去不像是一把刀,而像是一扇带把的小门。

    刀身微曲,呈血红色,带着一种琥珀似半透明的质感,里面游荡着更深的血色烟雾,刀柄是由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骷髅组成,内部通透,挥舞时会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啸响。

    “这玩意怎么看都挺邪性的...”

    刚吃了点亏,大朱吾皇也不敢再随便动用神识,只是反反复复的用目光端详着。

    “这血雾有点古怪...不会就是器灵吧?”

    就算不用神识,也能清晰的看见,刀身中的血色烟雾在游荡中会时不时的聚集在一起,化出一个狰狞无比的头像。

    大朱吾皇甚至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一对赤红的血眸正充满恨意的盯着自己。

    “哟,脾气还不小?”

    大朱吾皇不惊反喜。

    能找到正主就行啊!

    而且,如今血魂刀已经认主,这器灵再凶又能怎样?

    血魂刀都是我的了,一个和血魂刀融为一体的器灵,哪里还有反抗的资本?

    不过,前提是能把它弄出来。

    如果这家伙就躲在里面不出来,大朱吾皇还真拿它没辙。

    灵宝毕竟和普通的法宝不同,认主时得调整自己的神识波动,将器灵唤醒,而后,才能和它沟通,进行认主。

    而认主之后宝主和器灵之间还需要磨合,要用神识温养,让器灵和宝主之间产生类似于魂印一般的精神链接,在这时候才能真正借用器灵之力,将灵宝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还差的远了,他根本连器灵的意识都接触不到,更别说指挥它了。

    “咦,我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想着想着,大朱吾皇又有些奇怪。

    这记忆哪来的?

    自己啥时候懂这个了?

    要早就知道灵宝是这么用的,自己哪里还需要将它扔进粪坑啊...

    想到粪坑,大朱吾皇眼睛一亮,直接提着血魂刀就又走了回去。

    他刚将血魂刀朝着粪坑探去,刀身中的血雾已经一阵颤动,化出了一张狰狞的头像,一双血眼中怒火熊熊,张着嘴,无声的咆哮着。

    大朱吾皇单手持刀,一点点的将它朝着下方送去,露出了八颗大白牙,笑的很甜:“不喜欢?不喜欢就出来说话啊...你藏在那里面我又听不见你说啥...

    我听不见,我又怎么知道你不喜欢呢?既然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就当你喜欢了,那就送你下去洗洗澡好了...”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刀尖缓缓向下,已经快接触到下面的污浊之物。

    一堆干涸的粪便上,一只白白的肥蛆直起了身体,眼见就要爬上去了。

    “混...蛋...啊!”

    一声尖啸响起,血魂刀上,一团血雾飘逸而出,在空中化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血色人像,咬牙切齿的朝着大朱吾皇咆哮着。

    大朱吾皇依旧咧着牙笑:“哟,出来了?看样子你不喜欢洗澡?嗯,还挺凶?”

    他直接将手中的血魂刀一扔,转过身去,反手朝着自己的脖子比划着:“前面你不是很牛逼的嘛,一刀就把老子给砍了,要不再来一刀?”

    那血色人像尖叫了一声,连忙将刀身稳住,提出了粪坑范围,气咻咻的看着他的背影,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大朱吾皇站在那等了半天,背后也没什么反应,这才乐呵呵的转回了身,摸着下巴笑道:“怎么了,看你这模样也不像是心慈手软的货,怎么不动手了?”

    他此时真是稳如狗。

    那莫名其妙得来的经验告诉他,认主之后,器灵绝不可能对宝主动手,最多也就是不配合而已。

    既然这样,你还牛逼个啥?

    前面砍了老子也就罢了,那时候毕竟还没认主,但认主后还装死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让老子不爽,我还惯着你不成?

    “你...”

    那血色人像尖叫了一声,气的浑身发抖,偏偏还真拿他没辙,将血魂刀提出了粪坑范围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再次化作血雾,朝着刀身钻去。

    还没进去,就听见大朱吾皇冷笑道:“你回去吧,回去就继续洗澡,看不上这里也不打紧,回头来顿湿的...我找几个老婆子让你尝尝骚味也行!

    你就继续装,我倒要看看,谁扛得过谁!”

    血色人像化成的血雾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半晌都没有别的动静,最终还是重新化回了人形,一双血瞳中怒火熊熊,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大朱吾皇早就千疮百孔了。

    大朱吾皇继续冷笑着:“还不服?还不服不要紧啊...说实在的,一把小破刀而已,我也未必看得上,折腾你的办法我有的是,不信走着瞧!”

    “我...我...是...灵...宝之灵,血...血魂刀乃是灵宝,你区区一个开光境,竟然说看不上?”

    人像终于开口,声音如同金铁交戈,一开始还有些结结巴巴,但说了几句便流畅了起来。

    大朱吾皇冷哼道:“我管你灵宝什么宝,不听话有个屁用?”

    人像干干巴巴的说道:“你这么羞辱我?难道就不怕我怀恨在心?要知道,以你如今的境界,灵宝的威力大小,大多取决于我是否配合...”

    大朱吾皇忽然大笑了起来:“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灵宝我也不是没见过...要不要开开眼?

    嗯,这个,原先也是灵宝,也是不听话,器灵被我直接搞死了...你要不要也试试?”

    他一伸手,掌心中多出了一块黑白相间的圆形玉佩,轻轻抛动了几下。

    “这...”

    那人像真是傻了眼。

    阴阳鱼珮虽然由于器灵陨灭,如今已算不得真正的灵宝,但底子还在那,原本的阶位还远在血魂刀之上,他身为器灵,对宝物的感应比普通人灵敏的多,又怎会感觉不出来?

    不过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开光境,能把灵宝的器灵都搞死?开什么玩笑呢...

    吓唬人也不是这么吓唬的!

    刚想耻笑几句,忽然间,他淡淡的身影一阵波动,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这家伙背后可是有人的啊...

    否则的话,自己又怎会被强行认主,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那一位出手,别说成为器灵没多久、虚弱无比的自己了,哪怕比自己强大十倍百倍的存在又怎样?一根手指就能捻死了吧?

    这么看来,这家伙还真不是在吹牛了...

    “怎么样?你是准备跟它学学,来个宁死不屈呢?还是老实配合点?

    我这个人,脾气虽然不算好,但对自己人还是很照顾的,回头给你点好处尝尝...”

    那人像犹豫了一下,问道:“好处?什么好处?”

    “这就对了嘛!”

    大朱吾皇一乐,知道自己基本上算是赢了这一局了,伸手一拂,地上便叮叮当当掉了一地的矿藏。

    “你们灵宝不是喜欢这些嘛?我多的是啊...还有,作为器灵,你刚刚苏醒,应该还虚弱的很吧?我这有瓶灵乳,你拿去尝尝...”

    灵宝的品质是可以通过吞噬矿物来提升的,只不过眼界比较高,一般的矿物未必看得上。

    但大朱吾皇拿出来的这些,都是在一元世界所得,又是精炼好了的,都算不错的品类。

    阴阳鱼珮这种级别的灵宝,如果器灵在,未必看得上,但给血魂刀这种的,已经足够了。

    果然,看见了这满地的矿物,又听到了灵宝两字,这人像颤动的更厉害了,似乎正在做剧烈的挣扎一样,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身子:“血魂遁世,拜见主人!”

    “好好好...”大朱吾皇大笑了起来,忽然又心神一动,讶道:“你说你叫什么?血魂遁世?”

    “是的主人,血魂乃是器名,遁世乃是我成为器灵之前的道号...”

    那人像似乎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解释道。

    大朱吾皇更是好奇:“一元世界的遁世真人你可认识?”

    那人像浑身一颤,垂头丧气的说道:“那就是我...”

    “我艹,你就是遁世真人?那怎么成了器灵了?”

    大朱吾皇大吃一惊,眼珠子瞪的滚圆。

    遁世真人是谁,是一元世界传说中的人物,疑似元婴境的超级高手,竟然跑来了二元世界,还成了灵宝的器灵?

    “这事说来话长...主人,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血魂遁世朝着身后的粪坑看了看,觉得心有余悸。

    用粪坑来威胁自己的灵宝,这位主人,实在太不靠谱了...

    ......

    回到暂居的茅草屋,布下了简易的法阵,半天之后,大朱吾皇才弄清了来龙去脉。

    当年遁世真人确实已是元婴境,在一元世界已是举世无敌,而后又潜修了多年也不得寸进。

    但到了元婴境也不是真正的长生不老,眼见着寿元将尽,他无奈之下,只能死中求生,冲进了始祖之眼。

    原本是想着看看有没有觐见始祖的机缘,却没想到,直接来了这个世界。

    他那时候已经寿元无多,原本也就准备等死了,却没料到,这世界中有种奇异的力量,可以改造肉躯,延长寿元。

    这种力量,被称之为杀戮之力。

    也就是大朱吾皇之前感应到的那种奇异能量。

    可能是由于他也是昊神世界原生生命的缘故,大朱吾皇无法吸收的能量,他却可以吸收,用来改造身体。

    虽然莲台还是无法吸收灵力,但他来时,也带了一批丹药,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于是,便开始了杀戮。

    从十人屠、百人屠到千人屠、万人屠,而后再从杀神初选、杀神使者到杀神霸主,最终,他成为了二元世界十万年来唯一一位杀神之主,获得了觐见神灵的机会。

    传说中,成为杀神之主,觐见神灵时,可以提出一个要求...

    他在一元世界中便是由于寿元将尽这才闯入了始祖之眼,有这个机会,提出的要求自然也和寿元有关。

    他要长生不老!

    结果,心愿达成...

    他成了血魂刀中的器灵!

    说到这,他苦笑不已:“如果知道会是这种结局的话,我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提出同样的要求...不过神灵确实也做到了,我如今确实长生不老寿元无尽了...”

    大朱吾皇目光闪动,沉吟了会,问道:“你见到神灵了?”

    血魂遁世摇了摇头:“算是见到,也算没见到,只是在进去时,迷迷糊糊看见了一个金色的身影坐在一张巨大的宝座之上...”

    大朱吾皇奇道:“你就没偷看几眼?”

    血魂遁世苦笑道:“那时候,我的力量在二元世界也是举世无敌,再加上原本就有着元婴境的神识,可以说无比强大。

    而且杀戮了那么多年,已经杀出了一身的骄狂之心,只觉得哪怕真是神灵也无所畏惧,甚至还抱着一丝想要和神灵试试手的想法。

    但谁料到,一到了那里,只是看了一眼,就被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压直接压趴下了,哪里还敢随便窥探神灵的真颜?”

    “这么厉害嘛?”大朱吾皇也是小小的吃了一惊,而后心头一片火热。

    那神灵基本上就是那位器灵了,但这家伙好歹也是元婴境,就算在二元世界待了那么久,灵力早已耗尽,但神识还在,竟然连对方的威压都扛不住,这器灵该有多猛?

    这个昊神塔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宝物啊?

    自己要是得到了传承,拥有了昊神塔,估计对上四灵域那些君上都能扳扳手腕了吧?

    接下来,他又问了许多别的问题。

    血魂遁世既然曾经当过杀神之主,对这个世界自然是了解无比,此时他也死心了,事无巨细,回答的详尽无比。

    大朱吾皇倒也痛快,见他表现好,不仅仅拿出了一堆矿藏,还丢出了几瓶灵乳,让他的身躯也凝实了不少,也让血魂遁世对他的愤懑渐退了许多。

    连续两天,两人一问一答,对这个世界,大朱吾皇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脉络,不过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想要培养出一位杀神之主来,竟然如此之难?

    血魂遁世当年从十人屠开始,一直走到最后,足足花了五百多年...

    二元世界的历史上,倒是有过不知真假的传说,据说有一位杀神之主,从崛起到成功,只用了十七年。

    不过就算是十七年,对如今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大朱吾皇来说,也太漫长了点啊...

    这才是二层世界,如果后面都是这种难度的话,到九层,岂不是要花个百把年?

    百把年后,等自己出去,新历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次元通道只怕早就完全打开了吧?

    联盟还在嘛?自己的爹娘还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