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四章:血魂刀认主
    等所有的消息都打听完,大朱吾皇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忖了起来。

    “如今我还不知道那杀神使者和杀神霸主的实力究竟如何,在这里,无法补充灵力,还是先悠着点...

    不过也没必要太过低调,按这小女孩之前的反应来看,那种能量提升的乃是肉身之力。

    对别的修仙者来说,如果灵力耗尽,可能就任人宰割了,但是对于我...其实根本无需担心这些。

    更何况我还有那么多灵乳和丹药,实在有人想要找死,那也不用客气!

    一来二元世界就出现在这里,这也是缘分,就从这小女孩开始吧!”

    他在一元世界便已试过,自己所有的手段中,只有驯服技能暂时无法使用,但致命防御依旧有效,而金枪不倒的提示也还在,再加上超过圣师境的肉体强度,比这个,谁怕谁?

    “不过杀神的晋升也和杀戮有关,这世界实在太变态了些...”

    大朱吾皇无奈的朝着四周看了看。

    这些人不狂化时其实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其他地方应该也是如此,就完全为杀而杀,他还真是有些不忍。

    他心智颇坚,行事果断,但不代表残忍嗜杀,对敌人或者能威胁到自己的因素自然毫不留情,但对这样的普通人,还真是有些下不了手。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这世界就是如此,指不定就找那些不开眼的货色就足够了呢?”

    ......

    接下来几天,他暂时在这村子内停留了下来。

    他还是有些不死心,想要试试自己能否吸收这种古怪的能量。

    但是,无论怎么尝试,依旧毫无所获。

    莲台对这能量的排斥根本无法避免。

    三天后,他终于放弃,随后,取出了那把小刀,琢磨了起来。

    先试了试精血认主,无效。

    这便只有两种可能了。

    要么,这完全就是块顽铁,所以无法认主。

    要么,这确实是件完整的灵宝,有器灵在,普通的认主方式无效。

    “在一元世界中从未出现过灵宝,自然也不会有这方面的记载了...

    在四灵域倒是有,但是那些小屁孩还接触不到这种层面,所看过的典籍中只是粗粗的提了提,也没详细说明灵器该如何认主...”

    拿着小刀翻来复起的看了许久,精血都快滴了一桶了,这小刀还是没有半点反应,搞得大朱吾皇很是头疼。

    阴阳鱼珮虽然也可能是灵宝,但是器灵已经陨灭,认主倒是轻松的很,可这把小刀应该怎么玩?

    ......

    奇异空间中,昊有容眼睁睁的看了几天,总算看见他拿出了血魂刀,正在那高兴,结果没多久脸就垮了下来。

    “只不过是一件灵宝而已,这家伙好歹也是个开光境,却连认主都不会?怎么可能蠢成这样...”

    在昊神塔中一待就是那么多年,她哪里想得到,如今新历世界早已被封印了起来,大朱吾皇又去哪学这些知识去?

    更何况,在昊神那个时代,灵宝确实不算什么,但今日不同往日,就算在神州世界,如今灵宝也已是了不得的宝物了。

    别说是开光境了,哪怕是元婴境、出窍境,也未必能人手一件。

    “这可怎么办?难道还要我去帮他认主嘛?

    不行了呢...老主人设定的规矩那么严苛,我取巧一下也就罢了,真要这么做,禁制全面发动的话,连我也顶不住...”

    灵宝的认主其实不难。

    一般来说,无主的灵宝,器灵都处于沉睡状态,这时候就善于利用神识,调整神识波动,找到契合它的频率,唤醒器灵,而后就能和其沟通。

    刚刚醒来的器灵大多处于虚弱状态,还是比较好说话的,沟通时再喂食点精血,而后定下契约就行,简单的很。

    但现在呢?这家伙只会放血放血再放血,就算想到用神识了,也就是朝里面猛灌,毫不讲究方式方法,这怎么能成?

    昊有容郁闷不已。

    那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来了个试炼者,自己都那么放水了,结果还是个蠢蛋。

    不过如今也只能盼着他自己能琢磨透了。

    ......

    连续几天足不出户,那小刀几乎都被他泡在了精血中,依旧毫无反应。

    大朱吾皇尝试着直接神识烙印,可这小刀似乎是个无底洞,无论多少神识下去,都会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补精丹磕的和糖豆一样,库存直线下降。

    “能吞噬神识,这小刀就肯定不是凡物了,可那器灵不肯出来是怎么回事?看不上老子不成?因为我境界不高的缘故?”

    他越琢磨越是觉得有些憋屈,我堂堂系统的男人,竟然被鄙视了?你牛逼个啥?

    戮仙堂里百万仙怨值的灵宝摆了一排呢!老子只是暂时换不起而已!

    精血放的太多,连他都有些头晕眼花,索性心一横,推门而出,随便找了个村民问了一声,就大步朝着村后的小树林而去。

    ......

    “这家伙去干吗?”

    昊有容气鼓鼓的看着身前的景象,有些纳闷,结果就看见他钻进了树林中,几个村民正撅着屁股蹲在一个臭气熏天的大坑旁。

    “这家伙都开光境了,竟然还要出恭?筑基时身体未曾调理干净嘛?真恶心...”

    虽然面前只是一副拓印来的景象,但看着那屎尿横流、满是蛆虫的大坑,昊有容的脸色都白了,连忙将目光挪开。

    ......

    “走开!”

    走到粪坑前,大朱吾皇屏住呼吸板着脸挥了挥手。

    几个村民办公办到一半,被吓了一跳,眼中有红光闪现,但看清楚来人,连忙提起裤子就跑,生怕这位煞星一个不高兴直接将他们踹进去。

    “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对我也没啥用了,先进去洗个澡清醒一下!”

    他冷笑着将那小刀放在手心抛动了几下,直接就用朝着粪坑扔了下去,随后转身就跑。

    这玩意怎么说都是件灵宝,就算无主,也能发挥出不小的威力,万一炸毛了,自己未必顶得住,还是躲远点的好。

    他也没用神识去窥探。

    那满坑的肥蛆和黄白之物实在太恶心了点,哪怕神识没有嗅觉可言也HOLD不住...

    大朱吾皇已经打算好了,如果这小刀还没什么反应的话,等会就找几个村民再去将它捞出来,洗刷干净了再想别的办法。

    刚奔出几步,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浮躁易怒?竟然和一件灵宝较这个劲?

    还没回过神,身后已经传来了一声尖啸,一道血光闪耀而起...

    在这一瞬间,似乎整个天地都化作了一片血红,血光到处,草木灰飞烟灭,树林中的虫豸小兽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和嘶吼,浑身的血液在瞬间沸腾干涸。

    大朱吾皇大惊失色,此时再拿出符咒已经来不及,只能神识一动,身后有黄芒闪起,具现出了几具龟甲,将自己牢牢护佑在内。

    也幸好他如今已是心与念融,具现几乎是瞬间完成,将那血光阻在了身后。

    但是,下一刻,那血光便化作了片片血刃,直接将龟甲切割粉碎,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大朱吾皇吞噬了进去。

    “这么可怕...”

    此时,他刚刚召出了阴阳鱼珮,但还未来得及御动,意识便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模模糊糊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血液瞬间化作了滚滚熔岩,整个身体也在被寸寸焚毁,随后,便已魂飞天外。

    ......

    “呀...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那个空间之中,昊有容刚刚转过了头,轻掩檀口,惊呼了一声!

    “他究竟做了什么?血魂刀怎么自己苏醒了?”

    一片血光中,大朱吾皇已经倒在了地上,健壮的身躯团成了一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在他头顶,横卧着一把米许长短的血色长刀,正在那不住嗡嗡颤鸣着,长刀上,有一个若有若无的淡淡血色人影,正在那无声的咆哮着。

    “血魂看起来很生气呢...怎么啦?”

    昊有容眨了几下眼睛,伸手一点,面前的景象瞬间倒闪而回。

    “啊,真的好恶心...这家伙竟然,竟然...”

    昊有容目瞪口呆。

    虽然在她眼中灵宝也算不得什么好东西,但谁听说过得了灵宝之后直接往粪坑里丢的?

    宝物有灵,掉进这污浊之物中,哪怕睡得再深,也会被气醒...

    “完蛋了,虽然血魂虚弱的很,但被激怒之后,想要斩杀一个开光境的小修士还是轻轻松松的...

    这家伙已经完蛋了...呜呜呜,好不容易来了个试炼者...”

    地上的躯体已然化作了一具骷髅,失去了所有的生命特征,就连神识波动都已消失,昊有容苦着脸呜呜哀叹起来。

    自己好心好意,给这家伙开后门送宝物,原本还打算着让他通过试炼,结果才第二层就挂了...

    也太不争气了!

    可现在怎么办?归须洞天的毁灭不可逆转,难道自己也要同它一起堕入混沌,从此过那不见天日的生活不成?

    昊有容欲哭无泪的看着面前的景象,一时间有些坐蜡。

    就算她是器灵,但也没有扭转阴阳起死回生的本事,那是生死之道,混沌大道之一,就连她的老主人都未必做得到。

    难道只能靠那个老家伙了么?

    昊有容眨巴了一下眼睛,想起在一元世界还有一个长的很丑的老家伙,不过那一个比这个还不如,她也曾关注过一段时间,每天就看他和奇形怪状的海族在交pei,忙的很呢...

    正无奈间,忽然她眼前一亮,地上那具骷髅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后,宛如吹了气的皮球一样,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丰满了起来...

    “呀,这家伙还有这种本事?”

    昊有容小嘴张成了O型,眼睛都直了。

    作为器灵,昊神世界的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下,先前这家伙明明是已经死翘翘了,怎么又活了?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她吃惊,血魂刀中的血魂也一样。

    好好在沉睡,结果被人丢进了粪坑,生生被熏醒,刚发泄了一下将这混蛋斩杀,眼看着他生机泯灭,也算出了口恶气,结果人家又活过来了...

    这怎么能忍?

    刀身一颤,血光再起,可这一刀还没斩下,面前的空间就扭曲了起来,伸出了一只秀美绝伦的小手,一把就握住了刀把,上下左右乱抖了起来...

    “叫你乱砍人!叫你乱砍人!再乱砍弄死你!”

    随着一声娇叱,一股它根本无法抗衡的意识滚滚而来,差点没把它这残魂直接震散...

    ......

    等大朱吾皇幽幽醒来,血光已然消散一空,身前,正横着一把米许长的大刀,自己手腕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血痕,似乎被人割了一刀,但以他的恢复力,伤口早已消失。

    他意识一探,系统空间内,金枪不倒已经变成了4/11。

    “我艹,这就死过一次了?不过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这血魂刀...咦,我怎么会知道它叫血魂刀的...”

    大朱吾皇吃了一惊,试探着将神识探了过去,而后差点没蹦起来。

    “这就认主了?”

    神识操控之下,血魂刀如臂指使,化出了一道血芒,一闪便已掠过了近百米的空间,将一株几人合抱的大树拦腰斩断。

    刀势未尽,后方也传来了轰隆隆的声响,血芒所至,整整百余米的空间被一扫而空。

    “威力确实大,但这消耗也太大了点吧...”只是轻轻巧巧一个动作,大朱吾皇的脸却变的一片煞白。

    这灵器竟然消耗的不止是灵力,还有神识...

    只是这么一下,一千九百九十八瓣莲瓣就有半数黯淡了下去,而神识几乎被吞噬一空。

    “搞毛啊,不是说灵宝有器灵,可以借其之力,随心掌握的嘛?”

    大朱吾皇连忙掏出了几颗丹药,服了下去,而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血魂刀召到了身前,握住刀把琢磨了起来。

    ......

    “好困啊,还是被惩罚了呢...要多睡会才能恢复...”

    空间内,昊有容朝大朱吾皇看了几眼,倦懒的伸了个懒腰,薄纱下,那完美之极的身材划出了一个诱人之极的曲线。

    随之,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她这一睡,一元世界却翻了天。

    除了梵音宗之外,其他势力的始祖祭根本连始祖之眼都打不开,顿时人心惶惶,唯有荒圣得知了大朱吾皇消失的消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