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三章:杀神候选
    十几秒后,近百号人东倒西歪趴了一地,一个牙齿都被崩掉了几颗的小女孩被大朱吾皇单手提了起来,还在那张牙舞爪的嘶嘶吼叫着。

    他此时才有空端详周围的环境,目光到处,神识随之而动。

    这是一个破落无比的村子,有点类似于鼠族那样,就是胡乱在地上跑出了点坑洞,上面覆盖了一些枯黄的树枝和叶子就算完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来自于地面上流淌着的血水和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而地上刚被他打倒的那些家伙身上也大半都有着狰狞的伤口。

    “这里刚被人屠过村嘛?这些家伙把我看成他们的敌人了?”

    大朱吾皇立马就分析出了结论,但很快,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这世界,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

    他已经心与念融,神识完全和意识融合在了一起,虽然没有刻意探查,但是在神识笼罩范围内,任何一丝一毫的灵气波动都绝逃不过他的感应。

    在任何地方,哪怕灵气再贫庸,但也总会有一点灵气波动的,但在这里,丝毫没有!

    他眉头紧锁,心念一动,神识瞬间便扩散了出去,将这个不大的村庄全部笼罩在内。

    普通的开光境,神识感应范围最高在两百米左右,融合境三百米,但之前,大朱吾皇的神识感应反应便已达到了四五百米,那已是心动境的层次。

    在心与念融之后,由于蜜儿沉睡,他的神识强度不升反降,但是在掌控力上却有了极大的提高,如今,感应范围依旧保持着原有的水准,而且在感应力上更为敏锐和细致。

    “还是没有!这竟然是一个没有丝毫灵气的世界?这又怎么可能?”

    大朱吾皇有点晕。

    灵气,乃是一个世界存在的基础,就好像氧气对人类的意义一样,没有灵气,也就代表着这个世界是死的,根本不可能诞生出生命来,那面前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这村庄周围那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植物又是怎么回事?

    “不对,好像不是没有灵气,而是这里的灵气有点特殊...”

    大朱吾皇愣愣的抬头看着。

    这里的天空和一元世界一样,没有星辰太阳,散发着一种澄净的光芒,但一元世界的天空是蓝色的,而这里,则是带着一丝丝怪异的褐红色,就好像血液被冲淡之后又干枯了一样。

    而在神识感应中,这里到处弥漫着一丝丝古怪的能量,但和无形无色的灵气不同,这能量虽然依旧肉眼难辨,但在神识感应却中带着点血色。

    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屠杀,故此,之前他还以为那是血雾,但此时仔细一分辨,这才了然于心。

    心念一动,千瓣重台微微一颤,百余米范围内,那血色能量顿时翻滚了起来,下一刻,他震惊不已。

    这怪异的能量,竟然连千瓣重台都无法吸收。

    不,不是没法吸收,在感觉之中,自己的莲台似乎对这能量很是排斥,就好像一个人再饿,也不可能拿粪便来充饥一样。

    比喻虽然恶心了点,但在大朱吾皇的感觉中,就是这样。

    “吸收不了,也就代表着莲台无法补充灵力,难道说,这方世界没有修仙者?

    又或者是,这里的修仙者有别的方法可以吸收这种能量?”

    大朱吾皇大为好奇。

    前面的一元世界还是比较正常的,但这第二层世界却显得有些怪异了。

    如果没有修仙者的话,试炼者只要随身带着丹药补充,省着点用,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那这试炼还有什么意义?

    许久,他才被身旁传来的呻吟声惊醒,再一看,手中提着的那个小女娃,像只小老虎般折腾了许久,此时已经沉沉睡去。

    “这些人,似乎也有些不对劲!之前,眼中都有一抹血色,现在恢复正常了...”

    将那小女娃放在了地上,大朱吾皇朝身边扫视了一眼,找了个年纪大些的,刚想使个风系法术将他卷来身前询问一下,又停了下来,慢慢的踱了过去。

    既然在这里无法吸收灵气,灵力还是省着点用的好。

    自己丹药不缺,甚至连灵乳都有百余瓶,但这些东西用一点少一点,又何必浪费。

    ......

    那个空间中,昊有容正托着香腮,看着大朱吾皇的一举一动。

    对她这样的生命来说,时间原本就没多大意义,最无聊的时候,她曾观察过九层世界中某个生命的一生,从呱呱落地的婴儿直到他皓首苍颜耄耋而逝。

    “这些蝼蚁前面都说要将他扒皮抽筋了,这样都不杀?

    以他的性格,二层世界的试炼很难通过,不过有了血魂刀相助,应该可以完成,就是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嗯,之前最快的一位是十七年吧?不过那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

    以大朱吾皇的手段,哪怕不用术法,打听点消息还是手到擒来的。

    只可惜这村子里的人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说出来的东西有点颠三倒四,并没有太大价值。

    “世界的名字倒是和我预料的一样,叫做二元世界,至于有没有修仙者,这种小地方的人肯定是不知道的...”

    “不过,这些人有些古怪,似乎都有着类似于新历世界某些种族的天赋,在某种情况下会狂化,变得失去理智,嗜杀无比,就连先前的孩子也是如此...

    在正常的时候,他们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在狂化状态下,肉身力量倒是增强了不少,大约相当于新历世界觉醒境的水准。”

    “在他们极度愤怒时便会进入这种狂化状态,之前便是因为村子遭到了别人的偷袭和屠杀,所以全村人都狂化了。

    听他们说,在这个世界,杀戮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是他们自己,遇到了外人也是能杀就杀...

    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是这样,这个世界的社会构造会变成怎样?见面了,只要不认识的就动刀子?怎么可能...”

    大朱吾皇静静的站在那,身旁跪伏了一地村民。

    二元世界的人虽然疯狂,但在清醒时,思维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也知道恐惧,也知道什么人惹不起。

    这一位,一个人赤手空拳就放倒了他们所有,还是狂化后的他们,这种手段,在村民眼中已如神灵一般,又怎敢反抗?

    之前要咬大朱吾皇的那个小女孩怯生生的躲在一个汉子身后,灰扑扑的小脸上满是惧意,嘴角还挂着一些血丝,那是咬人时,被大朱吾皇震脱了牙齿所致。

    “嗯,这个小女孩倒是有些不同...”

    大朱吾皇心中一动。

    在感觉中,只是这短短一会功夫,这小女孩的身体就长大了许多,原本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如今已有十岁左右的模样了。

    “刚才这些村民在收拾尸体的时候,似乎有不少血色的能量去了她那里...是因为这能量的缘故?咦,牙齿也长好了...”

    神识之下,这女孩身体的每一处细节都被无限放大,那微微喘息时露出的牙齿自然也不会被错过。

    “身上没有灵力波动,也不像新历世界那样,有着基因突变的特征...这是怎么回事?那血色的能量到底是什么?

    这里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才能吸收?不,其他人似乎也能吸收一点,伤口的愈合能力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

    只是这小女孩比较特殊,她一个人所吸收的能量比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多...”

    在大朱吾皇神识感应下,先前那种古怪的能量已经找到了来源,是从躺满了整个村庄的尸体中散发出来的,此时已经被吸收一空,九成都进入了这小女孩的体内。

    此时,那些村民也发现了一点异样,小女孩的父亲正欣喜若狂的搂着她的肩膀,半蹲在她身前,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着,如若不是大朱吾皇还站在那,估计都要大声的咆哮起来了。

    “嗯,她是怎么回事?”

    大朱吾皇缓缓的踱了过去,指了指小女孩,问道。

    “妮儿她...她可能是杀神候选!”

    汉子目光闪动,时不时的朝着身旁看上一眼,眼中的喜色怎么也掩藏不住,似乎心中的恐惧都消退了不少。

    大朱吾皇轻轻的哼了一声,双目一闪,问道:“杀神候选是什么?”

    “大人,对不起,我只是太开心了...杀神候选是...是...”

    大朱吾皇的眼神明亮的吓人,那汉子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顿时清醒了不少,连忙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不过他是了半天,也没说下去,似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的样子。

    此时,他身旁一个看上去年纪比他大上几岁的中年人跪行了过来,朝着大朱吾皇磕首不迭:“大人,阿大他见识少,我来告诉你吧...”

    “嗯?说来听听!”大朱吾皇目光如电,一敛而收,并未再继续用神识威压对方。

    他心中确实有些奇怪,似乎这些村民见到了这小女孩身上发生的异变之后,对自己的畏惧减退了不少,这中年人嘴里还叫着大人,但语气已经轻松了不少。

    “是,大人...杀神候选,是神灵在世间洒下的种子,每一位杀神候选成长起来之后,都有着不可思议的伟力,有机会成为杀神使者...”

    他口才比先前那位汉子好了不少,说了半天,大朱吾皇总算是听明白了些。

    “这个世界就好像是在养蛊一样,杀神候选、杀神使者、杀神霸主...一级级向上,最终成为杀神之主,就有了觐见神灵的机会,永生不死...”

    “那么,是不是也就代表着成为了杀神就能进入三层世界?”

    “不过我明明吸收不了这种能量啊,这怎么办?”

    大朱吾皇很是头疼,每一层的试炼就好像猜谜一样,相比起来还是系统好的多,至少发布了任务还有说明。

    他目光一扫,落在那小女孩身上,忽然心中一动:“我吸收不了能量,那么如果我培养出一个杀神来呢?是不是也就有机会去觐见神灵了?估计那神灵也是器灵搞出来的玄虚...”

    这中年人其实知道的也不多,譬如什么杀神候选如何成为杀神使者,他根本说不清,更别说杀神霸主了,不过大朱吾皇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讯息。

    从杀神这个名头就能听得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杀戮的世界。

    整个世界,唯有一些城池才是安全区,受神灵保护,不许随意杀戮,其他地方,无一不是杀戮遍地,视生命如草芥。

    就连那些城池中,其实也不安全,生活在里面的人,随时随地也有着丧命的风险,不过究竟是怎样的风险,就不是中年人所能知道的了。

    在这个世界,杀戮不是原罪,而是荣耀。

    手上的血腥越多,地位就越高,除了杀神候选之类的名头之外,还有人屠称号,十人屠只是小意思,上面还有百人屠、千人屠、万人屠...

    除了天生的杀神候选之外,到了万人屠也能自动获得这一称号,就有了入城的资格。

    “先前这些人狂化时,身上显现出来的血纹就是人屠称号的象征嘛?”

    大朱吾皇目光扫过,别看这些家伙现在如羔羊一般老实,刚才狂化时可不是这样。

    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一道道血纹,最多的一位就是面前这中年人,露在衣服外面的就有几十条,全身肯定超过了百条,挡在这小女孩身前的这个阿大也差不多。

    那中年人还在说着:“我们村子原先是有一位千人屠的...只可惜几年前被人杀了,没有办法,只能迁徙到了这里...

    原本想着这儿人迹罕至,能休养生息一段时间,没料到又被百里外的柴村给盯上了,不过他们实力比我们好不到哪去,如果不是趁阿大他们几个不在,来偷袭的话,早就被我们宰干净了...”

    听到这,大朱吾皇有些纳闷的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杀过去呢?”

    中年人苦笑道:“柴村其实是这一带最大的势力,百里外那个只是一个分支而已。

    平时这种分支的事情主族不太会插手,但真要把他们屠灭了的话,我们也活不下去,只能再往远处迁徙了,但过了前面的那条大河,就是血魔的势力范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