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二章:我艹,食人族?
    看着大朱吾皇身边的女子将那些宝物一件件的收了起来,昊有容有些急了。

    血魂刀这名字听起来挺俗气,但却是实打实的灵宝。

    品级虽然不如阴阳鱼珮,但却是被修复完整的,而且这件灵宝的特性,对试炼者很有帮助。

    可如今人家不要,这怎么办?

    “这家伙也太没眼力了!”

    昊有容气鼓鼓的瞪着面前的景象,真想冲过传送通道,去掐着那个家伙的脖子问问他到底在想啥!

    昊有容乃是昊神塔被重创后重新诞生的器灵,要说存在的时间,那也活了不知多少万年了,但这其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度过的。

    那脾气性格,其实和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此时她一生气,始祖殿中,那尊始祖雕像忽然金光大作,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滚滚而来。

    大朱吾皇和梵青神等人还好,那些修为尚浅的弟子顿时被这威压震慑得全身巨颤,跪伏在地,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有些未入仙门的弟子,甚至直接就七窍流血,倒了下去。

    “始祖显灵?”

    梵青神正在收拾地上的宝物,每拿起一件便要恭恭敬敬的磕首祈祷,眼看着那些法宝便要收拾完,忽然威压降临,一时间面色大变,差点没晕倒在地。

    从这威压来看,始祖分明是被惹怒了啊...

    可面前这么多宝物又是怎么回事?

    这次的始祖祭实在太出乎意料了,诡异的很...

    “搞什么鬼呢?”

    大朱吾皇也颇为意外,低头一看,金光下,视线中正好掠过了一抹血色。

    梵青神收拾法宝时,下意识间,是根据神识所感应的灵力波动来的,那柄小刀自然被拉在了最后。

    不过始祖所赐,哪怕是块顽铁也是宝贝,先前她正想去将它捡起,结果威压就来了。

    “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许拿这柄小刀?”

    大朱吾皇忽然心中一动,抬头朝着那雕像看了看,忽然起身朝前走去。

    梵青神此时有些失魂落魄,哪里还来得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他毫不在意的走了过去,弯腰将最后那柄小刀捡了起来。

    “这...这对始祖也太不敬了...完了完了...”

    梵青神脸色惨白,刚哀叹了几声,忽然间,面前的金光瞬间敛去,威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还真是冲着这小刀来的...似乎这器灵有什么顾忌,不能主动提醒,只能暗示?难道这小刀有什么特殊嘛?”

    大朱吾皇手中拿着那把小刀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刀子材质非金非铁,捏在手里轻飘飘的,就好像塑料的一样。

    如果说有什么异样,那便是入手滚烫,就好像握着一颗正在熊熊燃烧的煤球似的,不过以大朱吾皇如今的肉身强度,这点温度还真算不得啥。

    “这...这不会是件灵宝吧?”

    忽然间,他心中一动,差点没直接就用精血认主试试了,不过毕竟身边还有这么多人,还是憋住了。

    只有灵宝才会有这种异象,那是因为灵宝有器灵存在,在它控制下,自然能收敛气息。

    灵宝之上,还有仙宝,不过那种级别,大朱吾皇暂时是想都不敢想的,整座昊神塔估计也就这个层次罢了。

    一时间,他只觉得心跳都加快了几分,手都有些哆嗦。

    这可是灵宝啊,而且如果真如自己所猜测的一样,这还是件完整的灵宝。

    阴阳鱼珮在完整时应该也是灵宝一流,但如今器灵泯灭,也已无法完全收敛气息,依旧时不时的会散发出一些灵力波动来。

    虽然比起普通的法宝来,要隐晦许多,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的。

    但这把小刀则是完全内敛,至少从外表上,任凭他神识再强,也看不出半点端倪。

    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转过身去,朝着已经目瞪口呆的梵青神微微一笑,道:“青神长老,这件法宝与我有缘,给我可好?”

    梵青神还未来得及说话,一旁的梵小北已从震惊中醒来,忙不迭的点头道:“小千兄,这次的始祖祭原本说好由你主持的,宝物自然也应该归你所有,你想要什么,尽管拿去便是,何必客气?”

    自家少宗主摆明了胳膊肘往外拐,梵青神还能怎么办?

    幸好这次梵小南没来,否则的话,以那小丫头的性子,估计都敢从自己手里将先前收起的那些宝物都抢过去,送给她的小千哥哥...

    大朱吾皇哈哈一笑,朝着两人微微躬身,道:“那就多谢少宗主和青神长老了,嗯,希望日后还有相见之时...”

    话音一落,他便已向后退去,只是几步,便已跨入了那个漩涡之中。

    “小千兄...你...”

    他动作实在太快,等梵小北反应过来,娇呼了一声,大朱吾皇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顿时愣在了那,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了起来。

    之前,她便隐隐有所预料。

    但真当大朱吾皇离去,她心头依旧隐隐传来了咔嚓一声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样。

    不由之主间,她缓慢的挪动着脚步,朝着那漩涡挪去,梵青神同样也震惊不已,但神智尚在,连忙一把将她拽了回来,低喝道:“小北!那是始祖之眼!怎可乱闯?你想害死全宗上下这数万门人嘛!”

    梵小北珠泪滚滚,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气,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喃喃道:“他真的走了...真的走了...去了哪里?会不会出事?”

    梵青神叹了口气,将她拥在了怀中,安抚道:“黄长老来历神秘,极可能是始祖眷顾之人,不会有事的...

    但这始祖之眼,我们可不能乱闯,你也不是没看过史料所载,就连遁世真人,也是有去无回...

    真人乃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就罢了,但另外几次,哪一次闯入者没给自家宗派带来莫大的灾祸?”

    梵小北泪眼迷离的朝那漩涡看着,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如若她只是孤身一人,说不定还真会跟着进去,哪怕死,又有何惧?

    但是,她毕竟乃是梵音宗少宗主,又怎能任性而为?

    只是良人此去,此生可有再见之时?

    ......

    一条波涛滚滚的大河旁,整片整片的芦花宛如皑皑白雪一般堆积在岸边,微风徐来,将花絮吹起,漫天飞舞。

    大白天的,河边的泥地上,竟然传来了阵阵沉闷的鼾声。

    在那,整片整片的芦苇被整整齐齐的压倒在地,一群衣衫褴褛的汉子仰天躺着,以大地为铺,芦叶为席,露着干瘪瘪的肚皮。

    偶尔有芦花荡来,钻到他们鼻孔中,便会伸出粗粗的手指挖上两下,再打上一个响亮的喷嚏,犹自酣睡。

    一个七八岁、黑黑瘦瘦的小女娃拿着一个烤红薯,一面啃着一面慢吞吞的沿着河边走来。

    那红薯只有常人两个拇指大小,三口两口落了肚,肚子依旧空空落落的,她又在旁边的芦苇荡里拔了几根嫩芦根,就着河水随便冲洗了一下,便如同嚼甘蔗一样啃了起来。

    远远的便听到了鼾声,女娃愣了愣,撅着嘴就奔了过去,小手叉腰,气呼呼的叫嚷了起来。

    “阿爸!三叔、四叔...你们又在偷懒睡觉!?鱼呢!你们捕的鱼呢!阿姆她们都生好了火,就等着你们带鱼回去呢!”

    童声清脆,芦苇荡里一群鹈鹕被惊起,发出了粗哑的叫声,一哄而散。

    这群鹈鹕极为肥大,每一只翅展都有两米上下,飞起时,就好似一朵朵白云一般,只是体型实在太大,显得有点笨拙。

    它们先得离开芦苇荡,到了河面之后快速的扇动翅膀,双脚在水中不断划水,才能逐渐加速,脱离水面缓缓地飞上天空。

    女娃张大了嘴愣愣的看着,脸色忽青忽白,最终涨成了红色,尖叫了起来。

    “阿爸!鹈鹕,那么多傻傻的鹈鹕,就在你们身边睡觉!你们...你们竟然就这么白白放跑了?”

    “哈...妮子,你怎么来了...是族里要开饭了嘛?”

    一个身材最为结实的汉子终于被她吵醒,但却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就那么躺着,伸手挠了挠肚皮,一面打着哈欠一面问道。

    “阿爸,你就知道开饭...鱼呢,你们采的芦根呢...我看你咋和阿姆交待!还有,旁边那么多鹈鹕,你们没看见嘛?”

    “交待...哦,对呢,鱼呢?”

    想起媳妇,那汉子打了个哆嗦,总算彻底清醒了过来,急匆匆的爬起来一巴掌就拍在了身旁一条汉子的肚皮上。

    “阿三,鱼呢,不是安排你们几个打渔嘛,谁叫你们在这睡觉的?”

    他手劲大的很,啪的一声,那肚皮上就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掌印。

    阿三惨叫了一声,从地上窜了起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鱼呢,鱼呢...阿四,鱼呢?咦,妮子你来了啊,是要开饭了嘛?”

    “除了吃,你们还知道点啥?”

    妮子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三叔,没有鱼,没有芦根,拿什么开饭?大伙喝白水嘛?你们...你们都出来几个小时了,难道就是睡了一觉,啥都没干?”

    “干了啊,我们已经下网了,阿四...阿四,你们几个去收网。咦老么,你们几个怎么也在睡觉,你们挖的芦根呢?”

    旁边几个壮汉懒洋洋的爬了起来,钻进了芦苇荡,没多久便传来了一声惊呼:“网呢,阿四,方才是你下的网,是在这里嘛?”

    妮子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用手扶住额头,就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她老爸眼珠一转,解释道:“嗯,阿爸和你这些叔叔们在河边发现了一条大鱼...实在太大了,咱们几天没吃饭啦,顶不住啊...嗖的一下,就让它把网都拖走了...”

    他比划了几下,形容那鱼到底有多大,而后蹲下来伸手将妮子搂在了怀中,很诚恳的看着她:“妮子,你会老老实实的告诉你阿姆的是不?否则的话,明天阿爸就没法去山里给妮子抓翠鸟了呢...”

    妮子眨巴了一下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被大鱼拖走了是不?我会告诉阿姆的。不过阿爸,你觉得阿姆会相信不?”

    “不相信也没办法啊...最多,最多这几天我多干点活就是了...”

    汉子愁眉苦脸的嘀咕了一句,带着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拔了几捆嫩芦根,急匆匆朝村子走去。

    .....

    虽然明知回到村子也没啥吃的,但对他们来说,哪怕有碗热水,只要是锅里出来的,那都是美食!

    村子离河边不远,一群人还没走到村口,那汉子忽然顿住了脚步,鼻翼扇动了几下,面色一变,将妮子往旁边一推,拔腿就跑。

    “那些混蛋来了!兄弟们,操家伙上啊!”

    “艹,都跑到这里,也躲不过嘛?和他们拼了!”

    “......”

    一群壮汉们大声吼叫着向前冲去,一会功夫便消失在村头的槐树林中。

    “阿爸!阿姆!”

    妮子呆呆的站在那,鼻翼微微抽动了几下,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顿时尖叫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朝前奔去。

    ......

    一踏入那漩涡,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宛如被人揪着头发,拼命的甩着圈子,那速度快的令人呼吸都困难,以大朱吾皇如今的神识强度都不由觉得有些烦闷欲吐。

    “这传送通道怎么有些像坐过山车的感觉,和之前的不太一样...难道我搞错了?这并非是去往二层世界的?”

    幸好,这感觉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没多久之后,眼前便为之一亮,等他跌跌撞撞的站稳了身子,还没搞清楚状况,身旁便传来了一阵吵杂的声音。

    “这里,这里还有一个!杀了他!”

    “交给我!我要剥了他的皮,再用山盐腌起来养着!”

    “不行,这王八蛋不能让你一个人痛快了!咱们一人一刀活剐了他!”

    “......”

    “我初来乍到的,这是招谁惹谁了?”

    大朱吾皇摇了摇头,好容易才清醒了过来,发现身旁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了人。

    看着那一张张面黄肌瘦偏偏又凶神恶煞的脸庞,不由有些懵逼。

    还没回过神来,从人群中窜出了一个瘦小的身影,直接抱着他的腿,就一口咬了下去。

    “我艹,食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