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一章:送上门的好处都不要?
    那个奇异的空间内,那金纱女子正百无聊赖的翻看着面前的景象。

    好像录像快放一般,自大朱吾皇进入一元世界开始,每一步每一个瞬间都快速的闪动而过。

    看了半天,她眉头轻皱,小嘴撅起,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嘟哝道:“不行呢,昊神传人怎么可以是这样的性子呢?这样的话,就算我再放水你也得不到老主人的认可的...”

    “这种性格,就算过了前几层,到了第七、第八层也是必死无疑...哎呀呀,怎么办呢?”

    她愁眉苦脸的坐在那,托着下巴,眼珠咕噜噜的转着。

    在她身旁,有九道玄光,此时,其中一道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她正在那发呆,也没注意。

    ......

    始祖殿内,祭祀已经开始。

    一套繁复的仪式过后,以梵小北为首,近百名梵音宗门人一同跪拜了下去,高声祈祷着。

    始祖祭,对一元世界任何势力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仪式。

    宗门是否能够兴旺,传承能否源远流长,往往取决于此。

    每一次始祖祭,收获都有多有少,完全随机。

    但是,十数万年来,一元世界的各大势力们还是总结出了一套规律,梵音宗历史悠久,自然不会缺少这方面的经验。

    始祖祭时,必须人人对始祖抱有敬仰之心,越是虔诚,收获越多!

    一元世界之人,几乎打出生开始便已每日里被灌输着始祖之名,在这里,始祖就是创世之神,唯一真神,所以,这规律有和没有其实没多大区别,估计也就是自我安慰而已...

    不过,人心原本就是如此,真理其实来自于大众的认识,不以对错而论。

    此时,一片祈祷声中,唯有大朱吾皇昂头看着面前的一尊巨大雕像,脸上皆是玩味的笑容。

    “这就是器灵的模样?挺水灵的一个大姑娘啊...就是穿得太少了点吧?”

    那是一尊通体散发着金光的女子雕像。

    这雕像通体上下除了金色,没有别的色彩,但却能通过简单的笔触和线条将人体勾勒的惟妙惟肖,就连那一层笼罩在外的薄纱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飘动感。

    在那薄纱之下,是一尊完美的胴体,从大朱吾皇的角度往上看,妙处忽隐忽现,养眼至极。

    “小千兄,你...你这是...”

    祈祷声渐渐平息,梵小北又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这才直起了身子,半跪在地,之后,便是等始祖之眼开启,而后送入十亿大钱了。

    可等她一抬头却愕然的看见,身边这位黄大长老竟然直挺挺的站着,正朝着始祖雕像张望着,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

    那目光,怎么看都有些淫荡...

    那笑容,很猥琐...

    梵小北顿时急了眼,伸手一拉他的衣裾,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千兄,不可对始祖不敬啊!”

    “哦...”

    大朱吾皇朝她看了一眼,倒也从善如流,收回了目光,有些好奇的问道:“这雕像,是从哪来的?”

    “小千兄,你这样,是会惹怒始祖的,始祖之威,不容冒犯!”

    看他这疲沓的样子,梵小北都快急得哭出来了。

    “这洗脑洗的...”

    大朱吾皇很无奈,看她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也有些不忍心,不过也没跪下,而是半蹲了下来,用余光偷偷的看着。

    梵小北这才松了口气,但过了一会,脸色却变了。

    根据记载,祭祀过后,雕像下方便会出现始祖之眼,可这次,半天都没见动静...

    此时,所有的梵音宗门人都已抬起了头,期待无比。

    梵音宗已然六十年未曾有过始祖祭的资格,除了一些老人外都是第一次参加,一开始,都没发现什么异样,唯有那些老人心中咯噔了一下,纷纷朝着大朱吾皇看去。

    “他触怒始祖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些年轻门人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始祖殿中,气氛越来越压抑。

    梵小北脸色苍白,有些不知所措的朝着一旁的梵青神看去。

    梵青神双膝着地缓缓的朝着她的方向挪动了几步,又朝着大朱吾皇看了看,轻声说道:“黄长老,你还是快点向始祖叩首赔罪吧...否则始祖一怒,会出大事的!”

    “让我叩首赔罪?”

    大朱吾皇目光闪动,缓缓的摇了摇头。

    开玩笑呢?我好歹乃是传承试炼者,器灵再牛,只要自己日后得到了传承也得认自己为主,让我向她磕头?有没有搞错?

    梵青神也有些急眼了,嗓门稍稍拔高了一些,急道:“黄长老,你从荒蛮之地而来,可能还不知道始祖之威究竟有多恐怖...

    许多年前,也曾发生过此类事情,最终,始祖一怒之下,非但未曾开启始祖之眼,那一个宗门参与祭祀的所有人也都一夜暴毙!

    那个宗门也引起了众怒,被逐出了一元始城,更因此而覆灭!”

    “这么恐怖嘛?我怎么觉得这器灵脾气不错的啊...”

    大朱吾皇还真是有些纳闷,之前刚到一元世界时,这位曾出现过,那时候真心挺热情的啊...

    看他不吱声,腰板依旧挺的笔直,梵青神是真的急眼了,要不是念在这位对梵音宗有大恩的份上,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

    梵小北之前还不知后果这么严重,此时轻咬下唇,已然珠泪盈盈,也是惶然之极。

    大朱吾皇苦笑了一声,刚想弯个腰充充数,眼前忽然有一道玄光闪起。

    ......

    “嗯,那家伙要去二层了呢,要不要再给他点好处呢?否则真的过不了关啊...

    不过老主人设定的规矩怎么办?

    我想想啊,对了,始祖祭的奖品我可是可以自己设定的,我也没说是给他的呀...有容真聪明!”

    那个奇异空间之中,金纱女子刚刚回过神,面前的景象一切换,来到了始祖殿中。

    她饶有兴致的朝着大朱吾皇看了看,伸手一点,面前有波光闪动,出现了一点点细小的光影,里面有法宝、丹药、符箓,各式各样,林林总总数百件。

    她眼珠一转,又掏出了一把玲珑小巧的血色小刀扔了进去,而后又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这才开启了传送通道。

    ......

    始祖殿中,梵青神都快冲上去掐着大朱吾皇的脖子把他按下去磕头了,忽然,面前有道道金光闪起。

    始祖雕像下,空间出现了一团漩涡一般波动。

    “始祖之眼开启了!”

    梵小北惊喜交加,梵青神也赶紧跪下磕首不迭,连磕了十几个响头之后,才松了口气。

    “黄长老,幸好始祖仁慈,并未降罪与你,不过这一次,估计不会有太大收获了,可惜了...

    日后在始祖面前还是要心存敬畏,否则的话,不知道哪天就会闯下大祸!

    都还愣着干嘛?速度供奉大钱!”

    她还特地叮嘱了大朱吾皇一声,这才一声令下,后方的门人顿时忙活了起来。

    十亿大钱,就算全部换成万钱都要十万枚,几平米的百宝囊也装不了多少,只能装箱搬来,早已整整齐齐的垒在了门口。

    可还没等他们将大钱搬上来,始祖之眼中就金光大作,涌出了一件件宝物,没多久功夫,就叮叮当当摆了一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梵青神目瞪口呆,自己之前还说不会有什么大收获了,结果这又是什么情况?

    她寿元近千岁,参加过的始祖祭已有几十次,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宝物?

    那一瓶瓶的丹药都堆成了小山,旁边法宝以十计数,还有一摞摞的符箓和不知名的宝物,林林总总加起来都有数百件了。

    关键是,都还没来得及供奉大钱呢,始祖就先给赏赐了?

    十数万年来,啥时候听说过这种情况?

    ......

    奇特空间中,金纱女子刚迷迷糊糊的挥了挥手,将身前的宝物扫垃圾一般扫进了传送通道中,忽然一掩小嘴,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哎呀,怎么都扔进去了?这是这一年的份额呀...”

    “而且似乎我忘记了什么?对了,大钱还没收回呢...嗯,一个人待时间久了,记性也差了呢...好无聊啊...”

    ......

    她这么迷糊一下不要紧,可把梵青神给吓住了。

    俗话说事有反常必有妖,可面前这一地的宝物也不是假的。

    那一堆丹药中,有大约十个赤红的瓶子,应该都是筑基丹,而那十几件法宝,每一件都有着强烈的灵力波动,最次也是四阶以上...

    按以往的经验来看,梵音宗有史以来最丰盛的一次奖励,价值估计都达不到这些宝物的十分之一。

    “不会是幻觉吧?”

    梵青神愣愣的俯下身子,拿起了一瓶筑基丹,触手温热,打开瓶塞,一股辛辣的气息扑鼻而来...

    “没错...是筑基丹,小北,你掐我一把试试,看看老婆子是不是得癔症了,在做梦呢...”

    梵小北也是震惊无比,闻言没去掐梵青神,而是狠狠一把扭在自己那丰腴的大腿上,立马低声娇呼了起来:“青神祖师,我没做梦呢...是真的!是真的!”

    “谢始祖恩赐!梵音宗上下感恩不尽!”

    梵青神这次如梦初醒,顿时老泪纵横,伏地磕首不迭。

    “这器灵挺给面子...只是这拿出的东西档次差了点!”

    大朱吾皇笑眯眯的站在旁边也不吱声。

    他倒是没想到器灵只是一时迷糊,还以为是人家给自己面子呢,不过朝那堆宝物扫了一眼,还真没啥看得上的,都是些可有可无的鸡肋之物。

    “咦,那把小刀有点古怪...”

    丹药、符箓他完全没放在眼中,注意力基本都落在十几件法宝上。

    心与念融之后,神识已能心随意动,一眼过去,这些法宝的灵力波动便尽入眼底。

    “其他的也就罢了,最高也不过是五阶法宝,但这小刀竟然没有一丝灵力波动...”

    那柄小刀只有两指长短,上面布满了芝麻大小、红褐色的斑点,看上去就好像是铜锈一般,看上去普普通通。

    原本这样的东西,扔在路边大朱吾皇都不会看上一眼,但此时就好像一堆钻石之中忽然混进了一块瓦砾,反而很是显眼。

    最古怪的是,他看过去的时候,那小刀似乎还跳动了一下。

    大朱吾皇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原本就离始祖之眼不远,宝物涌出时还正好落在了他前方,只要向前一步,微微躬身便能拿到手里。

    不过,他和梵音宗达成的协议中并未说想要始祖祭时的宝物,此时索要也不太好。

    反正他如今手中法宝也不缺,反倒是修为境界跟不上,导致无法发挥出威力,故此却也并不太在意,只是看了几眼,便又微笑着扭过了头,不再多想。

    ......

    “他怎么不拿?”

    奇特空间之中,金纱女子正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景象,见到大朱吾皇的反应,有些傻眼。

    老主人当年可是立下过规矩的,作为器灵,如若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她偷偷的将这件血神刀放进去已是取巧,总不能直接了当的塞到大朱吾皇手里。

    “这个笨蛋啊!这可是血魂刀!没有它,你怎么可能通过试炼?”

    金纱女子咬牙切齿的看着,见到大朱吾皇还在那没心没肺的笑着,都恨不得将那小刀拿起来塞他嘴里。

    ......

    昊神塔内拥有九层独立空间,但实际上,却是十层,另外一层便是归墟。

    其中,塔内的九层,乃是昊神以莫大法力融合而成,昊神塔炼成之日便已诞生,但归墟却不是。

    远古的某处大战中,昊神和昊神塔皆受重创,昊神伤重不治,昊神塔中的空间也即将奔溃泯灭。

    在最后关头,昊神将这件本命法宝强行融入了归墟洞天之中,借归墟之力,稳定住了塔内的空间,并留下了传承,以待后人。

    但到了昊有容这种级别,已经和真正的生灵没什么两样,老主人陨落之后,她觉得自由自在的很,哪里愿意多个新主人?

    故此,在之前的无数岁月,来来回回那么多试炼者,都被她玩得死光光,运气最好的也就抵达了七层,又怎么可能获得传承?

    但昊有容没料到的是,之后又发生了异魔入侵之战,在那一战中,归墟洞天也被重创,渐渐走向了毁灭。

    如若在归墟消失前,昊神塔还是未曾等来传承者,便将与它一同归于混沌之中,从此不见天日。

    作为器灵,昊有容和昊神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不愿落得这样的结局,开始眼巴巴的盼着传承者的出现。

    但归墟荒废后,葬仙地又被大能封印了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昊有容才等来了大朱吾皇这一个试炼者,眼见着时日无多,她这才想着能开点后门,助他一臂之力。

    却没想到这家伙傻乎乎的,送上门的好处都不去拿!

    简直太可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