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七十章: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大朱吾皇挺尴尬,因为他觉得面前这小妞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多厚的脸皮?依旧被她这火辣辣的目光烫的有些脸红。

    特别是那一句‘你可回来了’,这怎么听都像是老公跑出去花天酒地,媳妇在家苦等不归时的怨言。

    他能说啥?

    嗯,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这不成了打情骂俏了嘛?

    这特么是仙侠,又不是言情!

    关键是,他跑回来是为了参加始祖祭和翻看梵音宗的典籍啊...

    至于少宗主大人,他还真没怎么惦记...

    不是她不美,而是马上就要距离产生美了...

    何苦还去处处留情?

    ......

    他住的那小院依旧保持着原样,就连桌上裁剪剩的符纸边角都还放在那,只是收拾了一下,整整齐齐的码在了一边。

    目光一转,看见桌角摆着一只白玉茶盏,盏口上有着淡淡的唇脂印,梵小北站在他身旁,顺着他视线一瞥,俏脸一红,素手轻拂,那茶盏就不翼而飞了。

    大朱吾皇就当没看见,拉了把椅子就坐了下来,而后笑道:“少宗主,我这次过来,是为了始祖祭的事,另外还有件事想要拜托你帮个忙...”

    “只是为了始祖祭嘛?”

    梵小北心中微凉,原本因为激动而有些潮红的脸庞也变的苍白了些,点头道:“小千兄有事尽管说,只要我梵小北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大朱吾皇笑道:“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不知道贵宗的规矩,所以不知道是否冒昧!

    这次在荒圣身边闭关,感悟良多,但我修行日短,实在还有太多不明之处,不知贵宗有没有什么关于境界感悟之类的典籍?

    如若没有什么不可外传的规矩的话,我想取走一份,不知可否?”

    他说着说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面前这妹子为什么杏眼圆睁,摆出了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果然,他话音一落,梵小北便冷哼了一声,一字一句的说道:“贵宗?小千兄如今傍上高枝了,就和我们分的这么清了嘛?不过很抱歉,本宗秘籍概不外传!

    嗯,你已去过宝库,之前的交易也已完成,等始祖祭之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始祖祭在三天之后,到时始祖殿见吧,好走不送!”

    大朱吾皇目瞪口呆,先前不是还说的好好的,什么能办到的绝不推辞嘛?怎么一会功夫就翻脸了?

    这女人的心思也太善变、太难猜了吧?

    气氛变得好尴尬...

    嘴上说着好走不送,但梵小北又哪里有送客的样子?说完话便自顾自扭过了身子,气呼呼的和桌角的一株吊兰较上了劲,眼眶都红了。

    大朱吾皇也不傻,只是稍稍愣了愣,便已回过了神,连忙腆着脸笑道:“小北妹子,是我失言了...

    嗯,我身为堂堂梵音宗客卿大长老,要翻看一下本宗的秘籍,些许小事,你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吧?”

    梵小北这才破涕为笑,不过倒也没马上答应,而是将先前那块七彩令牌又拿了出来,摆在桌上推了过去,噘着嘴说道:“还客卿大长老呢,临走了,连长老令都不要一块,谁知道你有没有放在心上...”

    大朱吾皇还能说啥?乖乖收下呗...

    ......

    ‘黄长老’回宗,少宗主大人顿时干劲十足,大朱吾皇刚泡一壶茶还没凉掉,她便抱着一堆玉简走进了房门,身后还跟着几个宗内弟子,也是抱了个满怀。

    最妙的是,她明明有着百宝囊,偏要将这玉简全部捧在怀里,额头香汗淋漓,显然是等着人表扬呢...

    大朱吾皇这才知道梵小南那性子是从哪学来的,明明是近朱者赤嘛...

    不过,此时的少宗主,褪下了那层年少老成的伪装,倒是可爱了许多...

    “这么多?”

    大朱吾皇连忙迎了过去,伸手接过,放在了桌上,而后笑道:“这么多?少宗主有心了!”

    梵小北还没说话,身后一位年轻弟子已然笑了起来:”黄长老,少宗主可是将梵音行这的藏经阁都搬空了呢...”

    梵小北俏脸一红,转身朝她瞪了一眼,而后才笑道:“小千兄,本宗的藏经阁其实设在宗门内,一元始城中的只有这些复本,不过也算齐全,最多缺了一些功法而已...

    你先前说,要的是境界感悟之类的典籍,这里基本都全了,另外一些,乃是我们梵音宗这些年来收集的杂文琐记。

    最多的,则是人物传记,那些境界感悟,有时候和个人心境有关,配合传记来看说不定能有别的收获,所以我一并带来了。”

    等身后的弟子也将玉简放下,告退之后,梵小北玉指如葱,将满桌子的玉简分门别类,一面摆放着一面介绍道。

    “少宗主真是心细如发,秀外慧中说的就是你这样的...”

    大朱吾皇很给面子,立马一个高帽子戴了过去,梵小北玉指轻颤,心中甜滋滋的。

    ......

    少宗主确实很给力,这些玉简真是包罗万象,大朱吾皇粗粗的翻了一遍,先是在一份梵音宗数万年前的祖师游记中找到了关于三融破境的描述,不过也有些语焉不详,只是略略的提了一笔而已。

    但是,在这游记之中倒还是写到一些别的内容,譬如说这三融破境之说,乃是他在某年某月,拜访某位隐士高人时听他口述而来...

    “少宗主,这位破天是谁?看这描述,很了不得的样子。”

    大朱吾皇将那些玉简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却并未在其他地方再找到此人的名字。

    “破天?”梵小北柳眉轻蹙,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你说的是遁世真人吧?他俗名便叫破天,遁世真人乃是后人的尊称,久而久之他的真名反而少人得知了。”

    “原来如此...”

    听到这名字,大朱吾皇才恍然大悟。

    这遁世真人的名头可不小,不少玉简中都有提及。

    此人号称乃是一元世界有史以来第一高手,也是一元世界中唯一一位疑似元婴境的高手。

    只是此人素来独来独往,一生都未曾收徒开宗,也极少与人交手,所以传说留下了不少,但都是没太多真凭实据的小道消息而已。

    “这一位只怕就是三融破境的...”

    大朱吾皇将有关他的记载都翻出来看了一遍,幸好都是玉简,神识一扫就行,这速度比电脑COPY还快,否则的话,光是这些记载估计就得看上几天。

    “精与识融,这里的精不是精神,而是精气,换句话说,应该就是本源,识乃神识,要探寻自己的本源之力,让自己的神识与其更为契合...”

    “所谓的本源之力,换句话说,其实差不多就是法则之力。

    一般人,筑基时便会有法则之物具现,无论是五行抑或是那些特殊的法则,至少都能有个方向、有路可寻,而且这一条条道路,都有前人走过。

    但是我的莲台所具现的乃是生死之道,这条路还真没听说过有谁走过...至少,我翻看了这么多典籍,都没见谁提到过!”

    无路可循,也就代表着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这就有点蛋疼了...

    如若大朱吾皇身在神州世界某个大宗门之内,说不定还能有高人相助,帮忙揣摩一二。

    但他偏偏就是光棍一个,家底子太薄,还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道纹...如今也唯有自道纹之上想办法了...三道道纹,二死一生,如今我还只能具现出一道尸纹,如果能将那道生之道纹也具现出来的话,说不定会有些收获!”

    “按遁世真人偶尔传出来的消息,三融破境之后会有大收获,如今,我已两融,这是我的大机遇,绝不能错过!

    更何况,在昊神世界之中,我只怕是无法兑换融神篇了,既然无法晋级,想要提升战力,也唯有这条路可走!”

    这次和荒圣一晤对大朱吾皇触动颇大,不仅仅是完成了心与念融这么简单,更让他明白了自己到底欠缺了什么,以及如何去弥补。

    心与念融之后,他的神识强度非但没有增强,反而弱化了。

    那是因为蜜儿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无法与他再共享精神力,但是,在神识的掌控力上,他却有了极大的进步。

    神识掌控力强了,对灵力的掌控和操纵同样获得了长足的进步,战力陡增。

    如若能再完成精与识融,他便真正有了和心动境一战的信心,至少能多点自保的本钱!

    他在那默默的思索着,一发呆就是个把小时,梵小北也不着急,就是在旁边呆呆的看着他的侧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人正在那一起发呆,房门外传来了梵小南欢快的笑声:“小千哥,你回来了?我告诉你啊...小北姐她做梦的时候都...哦,小北姐你在啊...”

    梵小北俏脸绯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丫头嘴上没个把门的,这种事情能到处说?

    幸好大朱吾皇迷迷糊糊的,也没听清梵小南说了啥,被惊醒之后,笑眯眯的朝小丫头招了招手,手腕一翻,握着一把糖葫芦就递了过去。

    “小千哥你真好!”

    梵小南欢呼了一声,忙不迭的接了过去,她手小,一手握着三四根,拿不下了,索性张大了樱唇,直接叼在了嘴里,那小模样,可爱极了。

    大朱吾皇隐隐中似乎在她身上能看见一些凰思仙的影子,对这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是真心喜欢,不过倒并不牵涉到男女情事,而是那种爱屋及乌之后转化的兄妹之情。

    爱怜的朝她看了几眼,他才抬头说道:“少宗主,王铁棍留在了荒圣宫,她的身份有些特殊,日后,如果梵音宗遇到什么难关,可以去找她帮忙。”

    他这话说的有些突然和隐晦,但梵小北是什么脑子?立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起来,狐疑的看着他,轻声问道:“小千兄...你...你要走?去哪里?”

    大朱吾皇倒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但这问题实在没法回答,只能苦笑道:“我只是替你们未雨绸缪而已。

    这次始祖祭之后,我可能就要长时间闭关,也未必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梵音宗这边。

    既然挂着客卿大长老的名头,自家宗门总得照拂一二吧?你毕竟年纪还小,老宗主如今生死不知,青神长老突破心动境也不知是否顺利,留点底牌总是好的!”

    梵小北静静的看着他,目光中似有水雾飘起,但很快便低下了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如果放在平时,这话也就信了,但她情窦初开,是最敏感的时候,大朱吾皇的一言一行在她心中都会被无限放大。

    从大朱吾皇出现至今的种种异象,再联想到始祖祭,梵小北已然隐隐有了个不确定的猜测。

    ......

    接下来几天,大朱吾皇一直待在小院之中,时而翻看玉简,时而沉思,收获不小,梵小北哪里都不去,就在他身边帮着斟茶倒水。

    时间飞逝,三天转瞬而过。

    清晨时分,大朱吾皇起身伸了个懒腰。

    “哦,水凉了嘛...”

    旁边,正迷迷糊糊打盹的梵小北立马清醒了过来,刚伸出玉手握住了壶把,忽然一个机灵,轻咬下唇,轻声问道:“小千兄,今日就是始祖祭了吧?”

    大朱吾皇无奈的叹了口气:“少宗主,这事你问我?不过算算日子,应该正是今日!”

    梵小北默默的点了点头,起身朝外而去,不多时,便有一名美貌少妇带着一群梵音宗弟子来到了小院,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黄长老,老宗主不在,少宗主得沐浴更衣主持祭祀,让我们先带您过去。”

    大朱吾皇朝着房内扫视了一圈,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点头问道:“时间还早,始祖祭可有规定的时间?譬如午时之类的?”

    那美貌少妇恭恭敬敬的回道:“那倒没有,今日开始,每隔七天,便有一个势力可以进行始祖祭,顺序是根据三十六强排名来的。

    这次,托您的福,我们梵音宗排名第一,所以第一个举行...

    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等等到了始祖殿祭祀了始祖像,始祖之眼便会打开,而后送入大钱,始祖便会有馈赠。”

    “听起来倒是很简单的样子,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猫腻了吧?”

    大朱吾皇默默的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大步朝外走去!

    到一元世界也几个月了,自己收获颇丰,但能否进入二层世界,即将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