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八章:我这神识强度可还过得去?
    这次的始祖赛夺魁战竟然出了破障丹这种稀世珍宝,对各大势力来说都是个喜讯,唯有对荒圣,却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他已然是金丹境,破障丹不出,他便是稳稳的一元世界第一高手,但有了破障丹,也就等于平白多出了几位竞争对手。

    但是,大朱吾皇手笔颇大,直接送了一颗上门,这就又不一样了。

    更何况,如果没有他,这破障丹落到了帅府手中,岂不是更麻烦?

    所以,荒圣心中对他原本就是有好感的,这好感无关他的身份,毕竟至今为止,大朱吾皇也未曾正面承认过自己就是蛮神后裔。

    这次喊他来,一是想当面确认一下,二也是想给点回报。

    到了荒圣这种境界,已然略微感应到了一些因果之道,不劳而获之事,他不会去做。

    如若大朱吾皇确实是蛮神后裔,也就和他有着血脉传承的关系,那也就罢了,孝道也是道,足以抵消因果。

    但如今确认不了,大朱吾皇甚至又送上了一份大礼,将王铁棍带到了他面前,这份情就更大了...

    大到以荒圣的身份,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还了。

    这小家伙拍卖了四颗破障丹的消息他也有所耳闻,天材地宝、法宝丹药自然是不缺了。

    更何况,就算他缺,荒圣宫毕竟底蕴尚浅,也拿不出太多好东西来。

    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终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朝着荒兽挥了挥:“你先带着铁棍出去,嗯,这名字既然是虎娘取的,也就不改了,以后就叫荒铁棍吧!

    回头和那些小崽子们说一声,见到她得持晚辈礼,也包括你!”

    荒兽毕恭毕敬的躬着身子,将这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祖宗’带了出去。

    “跟我来!”

    等两人走出了山洞,荒圣这才带着大朱吾皇朝着中央的那块苔藓走去。

    走了没几步,大朱吾皇忽然讶异朝四周看了一眼,方才那一瞬间,他似乎穿越了什么,而后,整个人都泡进了一片灵气的海洋之中。

    这里的灵气之浓郁,就算没有液化但也相差不远了,丹田内的莲瓣也感应到了什么,疯狂的颤动了起来,只不过此时他处于全盛状态,容量已满,所以也并未吸收多少灵力进去。

    荒圣走在前头,微笑着说道:“这里,乃是一元始城几条灵脉的汇聚之处...我前段时间为了破境,所以用阵法将此处隔绝,灵力自然很是充沛!

    不过这里毕竟是一元始城,始祖面前,这种事情还是少做的好,过段时间我就会将阵法撤走,但是就算没了阵法,在这里修炼,效率也是其他地方的十倍以上!

    怎么样?有兴趣的话,这地方归你了!”

    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只觉得呼吸之间也都是灵气翻涌,整个人有种内外通透的爽快感,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荒圣大人,君子不夺人所好,晚辈不敢受!”

    再过九天,他就要离开一元世界了,这地方又搬不走,他要来干嘛?

    要是把这灵气都汇聚成灵乳,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不过灵乳的诞生除了灵气充沛之外,还有别的条件,所以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荒圣也不以为意,走到了中央苔藓处,转身坐下,而后伸手在旁边指了指,摇头笑道:“我们荒圣宫穷的很,可没帅府那么富庶,你这也不要,我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还礼了...”

    大朱吾皇跟了过去,随意的坐了下来,语气却依旧恭敬的很:“荒圣大人乃是长辈,区区外物,原本就是晚辈孝敬您的,无需挂怀,哪里还需要还礼?”

    荒圣摇头道:“你说不要,我可不能不给!唉,这样吧,我看你还是开光境,但却已经身与神融,而且这比例已经突破了一个极限,融合境对你来说,就如同捅破一张窗户纸一般简单...

    但你至今未曾破境,想来是听说了三融之后再行破境的传说了...精与识融需要自己感悟,我也帮不上忙,不过心与念融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怎样?”

    “三融之后再行破境?”

    大朱吾皇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他也不问,默默记下就好,微笑着点了点头。

    荒圣见他答应,总算松了口气,虽然帮人心与念融,对他来说也是件负担极大的事情,甚至对自己神识都有着不可磨灭的损害,但是能因此而了却因果也算去了一桩心事。

    他微微踌躇了一下,还是劝慰了一句。

    “嗯,一元世界不少典籍之中都记载中三融破境之说,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至今为止也没能听说真有谁能做到...就连我,当年也未能完成心与念融,更别说精与识融了。

    你有此雄心是好事,但是也要适可而止,如若觉得力有不逮,还是早点破境的好!”

    荒圣再神,也猜不到大朱吾皇的真正来历,虽然无法确定他便是蛮神血脉,但是身上的兽族气息还是感应得到的,怎么也有些关系,故此还是叮嘱了一句。

    大朱吾皇乖巧的很,连连点头。

    他隐约已经明白了点,但心中还是拿定了主意,回到梵音宗就得让梵小北将宗内的典籍全部翻出来,非得搞明白什么叫做三融破境不可。

    在各大势力中,梵音宗的实力虽然并未排在前列,但比起历史来,整个一元世界也没几家超得过她们的,这种典籍,应该有。

    “看好了!”

    荒圣微微点头,深吸了口气,双手环在腹部,而后吐气开声,轰的一声,他头顶处,具现出了一座金色的莲台,莲台正中,有一颗珍珠大小的金丹徐徐旋转。

    “重瓣九十九,妖孽!”

    大朱吾皇双目一扫,心中暗赞了一声,就算在神州世界,这也已是惊人的天赋了。

    不过他倒是没想过,如果这就是妖孽的话,自己千瓣重台又算啥?

    具现出莲台之后,荒圣并未有别的举动,而是先叙说了起来。

    “身与神融指的是灵力和肉身的共鸣和融合,而心与念融则是神识和意识的融合。

    在心与念融之前,神识只能称之为意识的延伸或者说是意识的媒介。

    打个比方,你原先的意识是你的手,神识就是你手中的刀。

    拿着刀去砍杀,肯定要比你用手威力要大,但是刀是外物,再怎样也不可能比你的手更灵活。

    这比方虽然不算太贴切,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而心与念融是要将神识和意识融合起来,真正做到神随意动,不分彼此!”

    他伸手指了指头顶具现的莲台:“到了这一步,观想只在一念之间,你的神识强度可能未必增加多少,但控制力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了。”

    大朱吾皇之前还没想到,此时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确实啊,具现莲台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他之前破境时就曾试过,先要进入观想,而后一步步用神识去描绘,耗时良久。

    哪怕荒圣只是复瓣九十九,也不可能在刹那间做到,原来这便是心与念融的功效。

    “这么说来,如果我能心与念融的话,哪怕神识强度不变,另外两道道纹也大有希望了?”

    他一时间心头火热,眼神都在放光。

    至今,他其实都是靠着从那几个小屁孩梦境之中得到的经验在修行,区别只在于他用的是《无敌至尊登仙录》而已,还从未真正听人指点过。

    那几个小屁孩只是筑基境,就算看过一些书籍,但又能有多少经验?

    这其实已经成了他修行途中的一大缺陷,如若不补足,对他日后进境影响极大。

    此时听荒圣这么一说,有如醍醐灌顶,至少在心与念融这一步上,不会走歪路了。

    他还等着荒圣说说精与识融,没料到这位却话锋一转,道:“至于精与识融,回头再说,我先助你一臂之力,看看能让你进入心与念融之境嘛!

    不过外力终究是外力,能不能成,还要看你的悟性和自身的神识强度了!

    现在,你先进入观想之境,而后也和我这样具现莲台,随后,我会分割一道神识给你,还会帮你将它融于你的莲台之中...”

    他在那细细说着,大朱吾皇却有些傻眼。

    还要具现莲台?具现出来吓着你怎么办?

    就算没被吓死,被打击到了之后恼羞成怒也有可能啊!

    千瓣重台是他最大的秘密,荒圣此时虽然慈颜悦色,并无恶意,不过大朱吾皇又怎么可能真正放心?

    荒圣在那细细说着,忽然觉得大朱吾皇表情有些怪异,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怎么了?”

    大朱吾皇苦笑着摊了摊手:“荒圣大人,我这莲台具现不了...”

    “具现不了莲台?还有这种事?”

    荒圣虬髯一抖,实在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莲台这东西还真有些说不清楚,什么怪异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也摸不准大朱吾皇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愁眉苦脸的琢磨了会,无奈说道:“我分割出来神识带有我的意识,在控制下,融入你具现出来的莲台,这相当于一个引子,能让你的神识产生质变...

    但是,你具现不了莲台的话,这...这就有些难办了...”

    大朱吾皇看起来也很无奈,垂头丧气的说道:“荒圣大人,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嘛?”

    荒圣叹了口气,说道:“办法有是有,但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办到。

    先前那办法,乃是引导,对你来说相对简单一些,还有一种办法是强行融合,用我的神识来压迫你的神识和意识使其产生聚变。

    不过这难度...对我来说倒是省心了,至少不用分割神识,但对你来说,意识将受到极大的冲击,而且,对你神识强度的要求也极高,达不到某种程度,是不会有太大效果的。”

    他皱着眉头盘算了一下,又道:“我也没尝试过这种办法,但是按我的估计,至少也得有心动境的神识强度才行...

    不过既然都有心动境的神识强度了,哪里还需要强行进行心与念融啊?”

    他说的这个,倒是不难理解。

    在大朱吾皇的概念中,就相当于自己上辈子所见新闻里的木炭变钻石,那是极度高压之下的分子结构变化,而这,则是神识和意识的融合,差不多一个意思。

    他有些腼腆的朝荒圣看了一眼,轻声说道:“荒圣大人,这个...倒是可以试试,晚辈没啥别的能耐,不过神识强度倒还过得去...”

    “嗯,确实很难,我再想想...什么?你说啥?”

    荒圣还在犯愁,瓮声瓮气的胡乱应了一声,等反应过来,眼珠子顿时瞪的滚圆,颇为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听错了,我说的是要有心动境的神识强度!”

    大朱吾皇呵呵笑着挠了挠脑袋,很无辜的样子:“荒圣大人说的那么明白,我怎么会听错?不就是心动境的神识强度嘛?我应该差不多吧...”

    说着话,他伸手一点,一道风龙啸起,而后又是一道,又一道...

    片刻之后,已有足足近百道风龙在他身旁盘旋不休,

    大朱吾皇自己的神识强度和灵力实在太充沛了,而这里的灵气又实在浓密,就连这种基础术法都引起了灵力感应,威力更是倍增。

    基础术法中的风龙,原本应该只有数寸长短,只是辅助性的术法而已,但此时却化作了一条条长达米许的小龙,互相之间头尾相衔,只差毫厘,但又丝毫不乱,将大朱吾皇整个人都包围了进去。

    荒圣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将基础术法使出接近三阶术法的威力,这至少已是融合境的手段了。

    但威力倒是其次,以他的境界,哈口气都比这强,但是这控制力实在太可怕了点。

    同时近百道风龙,可这小家伙只有开光境啊!

    大朱吾皇倒是不以为意,他如今四阶的符箓都能同时控制三十一张,区区百道基础术法算啥?

    怕吓到老人家,我这还是藏私了呢!

    又过了片刻,风龙散去,大朱吾皇这才笑眯眯的问道:“荒圣大人,我这神识强度,可还过得去?”

    荒圣已经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