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七章:这亲认得有点晕
    如今离始祖祭开始还有最后九天。

    除非对方早已怀疑,否则的话,现在再派人去荒蛮之地验证的话,来回时间都不够用了。

    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还有那一颗破障丹当护身符,大朱吾皇表现的越妖孽,反而越安全!

    在场的荒圣宫门人足有近百位,此时都围了过来,朝那石锁看看,再对比一下大朱吾皇的身材,一个个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胳膊细的...还不如他身后的那个大妞呢!”

    “可别小看人家,据说是这次始祖赛的魁首呢!”

    “魁首?荒兽叔不也是魁首,三十年前来咱们荒圣宫时也试过,最后也只举起了那个两千锁!他比荒兽叔还厉害嘛?”

    “这小子不是什么老实人,注意点,说不定会用术法作弊!”

    “一个开光境而已,用术法能瞒得过荒兽叔?”

    “嘿嘿,也是啊...那就看着他丢人现眼吧!”

    “......”

    旁边议论纷纷,大朱吾皇却是不疾不徐,走到那万斤锁旁边先兜了一圈,啧啧直摇头:“还真挺大啊...”

    “这小子还装?”荒兽皱着眉头黑着脸,冷哼了一声:“是挺大,这是万斤锁!先和你说明白了,在咱们荒圣宫这,是男人就得靠自己的身板,术法、法宝之类的可不能用!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偷鸡耍滑,回头哪怕你能修炼到心动境,但这辈子你还是抬不起头来!”

    “不能用术法嘛?”

    大朱吾皇惊呼了一声,很诧异的样子,还没等众人嗤笑出声,立马又摇了摇头:“就这点小玩意,还需要用术法?对了,荒兽大叔,据说你也玩不转这个是不?

    不不不,先前你说是懒得玩,那要不,你陪我一起?”

    荒兽还没回话,他已经乐呵呵的弯下了腰,在万斤锁下方找到了可供发力的棱角,双腿如钉子一般扎在了坚实的黄土地上,双手一扳一抬,地面都随之一颤,随后,一阵惊呼传来。

    那两人高低、数人合抱的巨大石锁竟然被他轻轻松松就举过了头顶,嘭嘭嘭走了好几步,直接到了荒兽身前,竟然还不怕泄气,开口问道:“荒兽叔,你接着?”

    在他身后,沿着他的脚印,夯实了数百年,已经比石头还坚硬的地面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裂痕。

    清晨的阳光下,大朱吾皇的身子压在那巨石之下,看上去似乎下一刻就要粉身碎骨一般,但偏偏那一双手却是稳若泰山。

    原本还觉得有些瘦弱的身子,此时肌肉块块隆起,阳光一照,似乎给他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甲衣,如同战神一般,威风凛凛。

    “这...这小子还是人嘛?这可是万斤锁啊!”

    荒兽眼睛都直了,一时间都忘了回话,傻愣愣的伸出了双手。

    “荒兽大叔,接好了!”

    大朱吾皇咧着嘴一笑,双手微微一松,荒兽顿时闷哼了一声,额头青筋根根暴起,但只坚持了数秒,双手便已曲成了弓型,眼见便要不支。

    大朱吾皇这才哈哈大笑顺势往回一拉,轻轻松松的将那万斤锁又带了回来,而后一扭腰,平抛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万斤锁砸在旁边的空地上,地动山摇。

    全场一片寂静,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个都变成了小媳妇一般,连呼吸都轻了许多。

    就刚才那么一下,荒兽的双手便已被震裂,鲜血顺着虎口嘀嗒洒落,但他却恍若未觉,伸手揉了揉眼睛,沾了一脸血,嘴里还在那不住的呢喃着:“不会吧!怎么可能...这可是万斤锁啊...”

    “小意思了,下次搞个再大点的家伙,这个还是不太过瘾!”

    大朱吾皇笑呵呵的拍了拍手,就好像只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要知道,在新历世界,宗师巅峰的肉体力量就能达到十吨,也就是两万斤,大朱吾皇如今的身体素质早已超出了这个界限,区区万斤之物,又算得了啥?

    他朝着四周看了看,一脸奇怪的问道:“怎么都不吭声了?对了,先前是谁说要和我比比力气的?还比嘛?要不,我让一只手?”

    没人吱声,所有人的眼神都和见了鬼没什么两样!

    开什么玩笑呢?就算是老祖宗在这,玩这万斤锁都未必有他这么轻松吧?

    作弊是不可能作弊的,在场这么多荒圣宫门人,融合境就有三四位,荒兽更已是半步心动境,都没一个人感应到半点灵力波动,这家伙确确实实只用了肉身之力。

    但二十来岁的小家伙,能有这样的巨力?身体里莫不是藏了一头巨龙吧?

    一片寂静中,一个粗豪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让小家伙们进来吧!”

    “老祖!”

    所有荒圣宫弟子一同朝着中央的小山躬身行礼,大朱吾皇也一同弯下了身子,唯有王铁棍似乎有些不对劲,那声音响起后,竟然直接拔腿就朝着那小山奔了过去...

    “老祖就在荒圣山中,我们走吧!”

    荒兽低着头,先是朝王铁棍的背影看了一眼,而后才默不作声的跟在了后头。

    老祖说的是‘小家伙们’,看来也已看出了这猛妞的不同,这倒是个额外的惊喜。

    大朱吾皇直起身子,朝着四周拱了拱手,也朝前行去,这家伙还特地挑了人最多的地方,就往人群里挤。

    他笑容灿烂,洁白的大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前方的荒圣宫门人却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纷纷闪到了两边。

    ......

    那座小山不高,也就几百米的样子,模样狭长,一头有一个弧形的隆起,看上去倒像是一头横卧在黄土地上、垂首休憩的猛虎。

    荒兽几步便已赶在了王铁棍前头,带着两人朝着那‘虎头’所在的位置行去。

    到了近前,又稍稍拐了个弯,大朱吾皇才发现,在那虎头的一侧,有一个几十米宽的裂痕,黑黝黝的,宛如虎口一般,似乎随时随地就会张嘴噬人。

    到了这,荒兽才停住了脚步,又一把将王铁棍拉住,毕恭毕敬的弯下了腰,大声说道:“老祖宗,人来了!”

    那粗豪的声音再次响起:“嗯,进来吧,荒兽,你也来!这小姑娘...有趣...”

    大朱吾皇觉得有些怪异,明明邀请的是自己,可荒圣的注意力却似乎都放在了王铁棍身上,他朝着王铁棍腰间的那块兽皮看了看,再想到这荒圣山的形状,忽然心中一动。

    这位荒圣不会和白虎有什么关系吧?

    听那口气,就算有关系,应该也是那种比较亲近的才对,这倒是件好事。

    对身边的这个猛妞,大朱吾皇原本就有些头疼。

    这位实在太过一根筋了,到他身边之后,恨不得连上大号都跟着,之后自己就要去二层世界了,以这位的脾气,直接跟着冲进始祖之眼也说不定。

    如果荒圣真的看重她,将她留在这,托荒圣照顾倒也不错,日后梵音宗也能因此和荒圣宫搭上关系。

    走进那裂缝,顺着狭窄的石壁弯弯曲曲走了近百米,面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和外头一样,哪怕是荒圣的居所也是简陋的很。

    数千平米的山洞无论是地面还是四壁都未曾修整,参差不齐,怪石林立。

    地面潮湿,到处都是大块大块的苔藓。

    这苔藓似乎有些异常,散发着一种柔和的绿光,将原本幽暗的山洞照亮,只是这光芒绿油油的,有些阴森,使得山洞之中的那些怪石看起来倒像是一只只怪兽,狰狞恐怖。

    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虬髯的中年人正坐在中央的一片苔藓之中,静静的看着三人。

    “金丹境!这家伙绝对已是金丹境!”

    被他双目扫过,大朱吾皇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只是目光,便给他带来了一种极其浓厚的危机感,畏惧之心油然而生。

    “但就算是金丹境,也不可能给我造成这么大的压力吧?有古怪!他这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一种神识攻击!未必是刻意的,而是类似于某种天赋!”

    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躬身拜下:“拜见荒圣大人!”

    如果不将龙王和凰思仙算在内,这一位乃是他此生见过的最强者,哪怕如今自己没有冒充蛮神后裔的名头,也值得一拜!

    荒圣身形如山,虬髯微微抖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嗯?夺了魁首,如今试炼应该完成了吧?还叫我大人嘛?”

    大朱吾皇默不作声,连动作都未曾有一丝变化。

    他可没说夺了魁首就是试炼成功了,我也没说自己就是蛮神后裔,你自己猜去吧!

    荒圣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却并不在意,而是将目光挪到了王铁棍身上:“这小丫头是谁?你从荒蛮带出来的嘛?”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大朱吾皇何等机敏,依旧从中听到了一丝紧张一丝急迫。

    “禀告荒圣大人,铁棍也算是蛮荒之人,她自小父母双亡,而后被虎娘带入了深山...”

    他原原本本的将王铁棍的来历叙述了一遍,也不加油添醋,就是实话实说。

    说话时,虽然依旧半躬着身子,但眼睛的余光却一直落在荒圣身上,等说到虎娘就是白虎时,分明看见荒圣的身躯微微颤动了一下,眼睛也是一亮。

    “虎娘...虎娘...好好好!”

    等大朱吾皇说完,荒圣霍然起身,大步向前走来,口中还连喊了三声好,到了王铁棍身前,他才微微躬下了身,摸了摸她的头顶,慈爱的说道:“小丫头,日后跟着我可好?”

    他这一站起来,大朱吾皇才知道这家伙究竟有多魁梧。

    他的身高估计已快到三米左右,肩膀有常人两倍宽,王铁棍的身形已经算庞大了,但在他面前却犹如一个孩子一样。

    王铁棍呆呆的抬头看着荒圣,半晌才用力的摇了摇头:“我要跟着小千哥哥,保护他的...”

    她之前是喊主人的,但大朱吾皇怎么听怎么别扭,硬是让她改口,后来就随了梵小南喊起了哥哥。

    “嗯?”荒圣一愣,将目光移到了大朱吾皇身上,而后淡淡说道:“这小丫头和我有缘...可以说,是我的嫡亲妹子...”

    他话虽然没说透,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都认妹子了,你如果真是蛮神后裔,那这一位也就是你祖辈,跟在你身旁叫你哥哥像话吗?

    “你们两个差了近千岁,啥时候王铁棍成了你妹子了?”

    大朱吾皇有些窘逼,半晌没吱声。

    “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装傻?”

    荒圣的大脸上满是浓密的毛发,看不出表情,但眼神分明有些不快了,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再次传来。

    顿了顿,他蹲下了身,伸手轻轻摸着王铁棍腰间的虎皮,轻声解释道:“我当年也是被虎娘拉扯大的...没有虎娘,早就成了荒郊野岭的一堆枯骨了...

    世事皆有因果,如今虎娘不在了,却把这小丫头送到了我面前,你说,我能不好好照顾她嘛?”

    他之前一说话,王铁棍便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一种极其亲近的气息,那是来自于本能中的反应,所以才会失魂落魄一般直接奔了过来。

    如今见到了人,这种气息越发强烈,如若不是这丫头实在一根筋,脑子里还惦记着之前自己曾发誓要守护大朱吾皇,早已点头应下了。

    “这么算来,还真是兄妹了...”

    大朱吾皇有些傻眼,朝着两人看了看,忽然发现,这两个还真有些相似之处,脸大嘴大,荒圣也就是个子更高、毛发更密。

    此时,王铁棍正目光茫然的看着他,大朱吾皇朝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你也打不过我,能保护我啥?先跟着荒圣大人,什么时候打得过我了,再回来就是了!”

    荒圣这才松了口气,哈哈大笑了起来,连连摇头:“小家伙,你力气比我都大...铁棍想要赢你估计难呢!”

    他其实对大朱吾皇的身份确实有些怀疑,但一来,这一位身上确实也有荒蛮兽族的气息,二来,那颗破障丹的大礼,就连荒圣都无法漠视。

    他自己如今已是金丹境,但他还有后裔呢...

    如今,大朱吾皇又这么识相,身份真假,已经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