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六章:一群神经病
    就算不算惑心珰,这次竞标所得,加起来也超过了一千六百亿大钱。

    这是什么概念?

    帅府号称是一元世界首富,那么多年的积累,都到不了这个数字。

    其他的势力就更别谈了。

    也就是说,四颗破障丹,如今一元世界的首富已经换人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宝物中,有许多其实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价值的,拿到神州世界那都是无价之宝。

    譬如说,里面竟然有十来种可以促进莲台生长的宝物...

    莲台的好坏,代表着修仙者的境界上限,在神州世界,如果有什么宝物,哪怕只能让人多出一瓣莲瓣来,那也是稀世珍宝,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但在一元世界,到了心动境之后,想要晋升金丹会受到这方世界的压制,难度极高,而从金丹到元婴更是一条绝路。

    三百年一境,一千两百年寿元,能修到心动境就是鼎峰了,莲台多一瓣少一瓣也无所谓了...

    所以,在这里,莲台虽然也和自身的战力息息相关,但是促进莲台生长的宝物价值却明显低了太多。

    “真是占了大便宜啊!”

    另外三家的宝物很快也已送到,自有梵音宗代他交接,大朱吾皇一件件的盘点着,心中美滋滋。

    除了天材地宝之外,各式矿藏整整几十车,就连天笺也有几十匣,一匣十张,每张大约能裁剪出一百张符纸,足够用了。

    灵乳一百七十瓶,其中大部分都是贾氏拿出来的,帅府和战家也有一些。

    大朱吾皇试了试,每一瓶灵乳大约有一千毫升的样子,每一毫升能瞬间补满一瓣莲瓣所需的灵力。

    也就是说,如果他灵力耗尽,两瓶灵乳就能彻底补满。

    当然了,补灵丹一枚也能回不少,而在灵气充沛的地方,如今他补满一瓣莲瓣也就需要几十秒而已。

    但灵乳的价值在于恢复的速度,如果放在之前玩过的网游中,这是瞬回,价值不能同等而论。

    “这玩意在日后指不定能救命,得省着点用...”

    先将那些天材地宝、灵乳、天笺一类的小玩意收起,而后才将矿藏整整齐齐的收进了储物戒内。

    这些矿藏都是提炼好了的,暂时他还用不着,不过日后说不定就能学会炼器呢?

    他还记得戮仙堂中似乎就有一本十万仙怨值的神工秘录,回头仙怨值宽裕了,换出来学学也不赖。

    说到仙怨值,他倒是有些郁闷,一元世界这么多修仙者,结果系统消失了...

    否则的话,这段时间估计收入不少呢...

    “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那器灵的缘故...不过既然系统空间还在,等从昊神塔中出去,应该会回来的...”

    他自我安慰了一下,就将这事抛在了一边,再将零零碎碎的东西全部整理了一遍,收好,走出库房一看,又是凌晨了。

    三家的老祖交接完之后便已离去,不过,梵音行内又多了个新客人,荒兽。

    看见他,大朱吾皇还是有些头疼的,特别是听到他的来意之后。

    荒圣老祖出关了,邀请他去荒圣宫一行。

    大朱吾皇这下真有些坐蜡了。

    那一位,据说都有可能是金丹境了,万一看出自己是个冒牌货怎么办?

    关键是,有一位疑似正牌的,还被他派人去宰了,这事情虽然做的隐蔽,但想要细查,估计还是能查出点蛛丝马迹的。

    原本大朱吾皇就等着十天后的始祖祭了,随后各不相见。

    你这时候叫我去,不是没事找事嘛...

    不过荒兽都在这候着了,不去也不行。

    一元始城之中虽然严禁厮杀,但那也不过是各大势力约定俗成的规矩而已,如果真有金丹境出手,谁能挡得住?

    大朱吾皇琢磨了一下,有那破障丹在,那位荒圣应该也得卖点面子,而且他究竟是不是金丹境还不好说,自己也没必要如此畏畏缩缩。

    这么一想,心中顿时安定了许多,叫人和梵小北打了个招呼,便跟着荒兽去了。

    梵音宗重回一元始城,诸事繁多,少宗主大人一早又赶去了原先贾氏的地盘,正在那安排布置,得到消息匆匆赶来,大朱吾皇已经早已离去。

    “去了荒圣宫嘛?不会不回来了吧...”

    站在梵音行门外,梵小北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

    她至今也不能确定大朱吾皇真正的身份,不过至少在明面上,这一位乃是蛮神后裔,此时见他去了荒圣宫,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即将失去什么一样。

    “小北,怎么了?放不下了?”

    梵青神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边,慈爱的揽住了她胳膊,笑吟吟的问了一句。

    梵小北俏脸一红,嗔道:“青神祖师,你说什么呢...我只是...只是觉得他若不是荒圣宫的人,能留在咱们梵音宗的话,该有多好...

    不不不,我其实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如果宗内能有他这样的盖世妖孽,嗯,那那...”

    她越说越慌,到了后来,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了。

    “呵呵...”梵青神轻笑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也没说你有别的意思啊,慌什么...”

    她低声的嘟哝着:“小北啊,咱们梵音宗也没宗主不许和宗外之人婚配的规矩...荒圣宫似乎也没这一条...”

    “祖师你...”

    梵小北面红耳赤,嘤咛了一声,跺了跺脚,转身就走。

    梵小南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奇怪的看着她的背影,一把拉住了梵青神的衣角,偏着脑袋问道:“青神祖师,小北姐怎么了?先前我好像听到你说要她嫁人是不?是嫁给小千哥哥嘛?那她为什么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我偷偷告诉你哟,我昨天还听见她做梦的时候喊小千哥哥的名字呢...她嘴上说着不要,其实...”

    她叽里呱啦的说着话,声音清脆悦耳,门口,几位梵音宗的弟子想笑又不敢笑,梵小北刚走进去,一个踉跄,差点没绊倒在地,捂着脸就跑远了。

    梵青神看了看她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拉着梵小南也走了回去。

    那位黄小千确实不凡,但是她活了近千年,当年也曾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黄小千对梵小北其实有些刻意疏远,真要说起来,对梵小南反而更亲近些,不过那估计也只是兄长之情更多一些。

    如若梵小北真的对他情根深种的话,日后只怕要吃苦头呢!

    ......

    荒圣宫也在公共区域,离梵音行其实不远,所以一行人直接走着就过去了。

    跟在荒兽身后,身旁一群两米挂零的大汉,在普通人里,大朱吾皇个子已经算出挑了,但走在他们中间却象个娃娃一样。

    似乎荒圣宫门人个个都是这种体型的汉子,也怪不得荒兽第一次见他会是那种表情了。

    在大朱吾皇身旁,王铁棍依旧寸步不离的跟着。

    荒兽对这位猛妞似乎有些另眼相待,见她跟来,根本未加阻拦,还轻声的找大朱吾皇询问了一下她的来历。

    当听说王铁棍乃是由虎娘养大之后,荒兽更是惊讶。

    一路走来,他的目光倒有大半都落在王铁棍身上,搞得大朱吾皇也有些莫名其妙,还以为他品味独特,看上这位胳膊上能跑马的猛妞了。

    “嗯,前头就是咱们荒圣宫了,怎么样,比梵音宗那种娘们待的地方强多了吧?”

    走了个把小时,荒兽朝着前方一指,得意洋洋的介绍道。

    大朱吾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一看,倒确实吃了一惊。

    在一元始城中竟然会有这样的地方?

    一片黄土中孤零零矗立着一个山头,旁边乱七八糟的盖着一间间的茅草屋,每一间规模倒是挺大,可实在也太破烂了点。

    一根根巨木横七竖八的矗在那,就算是屋架了,而后用枯黄的树叶和茅草胡乱的遮挡了一下就算是墙壁。

    那些巨木连树皮都不剥,屋顶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窟窿,要不是一元始城有着护山大阵,平时不怕风吹雨淋,大朱吾皇都怀疑会不会外面下小雨里面下大雨...

    这特么就是传的神乎其神的荒圣宫?

    他有些傻眼,荒兽和身旁的那些大汉却毫不在意,嘻嘻哈哈的走了过去,黄土地上,有不少身材和他们差不多的汉子正在那吭哧吭哧的操练着。

    还没走到,一个双人合抱粗细的石锁便远远的飞了过来,荒兽单臂一抬,稳稳的将其接住,而后一咬牙一躬身,手臂上肌肉猛然坟起,直接砸了回去。

    对面,是一个脸上还带着一丝青涩的少年,个子却也已经长的五大三粗,见那石锁飞了回来,不闪不避,大喝了一声双臂抬起,想将它托住。

    但荒兽的力量比他可大的多了,轰的一声,这少年直接被砸得倒退了数步,这才勉强将那石锁挡在了身前。

    但那冲劲实在太大,他闷哼了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了老远,手臂的肌肉都被撕裂,血流了一身,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荒布,你不是吹牛说,到了筑基境就能和荒兽叔比比力气的嘛?”

    “哈哈,荒兽叔让你一只手你都不行!”

    “嘿嘿,我看别说一只手了,让两只手他都没戏啊!”

    “切,荒土,你这是胡说八道了,让了两只手,你让荒兽叔用他那根肉鞭子嘛?哈哈...”

    “......”

    旁边的少年们顿时哄然大笑,热闹的很,似乎根本没将这少年的伤势放在心上。

    荒兽嘿嘿笑着走了过去,一把将那少年提了起来,又在他胳膊上嘎吱嘎吱的捏了几把,随后一甩:“骨头没断,没事...嗯,荒布,你小子还差得远了...”

    大朱吾皇眼睛有点直,刚才那一下,这家伙虽然没用灵力,但可是真的用了全力的,他也不怕把人给砸死了?

    这可是自家的后辈...

    这荒圣宫是疯子聚居地嘛?

    将荒布甩到了一边,荒兽咧着嘴转过了身,拍了拍大朱吾皇的肩膀,大声说道:“这小家伙,是从咱们老家来的...这次可是给咱们荒圣宫露脸了,始祖赛魁首啊!

    要说起来,三十年前那一界出了老子这天才之后,咱们荒圣宫连续两届都没夺魁了吧?丢死人了!你们这些家伙好好学学...十年之后也给老子长长脸!”

    这些少年大多都只有十来岁,十年之后还符合始祖赛的条件,听他一介绍,一个个双眼放光,有几个脾气急躁的,已经嚷嚷了起来:“荒兽叔,咱们境界差点,但力气不差,他是魁首是吧,让他和我们比比呗?”

    荒兽哈哈大笑,挥了挥手:“行啊,不过等等再说,老祖宗还等着他咧!”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一把就将那石锁拎了起来,笑道:“荒兽叔,比比力气而已,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的,不过这些小家伙们牙还没长齐,力气有限的很,我来吧!

    咱们荒蛮出来的汉子,总不会连这都不敢吧?”

    荒兽笑吟吟的朝着大朱吾皇看了看,还没开口,王铁棍已然黑着脸走了出来,朝着那青年指了指:“我来!”

    那青年一愣,摇头不迭:“我可不和女人比力气,喂,你好歹也是始祖赛的魁首,总不能躲在女人背后吧?

    要不,我也让你一只手?不过我可没荒兽叔的本事,用肉鞭可不行,哈哈!”

    大朱吾皇叹了口气,将王铁棍拉了回来,掳了掳袖子朝旁边看了看,而后指了指:“用这种小孩子玩的东西有什么意思?要玩,拿那个玩!”

    他指的方向,摆着一溜的石锁,最大的一个足有两人高低,摆在那,就像个小山一样。

    大朱吾皇指的,就是那个。

    那青年愣了半天,才摇头道:“那...那个是老祖宗平时拿来玩的...我们可玩不动,就连荒兽叔估计都悬...”

    他倒也老实,不行就是不行,荒兽倒是瞪了瞪眼睛,怒道:“什么叫我都悬?我只是...只是懒得去玩而已!”

    说是这么说,但那个小山一样的石锁足有近万斤,不用术法,荒兽还真是玩不转。

    拼尽老命抬几下还行,但要当石锁那么抡着耍,估计腰折断了都没那能耐。

    荒圣宫门下,几乎人人都有着一身与生俱来的蛮力,平时族内比武称雄也很少用术法,而是就比力气.

    那些石锁,最大的就是那个万斤的,下面还有五千、四千、三千...一直到几百斤。

    除了老祖宗之外,能玩转五千斤的,便已是族内一等一的好汉了,荒兽也不过这个水准而已。

    觉得自己也有点丢人,他转过身,脸色有些难看,嗓门也粗的很:“小家伙,咱们荒蛮出来的都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子的好汉,可不带吹牛哄人玩的!

    你要不想和他比没事,可故意挑这万斤锁恶心人就不对了!”

    “吹牛?谁说我在吹牛的?”

    大朱吾皇若无其事的朝他看了看,起身朝着那石锁走了过去。

    都到了这了,藏藏掖掖的也没啥意思,索性露一手给他们瞧瞧,指不定那位荒圣都躲在哪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