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五章:同志们很热情,我很开心
    “同志们都很热情很踊跃啊!”

    主位上,大朱吾皇笑眯眯的品着茶水,低声和梵小北聊着天,时不时的还剥些坚果,给身后的梵小南解解馋,悠闲的很。

    帅府那位,确实仗义啊!这效果,没的说!

    到了后来,不少实力稍逊的势力都来取回了玉简,关系不错的已经凑在一起商量了起来。

    按之前梵青神的预计,如果将灵石之类的剔除在外,再去掉帅府之后,排名前三的应该是战家、上官家、贾氏。

    不过现在这么一来可就说不定了。

    “有帅府珠玉在前,其实已将他们心中的门槛提高了不少,他们都会考虑到,自己不加,那别人呢?

    那些底子薄的,互相之间通气也无所谓,排名前面的这些,就算站在这将自己的标书念一遍人家也未必相信,也就只能自己放血了...”

    两个时辰过的飞快,快到点之前,一份份标书又送了回来,不过,这次五十三家中有十九家放弃了,再加上帅府,留下来的,还有三十三家。

    在大朱吾皇的示意下,梵小北将这些标书全部收了起来,而后递给了梵青神。

    老人翻看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抬起头说道:“诸位的标书已定,由我老婆子来统计价值,随后排名,可有意见?”

    她原本就是整个一元世界最出名的鉴宝师,而且又是当众排价,自然无人反对。

    随后,排价开始!

    梵青神取出了一面一人来高的玉璧,一个个势力的标书直接被她用神识转映了上去,统计完之后,没有异议再换下一家。

    这次,所有势力拿出来的宝物实在太多,每一家都要花费不少时间,从中午一直到傍晚时分,三十三家之中,还有最后三家未曾排价,正好是之前排名最前的战家、上官家和贾氏。

    在已经排价的三十家之中,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实力并不出众的百里氏排在第一,而已经远离一元始城近万年的鎏火一族排在了第二。

    这两家都已赌上了自己全部的身家,鎏火一族甚至还向关系较好的势力借贷了不少。

    不过百里氏也就罢了,鎏火一族这么多年都未曾能进入一元始城,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

    这次如能得到破障丹,族内老祖晋升金丹境的话,说不定还能去荒蛮、险地中找些宝物出来,到时还有崛起的机会,所以索性破釜沉舟了一把。

    拿着最后三支玉简,梵青神喝了口茶水,笑道:“如今,宝物价值最高的乃是百里氏,换成万钱的话,一共三百七十九万枚,而后便是鎏火一族,三百七十三万枚!”

    她确实挺为大朱吾皇高兴的,要知道,之前除了帅府之外,其余各大势力,最高不过出到三百亿左右,如今呢?还没统计完,便已接近四百亿了,增加了将近三成。

    鎏火一族的老祖暗自叹了口气,只差六万枚万钱啊...

    一共还有三枚破障丹,如今拍第二,但后面还有三家,就算不将贾氏算在里面,战家和上官家的出价肯定也高的惊人,这么一算,鎏火一族只能排第四,破障丹已然无望。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这两家出价低一些了,毕竟三百多亿大钱,对他们来说,也是个天文数字。

    战家老祖和上官家老祖神色不动,心中却都松了口气。

    他们两家原先出价其实都在三百亿左右,幸好最终还是一狠心多加了三成,粗粗一算,肯定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了,就算贾氏突然冒出来,也是第三。

    破障丹,稳了!

    接下来是贾氏!

    其实,梵青神统计到现在,各方拿出来的宝物价值多少,心里都有了些底,但贾氏老祖依旧有些紧张,双手紧紧攥着,指甲都快掐到肉里了...

    比身家,贾氏是真的比不过别人,她用了点取巧的办法,只不过,也得看人家肯不肯认了...

    一件件宝物的价值都被统计了出来,但到了最后一项,梵青神愣住了。

    五阶组合法宝惑心珰?

    大朱吾皇也没看过重新更改后的标书,此时也愣了一愣,这玩意该怎么算?

    惑心珰如今在他手里,是他在始祖赛中直接抢过来的,贾氏把这玩意放进去,是啥意思?

    胖子已带来了宝物,整整一车,和梵音宗交接完了之后就和自家老祖留下来看起了热闹,这时候也有些愣神。

    之前在始祖赛时,大朱吾皇强行认主惑心珰,但之后却并未使用,别人没注意,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这时候贾氏把这法宝放进去,就不怕对方不认账?

    他偏着头,用余光朝贾氏所在的长案那看了一眼。

    贾氏老祖面色沉静,但搁在案几上的双手似乎在微微颤抖着,她身旁,贾柔含依旧薄纱遮面,但一双妙目眨也不眨的盯着大朱吾皇,生怕他开口拒绝。

    胖子叹了口气,转回了头,也朝着大朱吾皇看去。

    这一位,是贾柔含招来一元始城的,要不是自家帅府横插了一脚,说不定这次就会代表贾氏出战,说起来,自己也算是好心办坏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贾氏老祖自己有眼无珠,为了一块贾祖令就把人气走了,又能怪得了谁?

    如今就看这一位是否还记仇了,反正要是自己,估计不会认账。

    开玩笑呢,一件五阶组合法宝,还是神识攻击类型的,价值多高?

    都到了手里了,结果还要让自己买单,傻子才肯!

    除了胖子之外,唯有帅府老祖从他那打听过夺魁战的详细情况,知道惑心珰的事情。

    不过相比起来,贾氏对帅府的威胁最小,而且,这一次,帅府还拿到了贾氏商会三成的干股,也算是自己人了,破障丹被他们得到,他也乐见其成,故此也没吭声。

    梵青神不知道惑心珰已在大朱吾皇手中,略微愣了愣,苦笑道:“这件宝物,乃是贾氏镇族之宝,要说价值,都抵得上一件六阶法宝了...我还真难估价...

    嗯,贾氏之前的宝物,价值万钱二百八十万枚,这一件,就交给黄长老自己来估价吧!”

    这话一出,那些已经注定无缘破障丹的势力也就罢了,贾氏、百里氏、鎏火一族的老祖纷纷朝着大朱吾皇看去。

    在一元世界,四阶法宝价值在一亿至两亿大钱之间,五阶法宝则是十倍以上,而且还有价无市,至于六阶法宝,根本没人拿出来拍卖过,这价值确实无法衡量。

    惑心珰虽然是五阶组合法宝,但由于是神识攻击类型的,价值就算不如真正的六阶法宝,但也应该相差不远了,但是,换算成大钱,又值多少呢?

    如果大朱吾皇开价百亿,那么,代表着在战家和上官家尚未排价前,贾氏变成了第一,稳占一枚破障丹,如果不足百亿,那百里氏则在他之前。

    当然了,如果这一位确实看不上这法宝,出价更低,那么鎏火一族就还有机会。

    大朱吾皇缓缓站起,伸手一扬,一串五颜六色的珠子依旧落在了掌心。

    “惑心珰?怎么在他手里了?”

    “难道贾氏已经提前和他谈好交易了?“

    “这下手可够快的...”

    “不过也未必了,就算之前谈好了,但如今各方都又提价了,这位肯不肯要还是个问题!”

    “......”

    所有人都惊咦了一声,低声的喧哗了起来。

    “他这是要拒绝了...”

    薄纱之下,贾柔含脸色苍白,双唇都已泛青。

    她身旁,贾氏老祖也是脸色铁青,颓废不已。

    大朱吾皇直接将惑心珰掏了出来,这明显是想告诉别人,这宝物已经在自己手里,贾氏自然不能再拿其当筹码了。

    在始祖赛上宝物被夺,其实之前也经常发生,有些关系好的,或者势力大的,自然能有办法索回,但直接换了主人的,也是常见。

    以大朱吾皇的身份和背景,就是要强取豪夺又怎样?

    贾氏都没地说理去!

    要不,你们去问问荒圣同意嘛?

    梵青神和梵小北也是眼前一亮,就连她们都不知道这件贾氏的镇族之宝已经在大朱吾皇手中。

    梵小北朝大朱吾皇看了看,又将目光转向了贾柔含,心中莫名有些酸意。

    “这段时间,小千兄一直在自己院子里静修,是何时和这妖精接触的?怎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嗯,肯定是这几日,小南这丫头又贪玩,没好好守着,被那妖精抓住了机会,两人私会过了!”

    她转身朝身后的梵小南瞪了一眼,素手在椅背旁悄悄的伸了过去,在她腰间一扭。

    “小北姐...这糖葫芦不是我买的...”

    梵小南正在那剥着坚果吃的开心,手里的糖葫芦舔到现在都没舍得舔完,忽然挨了这么一下,低低的尖叫了一声,瘪着嘴,委屈的很。

    众目睽睽之下,大朱吾皇朝她们俩瞥了一眼,摇头笑道:“青神长老将这估价的活交给了我,这倒是让我有些为难了...

    法宝这东西,很难用品阶来确定价值,主要看合适不合适。

    莲台主金系的修士,拿一把六阶木系飞剑,能发挥出来的战力,也未必就比五阶金系要强了...

    不过这一件惑心珰...”

    他顿了顿,抬头朝着贾柔含看去,一字一句,缓缓说道:“这件法宝与我即有缘也有因果,对我来说,价值很高,所以,我出价一百亿大钱!”

    一百亿大钱,也就是一百万万钱,他此言一出,百里氏和鎏火一族的老祖面色一黯,贾氏老祖则是欣喜如狂。

    从大朱吾皇掏出了惑心珰到他开口,短短十数秒时间,她的心情忽上忽下,转了几个来回,此时听到这话,总算松了口气。

    说来也怪,这惑心珰明明就是大朱吾皇硬抢走的,而贾氏被挤出三十六大势力之列,绝大部分的原因也在此人身上,但这时候,贾氏老祖对他非但提不起恨意,反而是有些感激了。

    她身旁,贾柔含眼中水雾弥漫,薄纱之下,双唇轻颤,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别人听不懂,但她能听懂,这有缘也有因果其实并非对着惑心珰所言,而是对她。

    这位黄五黄小千是借这一百亿大钱来了却和她之间的因果,自此之后,两人再无牵连。

    其实她和大朱吾皇之间,也就相处了短短数日而已,一开始,也就是存着利用的心思,完全牵扯不到男女之情。

    而后在始祖赛上,这家伙辣手摧花,还强夺宝物,贾柔含对他早已恨意满满。

    不过他此时说出了这话,不知为何,贾柔含心中莫名其妙泛起了一阵酸楚之意。

    无论日后还有没有交集,这个男人,她已经此生难忘。

    大朱吾皇既然已经定价,别人也无话可说,唯有胖子顺着大朱吾皇的眼神瞥了一眼,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警讯直响。

    “这家伙身旁已经有了梵小北这样的绝世妖娆,不会还和老子抢贾家这位吧?”

    “再说了,这一次,贾氏吃了这么大的亏,口头不说,心中只怕都恨死我了...看来真有点悬啊...”

    接下来,便是战家和上官家了。

    半个多小时后,尘埃落定。

    战家万钱四百三十三万枚,上官家,四百二十七万枚,一个第一,一个第二。

    再加上贾氏三百八十万枚,三枚破障丹已经有主。

    只要他们拿出宝物前来交接,便能到手。

    当然,到最后,还是帅府出价最高,他们拿出来的宝物,如果也排价的话,已经超过了五百万枚,一元世界首富之名,名副其实。

    在一元始城之中,也无人敢强来,没能得到破障丹的势力颓然离去,帅府已经交接完毕,胖子笑呵呵的和大朱吾皇打了个招呼,也随着自家老祖走了。

    大厅内,只留下了中标的三家。

    虽然都花费了巨资,就算是战家和上官家,拿出这么多宝物来,也已快到极限,贾氏更是掏空了家底。

    但是,破障丹到手,就代表着金丹可期,三位老祖都是满面笑容,互相寒暄了起来。

    六颗破障丹,也就代表着六位金丹境的高手,其中,帅府、战家、上官家以及荒圣宫这四位老祖都已是心动巅峰,说不定没多久便能晋升。

    而贾氏的老祖如今还只是心动后阶一品,但有了破障丹,晋升金丹也是迟早的事。

    贾氏这一次虽然出了一元始城,但是,等到日后贾氏老祖晋升金丹,迟早都能杀回来,此时交好一下,总不吃亏。

    至于梵音宗,老宗主据说出了点事,目前生死不明,但有这位黄小千在,日后和荒圣宫会走的很近,在下一届保住一元始城三十六大势力的位置应该不难。

    而后等有了合适的人选,出了金丹境,势力也会大涨。

    大朱吾皇可没空和他们拉家常,他正在梵音宗的库房盘点清理着收获。

    这次,是真发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