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四章:花花轿子大家抬
    无垢果的神奇让大朱吾皇很是惊喜,对养神露的效果也额外期待了起来。

    但很可惜,这次却让他失望了。

    也不是完全没用,而是增幅实在小了点,满满一瓶养神露,折腾了一天,神识强度却增加的极为有限。

    在大朱吾皇的感应中,如若之前他同时能御动三十张四阶符箓的话,那么,这一瓶养神露下去,也就多了半张而已。

    增幅只有百分之二都不到...

    很不满意啊!

    他是吃惯了大鱼大肉,看不上素菜了...

    但实际上,对普通的修士来说,百分二的神识强度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一个数字了。

    更何况,其实养神露的功效远不止此,只是他如今的神识强度实在太高了,乃是同等境界修士的数倍之多,如果换算到别人身上,这比例已经超过了一成。

    光凭着一件天材地宝就能增长一成的神识强度,这还不多?

    别人听见了,估计都得大耳刮子抽他!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不知足...

    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走出院门,这次是梵小南守在那。

    小丫头双手各拎着一根红艳艳的糖葫芦,坐在草地上,左边舔一口,右面舔一口,还哼哼唧唧的喳巴着嘴,根本连大朱吾皇何时出来的都没注意到。

    反倒是王铁棍一直直挺挺的站在门口,门扉轻启便已转身肃立,恭恭敬敬的低着头,跟在了大朱吾皇身后。

    她不善言辞,敬意只会用行动来表达,极少开口。

    大朱吾皇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笑吟吟的绕到了梵小南身后,伸手一拍她香肩。

    小丫头浑身一抖,立马跳了起来,小手捏着糖葫芦,背在了身后,语速极快的说道:“红颜师叔,这不是我自己买的...是门口小花她们给我的呢!

    嗯,颜色这么鲜艳,我怕这东西有毒,所以帮她们试试!啊...是小千哥哥啊...”

    她这话说的流畅之极,显然是早就打好了腹稿,等扭头看清楚是谁,这才松了口气,又叼起一根糖葫芦,空出一只小手拍着胸脯,含含糊糊的说道:“削...削息唔了...小七咕咕,累啦胡嘟人了!”

    她要过几个月才满十六,不过发育的倒是极好,那一处的规模比梵小北还要夸张几分,此时轻轻一拍,那一阵弹力十足的荡漾让大朱吾皇都有些愣神,半天才艰难的转开了目光,朝她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笑道:“先把糖葫芦拿出来,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梵小南这才咔嚓一口咬下了一个果子,嚼了几下笑嘻嘻的说道:“小千哥哥,来了好多人,小北姐正在那接待呢,让你出来了,就赶快过去!”

    说着话,她扭回头张望了一眼,神秘兮兮的说道:“小北姐说了,这次一共有五十三家前来竞标,其中有几家的老祖寿元都差不多啦,所以,让你过去后可以稍稍透露一下帅府的开价...”

    “我明白了!”

    大朱吾皇微笑点头,这事就算梵小北不说,他也会去干,一元世界最后一票了,不捞足好处怎么行?

    看了看天色,还是清晨,这次的竞标是在中午进行,还有几个时辰。

    这么长时间,换一份更有诚意的标书来,还来得及!

    “走!去看看!”

    他摸了摸梵小南的脑袋,舌头抵着上颌发出了‘咯咯咯’的怪声,大步向前走去。

    “小千哥哥怎么忽然学起鸡叫来了?”

    小丫头眨巴着眼睛跟在他身旁,时不时的朝他看上几眼,心里奇怪的很...

    她哪里知道,大朱吾皇这是准备敲竹杠了,邦邦邦...

    ......

    依旧是在上次的那个大厅之中,但这次却是又布置了一下,偌大的空间分主宾之位。

    此时,主位一方左侧,坐着的乃是梵青神,右侧则是梵小北。

    一元世界也是以左为尊,这排次,梵小北的地位在梵青神之下。

    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

    按宗内的辈分,梵青神比老宗主还要高上一辈。

    更何况,老宗主失踪一事,梵音宗至今密不外传,虽然那些大势力早有猜测,但也并无实据,如若梵小北坐了上座,反而是帮人落实了。

    在客位处,则是一排排的长案,最前方中央坐着的,乃是一个弥勒佛一般的胖子,身旁则是帅哥,大朱吾皇一出现在门口,这家伙就朝他挥了挥手:“小千兄弟,你可算来了!”

    他在夺魁战上落败,自家的至宝都毁于一旦,但此时却依旧春风满面,似乎毫不在意一样。

    大朱吾皇轻轻颔首示意,眼神朝着旁边扫去。

    好家伙,这次来的,几乎都是各大势力的老祖,在始祖赛前有资格参加祭祀的主,他熟悉的几个年轻一辈也都来了。

    梵小北微微一笑,起身朝他轻轻福了一礼,示意他坐在主位。

    大朱吾皇先是朝着诸位老祖躬身示礼,随后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主位而去,到了旁边,他洒然一笑,半躬着身子将梵青神请了起来,道:“青神长老乃是长辈,您坐在这,我怎么能安心?”

    梵青神慈眉善目的笑着,直摇头:“今日你才是正主,是我们梵音宗大主顾,这位置你不坐谁做?”

    大朱吾皇这才不再推辞,哈哈一笑,转身坐下,朝着客位抱拳说道:”诸位老祖见谅,这几日偶有所获,一直在闭关潜修,来晚了!”

    最前方,战家老祖目光炯炯的朝他看了一眼,摇头叹道:“这才几天功夫,小家伙就已身与神融了...算算日子,倒正好是无垢果采摘的日子,梵音宗真是舍得下本钱!”

    看着看着,他眉头又微微的皱了起来:“嗯,这融合度...至少已是前阶三品,了不得!”

    在他旁边的长案上,帅府老祖也是眼睛一亮,轻声赞道:“确实,比普通的前阶三品融合度还要高...关键是,这小家伙的境界并未晋升,还是开光境...这,这实在太妖孽了些!”

    他朝着身旁的帅哥看了看,微笑道:“服了嘛?你小子如今好歹也是融合境前阶,可人家还没晋升都比你强了!”

    胖子低着头嘀咕道:“之前你说老子有出息是因为你的血脉好,如今人家比我强,是不是就代表着你血脉垃圾了?关我啥事?”

    “混蛋,你是谁老子?”

    帅府老祖被他气的吹胡瞪眼,可偏又拿他没辙,上首,大朱吾皇已然开口笑道:“诸位的来意,自然也不用我再多说,不过这次的四颗破障丹,其实已有一枚有主!只余下了三颗!”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战家老祖眉头紧皱,问道:“说好四颗,怎么就剩三颗了?难道是荒圣有命不成?但你不是已给荒圣宫留了一颗了嘛?”

    大朱吾皇摇头笑道:“当然不是,只是诸位的标书之中,已有一家出价达到了我的心理预期,所以,这一颗就归他们了!”

    他这话含义颇深,说是有一家达到了心理预期,其实也就是说,其余那些,都没达到要求的意思。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他说的是暗标拍卖,可没说非要达到要求才行。

    一众老祖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所措,还是战家老祖开口,先是朝着身旁瞥了一眼,而后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索性就说说,是哪一家如此财大气粗,如若真是出了天价,那也无话可说!”

    他自家知自家事,这次战家所出的价钱虽然不低,但绝没到能压制在场所有势力的地步,如果说哪方的可能性最大,唯有帅府了。

    果然,大朱吾皇毫不隐瞒,朝着帅府老祖的位置微微躬身,笑道:“这一家,便是帅府了...”

    说着话,他还掏出了一支玉简,直接了当的宣读道:“嗯,这次帅府共拿出了天笺共二十匣...灵乳十瓶...”

    这一念就是十来分钟,几十位老祖的眼神也越来越古怪。

    那一道道都快冒出火来的眼神,盯得帅府老祖都有些不自在了,庞大的身躯微微扭动了一下,索性一瞪眼,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眼,嚷道:“怎么了?看不得人有钱?这可是破障丹,你们那三瓜两枣的玩意好意思拿出来,我可没那么厚脸皮!

    嗯,小家伙,我不占你便宜!既然你这么痛快,我再给你加十枚金玎珰,那可是能提高金系灵力亲和力的宝物,虽然不算太稀罕,但价值还是可以的!”

    “这胖子太上路了!”

    大朱吾皇看他的眼神多加了几分亲切,立马投桃报李:“帅老祖这么大方,我也不能小气了,嗯,那其中的灵石我就不要了...您可别推阻,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一搭一档,说的热乎,当着众人面就定了下来,帅家老祖立马让帅哥回去,将标书上的宝物取来,大朱吾皇则掏出了一个玉瓶,也不等他货送到,直接了当的递了过去。

    将瓶塞扭开一丝,帅府老祖神识一探,立马收了起来,哈哈大笑的站了起来,朝着四周拱了拱手:“诸位,谦让了啊...回头我如若破境成功,设宴庆祝之时,诸位一定要来捧场!”

    说着话,他还不忘记上点眼药,又眯着眼朝着大朱吾皇笑道:“小家伙,如若这些家伙实在出不起价也没关系,剩下的三颗,我们帅府都包圆了...价格同前!”

    他这话说的可就引起众怒了,战家老祖立马跳了起来,怒道:“鼎胖,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小家伙提出的可是暗标拍卖,按照标书价值排序取前四。

    你帅府有钱,出了这种天价,得了一份我们也无话可说,可你竟然连剩下三颗都不放过,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嘛?

    来来来,咱们也别待在这了,先出一元始城试试手,你要打赢我了,这次我们战家就不参和了!”

    一旁,上官老祖也冷笑道:“算我一个,我和鼎胖也几十年没交过手了,嗯,人家家大业大,如今又有破障丹到手,这时候不揍他,日后等他破了境,估计也就没机会了!”

    帅府老祖眯着眼直笑:“诸位别急啊,和气生财嘛...不过就算是暗标拍卖,那好歹也带着拍卖两字,是拍卖,就得有底价。

    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欺负人家小家伙总不是回事,太寒碜了,被人笑话!我只是好意提醒一下而已!”

    他自己出了高价,自然不肯让别人轻易到手,不搅搅局怎么行?

    先前说的其实也就是帮着抬抬价而已,大朱吾皇要真答应下来,他反而会有些坐蜡了,帅府家底再厚,再换三颗也得倾家荡产了...

    嗯,别说三颗,两颗都悬!

    这次帅府之所以开出如此高价,那是因为帅鼎怕死...

    一元世界之中,一境三百年,到了心动境也不过一千多年寿元,唯有到了金丹境,才有化丹重修的机会。

    帅鼎的寿元其实在诸位老祖中都算年轻的,但如今也有八百余岁了,算算也就四五百年的功夫就到头了,破障丹万年难得一遇,他自然要下足本钱保证自己能到手了。

    反正如若自己翘了,帅府再有钱又有何用?还能带进棺材里去不成?

    可他这么一搅和,还真有不少老祖脸色一变,纷纷盘算了起来。

    参与竞标的五十三家势力中,有半数其实也就是来凑个热闹,无论从实力还是底蕴都排在后头,哪怕倾家荡产估计也没啥戏。

    但还有一半都是有实力来竞争的,就看他们舍得下多大的本钱了。

    在这些人中,足有近十位老祖,寿元已在千年之上,眼看着就得入土为安了,这些人,最是心急。

    况且,排名前列的这些势力中,心动境其实都不止一名,譬如战家,便有三位,上官家也有两位。

    这两家老祖的寿元和帅鼎差不多,但家里还都有着半截入土的长辈的,破障丹对他们来说,也是必得之物。

    一时间,大厅内气氛有些古怪了起来,唯有帅鼎已然到手了一枚,依旧在那嘻嘻哈哈的插科打诨,等着帅哥取来宝物,也好交接。

    忽然,大朱吾皇也笑了起来,伸手取出了一支支玉简,摞在手中晃了晃,笑道:“诸位,这样吧,离午时还有两个多时辰,时间还有,这些标书,诸位如果想要稍作修改的话,可以先拿回去...

    嗯,到了午时,就不容更改了,我说话算话,还有三枚,价高者得,我也不会搞出什么底价来,一切全凭各位心意。

    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灵石、符箓、筑基丹、普通的四阶法宝之类的就别放进去了,对我来说,这些东西价值不高!”

    他举着那些玉简,朝着大厅内环视了一圈。

    片刻之后,战家老祖先呵呵一笑,走上去将自家的玉简取了回去:“灵石、筑基丹你不要?那我得改改!我们战家家底子薄,其他的,就这样了...”

    一有人带头,大半的老祖都动了起来,纷纷上前,口中也都说着类似的话语,至于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了,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