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一章:突破和宝库
    “融合境第一步便是身与神融,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基因进化,如果按玉剑丹抄上所说,其实新历世界的生命在晋升融合境这一步上是有极大优势的。

    但在没有得到后续功法之前,我还是不要晋升才好!

    不过后面还有九层世界,不可能都像一元世界这么轻松,我还是要尽量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

    “融合境是灵肉升华,境界无法晋升,自身的灵力也就有了限制,在这方面,我已经很难突破了...

    我虽然有着千瓣重台,在开光境可以碾压同阶修士,不过融合境时,身与神融之后,整个肉身都能存储灵力,至少在量上,能极大的缩小莲台上的差距...

    不过,莲台暂时无法提升,神识应该还是可以的...

    阴阳鱼珮给我的好处实在太大,如今基本已经消化完,只是神识似乎撞到了一个关卡,但我隐隐有种感觉,只要突破,后面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而这突破的契机,应该就在道纹上了!”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但却又很真实,大朱吾皇只是略微的考虑了一下,便又重新沉浸在了道纹的具现中。

    先让神识再突破一次,说不定在这方面直接就能到心动境的层次,而后有惑心珰在,对上心动境也能有些自保之力了。

    在一元世界也就这样了,其他的,等到了二层世界再说!

    一次、二次、三次,每次都倒在最后那一步,但与此同时,大朱吾皇还是发现了一些进步的,越来越接近了!

    他倒不是不能再用上次的方法,虽然补精丹作用不大,但是只差这么一点了,在开始前先含在嘴里,说不定也就能过关了,但是能不借外力还是别借的好,时间还有,就当是磨炼了。

    大朱吾皇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毅力的,如此枯燥的修炼,他却乐此不疲,毫不厌烦。

    一次次的失败,神识耗空又一次次的补足,为了节约时间,在恢复时,补精丹啃得嘎嘣脆,库存也越来越少。

    十天之后,小院正中,大朱吾皇盘膝而坐,气息悠长。

    一道虚幻的纹路在他头顶蜿蜒而现,扭扭曲曲的自上而下,一气呵成,最后,一提一勾...

    在这一瞬间,似乎整个天空都晦暗了一下,但这异象转瞬而逝,那纹路也只出现了一瞬,便已消失不见。

    “成功了嘛!这道纹竟然...”

    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连忙服用了两颗补精丹,随后才睁开了眼。

    具现一成,冥冥之中便有一种力量,将这道纹的讯息传递了过来,回味了一下,还真是令人惊喜。

    “这道纹是一个尸字...不过这尸字的含义和我印象中不一样。”

    简体的尸指得是死者的身体,而这个尸,指的乃是替人受祭。

    也就是说,在遇到生死之劫的时候,有一定的几率发动替死之效,将创伤转移到目力可及的生物头上。

    当然,必须是血肉之物,树木、顽石之类的不算。

    “不过这一成的几率似乎差了点,而且以我如今的神识,只能发动一次...

    但我还有致命防御和金枪不倒,这三者之间可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真是绝配了!”

    只是一道道纹便如此可怕了,大朱吾皇对剩下的两道更感兴趣了些。

    不过相比之下,那两道要繁复了许多,等他休息完,试了试,连一半都完成不了,也只能暂时放弃。

    感觉之中,神识也已突破了之前的关卡,再次有了一定的进步,试了试,‘沉甸甸’和‘金闪闪’的威力也提升了不少。

    符箓和法宝的威力,不仅仅看等级和灵力,同样也和神识强度息息相关,如今,大朱吾皇在灵力上受境界所困,也唯有在神识这方面突破了。

    要说起来,神识的增强其实更难,但是,受益于阴阳鱼珮的妙用,倒是给他走出了一条不同的路来,至今还未曾到上限。

    “以我现在的神识强度,四阶符箓大概能同时操控三十张左右,威力则增强了三成之上。

    如果这时候再遇见战天地,就算不用玄冰剑和阴阳鱼珮,也能和他一战了!”

    大朱吾皇估摸了一下,如果用同等级的法宝,自己约摸着有融合巅峰的战力,心动前阶也不是不能一战,这次的提升确实不小。

    如今也就是继续打磨神识了,这是水磨功夫,急不来。

    算算时间,还有几天,破障丹的拍卖就要开始,这时候,应该已经有不少标书送来了吧?

    也该出去打听打听消息了。

    一出院门,果然又有人在那守着,不过这次换了梵红颜。

    大朱吾皇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惊喜了,朝她笑了笑,问道:“少宗主和小南呢?”

    始祖赛时,大朱吾皇的表现实在太过惊艳,梵红颜如今看见他已经有些拘谨,闻言先是鞠躬示敬,而后才答道:“王铁棍正在突破,少宗主在那看着,小南刚刚晋升,境界还有些不稳,她又实在贪玩,被少宗主送去闭关了...”

    “嗯?王铁棍突破了?这才多久?”

    大朱吾皇也是吃了一惊,一个月之前,这个壮妞还刚入仙门,如今就要突破开光境了?

    梵红颜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点头道:“是啊,我们也没想到铁棍她竟然如此妖孽...

    这丫头...这丫头还真是了不得,当年少宗主幼年便入仙门,但晋升开光境也足足花费了三年,到她这,竟然水到渠成,也没见她怎么修炼,也就是吃饭睡觉,而后就突破了...”

    王铁棍筑基时修炼的是绕梁谱,这是梵音宗的秘法,也就代表着王铁棍已是梵音宗的门人子弟,能收到如此妖孽,梵红颜自然也是喜不自胜。

    如今老宗主生死未卜,她自己卡在融合巅峰已经多年,想要再晋升希望不大,宗内除了一些同是融合境也同样没有太大晋升希望的长老外,已无心动境坐镇。

    但有了梵小北和王铁棍在,只要梵音宗能在始祖祭中得到些好处,用不了多少年,梵音宗便能多出两位心动境来,到时,才算是真正坐实了三十六大势力的位置。

    “王铁棍真有这么妖孽嘛?问题难道处在她那虎娘身上?可她们之间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的...王铁棍其实也不过是个猎人家的娃而已...”

    大朱吾皇也有些纳闷,不过这也是好事,而且自己马上要离开一元世界了,这里的人日后互相之间还有没有交集也不知道,就当结下了一个善缘也不错。

    梵红颜在旁边轻声说道:“大长老,我在此候着,是蒙少宗主吩咐,前来邀请你去梵音宗宝库一行...

    原本应该在始祖赛结束之后便请您去的,但是,那时候还有一件宝物未曾送来,前天,到了...”

    在梵小北的授意之下,在始祖赛之后,便给大朱吾皇冠了一个客卿大长老的名头。

    要说虚职的话,比梵红颜还要高上一头,老宗主不在,也唯有梵小北还能和他平起平坐了,此时梵红颜便是以大长老相称。

    “宝物?什么宝物还需要刻意等?”

    梵红颜微笑道:“这是我们梵音宗最顶级的宝贝,九百九十九年才能采摘一次的无垢果!”

    大朱吾皇眼睛一亮:“嗯?就是之前小北给我那本一元宝图上记载的无垢果?”

    “正是,无垢果九百九十九年才能采摘一次,这一次,正好是在始祖赛后十天,要不是...要不是这时间...”

    梵红颜眼睛微微一红,只差那么几天啊,自己的师姐原本不必冒险的!

    梵音宗老宗主的事情,大朱吾皇也有所耳闻,闻言安慰了一句:“老宗主吉人天相,说不定还活着!”

    他倒是真对这位未曾蒙面的老宗主印象不错,梵音宗内不少子弟都是她从世界各处收养来的孤儿,而且无论天赋如何,都很照顾。

    不过他这也只是宽慰宽慰而已。

    那秘境据说凶险无比,九百九十年中才有一天时间比较安全,她贸然闯入,这么长时间没出来,这次时间到了,进去采摘的梵音宗高手也未能找到她的行踪,多半是已经陨落了。

    “但愿如此!”

    梵红颜红着眼点了点头,伸手一引:“大长老,这边请!”

    ......

    一元始城中的梵音行乃是梵音宗最重要的物业。

    始祖当面,在一元始城之中,各大势力都有着约定俗成的规矩,极少发生大规模的厮杀,所以安全性比梵音秘境外的宗门所在还要高上一筹。

    故此,哪怕已有六届未能回归一元始城,但宝库还是设在此处。

    梵红颜一面在前方引路,一面介绍着。

    梵音宗传承久远,光是其下的梵音行就已有十数万年的历史,宗门的建立还在这之前。

    梵音行一直从事着拍卖的行当,这么多年来,收集的宝物无穷,虽然大部分都是转手的买卖,但留下的依旧不少。

    要说整体的资产,说不定比不过帅府这样的巨无霸,但是要说起各种珍稀异宝来,梵音宗说第二还真没人敢称第一。

    “大长老,不过宝库之中,大部分都是不知名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收来之后也无法估价拍卖,太多年了,这样的东西成千上万,我们也不知道就什么用,就这么攥着。

    除此之外,就是各大势力手头的秘宝了,当然,有许多宝物和我们无垢果一样,是消耗品,根本就搞不到手,但是,收集起来的也还不少...

    这一部分宝物的情况和价值在少宗主给您的那份一元宝图上都有,也无需我介绍了!

    另外,少宗主也说了,这次大长老您勇夺魁首,而且除了之前的筑基丹、法宝之外,还给了一颗破障丹,原先的约定不能作数了,我们宝库之中的东西,只要您看得上,尽管取走!”

    大朱吾皇讶道:“这么大方?”

    梵红颜微笑着朝大朱吾皇点了点头:“比起您给予的,这并不多,只要您百宝囊内放得下,哪怕把宝库搬空了,我们也绝无怨言!”

    大朱吾皇大笑道:“行行行,不过你就不怕我真的把你们宝库搬空了啊?”

    “不怕!”

    梵红颜笑着摇了摇头。

    一般的百宝囊,也就几个平方的空间,至今为止,一元世界最顶级的储物之宝在帅府老祖手上,那也不过是百十来个平方而已。

    就算塞满了,比起宝库之中的东西来,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当然了,有一些天材地宝、法宝、丹药体积不大,一个百宝囊就能塞下几十几百甚至上千件。

    但是,这次始祖赛梵音宗能重返一元始城,可以说完全凭着大朱吾皇一人之力,再加上那颗破障丹,宗门出点血也是应该的。

    所以,当梵小北提出这个建议时,宗内诸位长老根本无人反对,甚至还特地等着那颗无垢果来之后,才让大朱吾皇进入选宝。

    大朱吾皇呵呵笑着,手一抖,一个百宝囊握在了手上,又一抖,又是一个...

    梵红颜先前还笑的云淡风轻,过了没多久,眼睛都直了。

    一会功夫,这家伙手里就抓了一溜了...

    大朱吾皇之前就在那些个小屁孩手中搞到了几个,而后在归须手头又收刮了不少,如今不算那个储物戒指,光是百宝囊就有几十个。

    梵红颜都看傻了,就算在一元世界,储物之宝也是稀罕物,一个宗门有个几件就不错了,谁身上没事带这么多百宝囊的?

    整个梵音宗加起来都没这么多吧?

    大朱吾皇哈哈一笑,手一扬,又将百宝囊收了起来,而后晃了晃手指,亮出了一枚古朴的青铜戒:“开个玩笑,就用这个吧...”

    “连储物戒都有...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如果和帅府那个差不多,这次我们还真是要大出血了...”

    梵红颜愣愣的看着那戒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朱吾皇先前刚刚有所突破,心情好的很,所以也就是故意和她开开玩笑.

    要说起来,之前器灵给的那件定神塔其实也可以当储物法宝用,里面的空间可就不是几十几百个平方了...而是按千计算的...

    真要想把梵音宗的宝库搬空,还真未必做不到!

    没那个必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