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六十章:你们自己看着办
    任谁都没有想到,始祖赛的夺魁之战,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的。

    分光镜、血灵旗,帅府拿出了所有的底牌,结果人家打个盹就搞定了...

    器灵痛快的很,等胖子一认输,宝物便已颁下。

    一开始,大朱吾皇还有些担心,结果那些老祖虽然个个眼红的快成兔子了,却也没人真敢动手硬来,反而一个个上来寒暄问好,客气的很。

    荒圣最终还是未曾赶来,荒兽临走过来特地邀请了一下,说是老祖正在闭关突破,回头等他出关之后,会通知大朱吾皇去荒圣宫一行。

    一回到梵音行,梵音宗的立马陷入狂欢之中,大朱吾皇却顾不上别的,立马闭关。

    这次的收获太大了!

    七阶法宝、破障丹、神识的暴增...

    其中,法宝其次,破障丹和神识最为重要。

    但神识猛然增长了这么多,他还有些不习惯,只觉得神识无时无刻都在向外发散着,整个人处于一种不自觉的亢奋之中。

    ......

    回到小院之中,他先观察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丹田之中,两座莲台依旧以一种恒久不变的速度徐徐旋转着。

    先前连续不断的战斗,使得大朱吾皇的灵力消耗极大,从夺魁战结束到从始祖殿归来至今两个多小时,如今一千九百九十八瓣莲瓣只有百余瓣灵力充沛,其余的都黯淡无光。

    就连这百余瓣,还是刚刚才恢复过来的。

    大朱吾皇这才知道,为啥自己醒来的时候,血海还留了点根。

    那是因为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灵力已耗尽,已经不足以维持阴阳鱼珮所需了。

    “神识一下子增长的太多,有些失去控制了...”

    以前驾轻就熟的观想,由于精神高度兴奋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他足足试了五六次,才进入了状态。

    就算在观想之中,神识都有些散乱,譬如自己明明观察的是其中某一瓣莲瓣,可偏会不由自主的将周围的莲瓣也观察在内。

    而后他又召出了一把飞剑,结果连御剑时都有些不能运转如意了。

    “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打磨一番,等熟悉了之后就会好转...可拿什么来磨炼呢?”

    他忽然心中一动,之前的神识不足以具现出完整的道纹,那如今呢?

    “三笔道纹之中,相比之下,这一道最为简单一些,先试试!”

    那是一个如同弯曲人形的道纹,上端分叉,下方扭曲如蛇,如果只看笔划的话,只有三划,但是其中的转折加起来却有几十个。

    之前大朱吾皇具现它时,只能完成三分之二,神识便会耗尽,如今,神识强度增加了接近五成,不知道可否完成。

    想到就做,他深吸了口气,神识一动,开始勾勒道纹。

    如果神识是笔,空间就是纸。

    道纹的每一个转折,每一点轻重浓淡,他早已熟记于心,此时神识一动,顿时犹如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道纹的具现,和晋升开光境时具现莲台不同,神识的消耗速度快的异乎寻常,所以也没法用补精丹来补充。

    果然,一落笔之后,神识便狂涌而出,只是将最上方的分叉具现了出来,便已消耗了小半,大朱吾皇此时已将全部注意力都贯注其上,犹然不觉。

    一撇数转,而后几个小小的弯曲弧度,往下一竖之后再次一转,只要最后再来一勾便能完成!

    上次,到那几个弧度的时候,神识便已耗尽,这次果然顺利完成,一竖往下,一转也成功了,最后一勾!

    但就在此时,他识海中响起了一声轰鸣,神智为之一乱,再下一刻,他已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脸色苍白无比。

    还是失败了,那一勾的提势都已起来,但却未能收尾。

    “就差那么一点啊!”大朱吾皇叹息不已。

    感觉之中,似乎只要再顺势向上一点点的距离就能大功告成,结果却倒在了最后的关头。

    虽然至今为止他也不知道这道纹究竟有何用处,但冥冥之中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这可能是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机遇之一,一定要抓住。

    当然,他也可以等到融合境之后再行尝试,甚至,说不定只要等上几天,等神识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就能将其具现出来。

    不过如今的感觉就好像梦中女神终于答应你去开房,房间要一百,你只有九十九...

    这多急人?

    忍不住啊!

    默默的打坐调息,不过倒有些意外的惊喜。

    原先每次神识耗尽之后至少要六个小时才能恢复到全盛状态,但如今神识强度增加了,他觉得恢复时间也应该变长才对。

    但没想到的是,恢复速度也变快了,依旧差不多六小时便已大功告成。

    而后继续!

    依旧倒在这最后一步!

    再继续...

    五天之后,大朱吾皇面色惨白的大声喘息了几下,苦笑不已。

    来来去去十几次,都是在最后一步倒下,就差那么一丝了啊,可偏就是跨不过去!

    “这似乎是个槛,这几天神识倒是稳定多了,不过在强度上却没有什么增加...”

    稍稍恢复了一些,他心神一动,一把四阶飞剑疾射而出,到了门边用剑背轻轻往上一挑,随后倒转了剑身,往后一撞,大门便徐徐敞开。

    又试了试,已经基本能运转如意,大朱吾皇起身朝外走去。

    五天了,还是要劳逸结合,趁恢复神识的时候,出去逛逛吧!

    推开院门,他愣了愣。

    门外,整整齐齐站着一列修仙者,见他出来,都是眼睛一亮,鞠躬致礼。

    梵小北也在旁边,连忙走了上来,朝着身旁指了指,苦笑道:“小千兄,你可算是出来了,这几位都是诸位老祖派来邀请你去赴宴的...都等了好几天了...”

    一个胖墩墩的中年人在她身旁笑道:“正是,本人乃帅府管事,帅商,禀老祖之命,邀请黄兄弟前去帅府一会,老祖扫榻相迎!”

    “吾乃战家...”

    “上官家...”

    “有没有先来后到了?明明是我们帅府先邀请的!”

    “你先开口而已,到可是我先到的!”

    “呵呵,你问问梵少宗主,可是我们洪氏先承的拜帖?”

    “......”

    一时间,旁边叽叽喳喳吵成了一片,大朱吾皇扫了一下,这里都快二十号人了,三十六大势力只怕到了一大半。

    梵小北苦笑不已,轻声说道:“小千兄如今可是炙手可热,梵音行中还有一批呢...”

    这么多家势力同时来访,全部聚在一起六七十号人了,梵小北也是动了点心思的,这次晋级三十六的势力都放在了院门口,其他的,只能在梵音行里喝茶了。

    大朱吾皇轻轻的嗯了一声,朝着众人挥了挥手,道:“诸位,我也知道各家老祖要的是什么...这样吧,先去梵音行坐坐,正好我有事要宣布,大家都来了倒是正好!”

    ......

    一个豪华的客厅之中,几十号人已经干喝了几天茶了,那些梵音宗的弟子原本还殷勤招待着,可一待就是几天,到了后来也就疲沓了,这茶水都泡成白开水了。

    看见大朱吾皇带着一群人自外走来,都是眼睛一亮,连忙起身问候。

    这些人中,唯有一个熟人,便是贾氏那位三姑,之前刚来一元始城时见过,正神情复杂的朝他看着。

    个把月前,这一位还是贾氏大小姐邀请来的客人,原本是准备代表贾氏出战的。

    但当时自家老祖已和帅府达成了协议,舍不得那枚小姐擅自送出的贾祖令,故此有些冷淡,最终将这位生生气走。

    谁能料到,最终竟然是这一位导致了贾氏被逐出了三十六强之位。

    要知道,这一次,贾氏最终的排名正好是三十七...

    大朱吾皇目光一扫,笑着朝她点了点头,坐在了主座之上。

    这毕竟是梵音宗的地盘,他这有些喧宾夺主了,但身为地主,梵小北也不介意,笑吟吟的坐在了他身边,一副乖巧的样子。

    “诸位,我也不说废话,各家老祖只怕都是为了破障丹而来...”

    他上来就直奔主题,所有人都精神一振,不由自主的直了直身子。

    大朱吾皇顿了顿,环顾左右,微笑着说道:“如今,我还只是开光境的小修士,这丹药对我来说作用不大,所以,倒也不是不能商量!

    这破障丹,一共有六颗,荒圣老祖对我很是照顾,总得给他留一颗,这次我毕竟是代表梵音宗出战,所以还得留给他们一颗,还有四颗,我愿全部拿出来...”

    四颗?

    所有人的呼吸都重了许多。

    破障丹实在太珍贵了,二十万年来就出现过一颗!

    各大势力的老祖在这之前便已有过猜测,这次始祖赏赐的破障丹虽然是一瓶,但应该也就在三颗左右,结果大朱吾皇一开口就说有六颗,还愿意拿出四颗来...

    这么一来,虽然还是狼多肉少,但自家的机会就大上许多了,只是不知他会开出什么条件!

    其实那一瓶里一共有十二颗,大朱吾皇已经藏了一半了,另外一半倒也不是他有多大方,而是这玩意对他来说是鸡肋啊。

    得到这丹药的时候,器灵就给了他‘说明书’了...

    破障丹确实很神奇,能极大的提高晋升几率,但是,副作用也明显的很,用破障丹突破的,日后想要再次晋升会变得极其困难。

    说浅白点,这是一种牺牲未来潜力提高当前战力的丹药。

    说珍贵?对那些寿元无多,卡在某个境界不得寸进的人来说,确实很珍贵。

    但有这副作用在,对大朱吾皇这种人来说,就真是垃圾了,分个一半出来,也没什么可惜的。

    等众人消化了一下,他才微笑着举起了手,直起四根手指,道:“这四颗破障丹,诸位都有机会,半个月之后,梵音行将对其进行拍卖...

    而且这次拍卖的方式有点特殊,采用暗标,每一颗破障丹为一组,半个月之后,收取标书,根据标书内的宝物价值选出前四,进行交易!

    不过,这次我不要大钱,不要法宝,而是要天材地宝或者珍惜矿藏,抑或是某些特殊的宝物...”

    他转身朝着梵小北看去:“鉴别各类宝物,而后统计价值,少宗主,梵音行有这个能力的吧?”

    他之前说要给梵音宗留一颗破障丹,梵小北便已欢喜得快疯了,正在那发愣,此时听到他问话,这才惊醒了过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当然,这是我们梵音行的老本行,宗内有着整个一元世界最好的鉴定师!半个月之内,我会将他们全部聚集到一元始城!”

    想要换取破障丹,每一份标书之中的内容肯定都惊人之极,还真是需要不少人手才能清点干净。

    一元世界大小势力无数,有许多都已传承了数万年,别看不少势力如今已不在一元始城之中,但实际上,家底并不比三十六大势力薄上多少。

    大朱吾皇也没想着玩什么两桃杀三士的主意,就是摆明了让你们自己开价,价高者得。

    这些势力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他也不担心会有什么暗地里串通的事情发生。

    而且已经拿出了四颗破障丹,留下两颗一颗孝敬自家‘老祖宗’,一颗留给梵音宗,大家也无话可说,这事做的光棍敞亮,漂亮之极。

    一得到这个消息,这些人哪里还坐得住?急急告辞,纷纷回去汇报了。

    半个月,对那些原本就在一元始城中的势力来说,准备起来时间倒也宽裕,但还有不少势力的老窝散落在世界各处,光是调集宝物时间都紧巴巴的,哪里还耽搁得起?

    这也是大朱吾皇为何给他们留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之一。

    离始祖祭还有二十五天,拍卖完,还剩十天,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到时便能离开一元世界了,临走之前还能搜刮一笔,真是美滋滋!

    他此时甚至都在考虑,是不是索性把那件七阶法宝也卖了得了。

    不过想想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七阶八阶的法宝他自己手头也不多,虽然以他的如今境界还发挥不出威力,但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一切准备就绪,十五天时间,也足够自己再琢磨琢磨道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