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九章:你也太欺负人了!
    “不管他用的是什么法宝,不可能每一个都是真正的实体,就算是灵宝都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这也太真实了点...就连灵力波动都一模一样,也不像是幻象之类的,这到底是什么?”

    大朱吾皇也有点晕,先是布下了几层龟甲,而后才仔细观察了起来。

    惑心珰的攻击是有固定方向的,如今四个胖子分了四面,很让大朱吾皇头疼。

    他倒并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在归须处,他得到的法宝中,光是七阶、八阶的法宝就有四件。

    九阶法宝没有,那已经触摸到灵宝的界限了,不可能在外围出现,阴阳鱼珮乃是例外,当年是某位大人物带出来的。

    不过七阶、八阶法宝虽然厉害,但对灵力的消耗实在太过巨大,以他如今的实力,估计几下就要被吸干了。

    唯有阴阳鱼珮,毕竟曾是灵宝,消耗还算小些,但那是他最后的杀手锏,这样的宝物拿出来太惹人眼红了。

    此时,那四个胖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应该还没到心动境,沉甸甸还能扛几下,在此之前,先得琢磨一下,怎么找出胖子的真身来!

    既然神识无用!那么近身作战呢?

    以大朱吾皇如今的境界,最多使用六阶法宝,但就算是六阶法宝其实也撑不了太久。

    之前用玄冰剑,才几下的功夫,两座莲台就被吸干一小半了,不过那是全力而为的情况下,如若稍微悠着点,还是能顶一会的。

    想到就做,还没等胖子出手,层层叠叠的龟甲之中,便有晶莹的光芒闪起,凛然的寒气带着丝丝白雾弥漫了开来,随后一柄通体莹白的长剑悬空而起,朝着前方疾射而去。

    这次,这柄玄冰剑只有三米左右长短,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也不过是融合境而已,这是大朱吾皇所能控制的最小威力。

    他估算过,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灵力,足可以维持将近十分钟,只要在这之前找出胖子的真身来,再用惑心珰的神识攻击,也就尘埃落定了。

    不过,就算只发挥出了融合境的战力,他这一手依旧让人吃惊不小。

    毕竟,那么多老祖看着,这家伙的境界是瞒不过人的,最多开光巅峰,忽然却用出了跨阶的战力。

    这些老祖们的眼光可比小辈们强了太多,之前几场无法观战也就罢了,如今就在千余米外的高台上,器灵也没有刻意阻隔灵力波动,以他们的能耐,又怎会感应不到?

    这玄冰剑绝对不是分神之宝,能发挥出这样的威力,完全是靠这黄小千自己。

    “融合境?”

    台下,荒兽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猛的一亮,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朝着身旁一位人高马大的汉子嘱咐道:“速度回去通知荒奴,让其想办法禀告老祖,这小家伙的实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们荒蛮又要出一位好汉了!”

    战家、上官家、洪家、玉家,四家老祖脸色也在刹那间就变了。

    如今大朱吾皇展现出来的虽然只是融合境的战力,但之前那一场曾经发生了什么的,荒兽不知道,他们可是知道的。

    心动境!这小家伙竟然有着心动境的实力!

    哪怕境界不到,但却能发挥出相似的战力来!

    这简直比荒圣已经突破了金丹境还要可怕!

    毕竟金丹境确实了不起,但至少在一元世界的历史上还是出现过不少的,战家、帅府,这些顶级势力,哪一家不是出现了金丹境老祖之后才奠定了如今的根基的?

    不过二十来岁就能发挥出心动境实力的天才,这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要知道,帅府的胖子,二十七岁,如今融合前阶三品,都已被称之为绝代妖孽,万年罕见。

    那这位黄小千算什么?

    用天选之子,始祖化身来形容都不为过吧?

    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朝着帅府老祖看去,眼神之中满是同情。

    你家那位再强,能有这位强?

    怪不得始祖会拿出这样的奖励来呢,这是摆明了要送他好处啊!

    “融合境嘛?怪不得能将战家那小家伙淘汰出局了...幸好啊,幸好我将分光镜和血灵旗都给了他...这下可就万无一失了!呵呵!阿...阿嚏!”

    帅府老祖美滋滋的坐在那,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忽然觉得浑身有些发寒,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犹疑不已的转身看了看,那几位早已又将目光收了回去。

    高台上,玄冰剑一出,胖子也是神色一凝,不过很快便又大笑了起来:“小千兄果然好手段!”

    一片血色浮起,瞬间便化成了一道汹涌的血潮,血潮之中,传来了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嘶吼声。

    这嘶吼声,似乎有着古怪的魔力,在这一瞬间,大朱吾皇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面前一黯,光影转换之后,便已身在血海之中。

    “这是...”

    在神识感应之中,玄冰剑忽然失去了联系,举目四望,皆是血海滔滔。

    如若不是明知此时正在始祖赛中的话,大朱吾皇都有了种错觉,似乎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已被传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世界一样。

    “这应该是幻境...不对,这血海,竟然是真实的...”

    他身旁的龟甲还在,血海无法近身,但那血腥气却是扑鼻而来,伸手一招,一滴血水落入掌心,嗞的一声,竟然传来了一种被腐蚀的刺痛感。

    但大朱吾皇的肉身何等强大,也不过是腐蚀了点油皮而已,不过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只怕这么小小的一滴,便能将整个手掌都灼烂了。

    “玄冰剑也在,只是神识似乎很难穿透这血海,和它的联系也被削弱了...”

    他神识一动,半天,才有一点晶光穿透了血海而来。

    血涛汹涌,一阵阵的拍击在龟甲之上,一阵阵黄芒闪动,将其御开。

    但是这毕竟只是符箓所化,也坚持不了多久,如若全身都浸泡在这血水之中,就连大朱吾皇都没有抵御住的信心。

    玄冰剑已被召回,他直接御剑而起。

    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如今都被血海包围,随便找了一个方向,但感觉之中已过了数千米,四周依旧是一片血色,就好像都未曾动过窝一样。

    “不可能是空间阵法,那帅府的胖子还没这能耐,那么,就是这血海能扰乱我的方向感,可能我觉得一直在向前,实际上却是一直在兜圈子...”

    在血海中御剑,就连灵力的消耗似乎都倍增了,只是短短的时间,丹田之中,便有百余瓣莲瓣黯淡了下来。

    “血灵旗?这老家伙竟然把这件宝贝都拿出来了...他还真舍得...”

    高台之下,原本还准备看笑话的几位老祖眼睛都直了。

    血灵旗是帅府镇族之宝,据说内蕴帅府创族老祖的分神,万余年前的一次兽潮中,曾靠它击杀过一头金丹境的妖兽。

    不过帅府创族老祖已是数万年前的人物了,留下的分神用一次少一次,这血灵旗在某种角度上来说,其实就和大朱吾皇前世的核武器一样,威慑的意义更大些,谁又能料到竟然会出现在始祖赛上?

    要知道,帅府可不参与三十六大势力之争,胖子也不是代表自家出战的,而在这之前,始祖都还未曾将那七阶法宝和破障丹拿出来,他们怎么就能未雨绸缪,将分光镜和血灵旗都备好了?

    “鼎胖这老家伙还真是...”

    战家老祖叹息了一声,他和帅府老祖两人乃是同一辈的天骄,互相之间也竞争了一辈子,此时倒是真有些佩服他了。

    “呵呵,这家伙号称算无遗策,如今看来,还真不是吹牛...”

    上官老祖也是苦笑不已,心中已经在盘算,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从帅府换来一颗破障丹?

    先前还觉得这破障丹会落到荒圣宫那小家伙手中,荒圣宫人丁单薄,对破障丹的需求也小些,大家的希望也更大些。

    但如果到了帅府手中,按这胖子的脾气,不刮掉几层皮那是休想了...

    不过他们这些人,都已是心动巅峰,数百年未得寸进了,眼见着寿元无多,如今看见了希望,又哪里肯放弃?哪怕舍弃全部身家都是要博上一搏的。

    血海之中,大朱吾皇面色冷峻,脑海中瞬间便已闪过种种念头。

    “这不是法宝,而是阵盘!”

    阵盘其实也是法宝的一种,只是效用不同,同阶而言,阵盘的威力肯定要超过法宝,但是,在对敌之时灵活性却又比法宝差了许多。

    布下之后,法宝可以由神识操控,神识所能笼罩的范围便是其能发挥威力的范围,但阵盘的作用范围是固定而有限制的。

    不过,如今高台之上一共才这点空间,这种场面下,阵盘威力却能完全的发挥出来,确实让人很头疼。

    “沉甸甸挡不了多久,玄冰剑消耗太大,难道只能用阴阳鱼珮了嘛?但阴阳鱼珮只有防御之效,而且消耗也不小,我又能坚持多久?阵盘可是能用灵石补充的...

    不过我来一元世界这么长时间,还没见人用过灵石,也不知这里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帅哥未必撑得过我!”

    他牙一咬,正准备召出阴阳鱼珮,血海却又起了变化。

    那一声声嘶吼越来越响,渐渐的,在那汹涌的血水之中,结出了一个个或人或兽的虚影,随后越来越凝实,最终化成了一个个狰狞无比的怪物,张牙舞爪的朝着龟甲扑来。

    这些怪物的战力惊人之极,轰轰轰的闷响声中,一面面龟甲四分五裂,很快,十二面龟甲便已只剩下了最后四面。

    “我艹!”大朱吾皇这次是真的大吃一惊。

    这还考虑啥?还不用阴阳鱼珮那就是等死了。

    黑白两点毫光闪起,首尾相连盘旋不休,随后,化作了一团乌蒙蒙的光晕,将他笼罩了进去。

    晋升开光境之后,他还没动用过这件法宝,此时一将其召出,心中顿时一喜。

    那一团光晕,比原先要大上一倍,光晕到处,血海退避,但那些怪物似乎毫无神智,依旧蜂拥而来,但只是一触,便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从接触的位置开始,象扔进了火堆中的蜡烛一般消融了下去。

    忽然间,大朱吾皇心中一动,神识感应中,阴阳鱼珮和那些怪物接触时似乎有些异样,有一缕缕灰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而来,被吸入了阴面的鱼眼之中。

    他眼睛猛的一亮,之前在夺魂区域便发生过类似的情况,难道...

    下一刻,真的又有一份份支离破碎的记忆疯狂涌来...

    果然如此!

    他又成了一个旁观者,一幅幅景象在面前闪过。

    和前一次不同,这次,他甚至能从这些片段中看见一些东西了...

    一头小山般的巨兽,每一步走地动山摇,下一刻,忽然就被一片血海吞噬。

    某位修仙者,正御剑飞行,忽然冲进了一片血海之中...

    一场惨烈的大战,数十名修仙者纠缠在一起,宝光四射,随后血浪翻滚而起。

    每一幅景象最终都以血海收尾...

    上次在夺魂区域,这种景象只不过维持了十数秒而已,但这次,时间似乎份外的漫长。

    “爽!太爽了!”

    许久之后,大朱吾皇才缓缓的发出了一声长吟,彻底清醒了过来,闭着眼睛回味了会。

    只是这片刻的功夫,神识强度至少提升了五成,整个人神清气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咦,这血海呢?”

    睁开眼,他惊咦了一声,阴阳鱼珮依旧在徐徐转动着,但光晕之外,血海已经消失不见...

    不,没有消失,只是血海变成了小水潭,空中,还浮动着三三两两的血水,和毛毛细雨一样...

    胖子四道分身倒是还在,每一个分身手中,都握着一柄尺长的血色小旗,正在那使劲的挥动着,那脸盆似的大脸煞白煞白的,眼神中满是绝望。

    他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

    忽然间,血灵旗就失去了控制,积蓄了数万年的血灵都不用他去催发,就拼命往外涌,而后消失...

    最后,连自家先祖的分神都跑了。

    关键是,以为手到擒来的对手却半根毛都没掉,闭着眼,好像睡着了一样,就差没打鼾了...

    这可是夺魁之战,你也太欺负人了!

    胖子忽然觉得好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