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七章:好像谁没底牌一样
    一把四阶巅峰的飞剑,如果掌握在一位普通的开光境修士手中,可以说根本对战天地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威力发挥不出来啊!

    就好像玉帛的炽日剑,在他手中却连贾柔含的三阶防御法宝都斩不破。

    但如今呢?有玉氏老祖分神灌注之后,就连大朱吾皇的沉甸甸,这种四阶防御符咒也不过两剑就能搞定。

    这就是差距!

    法宝的强弱,在灵宝之前,大部分还是要看修仙者自身的实力的!

    但千瓣重台,数倍的神识,大朱吾皇的战力早已凌驾在任何开光境之上,甚至一般的融合境都在他之下。

    此时,这裂海剑却让战天地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特么也是件分神之宝!”

    战天地是绝不会相信一个开光境能将一件四阶法宝使出这种效果来的。

    这几乎已有了融合巅峰境所能发挥出的威力,心动境分神降阶之下倒是差不多,不过分神出来的这位也至少是心动巅峰了。

    “这可是心动巅峰啊,一元始城之中一共才几位...这绝不可能是梵音宗的那位所赐,难道是...荒圣...”

    战天地真的快疯了!

    原本以为自己强行破境之后唯一的对手便是帅哥,大朱吾皇虽然能击败贾柔含,但过程他并不知道,其实并未将他放在心上。

    但是,这家伙手段层出不穷,如今,不用底牌,看来还真是收拾不下了!

    他的防御法宝也是四阶,但在裂海剑之下,只是片刻便已岌岌可危,散发出来的道道青色光芒,在转瞬之间便已淡薄了下去。

    大地符是有,但用一张少一张,如若对上那些分神符箓也就罢了,但对上分神之宝,鬼知道对方能坚持多久,要用几张才能磨灭那一缕分神之威?

    “小千兄,这是你逼我的!”

    最终,他还是怒吼了一声,额头,忽然有一道虚幻的光影扶摇而起,直接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那是一头全身皮毛银白的巨狼,有着一双血红的眸子,一睁开,便有滔天的怒意迸射而出。

    “嗷...”

    一声响彻整个空间的咆哮过后,这巨狼的虚影竟然和战天地重叠了起来,瞬间之后,他整个人的体型虽未改变,但双目赤红,气势猛涨,手中的锤斧银光大作,拖着长长的光影,朝着裂海剑迎去。

    ‘哐’的一声巨响,裂海剑竟然被其直接击飞,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而后才转折而回。

    “这是...仙灵附体!?”

    上官齐蝉浑身一颤,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确实没看错。

    “特么的,这家伙竟然带着一头心动境仙灵?战家到底下了多大的本钱啊...”

    那可是心动境的仙灵啊!如若用的好了,完全可以再铸就出一名心动境高手来,但竟然被当成了消耗品。

    这手笔,实在太大了。

    “玉帛,咱们俩个没戏了!”上官齐蝉啧啧摇头,一时间有些万念俱灰,直接认输。

    玉帛也苦笑了一声,步其后尘,几秒之后,两道金光降下,将他们笼罩在内。

    仙灵附体之后,战天地直接便有了心动前阶的战力。

    虽然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运用起来和真正的心动境也有些差距,但毕竟是连跨两阶,战力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这位黄小千哪怕再妖孽,也只有被活活碾压一个下场,而后便是他和玉帛了,毫无幸理。

    关键是,战天地附体的乃是那头血妖狼,此时只怕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心中唯有杀戮之意,等等指不定连认输都未必来得及。

    大朱吾皇也有些讶异。

    战天地用的秘术他从未听说过,竟然一下子能提升整整一个大境界,在四灵域中,似乎都没有此类的记载,当然,也可能是他接触的层次不到。

    裂海剑毕竟是四阶巅峰法宝,被锤斧击飞之后,并未受创。

    但是,大朱吾皇使出了那几张金灿灿却抵御不住,被战天地一锤一个,一道道金光直接陨灭,消失不见。

    仙灵附体之后,战天地似乎神智有些不清,将身边的金光扫荡一空之后,那双血红的眸子一扫,低声咆哮了一声,抡着锤斧便扑了上来。

    他这件法宝,既能如飞剑一般操控,也能作为近战之器。

    此时,他直接拎着斧柄,锤头挥出了一道银光,化作了一头张牙舞爪的巨狼,呼啸而来。

    大朱吾皇剑指一竖,裂海剑再次迎上,又是哐的一声,这次足足被击飞了近百米,剑尖轻颤,嗡嗡直响。

    就连大朱吾皇都觉得有些胸闷心颤,附着其上的神识都遭到了震荡,受了点轻伤。

    大朱吾皇依旧神色不动,身旁,有密密麻麻的黄光闪起,一瞬间,竟然同时召出了十张沉甸甸,层层叠叠的挡在了面前。

    “也是个变态啊...谁见过把分神符箓当小火球符用的?”

    旁边的金光之中,上官齐蝉已经傻了眼。

    然而,在心动境的战力之下,四阶符箓完全不堪一击。

    锤影化出的银狼只是微微一滞,便已将最前方的一层龟甲击的粉碎,而后又是一层...

    十层龟甲,甚至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未曾挡住。

    “这便是心动前阶的战力嘛?不,似乎还差一点...只能算作是半步心动!

    否则的话,哪里还需要这么一层层破除,直接就横扫过来了...”

    只是时间上的略微差距,可能只在毫秒之间,但依旧给大朱吾皇留下了判断的空间。

    “既然不算是真正的心动境,那我就还有一战之力!晋升之后,我还未曾全力战斗过,就拿他来试试手吧!”

    不过面对心动境,自然不能再用四阶飞剑了。

    他身子一颤,刹那之间便退后了数十米,险而又险的避开了战天地这一击,随后裂海剑在空中轻轻一转,直接朝着战天地左侧直刺而去,迫使他再次回锤崩开。

    获得了片刻喘息之机后,大朱吾皇掌心又有一道剑光闪起。

    与此同时,丹田之中,两座莲台一千九百九十八瓣莲瓣同时颤动了起来,磅礴的灵力瞬间爆发,朝着那剑光狂涌不休。

    在这一瞬间,整个空间内寒风四起,空中,竟然结出了一丝丝晶莹的冰珠,而后也朝着那剑光蜂拥而去,化成了一柄长达十米、宽如门板的玄冰巨剑,微微一震,发出了一声洪亮之极的剑鸣。

    战天地此时已失去了大半的自我意识,还恍然不觉,角落的金光之中,上官齐蝉等几个却是下巴都快砸在脚板上了。

    “这...这是什么等级的法宝?又或者...这位荒圣后裔到底是什么境界?”

    他们几个,虽然自己只有开光境,但家里可都是有着心动境老祖的,眼力不缺。

    这一剑,至少也有心动前阶的威力,绝不可能是分神之宝。

    分神之宝是要降阶的,现在一元始城之中,有超过心动境的大能嘛?

    那既然不是分神之宝,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要么,这柄飞剑的等级超过五阶,乃是传说之中的六阶、七阶至宝,要么,这位荒圣后裔用了秘法掩饰修为!

    但是,这么年轻的心动境,又怎么可能?

    上官齐蝉深吸了口气,一时间都有些懵逼了,半晌才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是心动境,融合境...而后那柄飞剑只怕真是六阶,两相结合,才能发挥出这样的威力!”

    还有一种可能他并未多想。

    那便是荒圣已然凌驾在心动境之上!

    但一元世界之中,已不知有多少年未曾出现过这样的大能了,这已经超出了上官齐蝉的想象能力之外。

    场内,大朱吾皇长啸一声,玄冰巨剑轰然劈下。

    这一剑,已然调动了他全部的灵力,他毕竟境界不高,就算是千瓣重台,也绝对维持不了太久。

    如今,就看谁先顶不住了!

    银色狼影和玄冰巨剑瞬间便撞击在了一起,‘嗡’的一声,似乎连声音都凝固住了,并未有太大的动静。

    但很快,在那接触之处,有一丝乌光闪起,在那,空间似乎都扭曲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响,随后,化作了一道强劲无比的冲击波,猛然炸开。

    “我艹...这么厉害?”

    玄冰剑发出了铮铮巨响,在空中翻滚了数周方才稳住。

    大朱吾皇神识巨震,浑身气血翻腾,整个人都被那冲击力弹飞至了几十米外。

    如若不是他身体实在强悍无比,只是这一下,估计就得身负重创,而这,只不过是战斗的余波而已。

    他摇头苦笑:“这才不过是半吊子的心动境而已,遇到真货,我还真只有逃命的份...”

    不过,这是在他并未动用阴阳鱼珮等底牌的情况下。

    如今,他手头还有一件惑心珰,认主之后,凭他的神识强度,只怕一般的心动境都得吃瘪。

    “没有功法,在境界暂时无法提升的情况下,神识强度和灵力控制还要加强才行。

    战力的提升,也未必只有提升境界一条路了...

    别人的神识强度会有境界堡垒,但我可以通过精神链接共享蜜儿的精神力。

    那是不是代表着,只要蜜儿在不断的提升,那么,我的神识也同样可以提升呢?

    蜜儿有虫海奴役在,精神力的增长几乎无限,这一点,之前疏忽了!”

    他心思电转,片刻之间便闪过了种种念头,翻腾的气血也渐渐平息,而在他对面,战天地吃的苦头也不小。

    仙灵附体之后,他暂时有了心动境的战力,能将锤斧的威力发挥到极限,但控制力和肉身强度却并未有太大的提升。

    如若不遇到太强的对手自然无碍,但方才这一下,就有如孩子挥舞着铁锤,也能砸死人,但砸到钢板上反弹回来又砸在了自己脑门上,那可真是够受的。

    那一阵冲击波,直接将锤斧掀了起来,翻着跟斗便砸在了他的防御法宝之上。

    四阶法宝完全不堪一击,直接粉碎,而后咔嚓一声,那锤斧带起的银光扫了过去,两条腿应声而折...

    大朱吾皇刚刚将玄冰剑稳住,往嘴里塞了一把补灵丹,还准备再试试手,结果眼前金光一闪,直接便被传送了出去。

    “我这刚开始热身呢...”

    大朱吾皇朝着身后的金色光幕看了一眼,大为不满。

    “这简直就是黑幕啊,人家也没认输,你直接判负是几个意思?”

    “我本来还觉得那锤斧不赖,准备捡回来品鉴一下的。”

    不过他这话也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而已。

    神识朝着丹田一探,不过只是一击,便有五分之一的莲瓣黯淡了下来,这消耗还真是惊人之极。

    如果再来几下,就算把补灵丹当糖豆啃,都得花费不少时间才能完全补足了,之后还有两场比赛怎么办?

    他此时已经收起了轻视之意,战天地能爆发出这样的战力来,那么帅哥呢?这帮家伙底牌都挺深啊...

    先前那一场,梵小北也同样获胜,可这次,大朱吾皇等到了最后也没见她出来,直到全部结束,才从被传送出来的战败者中找到了她。

    人群中,战天地仙灵已散,整个人披头散发,血迹斑斑的趴在地上,凄惨无比。

    战家老祖脸色铁青,朝胖子看了看,深吸了口气,转向身旁说道:“帅兄,恭喜了...”

    方才那一场乃是随机的,观战之人也不知究竟是谁和谁对阵。

    但有仙灵在身,竟然还败的如此之惨,也唯有帅府之人可以做到了。

    “承让承让!”

    一位身宽体胖,和帅哥长的有七分相似的中年人呵呵大笑,得意之极。

    战家这一位连十强都未曾进入,那此次的魁首还是手到擒来了。

    这一场争斗惨烈,死伤不少,不过梵小北倒是没什么伤势,只是脸色惨白如纸,显然已是灵力耗尽。

    一见到大朱吾皇,便怯生生的低下了头:“小千兄,帅府那位实在太过厉害,你要小心了...”

    大朱吾皇给了她一把五阶飞剑,原本梵小北还信心十足,觉得至少能进个十强。

    结果,在这一场便遇到了原本夺魁呼声最高的帅哥,被人轻松击败。

    “帅府那位...”

    她还想叮嘱大朱吾皇几句,十进五的传送便已开始,大朱吾皇转身朝她微微一笑,给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没入了金光之中。

    按他的想法,以器灵的安排来看,应该会将他和帅哥那一战放到最后,一进光幕,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