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五章:什么叫怜香惜玉?
    如果大朱吾皇真是一个血气刚方的年轻人,遇到贾柔含这样的妖孽,估计得未战便怯三分胆。

    无他,这小妞实在太美了点,实在有些不忍下手啊!

    就算蒙了面,但却反而更给她增添了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

    只可惜,大朱吾皇好歹两世为人,加加减减,这心理年龄早已过了容易热血上头的时候,再加上这辈子美女实在见得不少,抵抗力强的很呢!

    如果贾柔含不刻意做出这副模样来,他念在好歹是熟人的份上,估计还会留点手,让她知难而退就得了。

    但如今,这小妞竟然摆出了这副模样,大朱吾皇倒还是正想看看她准备干嘛了。

    “正好我挺看中你那惑心珰的...之前我还不好意思下手,但你要上杆子送礼我也没辙...”

    贾柔含可不知大朱吾皇在想什么,其实这一切她也不过是习惯成自然而已。

    从小到大,美貌确实给她带来了不少烦忧,但长大之后,她早已发现,这其实也是她最有力的武器。

    无论是在家族内部的切磋,抑或是在外游历时,对手和她交锋时,往往都会手下留情一些。

    既然是武器,自然就得将它发挥的淋漓尽致。

    更何况,贾柔含和普通修士不同,她最大的优势是在神识强度而不是术法威力上。

    而这一点,又正好和贾氏传承万年的那件法宝极为合拍,所以,才会得到老祖的宠爱,全力栽培。

    而一些小手段,更能让这件法宝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

    高台上空,一样有着一个血红的数字正在不断倒数着。

    贾柔含抬头看了看,忽然朝着大朱吾皇轻轻福了一礼,娇声说道:“黄五兄,今日之战关系到我贾氏十年之运,柔含我不得不全力而为,还望海涵!”

    大朱吾皇微笑点头:“不用客气,原本就是各为其主!”

    “嗯...”

    贾柔含轻轻应了一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中透出了几丝犹豫,在那数字即将归零之前,素手一抬,掌心之中多了一串银铃,而后轻声说道:“我们也算旧识,黄五兄,我也不瞒你了...

    我手上这件惑心珰,其实是套装法宝,五件合一,堪比五阶法宝,而且主神识攻击,其中灌注了我家老祖的分神,使出之后,我便无法收手。

    你也知道,神识受创对我们仙门中人来说最是凶险不过,你身为蛮神后裔,我也不愿伤你...如若黄兄肯自己认输,柔含日后定有回报!”

    她忽然俏脸一红,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道:“黄兄英雄了得,乃是了不起的妖孽天才,其实...其实柔含对你...如若黄兄今日让了这一步,日后...日后柔含愿...”

    她害羞之极,这话说的断断续续,哪怕大朱吾皇耳力再好,也只能听到只言片语,但越是这样,越是令人遐想。

    就在此时,那倒数已然归零,贾柔含欲语还休之间,手中那五枚铃铛忽然一闪,一道浩浩荡荡的神识瞬间爆发。

    顷刻之间,便已将大朱吾皇散发在外的神识冲散,而后直接涌入了他的识海,根本没给他留下半点反应的时间。

    “黄兄,得罪了!”

    眼见着大朱吾皇脸上的笑容忽然僵硬,贾柔含又静静的等待了几秒,这才轻叹了一声,伸手一招,一柄五彩飞剑化作了一道彩虹般的光芒,朝着他直刺而去。

    神识攻击和术法攻击不同,大部分时间,神识都是柔和而又分散的。

    这就好像是人的视线,哪怕你聚精会神,盯着某处去看,但余光其实还是会有一定的范围可见。

    所以你境界再高,也无法让它完全对着同一方向爆发。

    想要在神识上碾压对手,一是你的境界远远超过对手,二是通过特殊的功法和法宝才能做到。

    贾柔含此时便是如此,先用言语将大朱吾皇的注意力集中了过来,而后再用惑心珰偷袭。

    以她的修为,其实根本无法完全掌控这件五阶套装法宝。

    但有贾氏老祖灌注其中的分神引动,再加上她自己的神识和惑心珰的增幅,叠加之后,别说开光境了,就算是融合境高手,也未必抵御得住。

    这一击之下,大朱吾皇就算不死,也应该完全失去了战力。

    但既然始祖还未曾判定她获胜,说明对方还有反抗能力,那就只能再动用飞剑了。

    她倒也不算狠辣,毕竟还顾忌着荒圣宫的威名,这一剑,只是朝着大朱吾皇的右胸刺去,并未存着斩杀之心。

    然而,眼见着那一剑便要得手,忽然间,大朱吾皇脸上那原本已僵硬的笑容又活了过来,嘴角一弯,露出了一口雪白的大牙。

    贾柔含心中一跳,还未曾反应过来,四面八方便有一丝丝金光闪起,四肢在刹那间便失去了知觉,而后就看见一个黑影呼啸而来。

    她身上的嫙女纱也是件三阶巅峰接近四阶的防御法宝,瞬间便闪起了一阵青光,但在那黑影的撞击下,只是片刻便发出了一声裂帛般的嘶响,随后,四分五裂...

    贾柔含此时全身已被那金光束缚在内,根本避无可避,只觉得一股巨力直挺挺的撞在了自己的面门上,脑袋嗡的一声,鼻子上传来了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大朱吾皇单手一晃,一柄黑乎乎的巨锤消失不见,在那金光闪起之前,另一手拉起贾柔含的玉手轻轻一撸,已将那惑心珰捏在了掌心,下一刻,便被传送了出去。

    比神识强度,大朱吾皇都快到心动境的层次了,和他玩神识攻击?开什么玩笑呢?

    这一次,所有的对局之中,他是第一个获胜的,等他出现在场地之外,身旁还是空空荡荡。

    贾氏老祖正在那伸长了脖子等着自家的妖孽后裔得胜而出,金光一闪,却看见那黄小千出现在哪,顿时就好似见到了鬼一样,堂堂心动境高手,竟然有了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

    “自己足足切割了五道分神出来,还让她带上了五阶法宝,柔含竟然输了?而且这小子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伤痕,更是气完神足,显然连神识都未曾伤到一点,这又怎么可能?”

    始祖赛时,除了不能打斗寻仇之外,对观众们还是很友好的,一开始的祭祀过后,气氛并不严肃。

    此时贾氏所在区域一片愁云惨雾,而梵音宗那,一群女弟子却齐声欢呼了起来,就连梵红颜,也是面色潮红,激动不已,哪里还有半点梵冰山的模样?

    另一场乃是梵音宗内战,也就代表着至少能有两位前五十强,大局已定!

    梵音宗即将重返一元始城!

    除此之外,荒圣宫那荒兽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荒圣宫并不参加始祖赛,故此荒圣老祖并未亲至,但却分割了三道神识让荒兽带了过来,可见老祖对这位后裔的关心。

    虽然代表的是梵音宗,但那毕竟是蛮神后裔,此时见到他获胜,荒兽自然也是与有荣焉。

    其余各方反应各不相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位当年可是被贾氏带来一元始城的,但最终却是便宜了梵音宗,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思,

    接下来,第二名获胜者出现,却是梵小北。

    她只是和梵小南说了几句话,等小丫头认输之后,便被传送了出来。

    原本以为是自己最快,但没料到大朱吾皇却已站在了外头,也是惊喜交加,俏生生的站在了他身旁,美目流转,躬身一拜:“多谢小千兄了...”

    两位前五十强,梵音宗离开一元始城六十年后,再次归来!

    想起刚来时,自己被帅府拒之门外、彷徨不已,而后这一位忽然出现,毛遂自荐。

    那一声‘请问两位老板,要请盖世妖孽级别的超级打手嘛?’似乎犹在耳边...

    这一切恍如梦中!

    筑基丹、六阶至宝、荒圣分神之宝...梵音宗欠他的人情实在太大了...

    已经大到举全宗之力都还不清的地步了!

    她神情变幻,大朱吾皇看在眼中,摇头轻笑道:“着急什么,后面还有三场呢,等都打完了再谢也不迟...我和你们的约定可是要求夺得魁首方才生效的...”

    梵小北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微红,娇声说道:“小千兄,那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如今梵音宗回归一元始城已成定局,无论你是否夺得魁首,之前约定也都有效...

    况且...况且,我和小南都欠你那么大的人情,都不知该怎么还呢...”

    她忽然朝着大朱吾皇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要不,我把小南那丫头许给你吧...她如今可是没日没夜的夸你呢...”

    “你这思想跑偏的严重啊...大庭广众之下,咱们不应该分析分析后面三轮的情况嘛?怎么忽然想起这个来了?”大朱吾皇目瞪口呆。

    ......

    低阶修仙者灵力毕竟有限,五十强的战斗并未持续太久,之后,获胜者便纷纷出现,不到半小时,便已全部决出了胜负。

    此时,形势已很分明。

    在器灵的恶趣味下,上届三十六强之中,只有十七个势力有两名以上选手进入了五十强,但唯有贾氏全军覆没。

    等到战败者被传送出来,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战况既然惨烈如斯...

    战败的五十人中,死了七位,有近十位已经气若游丝,这些倒不在吃瓜群众的关注范围内,但贾氏的天之娇女竟然被揍成了这副惨样?

    浑身上下其他地方毫发无伤,唯有面部已经不成人样。

    嫙女纱被撕裂,变成了破破烂烂的抹布贴在了脸上,原本应该能看见那艳冠始城的绝世容颜了吧?

    但她整张脸似乎被板砖正面拍了一下,鼻血、泪水和那嫙女纱融在了一起,整个一平面,都看不清五官长啥样了,太惨了...

    所有人看大朱吾皇的眼神忽然变得怪异了起来,面对如此佳人,这家伙竟然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太畜生了...

    贾氏老祖面色惨淡,整个人似乎都苍老了几分,等将贾柔含接回来之后,更是差点没晕过去!

    惑心珰呢?那是贾氏传承万年的至宝,虽然只是五阶,但却是神识攻击法宝,价值不在六阶法宝之下,竟然不翼而飞了?

    她一抬头,大朱吾皇已然再次跨入了金光之中,似乎在最后那一刻,还回头对着她笑了笑...

    ......

    五十进十,每组五人,场地再次变成了直径千米的高台。

    这一次,几乎没有什么侥幸可言了,进入五十强的,几乎都是开光境,而且都不带抽签分组的,自动分配。

    大朱吾皇几乎是最后进去的,金光一闪,看着面前的四人,有些愕然。

    四个里有三个是熟人啊...

    上官齐蝉、战天地,这两个冤家直接被凑在了一起,再加上玉帛,另一位则来自上一届排名第十的洪氏。

    “小虫子,平时也不好意思老揍你,这次我看你朝那躲!”

    战天地在那哈哈狂笑,上官齐蝉的脸色却有些难看,玉帛面色清冷的站在一边,洪氏那位只是开光前阶,直接就被无视了。

    见到最后一位竟然是大朱吾皇,战天地的笑声一下子就噎住了,瞪着眼珠惊道:“不会吧!小千兄弟,怎么是你?”

    上官齐蝉顿时乐了,笑吟吟的走到了大朱吾皇身边,朝战天地指了指:“这家伙先前还说除了帅哥之外来一个灭一个...小千兄,要不我们合作一把?先干了他再说?”

    一旁,玉帛的脸色却越发阴沉了下来。

    在百花城,他也曾见过这位。

    当时还以为是个蝼蚁般的凡俗武者,谁能料到竟然是扮猪吃虎的狠角色,而后又被暴出了蛮神后裔的身份来。

    之前贾柔含的惨样他还记忆犹新,可见这家伙有多么心狠手辣。

    “当时自己好像对他放过狠话的吧?”

    玉帛朝两人看了看,走到了战天地身边,轻声笑道:“战老大,要不咱们也联手一把?我手头,还有...”

    他微笑着伸出了手,比划了一个手势。

    “老子好歹也是开光境啊...手里也有一道老祖的分神之宝,你们就这么不把我当回事?”

    那位洪家的选手孤零零的站在那,左看右看,心里憋屈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