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三章:始祖显灵,分神之宝
    片刻之后。

    “...你老娘的?!”

    大朱吾皇被这回答雷的外焦里嫩。

    把自家老娘的皮扒下来当裙子?你也太时尚了点吧?

    更何况,这兽皮毛茸茸的,底色纯白,上面布满了一条条金黄色的纹路,怎么可能是人皮?

    王铁棍此时已清醒了过来,不过依旧低着头,一脸害羞又似乎有点伤心的样子,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幸好有梵小北。

    她在一旁耐心的引导着,这才从王铁棍断断续续的叙说中,半猜半蒙的捋清了她的身世。

    她出生在猎人之家,小时候其实和其他小女孩没太大区别,据她说,模样也俊俏的很。

    但五岁时,村庄遭到了妖兽袭击,虽然不是那种大规模的兽潮,但依旧不是区区一个猎户聚居的村庄所能抵御的。

    村庄被妖兽屠尽,王铁棍的爹娘也丧生在妖兽爪下,她被父母藏进了井中,侥幸逃过一劫。

    虽然暂时活了下来,但那村庄地处群山之中,一个五岁的小娃又怎么生存?

    幸好,一头白虎路过。

    说来也巧,这头白虎刚刚生崽,但又遇到强敌,几个虎崽和配偶都被人击杀,它重伤逃离,这才来到了山林边缘之处。

    当时它已有些意识不清,竟然将王铁棍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衔着她进入了深山之中。

    而后十来年,王铁棍便和这头白虎生活在了一起。

    白虎当年受创太重,十年后还是撒手虎寰,王铁棍才重新走出了深山,并凭着一身蛮力加入了一个小帮会。

    她五岁之后便由白虎哺乳喂养,体型巨变,体质变的异于常人。

    等她出山之时,光是凭着肉身,便已有了后天武者的实力,而后短短数年时间,竟然便修至了先天巅峰境界,并被梵音宗招募而来。

    之前她说这兽皮乃是她老娘的,指的便是这白虎,这也是白虎临终时的嘱托。

    说起来既然认其为母,还将其毁尸扒皮,以人类的眼光来看,简直就是大不孝,但王铁棍野性未驯,却哪里会顾及这个?

    虎母既然这么说了,她便这么做,毫无思想负担,甚至还将这作为了自己的精神依托,从不离身。

    “这白虎,看来不是普通妖兽...不过皮毛上怎会有类似道纹一般的存在呢?

    不过归须那老头都能整出这么一个壳来,白虎听起来就更上档次些,其实也不奇怪...”

    大朱吾皇怔怔的听着,感慨万分。

    这王铁棍的身世如此离奇,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

    自己这也算是瞌睡遇到枕头了?

    ......

    那虎皮是王铁棍虎母所留遗物,大朱吾皇自然不会夺人所爱,不过以他的记忆力,不消多少时间便能将上面的纹路全部铭刻在心,最多在绘制时多加印证而已。

    有了先前的经验,这次顺利了很多,短短两天时间,他便能复刻出完整的纹路来了,符箓所化的,竟然是一道锋锐无匹的金光,同样有着四阶术法的杀伤力。

    只不过,第二天便要进行始祖赛,再想用神识来具现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留待日后了。

    但是最后一天,他足足绘制了近百张同类符箓,暂时也够用了。

    他把这能闪出金光的符箓称之为‘金闪闪’,将归须那个称之为‘沉甸甸’,这取名的水平,实在有点作者的风范。

    不过大朱吾皇很开心!

    这毕竟是他自己整出来的东西,没靠天没靠地没靠系统没靠命,完全自力更生,成就感十足。

    他很开心,王铁棍也得了好处。

    直接全套洗髓丹,据梵小北说,这位铁妞在密室中足足嚎叫了两天一夜,出来时,人都瘦了一圈。

    她的资质确实不错,第三次洗髓竟然坚持了十七个小时,就比凰思仙少了一个小时而已,而后轻轻松松就筑基成功,那什么返本溯源、破妄觅真全部一次过。

    至此,在始祖赛前一天,梵音宗再添一名入仙门选手,实力大增。

    ......

    这次的始祖赛,据说是千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共有九十八个势力参加,选手达到了将近一千两百名。

    始祖赛在一元始城中央的始祖殿进行,虽然称之为殿,但其实那是一片皇城一样的建筑。

    十年之中,唯有始祖赛时,始祖殿才对外开放,否则,便是三十六大势力的禁裔。

    今日,光是来看热闹的就多达十余万,四面八方的宫门敞开,人潮涌动。

    “铁棍啊,你这名字谁取的?”

    一个偌大的广场上,中央,三十六大势力正一同举行着祭祀,大朱吾皇站在旁边的人群之中,有些百无聊赖的看着,随便找了个话头。

    “是...是虎娘取的...虎娘说,白虎一族最厉害的杀手锏便是棍法...”

    “......”

    大朱吾皇朝她看了看,有些无言。

    老虎有尾巴,你有嘛?你要是男人也就罢了,后面没有前面有,可你一娘们,长的再威猛总是和这名字不合拍好嘛!

    “那是小名,我给你取个大名吧?王泰戈如何?这名字很洋气的...”

    梵小北在旁边狂翻白眼,实在没听出洋气在哪,不过王铁棍却是喜滋滋的狂点头:“小千哥,听你的,日后我就叫王...王泰戈了!”

    说到这,大朱吾皇倒是略有所思。

    此处乃是昊神世界,而白虎原本就是代表少昊和西方七宿的西方之神,这其中有没有联系?

    中央的祭祀足足举行了两个小时,一群老头老太跪在那唠唠叨叨,大朱吾皇觉得上辈子经历过的开学典礼都没这么繁琐,打了好几个哈欠,这才看到面前闪起了道道金光。

    “开始了嘛?”他精神为之一振。

    今日,三十六大势力的老祖全部在场,金光一起,三十六声大喝同时响起:“参拜始祖!”

    “参拜始祖!”所有人都面露狂热之色,一个个倒头便拜,就连梵小北他们也不例外。

    大朱吾皇躬着身子,混在人群中向前方看着。

    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在广场中央响起:“开始吧!”

    大朱吾皇顿时眼睛一亮。

    “还真是那位...”

    这声音他记忆犹新,就是刚来一元世界时的那位器灵。

    只是这次那语气有些急促,似乎有些不耐烦。

    他还在那琢磨,前方那些各大势力的老祖们却是激动的浑身发颤,有些甚至都已老泪纵横。

    始祖显灵!始祖显灵了!

    这是数万年都未必能见到一次的盛事啊!

    前一次记载还是在两万一千年前。

    那一次,之后的十年始祖祭,始祖所赏赐的宝物是平常年份的十倍、百倍!而且,在那次始祖赛时,获得魁首的选手,还得到了一次莫大的机缘。

    三跪九拜之后,诸人纷纷退下。

    广场中央,那道道金光已经浓的凝成了实质。

    随后,向外一分,那原本平整无比的地面无声无息的朝外分开,正中向下凹去,出现了一片圆形的赛场。

    “神迹啊!这便是始祖之力...”

    大朱吾皇身旁,梵红颜喃喃自语,激动不已。

    那一片地面足有万米方圆,都是用最简易的金刚玉铺就,融合境的修仙者全力一击都无法损毁分毫,但无声无息之间便天翻地覆,而且没有传来半点灵气波动,只能用神迹来形容了。

    “神迹个屁啊...整个昊神世界都在这家伙控制之下,这点小事对她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这一个个都激动成什么样了?

    大朱吾皇吐槽不已,不过眼见着始祖赛就要开始,他反而有些紧张了起来,总觉得这一层世界的试炼太过轻松了点。

    关键是,他被系统坑惯了,这器灵和系统似乎有些相似,似乎不被坑几下都有些不习惯了。

    ......

    “始祖显灵,这次始祖赛,我估计这些家伙都会拿出自家最大的底牌了...小北,你们要小心!”

    梵红颜面色凝重,在旁边叮嘱了一句:“始祖显灵,代表着下一个十年始祖将有大赏赐,那些老家伙们说不定连分割神识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我们也必须有所应对!”

    梵小北默默的点了点头,她身为梵音宗少宗主,对这些隐秘之事又怎会一无所知?

    但关键是,分割神识唯有心动境之上的修仙者才能做到,如今老宗主不在,梵音宗没有心动境坐镇,想要分割神识也无人可行。

    “红颜师叔,要不,动用梵音铃吧?”

    梵红颜沉吟了会,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不过梵音铃中蕴藏的祖师之神估计也用不了几次了...”

    “在这等我呢?”大朱吾皇眉头轻蹙,若有所思。

    这始祖赛不禁符箓、法宝,如果那些高手分割神识灌注其中。

    这些选手哪怕只有开光境,也能暂时发挥出心动境的战力,虽然那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是对战之时,依旧可以秒杀对手。

    “那器灵肯定是故意的!果然和系统一样,都不是好鸟...”

    如果被那位金纱女子知道他如今的想法,估计血都能喷出三丈远。

    她已经是选择了老主人留下的最低难度了,还要怎样?

    几十万年前,任何一层世界,想要通关那一次不是九死一生才能做到的?

    否则的话,这传承为何这么久都无人得到?

    梵红颜匆匆离去,始祖赛也正式开始。

    赛制简单的很,一千一百七十六名选手四人一组混战,最终留在台上的选手晋级!

    而后剩下二百九十四人,根据规矩,上阶前六的势力各自从已淘汰的选手中选取一位凑满三百人。

    这三百人依旧三人一组,取一名,百强诞生。

    百强之后第一轮为对战,决出五十人,而后才是五人一组,选出一名晋级,为始祖赛十强,十强五人作战,前二争夺魁首。

    “这规则,猫腻很多啊...几乎全部是混战,也就是说,如果抽的巧,两方关系不错的话,极有可能联手先将对手逐出比赛,而后再分胜负!”

    梵小北抽完签回来,大朱吾皇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牛皮纸上的规则和分组发呆。

    远处,帅哥正在人群中搜寻着他的身影。

    始祖面前,这广场上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坐席,所有人都是站在那。

    胖子享受惯了,直挺挺的站了几个小时,倒是真有些不习惯。

    正在那打着哈欠,始祖便显灵了,他一个机灵,顿时来了精神。

    这次所有的选手之中,唯有他一个已经突破了融合境,按往年的经验来看,夺得魁首的机会在五成以上。

    但始祖显灵之后,这形势就有些微妙了,各方势力都有可能拿出压箱底的底牌,各方老祖也可能分割神识助自家子弟一臂之力。

    甚至,都有可能会遇到上古之时,那些金丹境高手留下来的宝物。

    要知道,到了金丹境,他们所切割下来的神识可是可以沉睡万年不灭的。

    不过胖子对此其实并不太担心,别人有的,帅府有,别人没有的,帅府也有,凭底牌,谁怕谁?

    但隐隐之中,他却对那位黄小千有些忌惮,总觉得这神秘兮兮的家伙会是自己夺魁最大的变数。

    “嗯,荒兽这是要干嘛?”

    好不容易在人海之中找到了大朱吾皇的踪迹,胖子眉头一跳,看见一个魁梧的身影正挤开人群,朝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大朱吾皇也有些莫名其妙,正在那琢磨事情,一张黑黢黢的大脸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后二话不说,拿出了三张符纸,朝他手里一塞,呲着牙笑了笑,转身就走。

    “这...这是荒圣的分神之宝!”

    旁边,梵小北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大朱吾皇也是愣了半天,三张分神符纸,这手笔可不小!

    要知道,修仙者分割神识会对自己的神识产生不可磨灭的伤害,只有到了分神境,这种伤害才会被豁免,但也并非没有,而是可以恢复。

    荒圣一出手就是三张分神符纸,那是真把他当成了自己嫡亲后裔了。

    毕竟,大朱吾皇这次是代表梵音宗出战,而荒圣宫合作的,是御兽宗。

    “这么客气,这多不好意思啊!”

    大朱吾皇乐呵呵的将三张符纸收了起来,想了想,将梵小南和王铁棍,不,现在叫王泰戈叫到了自己身边,一人一张。

    梵小北美目圆睁,刚想说话,他已经摆了摆手,云淡风轻的笑道:“少宗主,你应该不缺这种东西吧?就不给你了...”

    “我准备和你谈的是缺不缺的事嘛?”

    梵小北苦笑着点了点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关键是小南和王泰戈都刚入仙门,百强问题不大,但再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了,你给他们这种宝物,不是浪费嘛?

    这三张分神之宝,如若都留给你自己用,你夺魁的机会至少能增加三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