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一章:有恩必报,念头通达
    接下来的拍卖波澜不惊,唯有最后一件拍品再次引起了竞拍的浪潮。

    那是一瓶能快速补充灵力的丹药,对修仙者来说,如果战况陷入焦灼状态的时候,一颗这样的丹药便足以扭转战局,而这一瓶,共有十二颗!

    但如果放在平时,这丹药最多也就值个几千万枚大钱,不过如今始祖赛即将开始,这拍卖的时机选的刚刚好,最终,是胖子以一亿一千万大钱的天价将其拿下。

    战天地其实也想争,但既然胖子出手,他抬了几波价之后,也就放弃了。

    临走,贾柔含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无奈离去。

    胖子和战天地等人纷纷邀大朱吾皇前去做客,就连上官齐蝉也与他客套了半天。

    只是一场拍卖会,黄小千的名字便已在一元始城中传的沸沸扬扬,风头一时无两。

    拍卖会后,大朱吾皇刚回到自己的小院,梵小北便容光焕发的找上了门。

    梵小南早已洗漱干净,换了一身鹅黄色的衣裳,蹦蹦跳跳的跟在后头。

    一见面,梵小北还没开口,她便瞪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小千哥,你和那位贾家的大美人有一腿呀?据说是她有眼无珠,始乱终弃是嘛?”

    贾柔含艳冠始城,就连这小丫头都有所耳闻,那时她还在筑基之中,等回头听到了消息,立马就跑来打听八卦了。

    “你这乱七八糟的都是哪听来的小道消息!”大朱吾皇一见她就有捂着额头装头疼的冲动,不过梵小北也好不到哪去,正在旁边俏生生的用那双媚眼看着他,同样是一脸八卦样。

    “外头都这么说啊...先前宗内几位姐姐告诉我的呢!

    还说,你和她是在北荒蛮认识的,她被妖兽追杀,是你救了她一命,而后她还说要以身相许,以贾祖令为证!

    结果到了一元始城,她就把你给抛弃了,贾家也抱上了帅府的大腿...”

    “这些人不去起点写小说真是可惜了...这才多少时间?连特么前因后果都编出来了...

    怎么不说老子都给人家种上种了,胖子马上要当便宜老爸了,省心又省力?”

    大朱吾皇腹诽不已,实在无奈,也懒得解释,只是挥了挥手说道:“随便他们说吧,我原本是打算和贾氏合作的,结果他们有眼无珠...不过贾柔含人还不错,应该是他们贾氏老祖的意思...”

    梵小北这才开口,笑吟吟的说道:“也多亏了他们,正因如此,你才找了我们梵音宗合作,真该上门致谢呢!”

    她朝梵小南瞥了一眼,一伸手,将之前大朱吾皇拿去交割幻云裳的玉瓶又掏了出来,道:“小千兄,你拿出的筑基丹,和普通的筑基丹似乎有些不同...效果要更胜几分。

    你刚从蛮荒出来,可能还不了解筑基丹的重要性,如果这消息传出去,哪怕是荒圣宫都未必保得住你...

    此事,我已在宗内下了禁口令...以后,也要小心才是!

    这丹药的价值,远远超过了普通的筑基丹,小南已经服用了一颗,抵得过那套幻云裳了,这两颗,你暂且拿回去吧...

    如若要兑换,这两颗,任何一颗,回头我们梵音宗的宝库之中,十亿以下的宝物,任凭挑选...”

    她并未打探这丹药的来历,甚至还将到手的丹药还了回来,倒让大朱吾皇有些刮目相看,朝她看了看,伸手推了回去:“我既然拿出来了,就不会往回收,区区两颗筑基丹,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

    不过消息确实还是要保密才好,之前是我疏忽了...嗯,先前小南找我,说你找我有事?”

    “算不得什么嘛...”

    梵小北美目一亮,也不再推辞,将玉瓶收起,而后道:“之前我让小南找你,确实有事...不过今日这么一来,这事情也就无关紧要了...”

    她神态轻松的说道:“之前在北荒蛮云鼎城的梵音行传来了消息,说是有疑似蛮神后裔出现,十日前还在云鼎城,力战仙鼎会创宗老祖...”

    她话没说完,意思却很明确了,大朱吾皇之前虽然没有明说,但无论是姓氏还是举动,都是将自己的身份往蛮神后裔那引,结果在云鼎城又冒出来一个。

    蛮神后裔从未听说过有两人同时入世试炼的,那就肯定有一个是假的。

    如今大朱吾皇已和梵音宗签订了始祖契,那也就是彻彻底底站在了一条船上,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自然是要通知他的。

    但今日连荒兽都来了,最终并未否认,也就代表着已经认可大朱吾皇的身份,那云鼎城那位自然就是假货了,所以她才说已无关紧要。

    她说的云淡风轻,大朱吾皇自家知道自家事,听着却是打了个机灵,还真冒出来一个蛮神后裔了?

    已经过了十天,这家伙如今在哪?要也跑来了一元始城,这事情鬼知道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呢...

    他迅速的盘算了起来,表情却是毫无波动,淡淡的问道:“此人现在在哪?”

    梵小北秀美微蹙,似乎在奇怪既然事实已经分明,他为何关心这个,但还是很快答道:“根据后来的消息,他和仙鼎老祖一战两败俱伤,但伤势不重,还在云鼎城修养疗伤。

    不过那也是五天前的消息了,你也知道,云鼎城离这太远,哪怕是用电鹞传讯,也要不少时间!”

    电鹞乃是一元世界中的一种禽鸟,速度极快,而且可以驯养,乃是御兽宗的特产,一只就要卖到千万大钱,而且寿命也就十年左右,就算梵音宗这样的大势力,也不会豢养太多。

    “五天前还在云鼎城嘛?”大朱吾皇沉吟了一下,厉声说道:“冒充蛮神后裔,此乃大罪!那位仙鼎老祖是什么修为?和他战成两败俱伤的人物,梵音宗可有把握将其击杀?”

    梵小北心中忽然泛起了一丝寒意,但依旧神色平静的说道:“仙鼎老祖不过是开光巅峰而已...我梵音宗虽然这些年没落了,但这种境界的仙门中人还未放在眼中...只不过...”

    她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就算他冒充蛮神后裔,但这也应该是荒圣宫的事,我梵音宗出手,是否有些越俎代庖了?万一...”

    大朱吾皇深深的朝她看了一眼,斩钉截铁的说道:“荒圣宫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如今我和梵音宗已签订了始祖契,至少在始祖赛期间,我的事也就是梵音宗的事,你只需告诉我能否做到就好!

    至于是否越俎代庖,日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呵呵...只要你们做得干脆利落点,又怕什么?”

    他和那位正宗的蛮神后裔素不相识,但大朱吾皇素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关切到自己切身的利益和安危,根本没有半点迟疑便准备灭口了。

    梵小北心中寒意更深,朝着身旁一脸茫然的梵小南看了看,最终还是银牙一咬,点了点头:“我直接让红颜师叔出手,她已是融合巅峰境界,绝不会出什么岔子!

    今日出发,路途上随时用电鹞传递消息,梵音行遍布一元世界,他哪怕已经离开了云鼎城,也逃不脱我们的耳目!此事,不会出什么岔子!”

    她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但很快又主动将其压在了心底,大朱吾皇说的没错,如今梵音宗已与他绑在了一起,进退与共。

    如果老宗主在此,如若有了这种猜测,只怕还要瞻前顾后,但梵小北毕竟年轻,有时候反而比这些老人更为果断,立马便将梵红颜唤了过来。

    将她拉到一边,细细一说,这位梵冰山脸色凝重,点头而去。

    大朱吾皇也是个人精,哪里会看不出梵小北心中的疑虑,但正因如此,反而对其的印象更好了一些,再加上梵小南那傻乎乎的可爱劲,对梵音宗,他还真是好感倍增。

    想了想,他将两人带进了屋内,先让梵小北启动了原本就有的隔断阵法,而后伸手一挥,两位少女顿时目瞪口呆,连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那是两柄晶莹剔透的透明小剑,浑身散发着强大的灵力波动,光是看上一眼,似乎都会刺痛眼球。

    两柄剑在空中浮浮沉沉,似乎还会互相辉映,相隔数尺,当中有淡淡的玄光相连,还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清脆的鸣响。

    梵小南也就罢了,她刚刚筑基成功也没什么眼里,只觉得这两柄小剑太漂亮了,和它们一比,自己见过的飞剑都显得傻大黑粗,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货色。

    但梵小北可不同,她毕竟是开光巅峰境界,而且如今又是梵音宗的当家人,自家的宝库也不知去过多少次,什么宝贝没见过?

    这两柄飞剑绝对是她所见最可怕、最强大的法宝了!

    大朱吾皇微笑的看着,等她们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方才说道:“这两柄剑一柄名叫紫气,一柄名叫东来,单独一柄乃是五阶法宝,双剑合并则能发挥出六阶威力...”

    他轻轻的一点,两柄小剑微微一闪,便出现在了两位少女身前:“你和小南一人一柄,不过如今你们实力不够,只有到了融合境之后,才能真正发挥出这两柄剑的威力来,双剑合并的话,至少要融合巅峰...

    在这之前,还是低调些,不要拿出来吓人了...”

    “这...这是给我们的?”

    任凭梵小北见过多大的世面,此时也平静不下来!

    始祖祭时,四阶法宝时不时能看见,但这可是五阶法宝啊,整个一元世界有几件?任何一件都是各大势力压箱底的底牌,平日里难得一见,梵音宗创派十数万年,五阶法宝也只有两件。

    更何况,这是套装法宝,双剑合并竟然有六阶威力,这代表着什么?

    这是一元世界第一神器!至少在明面上是第一神器!

    因为至今为止,从未听说过,哪一方势力手中有六阶法宝!

    可能有,但从未在人前现身过,至少在梵音宗的资料中,没有!

    如今,面前这位年轻人,竟然弃之若履般直接送给了她们!

    此人到底是谁?

    到了此时,梵小北之前已经被压在心底的那一丝猜测已经化作了肯定。

    他,绝不可能是什么蛮神后裔,因为,就连荒圣宫的老祖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但又能怎样,在六阶法宝面前,别说让梵音宗去刺杀一名身份暂且不明的蛮神后裔了。

    如果老宗主在,如果有那实力,让她去刺杀荒圣估计都肯干啊!这是可以让一个宗派一个势力传承万载的重宝!

    在这种宝物面前,这位的身份还重要嘛?

    但是,大朱吾皇给她们的震惊还未结束。

    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中,两人面前有多出了不少瓶瓶罐罐,他神态轻松的将它们摆成了一列,放在了桌上:“这是三瓶筑基丹,和先前给小南的一样,资质好点的,成功率大约在七成,每一瓶十二颗,省着点用...”

    他点了点一旁另外两个瓶子:“这两瓶有些特殊,其实也是筑基丹,只不过,效用更猛...是给已入仙门之人增加潜力、资质用的,要节递服用...先是这瓶,而后这瓶...每瓶六颗!”

    梵小北已经彻底傻了...

    梵小南却是有些没心没肺,她对那些丹药不敢兴趣,但对面前的小剑却喜欢的要命,这也太好看了呀!

    偷偷用余光瞥了一下自家师姐,已经拿起那柄东来剑,在那滴血认主了。

    这些东西大朱吾皇还真没放在眼中,五阶六阶的飞剑,他储物戒指中有不少,初级洗髓丹之前也兑换了一大堆,这些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倒是中级洗髓丹和高级洗髓丹他自己的存货也不多,所以只给了各六颗。

    对看得上的人,他素来奉行等价交换的原则,既然利用了梵音宗给自己去解决一些后顾之忧,日后指不定还会给她们带来一些麻烦,那就得保证她们的安全。

    自己毕竟在个把月后就要离开这方世界,日后除非真的得到了传承,否则也未必有再回来的机会。

    这些东西,给她们日后护身用,也算是还了人情了。

    对外人,手段可以毒辣,做事可以果断,但对自己人,有恩必报,方能念头通达,此乃处世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