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章:荒圣宫来人
    那是一群袒胸露背、身材魁梧,面容凶恶的大汉。

    每一个身高都在两米挂零,胳膊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脖子上还挂着拳头大小的兽骨,看上去倒和大朱吾皇上辈子的神话人物沙和尚有点相似。

    这么一群‘沙和尚’走在一起,视觉冲击力惊人,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寂静无比,唯有梵小北依旧在主持着拍卖,但一双美目也被吸引了过去。

    荒圣宫来了!

    大朱吾皇正和战天地拼着酒,忽然包厢门处传来了一阵重重的锤击声,听那声音,再重点就直接拆门了。

    “我都装逼装的那么成功了,还有人敢来找茬?”

    这千刀醉实在太烈,偶尔放纵一下,他没用灵力疏散酒气,喝的也有些迷糊,有些茫然的转身看去。

    身旁,战天地和帅哥他们却是毫不讶异,笑眯眯的看着门口,纷纷起身。

    大门敞开,一个宽厚的身影几乎将整个大门都堵住了,还低了低头,才走进了包厢,左右扫视了一眼,才将目光落在了大朱吾皇身上。

    随后,那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迷惘,一张大脸上满是不解,而后挠了挠脑袋,瓮声瓮气的问道:“你?来自北荒蛮?”

    “荒圣宫的人?”

    大朱吾皇立马就清醒了过来,朝着他打量了几眼。

    这人身材之高大,和新历世界的犀族都有得一拼,大脸黑黢黢的,一脸虬髯如钢针一般乱蓬蓬的扎在下巴上,身上的体毛比战天地还要浓厚,光从外表上很难分辨出年龄。

    “荒兽叔...许久不见!”

    一旁,胖子和战天地等人已经躬身示礼。

    胖子已经二十八岁,战天地就比他小几个月,从这个称谓上来看,此人至少应该四十多了。

    荒兽朝着几人瞥了一眼,咧嘴笑道:“小崽子们,可以啊,都开光境了...小胖子都融合境了啊,我还记得前几天你尿我一身来着...”

    胖子脸色微红,朝着贾柔含偷偷看了一眼,嘀咕道:“什么前几天,那都二十多年前了好嘛...”

    “那么久了嘛?”

    荒兽似乎时间观念很差,嘟哝了一句,又将视线放在大朱吾皇身上,一面挠着头,一面皱着眉头说道:“有几个小家伙跑来说蛮神后裔入世,可我怎么看你小子都不像啊,干干瘪瘪的,哪有我们荒家人的样子?

    不过也说不定,我都那么多年没回去了,还记得那时候村子里也有像你这样、我一巴掌就能掐死好几个的小家伙...

    喂,你是哪家的?阿布朗那老家伙可好?他把我骗出来,我还没回去找他算账呢!”

    大朱吾皇面带笑容,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其实心中早已打起了鼓。

    这个野人一般的汉子,给他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往那一坐,就像是一头随时都会暴起噬人的野兽,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着自己的生命。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可能那位贾氏老祖更强,但是,毕竟那次离得远,这种感觉不是很清晰。

    “至少已是融合巅峰的实力!也有可能是心动前阶!毕竟这种感觉虽然危险,但却也没有到那种完全无法抵御,瞬间就会被碾碎的程度...”

    “听这话,他也是从北荒蛮出来的蛮神后裔,算算时间,上次兽潮至今三十多年...应该便是那个时候...”

    “这么长时间,他对北荒蛮也未必熟悉了,我只要应对的好,应该能够敷衍过去!”

    他的酒意瞬间消退,念如电转,几秒时间,心中便闪过了一道道思绪,而后,便闷声不响的摇了摇头。

    荒兽愣了愣,粗粗的手指都快将头皮都挠破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忽然往旁边茶几上一拍,轰的一声,那实木所制的厚重茶几直接四分五裂,将人吓了一跳。

    在这巨响声中,却听他哈哈笑道:“阿布朗那老家伙还是这么神秘兮兮的嘛?入世试炼,完成前不能说出自己的来历?当年我就是啊...

    那老家伙让我一个人杀死十头兽王才算完成任务,在这之前不许暴露身份!搞得我差点没憋死!”

    这倒是轻松,人家都把理由替自己想好了...

    大朱吾皇松了口气,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不作声。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荒兽当年就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聪明人!

    嗯,让我猜猜啊...是不是让你来参加始祖赛?还必须夺魁?是不是?我猜的准不准?”

    荒兽一双眼睛亮闪闪的,很是期待的看着大朱吾皇,就好像一个急着等待大人认可的孩子。

    大朱吾皇此时心里有底稳如狗,依旧一动不动的坐着,只是以一种肉眼难以察觉的幅度微微点了点头。

    外人来看,就好像是错觉一样,但落在一直仔细观察着他的荒兽眼中却不一样,这家伙立马呵呵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又捂住了自己的嘴,直接转身就走。

    走的急了,肩膀还和门页撞了一下,结果又是轰隆一声,那厚实的大门直接倒了下去。

    村子里出来的孩子个个都是好汉,试炼时也不需要他多照顾,看一眼就行了。

    走出了梵音行,荒兽又停了下来,朝着身后的大汉们吩咐了几句,而后才坐上了一匹牯牛似的巨兽,扬长而去。

    虽然不需要照顾,但一元始城中混蛋还是不少的,专门骗小孩子,他荒兽当年就被人骗过,还是得叫人看着点,自家的娃,谁想欺负他可不成。

    虽然如今荒圣老祖正在闭关,但就凭我荒兽的拳头,收拾一些不开眼的也足够了!

    至于那小家伙的身份是不是确凿,这点其实他一进去便已确定。

    唯有荒蛮的孩子,身上才会有一股野兽独有的气息,这孩子身上就有,只不过那气息古怪了点,倒像是村子里养的野猪...

    荒兽一走,诸人看大朱吾皇的眼神越发热切了起来。

    这位虽然没有明说,但明显是确认过了,那大朱吾皇的来历就不用怀疑了,实打实的蛮神后裔啊!

    大朱吾皇其实对荒圣宫并不了解,一面和他们继续饮酒作乐,一面时不时的引导着话题。

    他口活了得,又有咄咄逼人相助,几个小时后,拍卖还没结束,便已将荒圣宫的情况打探的差不离了。

    ......

    对一元始城来说,荒圣宫是一处很神秘的存在。

    同样不属于三十六大势力之一,帅府在仙门之中威名赫赫,几乎各行各业都有着他们的股份。

    但荒圣宫却是低调的很。

    几乎每次始祖赛,荒圣宫都会派出三至四名天才妖孽参加。

    想要招募他们,条件也简单的很,全部打包,始祖祭十占其七,提供所有大钱。

    这条件实在太过苛刻,除非是被逼到了绝路,有哪个势力肯答应?

    荒圣宫也不着急,愿者上钩,如若没人答应,不参与就是了。

    但在数百年前,一元始城之中,御兽宗突逢大变,老宗主连带着座下一头仙兽在一次兽潮之中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宗内最顶尖的一批高手。

    至此之后,御兽宗风雨飘摇,也是在此时,他们找到了荒圣宫合作,保住了三十六大势力之位。

    这些年来,双方一直维持着这种关系。

    御兽宗虽然在名义上还保持着独立,但其实已和荒圣宫完全切割不开,在外界,甚至已有人说御兽宗是荒圣宫的傀儡。

    但除此之外,荒圣宫就很低调了,但再低调,那也是整个一元始城最不能招惹的存在之一。

    原因便在于他们的宫主大人,荒圣,这位自北荒蛮走出的绝世天骄!

    也是各大势力中,唯一还活着的创派始祖。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代表着荒圣宫的历史实在短暂,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荒圣实在太强大了,在暗地里,他被称作为一元始城第一高手!

    之所以说是一元始城,而不是一元世界,那是因为在一元世界中,还有许多秘境存在,活跃着不少强大无比的老妖。

    百余年前,据说战家和帅府两位老祖曾联手邀请荒圣一战。

    这一战的结局无人知晓,但自此之后,战家和帅府对荒圣宫的态度却变得端正了许多,在不少事情上,都选择了退让。

    这也无疑坐实了荒圣第一高手的称谓。

    ......

    “第一高手,这么厉害?”

    几个人聊啊聊的,就聊到了这个话题,战天地似乎还有点不服气,胖子却不避讳,直接将这帽子冠在了荒圣头上。

    大朱吾皇暗自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扯的不是虎皮,而是龙皮啊!

    此时,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拍卖也开始进入高潮,梵小北的声音传来:“下面,将是今日最后十件拍品,第一件,乃是来自西冰原,而且是昨日刚刚送到的...”

    她伸手一挥,台后有两人扛着一坨黄色的物事走了上来,那是一个两米方圆的甲状物事,上面有着斑驳的纹路。

    大朱吾皇正在那喝着酒,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忽然一个机灵。

    “这特么怎么这么眼熟啊?”

    下方,梵小北已经开始介绍:“此乃西冰原西风城城主送来的宝物,据说来自一名不知名的仙门高手,乃是一件难得的防御法宝...

    他持三阶法宝,也未曾能在其上留下伤痕,最终被那人逃走,但这件法宝却留了下来!

    根据我们梵音宗测试,这件法宝,纯粹的物理防御力已有四阶上品的程度,对术法的防御力也在三阶以上,最重要的是,它对灵力的消耗极小,是同阶法宝的五成左右,实在难得!

    现在开始拍卖,起拍价三千万大钱!”

    大朱吾皇仔仔细细的端详着,越看越像,有些傻眼。

    “这不是归须那老家伙的龟壳嘛?”

    当时在零宝阁,最后他用天赋异能召出的不就是这玩意,一模一样啊。

    大朱吾皇的记性多好,时间也不长,就连上面的纹路都大致记得,一印证,完全一致。

    “那玩意被我打碎了吧?不对,这是天赋异能召出的东西...碎了也可能会复原...”

    “可那老家伙怎么会出现在一元世界?难道他也获得了试炼资格?

    自己都是费劲气力才敲碎了这龟壳,又是谁那么牛逼,能完整的活剥下来?”

    如果被归须知道,估计掐死他的心都有。

    要不是你特么把老子剥了个精光,身上连把指甲刀都没给我留下,我至于赤手空拳和人拼命?

    弄的最后只能用这金蝉脱壳的异能才逃了条命,但这么一来,自己的本命天赋也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恢复了...

    归须本人,其实对大朱吾皇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不过万一这老家伙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去,倒是会找来一些麻烦,不可不防。

    大朱吾皇至今还不知道,这一位一进来就被吓破了胆,如今已经所在西冰原下的海域之中谋求着繁衍大计呢,根本顾不上他。

    要做防备,自然要把消息打听清楚,幸好这东西既然落在梵音宗手上,那位西风城主自然也是和梵音宗有些关系的,等拍卖会后,找梵小北打听就是。

    不过这龟壳倒是可以先拍下来,这不是一元世界的宝物,万一被大能看出什么道道来,来个心眼多会联想的,也是个麻烦事。

    可已经拿筑基丹来换过幻云裳,再拿出来就太高调了,他手头也没有大钱,怎么搞?

    他正在那头疼,没想到,这玩意竟然...流拍了...

    大朱吾皇是真有些看不懂了。

    按梵小北的介绍,这好歹也是魔防三阶物防四阶上品的法宝啊,就开了三千万大钱,怎么会流拍?

    这拍卖,是闹着玩嘛,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的...

    他正在那纳闷,胖子却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在旁边笑着解释道:“这玩意听起来不错,其实就是件鸡肋而已。

    防御法宝就和水桶一样,能发挥的功效不是看它的上限而是下限。

    物理防御四阶上品,但术法防御只有三阶,那这一件最多也只能当做三阶偏上的法宝看待。

    真要说起来,三阶偏上的防御法宝三千万大钱也不算贵,但是你没发现嘛?这玩意是扛上来的...

    也就是说,根本无法做到大小如意,谁没事出门扛着个龟壳啊?这么大一坨,哪怕放在百宝囊内也占地方...”

    “原来如此!”

    大朱吾皇恍然大悟,不过这倒是正好,既然流拍了,回头就直接去梵音宗的宝库将它收走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