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九章:打一棍给一颗蜜枣
    “就是你嘛?我出来了...有何指教?认干亲就算了,我这么帅,认你了拉低咱家的颜值,不太值...”

    大朱吾皇吩咐了梵红颜一句,便站在门口,静静的朝着战天地看着。

    战天地脸色极为难看,到了这时候,连他都有些不确定了。

    这家伙难道还是在吹牛逼?

    但不像啊...

    如果真是在吹牛的话,这演技也太过出色了!

    而且,别人感应不到,他就在这包厢门口,里面的灵力波动还真瞒不过他。

    筑基时,莲子初生,会有异象呈现,这时候的灵力波动特殊而强烈,战家入仙门者不少,战天地自然也感应过。

    真是有人在筑基啊...

    而且如今已经将莲子具现出了投影,正在进行返本归元,凝结成莲子本体,再破妄觅真,成功之后,便是筑基境修士了。

    这是入仙门最重要的一步,绝对不允许受到打扰,之前梵红颜说的不方便,还真是不方便!

    哪怕战家老祖在此,如若有修士在筑基的话,他也没有资格进去打扰,这是整个一元世界约定俗成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得违反。

    他愣在那,一时间真是有些乱了方寸。

    有人在筑基,代表着确实有筑基丹存在,既然在这种地方都服用了一颗了,那还有两颗也是正常的事。

    大朱吾皇手中拿着一个玉瓶,不断的抛动着,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问道:“两颗筑基丹就在这里面,不过,我是和梵音宗做的交易,似乎也轮不到你来验查...

    给你面子,我出来见了你一面,如今人也见到了,我对你也没兴趣,你是不是该从哪来回哪去了?”

    此时,胖子和贾柔含等人也走了出来,站在两人身前,神识一探,脸色也都变了。

    胖子朝着战天地摇了摇头:“兄弟,你这次还真是踢到铁板了...嗯,这位黄兄正好也是我朋友,互相给个面子,这事就算了...”

    贾柔含神情复杂的盯着大朱吾皇看着,忽然当着众人的面躬身一拜:“黄兄,之前我贾氏如有得罪之处,柔含在此说声抱歉。

    之前所谈之事依旧有效...如若黄兄还愿助我贾氏一臂之力,贾祖令马上送到,如有其他条件,你也尽管说来!”

    她这话一出,除了胖子之外,其他人都愣了愣,就连梵小北都有些吃惊。

    从贾氏出来,在大朱吾皇心中,差不多等于被人扫地出门一样,这种糗事,他可没和梵小北提过。

    但如今贾柔含一开口,这些人都是心思敏捷之辈,哪里还能猜不到?

    这肯定是贾氏走了眼啊!

    大朱吾皇此时也并未再掩饰灵力波动,开光境的修为摆在那,又能随手拿出至少两颗筑基丹(他们并不知道里面梵小南服用的那颗算不算在内),这种人,要说没点背景和底牌怎么可能?

    再联想到那姓氏,黄...荒?

    顿时不少人都低低的惊呼了起来,此人出自荒圣宫?

    但荒圣宫就在一元始城中,这一代中并无此人啊...

    年纪轻轻,开光境的天才妖孽,不可能藏的那么好,让所有势力都一无所知。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这位是蛮神后裔,刚刚入世行走!

    在场那么多人,自然也有荒圣宫门下。

    立马有人匆匆离去。

    蛮神后裔入世,对荒圣宫来说也是大事,必须赶紧汇报。

    大朱吾皇也没想到这些家伙联想力这么丰富,等听到旁边那声声惊呼才想了起来,不由得淡淡一笑,指着下方说道:“柔含姑娘,抱歉了,我已和梵音宗签订了始祖契,这一届,将代表她们出战。

    回头我们就是对手了,在比赛中遇见,我会手下留情些的!”

    他倒也是不客气,直接说自己会手下留情,那份骄傲溢于言表,倒是挺符合蛮神后裔的人设。

    对这个莫名其妙送来的背景,他其实也无所谓,甚至原本就刻意在引导这一切。

    始祖赛还有二十余天就要开始,从一元始城到云鼎城,哪怕用最好的空舟也要十天左右,来回就是二十天。

    再深入北荒蛮,那地方据说空舟都没法行驶,没有几个月时间根本回不来。

    哪怕荒圣宫立马派人出发,等打探到确切的消息,自己早就去了二层世界了。

    如今,这蛮神后裔的招牌,背一背也无妨!指不定还能有些别的收获呢!

    “都签订了始祖契了嘛?”

    贾柔含失望不已,心中追悔莫及,当时其实如果她坚持,这事情其实还是有着转圜余地的。

    但如今,一切都晚了,只盼着别真如自己所料,贾氏倒在这原先并不在意的小人物身上吧!

    一旁,战天地目光闪动,朝着大朱吾皇看了几眼,忽然展颜一笑:“误会!都是误会!这位黄兄弟,抱歉了!我这人就是这脾气,大大咧咧没啥脑子...回头罚酒三杯,以示歉意如何!”

    他看似粗豪,但身为战家少主,又怎会是真的莽货?

    平时那份骄狂和放肆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刻意装出来的假象,连他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

    此时只是略略的思索了一下,立马就放下了架子,粗狂的笑着,还不住的躬身致意。

    胖子也在旁边笑道:“行了,这不挺好?都是兄弟,没必要为了一些小事伤了和气...对了,黄兄弟,先前说让你来帅府找我,怎么没来?我等着扫榻相迎,结果失望的很啊...哈哈!”

    他在这打着哈哈,大朱吾皇却板起了脸,朝着战天地冷笑了一声:“罚酒三杯?这就完事了?哪有这么简单!”

    所有人都一愣,这话说的...

    战家毕竟是如今一元始城第一世家,战天地姿态放的这么低已经给足台阶了,你还想怎样?

    这一下,不仅仅战天地脸色忽红忽白,就连胖子都有些尴尬,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就在此时,却见大朱吾皇脸上忽然有笑容绽开,伸出手拍了拍战天地的肩膀,道:“三杯肯定不够,你这身材,至少三桶!喝不下不算完啊!哈哈!”

    战天地愣了一愣,顿时也哈哈大笑了起来,摇着毛茸茸的脑袋,拉着大朱吾皇的手朝自己几个的包厢走去:“行!三桶就三桶,不过等我罚完了酒,你也得陪着!”

    他边走便朝着一旁已经都傻了眼的女侍应们挥了挥手:“没听见嘛?上酒啊!你们梵音宗不会连几桶酒都没有吧?还是怕我付不起酒钱?”

    大朱吾皇可没和男人拉手的习惯,不动声色的一缩,拿着手中的玉瓶朝着楼下晃了晃:“少宗主,先来把这筑基丹拿走...咱们把之前这笔生意交接了,拍卖可以继续了!”

    梵小北被这来来回回的转折搞的都有点晕了,闻言如梦初醒,朝着他甜甜一笑,娇声说道:“诸位,幻云裳的拍卖已经结束,为楼上这位所得,下一件...”

    包厢内,众人皆已落座,此时的座位却也是有些讲究的。

    大朱吾皇如今是客,却被让到了主座。

    胖子和战天地背景差不多,但他如今已是融合境,在座独一份,坐在了他身边左手次位。

    而战天地则在右侧紧挨着两人,而后才是上官齐蝉等人。

    相比之下,贾柔含的地位反而最低,只是看在胖子的份上,才朝着中间凑了凑,被人让在了胖子身边。

    一时间,大朱吾皇倒成了众星捧月的那个,这种待遇,在一元始城这一代中,还真没有过。

    不多时,便有侍女真的搬了几桶美酒来,生怕战天地再训斥,每一桶都是快一米高的那种大圆桶。

    少主大人眼睛都直了,他原本想着的是那种两三斤装的小桶,你特么搬来的却是上百斤的大桶,这三桶洗澡都够了,怎么喝?

    大朱吾皇可没准备放过他,笑眯眯的指了指:“战兄,请!”

    战天地苦着脸朝胖子看去,等他出面求情,可这家伙完全就装着没看见,正扭着身子拍着贾柔含的马屁,反倒是旁边的上官齐蝉起哄了起来:“对对对,罚酒三桶...可是你自己答应的!”

    看着整整齐齐垒在门口,加起来比他人还高的几个大桶,战天地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不过身份摆在这,既然认罚了就要光棍!

    他起身向前,伸手一提,便将那百余斤的大桶提在了手中,而后打开塞子,举过头顶,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

    当然了,这一桶酒完全喝掉那是不可能的,倒有大半是顺着那倾下来的流势倒在了身上,淌到了地上。

    不过些许取巧的手段,大朱吾皇自然也不会介意。

    战天地将一桶酒倒完,已是如同落汤鸡一般,而后深吸了口气,浑身上下顿时有酒气蒸腾,却是用了一个火系的法术,将自己又烤干了。

    但之前的侍女被他呵斥之后,心中有气,特地挑来的乃是最烈的烈酒。

    就算战天地已是仙门中人,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但几十斤下去依旧有些脚步虚浮,毛茸茸的脸上都已是满面红光。

    他摇摇晃晃的,正想去拎第二桶,大朱吾皇已经哈哈大笑的站了起来,一把将他拽回了座椅上,笑道:“行了行了,还有两桶暂且留着,回头我去你们战家拜访之时,我陪你喝掉就是...”

    两世为人,比起玩弄人心来,这些年纪不过三十的小家伙又怎是他的对手?

    打一棍给一颗蜜枣的手段,他用的炉火纯青,顿时让战天地对他好感倍增。

    他都忘了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了,只觉得这家伙为人仗义爽快,实在对眼,不由得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屁股坐了下来,喘着气说道:“幸好兄弟你放了我一码,否则的话今天是真要趴着出去了...

    外面那小娘皮实在可恶...拿来的这酒...这酒应该是千刀醉吧?一般人喝个几两就趴下了...”

    楼上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第一件拍品结束之后,后面出现的对他们来说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自然也不会刻意关心。

    倒是下面那些凡间武者先前看了一场好戏,如今热情高涨。

    不过适合他们使用的,也没有价值太高的东西,足足一个小时,十余件拍品,最高价也不过是一套适合先天境使用的飞梭,用得好了,能造成一阶法宝的杀伤力,最终被抬到了一千一百万大钱的天价。

    包厢内,众人边喝边聊,气氛也算融洽,两个小时后,旁边的包厢门开启,梵红颜喜滋滋的走了出来。

    她素来有梵冰山之称,此时脸上的笑容却是灿烂之极。

    门口候着的梵音宗侍女都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偷偷看了几眼,便见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从包厢内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正是梵小南。

    一到门口,也不管下面梵小北正在主持拍卖,扯着嗓子便喊道:“小北姐,我筑基成功啦!”

    梵小北正在介绍一对双剑,闻言抬头一看,连话都忘了说了,愣了半晌才喜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心中真是替她欢喜无限。

    大朱吾皇正和战天地在拼酒,包厢门被人嘭的一声踹开,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一抬头,却见梵小南昂着小脑袋,正吃惊不已的咬着手指,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刚刚筑基成功,无论是肉身还是神识都有了一个飞跃,还真是一下子没控制住力量,原本以为只是轻轻的踢了一脚的。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一道道神识在瞬间便扫了过去,而后,一同笑了起来:“小丫头,恭喜了!”

    灵力波动瞒不了人,筑基已成!

    这小丫头如今只有十五六岁,如果好好培养的话,不比那些生而为仙的妖孽差多少,日后指不定会是第二个梵小北。

    大朱吾皇却是忍着笑意朝她指了指,而后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哪来的小乞丐,臭死了!”

    “呀!”梵小南这时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筑基成功,浑身上下都是那种油油的污垢,还真是挺臭,先前实在太过开心,还没注意,此时大朱吾皇一提醒,立马尖叫着又冲了出去。

    包厢之中一阵哄堂大笑,其乐融融!

    没多久,又是一队人出现在了大厅之中,略微打量了几眼,便分开众人,向楼上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