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七章:这真的是筑基丹!
    “什么,你有筑基丹?想用筑基丹来换这套幻云裳?”

    梵小南皱着鼻子嘟哝道:“不会是小北姐给你的筑基丹吧?用我们梵音宗的东西换自家的宝贝,这可有点不地道哟!”

    大朱吾皇伸手捏了捏她鼻子,笑道:“你可以问问你家小北姐,给过我筑基丹嘛...这是我自己的!”

    梵小南一脸看白痴的神情:“小北姐在主持拍卖,怎么可能现在问她?你明知道这样,还这么说,肯定是想浑水摸鱼...”

    小丫头气呼呼的瞪着大朱吾皇,咱梵小南确实单纯可爱,但可不傻!

    大朱吾皇被她搞的哭笑不得,眼见着出价已经快接近一亿大钱,递增的幅度也小了许多,只能叹道:“你家小北姐没空,红颜长老总有空吧?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我这筑基丹可比你们梵音宗手头的要好得多了...换不换随你们!”

    “筑基丹不都是一样的嘛?哪有好和坏,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小好骗呀?”

    梵小南鼻子哼哼哼了几声,不过还是走出去找侍女进来,让她用拍卖场的传讯石联系上了梵红颜。

    老宗主失踪,如今梵红颜乃是梵音宗融合境的第一高手,正在场内主持着安保之职,闻询之后,不到一分钟,便冷着脸走进了包厢,却看见大朱吾皇正拿着一个玉瓶,抛来抛去耍着玩。

    “黄小千,你有筑基丹?”

    梵红颜在梵音宗内之前便是主持律法的,有着梵冰山美名,最见不得大朱吾皇这般跳脱的性子。

    而且,他一个不知来历的年轻人,手头怎么可能有筑基丹这样的宝物?只怕是寻自己开心呢。

    又或者是看中了这套幻云裳,借着梵音宗有求于他,想来个空手套白狼,那玉瓶中,估计是空的。

    不过虽然这么想,但梵小北曾千叮万嘱,将这黄小千夸的天上少有,说这次始祖赛,他就是梵音宗最大的底牌和希望,故此她还是强忍着怒火,问了一句。

    大朱吾皇对她的冷脸早已习惯,笑了笑也没回话,而是将那玉瓶直接抛了过去:“自己看!”

    “不会真有筑基丹吧?”大朱吾皇这动作实在太过自信,梵红颜一愣,有些犹疑的打开了瓶塞。

    一股辛辣之极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光是闻了一口,便觉得似乎吸入了一股火气一样。

    梵红颜手一颤,差点没把瓶子摔到地上,赶紧捏住了,犹疑不定的朝里面看了几眼,还用神识感应了一下。

    瓶子里有三颗拇指大小的丹药,确实有着灵力波动,这辛辣的味道也大差不离,但是却比正常的筑基丹要冲了许多,这到底是什么?

    大朱吾皇拿出来的这瓶乃是系统出品的初级洗髓丹,其实就是筑基丹的变种,但效果要强上太多,自然有些不同。

    但在梵红颜心中,这看法却又不同。

    一元世界中的筑基丹,都是通过始祖祭而来,短缺了几种主材,自己是根本没法炼制出来的,所以所有的筑基丹都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既然不同,那就肯定是假货了!

    她有些鄙视的朝着大朱吾皇看了一眼,伸手将玉瓶塞好,还了回去,而后冷笑道:“这种假货就别拿出来了,幻云裳既然已经拿出来拍卖,我们也不能砸了梵音宗的招牌,你就别参合了...

    宝库中还有一件千蝶舞,虽然不是套装,而且偏女性一些,但也是三阶防御法宝,回头我和小北说说,给你就是!”

    “还有这么不识货的...”

    大朱吾皇是真郁闷了,筑基丹她都看不懂,其他丹药就更别提了,五阶六阶的法宝拿出来怕吓着她,难道自己还真吃软饭,要那件什么千蝶舞?这特么一听就是女人穿的好不好!

    他想了想,也懒得多和她计较,伸手倒出了一颗,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捏开了身旁梵小南的小嘴,将那丹药投了进去。

    梵小南都来不及惊呼,这初级洗髓丹入口即化,立马化作了一道火线滑下了肚。

    一旁梵红颜也没反应过来,见状美目圆睁,额头那块红斑都快滴出了血来,指着大朱吾皇刚想喝骂,却见他已经松开了手轻轻拍了拍:“这小丫头应该服用过筑基丹吧?不过没成功?

    我这颗效用要好上不少,普通人大约有五成的把握可以一次筑基,资质好些的...嗯,七成左右吧...

    小南她之前服用过筑基丹,虽然那不是什么好货,但身体也被初步改造过了,服下这颗,有九成的希望筑基成功!

    对了,小丫头,你应该学过筑基功法吧?”

    梵小南浑身抽搐着,额头青筋暴起,强惹着点了点头。

    大朱吾皇喝道:“那还愣着干嘛?难道这点痛楚都坚持不住?记住啊...坚持的时间越长,你得到的好处就越多!一定要顶住!实在难受就喊出来,发泄一下!先试试能否直接进入观想,内窥丹田!”

    筑基时其实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在服用筑基丹的同时,进入观想状态,洗髓和筑基同时进行。

    第二种,则是在筑基丹效用结束之后,再进行筑基。

    两种方法各有利弊。

    第一种,精神力转化出来的神识强度会比第二种要高上一些,但是,难度极大,在那种极端痛苦的状态下,想要进入观想极其困难,普通人根本没法做到。

    第二种,对神识没有增幅作用,但是较为简单。

    梵小南原本就服用过筑基丹,虽然那一种药性较差,但毕竟已经洗涤过一遍,基础摆在那,对痛楚的忍耐力也比普通人要强得多。

    所以大朱吾皇想让她直接试试,至于成与不成,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梵红颜刚想喝骂,便见小丫头浑身颤动着闭上了眼睛,头顶甚至有淡淡的水雾飘起,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开始渗出带着点黑色的油脂。

    这完全是服用筑基丹之后所产生的异象,而且,来的更快,似乎效果也更好。

    她顿时目瞪口呆,一时间都失去了方寸,不知道是该继续喝骂呢,还是怎样。

    “真的是筑基丹...怎么会有这种筑基丹...怎么可能?”

    一元世界传承了数十万年的铁律竟然在自己面前被打破,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大朱吾皇在旁边喊了好几声,才将她喊回了魂。

    “红颜长老,怎样?拍卖都快结束了...到底换不换?嗯,给小丫头这颗就算我送给她的...这里还有两颗!换那件幻云袍。

    如果还不换就当我没说过,那什么千蝶舞就算了...娘们穿的玩意,我不要!”

    “换!当然换!”梵红颜瞬间清醒了过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时,她已用神识将梵小南的反应全部探查了一遍。

    这丹药不管是不是筑基丹,但绝对有着筑基丹相似的功效,而且效果更好,见效更快,那极有可能也就代表着筑基成功率更高!

    瓶子里还有两颗,如果用好了,等于是凭空多了两名入仙门的选手,就算这一届已经用不着,下一届呢?

    别说一件幻云袍了,就算将这次拍卖的所有物品都给他又能怎样?

    如此天大的好事摆在面前,还需要犹豫吗?

    此时,场内的拍卖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价格已经喊道了一亿四千万大钱,而竞争者,竟然是胖子包厢中的两个同伴。

    胖子也想拍下送给美人,但是贾柔含已经有了一件四阶护身法宝,却也用不着了,所以就没出手,而是笑吟吟的看着身边两位年轻人争斗着。

    这两位都是三十六大势力中的天才妖孽,一位来自上届始祖赛的第一,实力能和帅府相媲美的战家,另一位则是来自上届第二上官氏。

    这两个家族乃是一元世界最大的势力之一,已经有万余年都未曾跌出过三十六强,近百届中更是时常霸占着前三的位置,互相之间的竞争自然也激烈的很。

    此时,两位天之骄子似乎已经争出了火气,将其他人都压下去之后,唯有他们还在不断的竞价中。

    “上官齐蝉,你上头还有个大哥,这么喊价,也不怕他回头责怪嘛?”

    喊出了一亿四千一百万的价格之后,一位身材魁梧、手臂上长着厚厚体毛的年轻人笑吟吟的端起了面前的美酒一饮而尽,看着身旁的对手调侃道。

    “战天地,你还真以为天地之间你最大了?这件法宝,我势在必得!一亿四千二百万!”

    上官齐蝉是一位面容俊秀,有些单薄的青年,那形象和战天地正好截然相反,两人原本就不对付,如若不是胖子相邀,都不会坐在一个包厢内。

    战天地脸上的横肉一抖,朝他俯下了身子,大笑道:“哈哈,势在必得,你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比钱多?你比得过我?

    你上上下下多少个兄弟?我战家这一代的嫡系可就我一个!老子今天就豁出去了!两亿!你再多一块,那袍子就是你的!

    出价啊!说一句两亿零一块!就是你了的!你敢出吗?”

    “两亿?你特么疯了嘛?就算是四阶上品,也就差不多这个价,这只不过是四阶中品而已!”

    上官齐蝉脸色一会白一会红,但还真是不敢出价了。

    战天地说的没错,他一根独苗,哪怕挥霍多了,最多回去挨顿骂。

    但上官齐蝉要是花两亿买回去,家里那位老祖得活剥了他。

    不是为了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花两亿买一件价值一亿多的玩意,这摆明了是没脑子,忒丢人。

    战天地见他缩了,顿时哈哈大笑:“你特么管我?我乐意...不就是两亿嘛,老子花得起!最多回头去我奶奶那躲几天...”

    他那么大个子,说去奶奶那躲灾的时候却没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是得意洋洋。

    但别人还真不好说啥,人家有这个底气啊。

    战天地的奶奶乃是一元始城之中有数的高手,就连战家的老祖,也只不过比她略微高上一筹而已,那是整个战家第二高手,一元始城所有的女修之中排名前三。

    而且这位老人最是护短,平素可是将战天地当宝贝一样供着,就连帅哥没事也不愿意招惹这小子,上官齐蝉要不是上头还有个了不得的哥哥,也早就萎了。

    战天地得意洋洋的点开了身前的传音石,顿时那粗豪的声音便在大厅内响了起来:“嗯,没人和我抢了吧?美人,那还不赶快宣布结果?对了,我叫战天地,一元始城三十六强第一战家少主...记住啊!

    和你们做了这么大一场买卖,回头请我吃顿饭如何?”

    台上,梵小北轻轻颔首,微笑不语,等了数秒之后,发现确实已无人出价,这才说道:“二亿第一次...二亿第二次...”

    第三次还未喊出来,她耳垂边有一个珍珠般的配饰忽然颤动了一下。

    片刻之后,梵小北的脸色变的古怪了起来,迟迟未曾开口。

    上方,战天地正等着她落锤,可半晌都没听见第三次,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催促道:“怎么回事?这价钱可不低了...你们梵音宗还在等什么?”

    梵小北低头微微思索了一下,展颜一笑:“诸位,不好意思了...有一位贵客出了一个我们根本无法拒绝的价格...这套幻云裳归他了!”

    她甚至都不说价钱,直接一锤定音。

    那可是筑基丹啊,在一元世界,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筑基丹都是战略性的物资。

    由于筑基丹的成功率不高,外面标注着一亿大钱一枚的市场价,但这价钱完全是有价无市。

    你一颗筑基丹卖一亿大钱,无数势力会疯抢,但你若要拿一亿大钱去买筑基丹?翻一倍都未必有人出手...

    所以,这一亿大钱的价格,其实是各大势力针对自家人的,有些贡献突出的子弟,可以用这个价钱来换取一枚,概不对外。

    大朱吾皇掏出了两枚筑基丹,不,其实是三枚,还给梵小南服用了一枚。

    这种价钱,任何势力都拒绝不了,而且,不可能有比这更高的条件了。

    战天地又如何?就算战家老祖亲来,也绝舍不得拿出三枚筑基丹来换取一件法宝!

    在一元世界,筑基丹才是真正的无上隗宝!

    但她心里明白,别人可不知道,此话一出,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