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六章:梵音行拍卖会
    一个月后始祖赛便将进行,如今的一元始城,乃是十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

    三十六大势力的大比都在一元始城中举行,其他各大势力则是在外面自家的地盘上比完之后才会将优胜者送来。

    但就算如此,光是那三十六大势力的选手,加起来也有几十万了,再加上随行人员,全部涌了进来。

    空港每天进出的空舟都有近千艘,公共区域更是人满为患,一些客栈、酒楼都宣告客满。

    梵音宗开的是拍卖行,但其实也有零售的产业,而且还有不少特殊的兵器、法宝、丹药,这几天也是客潮汹涌,那些个娇滴滴的姑娘们,忙的脚不点地,生意好的飞起。

    外头的喧闹和大朱吾皇无关,和梵小北打了个招呼,让她莫要打扰,他自己每日里就是打坐修炼,静待比赛开始。

    他如今还没有后续功法,连续两次,都尝到了《无敌至尊登仙录》的妙处,真心不愿意胡乱晋升,如今,一直在尝试着提高灵力控制、打磨神识,以及琢磨那二死一生,三笔道纹。

    虽然一元始城中不允许私自布置汲灵阵,但这里的灵气实在充沛,和云仙谷中也相差不远了。

    千瓣重台在身,用那些低阶的法术,大朱吾皇几乎都不用考虑灵力告罄的问题,神识强度和控制力,每天都有着微妙的进步。

    但对那三笔道纹的研究却是有些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

    这道纹诡异之极,他曾尝试着用符纸将其画出来,但每一笔下去,灵力就会疯狂涌出,往往几笔之后,一千九百九十八瓣莲瓣便会灵力耗尽,根本不足以画完。

    而当你停下来之后,原本已经画出来的笔划则会消失,大朱吾皇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种奇妙的力量,正在阻止这道纹现世。

    而后,他又试着用神识在丹田中模拟,依旧如此,只不过这次消耗的是神识...

    “看来,这三笔道纹真不是如今的我所能掌握的...只能等到融合境之后,看看有没有希望将它们画出来了...”

    再次失败,大朱吾皇喘息了几声,苦笑着打坐恢复。

    晋升融合境后,身与神融、心与念融、精与识融,到时肉体中也能储存一定的灵力,而神识的强度也会增加不少,不知道能否完成。

    休息了会,莲瓣已经恢复了不少,连续几天都闷在房中,也有些厌烦了,修炼这玩意原本就枯燥的很,但有时候劳逸结合效果更好。

    他起身朝外走去,准备逛一圈散散心。

    梵小北给他安排的,是一座独立的小院,就在她自己所居的右侧,一推开院门,门外就传来了一声惊呼:“总算出来了...”

    而后一个略有些婴儿肥、十五六岁模样的女孩毛毛糙糙的冲了过来,一把扯住了他袖子,嘴巴还撅了起来,嘀咕道:“...你怎么刚出来!”

    大朱吾皇被她整的有点蒙,退后了一步,奇道:“你是谁?”

    “唔...我是梵小南啊...小北师姐没和你说过嘛?”

    女孩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似乎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大朱吾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那我是谁?”

    “你是黄小千啊...坏了坏了,你不会是修炼出了岔子了吧?脑子坏掉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梵小南瞪圆了眼睛,捂着菱角似的小嘴,惊诧无比。

    “我们很熟嘛?”

    梵小南更惊讶了:“不熟啊,你真的脑子坏了嘛?我们第一次见呢!”

    大朱吾皇只能认输,捂着额头问道:“究竟什么事?”

    梵小南眨巴了几下大眼睛,说道:“小北姐叫我看在这,一见到你就带你去找她...结果...”

    她扳着手指,一个手不够,把另一个手也举了起来,凑到了大朱吾皇身前,用很夸张的语气说道:“一二三四...七天...我等了你七天呢!”

    她手指也是肉嘟嘟,手背上有着一个个小酒窝,可爱的很,大朱吾皇忽然觉得心情不错,哈哈笑着向前走去:“行了,辛苦姑娘了,回头给你点好东西补偿一下...走,带我过去!”

    梵小南跟在后头,一面蹦蹦跳跳的走着,一面嘟哝着:“补偿我嘛?补偿什么呢?好吃的...?

    嗯,这里东面那家食为仙的糖葫芦很好吃呢,就是太贵了...要不,你就请我吃那个吧...”

    她在后面嘀嘀咕咕的自说自话,大朱吾皇摇头直笑,也不吭声。

    梵小北就住在他隔壁不远处,没走几步便到了,一敲门,便有丫鬟出来告知,说她去了前头的拍卖行。

    梵小南这才捂着嘴巴惊呼了起来:“对呢,今日是大拍,好热闹的...”

    她一脸幽怨的看着大朱吾皇:“都是你,我等你都等忘了...真的好热闹的,还有好多宝贝,平时红颜师叔都不给我们看的...快走啦!一起去!”

    大朱吾皇倒也确实有些兴趣,梵音宗的拍卖乃是一元世界最顶级的,趁机也好了解一下这方世界到底有什么宝物,价值又如何,回头去了宝库也可以有的放矢。

    两人朝着前方的主楼而去,这里设置着隔音阵法,在外头还静寂无比,一进到拍卖场,却是人声鼎沸。

    近万平米的大厅分为三层,人头攒动,坐满了人,正对着拍卖台的一面最上方,还有一个个包厢。

    “快到午时了,嗯,马上开始了呢...不过这次是小北姐主持,我们只能等结束了再去找她了...”

    梵小南扯着他衣角朝着人群之中钻去,想到中央最后方上楼,但人实在太多,没一会便挤出了一身香汗来。

    大朱吾皇一笑,牵起她小手,将她带到了自己身后,而后双臂一分。

    站在最下方的都是些凡俗武夫,哪里经得起他的推搡,一时间,前方的人潮滚滚而开,自动闪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来。

    有人被挤的一个踉跄,刚想骂娘,看见他身后拉着一个小姑娘,身上有一个古琴标记,顿时又咽了回去。

    梵音宗虽然今日不同往日,但底蕴摆在这,这里又是她们的主场,区区凡俗武夫,就算是先天境,却又哪里得罪的起?

    梵小南确实有些不谙世事,被大朱吾皇牵着小手也不挣扎,见人潮如波浪一般分开,觉得挺好玩,在后面咯咯的笑着:“这是什么术法,教我好嘛!”

    “教你?可以啊,不过会练成这样哟...”

    大朱吾皇在前头曲起了手臂,宽松的袍子下,依旧能看见坚实的肌肉弹动着。

    “好丑,不要...”梵小南皱起了鼻子,狠狠的摇了摇头,再也不提这个话题了。

    这是梵音宗自家的拍卖场,自然预留着着特殊的位置,原本是用来招待那些突如其来的贵客的,今日几乎也都满了,但幸好还有一个空着的包厢。

    梵小南虽然至今都未入仙门,但她和梵小北一样,都是老宗主收养的孩子,在梵音宗内地位甚高,到了楼上,立马便有一位美女侍应带着去了包厢。

    小丫头嘴里塞满了包厢里备好的果子,凑在前方的水晶幕墙前,含含糊糊的嘟哝着:“无..事了,小备己琢磨还不粗来?”

    话音刚落,下方的拍卖台前便闪起了一道白光,一位位身背长剑的女子自两边鱼贯而出,站在了台下,随后,梵小北从台后走了出来。

    她今日穿着一声梵音宗特制的道袍,银丝滚边,胸口的古琴标志乃是用七彩宝石缀成,如云的秀发向上绾起,插着一支凤簪,看上去比之前成熟了不少,但却更显妩媚,配上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真是风华绝代。

    和贾柔含不同,梵小北之前极少在一元始城出现,这一次,还是她第一次真正走到台前。

    她一出场,不仅仅是下方那些凡俗武者,就连包厢之中,那些各大势力的仙门中人也都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

    一元始城之中女性修仙者原本就不多,美女更是稀缺资源,并不是说少,而是相对于男性来说,比例有些失调,所以,贾柔含才会被如此追捧。

    但此时,梵音宗又冒出来一位同等级数的美女,而且,从身上散发的灵力波动来看,也已是开光境的妖孽天才。

    一时间,包厢之中不少势力的年轻天才都觉得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原本只是随便来看看,此时却决定要在拍卖上出一次风头,也好引起佳人的注意。

    其中一个包厢之中,帅哥正和贾柔含坐在一起,这家伙也是眼睛一亮,但很快便若无其事的挪开了目光,笑呵呵的朝着身边说道:“柔含妹子,这一位可不比你差啊...你要再对哥哥我不理不睬,到时我移情别恋了,可别怪我!”

    两人身边,还坐着不少年轻人,一个个都气宇轩昂,几乎都是开光境的修为,

    不过,不看外表只论修为的话,还是胖子最为出色。

    二十八岁的融合境,在近千年内,也是独一份,再加上帅府威名赫赫,所以,这些人中,自然是以他为首。

    此时他一开口,旁边立马有人笑道:“帅哥,你这话可就伤了柔含妹子的心了...再说了,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可不好...

    嗯,嫂子咱们就不指望了,新来这位就让给兄弟们吧!”

    旁边几位年轻人也是大声的喧哗了起来,胖子眼睛眯起,哈哈大笑。

    那声嫂子实在是喊到他心缝里去了。

    贾柔含依旧戴着薄纱,薄纱下却是面色沉寂,似乎根本没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一个人坐在角落,时不时的朝旁边一个包厢的方向看上几眼。

    这些包厢的水晶幕墙都是单面的,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先前那个,似乎是黄五?没看得太清,但好像是他...他怎么和梵音宗的人走在一起了?此事,要告诉老祖才是...”

    对贾氏来说,排名靠前的那些势力原本也不是他们的竞争对象,而在城外那些势力中,唯有几个是值得注意的,梵音宗就在其内。

    一元始城中就三十六个位置,一个萝卜一个坑,上来一个就要被顶下去一个。

    贾氏虽然和帅府达成了协议,但加上她也不过三位入了仙门的选手而已,而且那两位还是别人挑剩了的,绝称不上万无一失。

    如若万一梵音宗杀进前三十六,被顶下去的,极有可能是他们。

    虽然自家老祖对大朱吾皇似乎兴趣不高,但对贾柔含来说,却对这位神秘人物极为看重,总觉得此人身上还隐藏着什么秘密,极有可能会是一个变数。

    如今看见他和梵音宗走在了一起,自然会有些紧张。

    喧闹声中,场内响起了一个柔媚清脆的声音,拍卖开始。

    梵小北自小便是被作为下任宗主培养的,无论是气度、心智,乃至待人处事都是一流,主持一场拍卖自然是绰绰有余。

    三言两语便利用了自己外表的优势,成功的将场内的气氛调动了起来,而后才开始展示第一件拍品。

    无论何处的拍卖场,都有着差不多的规矩,第一件和最后一件拍卖品往往都是最好的。

    第一件用来调动竞价的气氛,而最后一件则是压轴。

    这一件拍卖品一被拿上台,便引起了阵阵惊呼!

    “四阶中品法宝,幻云裳连带幻云靴一套!只收取大钱,不接收银票!底价一千万大钱!”

    就算在一元始城中,四阶法宝也是极其罕见的东西,更何况,这是一件成套的防御类宝物,价值更高。

    这种宝物,就算只收大钱,至少也得上亿,底价一千万,连零头都不够。

    不过,梵音宗将底价定的这么低,原本就是想将气氛调动起来,如果到时出价实在过低的话,自然会有安排好的人手出场,要么抬价,要么直接拍下,避免损失。

    这件拍品,楼下的那些凡俗武者自然只能看看,根本连出价的资格都没有。

    短暂的沉默之后,胖子所在的包厢,便有一位年轻人直接报出了五千万的价格,将底价翻了五倍。

    大朱吾皇也很感兴趣,倒不是这四阶法宝有多好,而是万幻袍没了之后,他手头还真没有此类法宝,实在是裸奔怕了,就当买件衣裳穿,垃圾就垃圾点吧!

    毕竟几个月前,自己还拿着二阶飞剑当宝贝呢,要学会低调过日子!

    要让别人知道,他竟然将这种宝物视作了街边摊位的大路货,估计吐血的心都有。

    不过,自己口袋里没大钱啊,这怎么办?

    旁边出价声此起彼伏,他皱着眉头有些无奈的听着,忽然灵机一动,将梵小南喊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