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五章:始祖契
    梵小北和梵红颜觉得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马车之外站着一个年轻人,敲着窗,正阳光灿烂的对着两人笑着,露出了一口洁白的大牙。

    这驾马车的车厢自带灵力感应,旁边只要有灵力波动便会传来警讯,反而是凡人接近不会有什么反应。

    但如若是凡人的话,他抬着手,站在车窗外,轻松的敲着,竟然将整个车厢都敲的笃笃作响、震颤不已,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可是四阶法宝啊!就算摆在那,让筑基境的修仙者用飞剑砍,如果飞剑品阶不够,也砍不出这么大的反应吧?

    两人互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深吸了口气,梵小北伸手在车厢上轻叩了一下,神识一转,叮的一声,厢门开启。

    ......

    梵音宗虽然已经退出了一元始城,但毕竟也是大势力,在这公共区域倒是还有一处产业,虽然是租来的,但规模和地段都还不错。

    “梵音行...”

    大朱吾皇看着这个占地近百亩的建筑群,临街的主楼门口挂着一个牌匾,字体是用一种五彩的宝石镶嵌而成。

    “是的,我们梵音宗和贾氏等几家差不多,也有商行,不过我们主营拍卖...

    梵音行便是我们名下最大的产业,在一元世界中,任何一个城池都有梵音行存在。”

    三人下了马车,梵小北站在大朱吾皇身边轻声介绍道。

    “这是谁?”

    “少宗主和长老都在他身边...瞧,这家伙竟然还站在了少宗主前头!”

    “是我们梵音宗招募来的天才选手吗?”

    “不会吧,这家伙身上没有灵力波动,就是个凡间武者而已,就算是先天境,可到了一元始城,又算得了什么?”

    “万一是你走了眼呢?”

    “切,我已是开光境,就他这点年纪,难道还会是融合境不成?怎么可能走眼?这就是个凡间武者!”

    “那是怎么回事?”

    “......”

    门口,梵音宗常驻一元始城的后辈弟子已在那列队迎接,其中还有不少已入仙门的修仙者,只是年纪看上去都不小了,大多都是中年人。

    见自家少宗主竟然站在一个衣着普通的年轻人身旁,不由得讶异不已,窃窃私语了起来。

    “都没点规矩了嘛!?”

    梵红颜朝着大朱吾皇的背影瞪了一眼,向前一步,走到了两人身前,凤目一扫,顿时一片寂静。

    “这话似乎有点指桑骂槐啊?”

    大朱吾皇呵呵一笑,也不在意,想想先前是有些喧宾夺主了,于是便躬身朝着梵小北行了一礼:“少宗主,您先请!”

    梵红颜板起的脸这才一松,退了回来,跟在了梵小北身后。

    今日少宗主前来,梵音行特地停业一天,里头并没有客人,梵小北带着大朱吾皇逛了一圈,随后才到了最后方的居所,叱退了左右之后,三人坐在了一个花园之中。

    一路上,梵红颜和她也曾想尽了办法想要从大朱吾皇身上套出点话来,但这家伙口风之紧让她们甘拜下风。

    半小时路程,非但越打听越迷糊,自家的老底倒是被套走了不少,就连先前在帅府的遭遇都在不经意间漏了嘴。

    不过在路上总归是人多眼杂,不便谈事,此时,到了自家地头,梵小北总算松了口气,先给大朱吾皇斟上了一杯茶水,而后才问道:“这位兄弟尊姓大名?”

    大朱吾皇路上早已打听过她的名字,闻言笑道:“说来也巧,你叫梵小北,我叫黄小千!小名黄五!”

    这话听着有些占便宜的味道,梵红颜脸色又阴了下来,梵小北连忙对她使了个眼色,笑道:“红颜师叔,小南她们跑去哪了?那几个丫头还都是第一次来一元始城,别惹出什么事来,您帮我去找找她们可好?”

    梵红颜一愣,起身应是,走了出去。

    “老子没说日后生个孩子叫小乖就不错了...”

    大朱吾皇朝她背影看了看,偷笑了一声。

    不过这口头上的便宜估计面前这姑娘也听不懂,没啥意思,口花花了一下,便无聊的拨弄起了茶水。

    等梵红颜离去,梵小北这才微微欠身朝着大朱吾皇行了一礼,道:“我家师叔的脾气就是这样,小千兄莫怪...她面冷心善,对门下的弟子虽然严厉,但其实都关心的很呢!”

    大朱吾皇摇了摇头,笑道:“和我也没什么关系...而且融合境的高手,我可惹不起!”

    他说是说惹不起,但语气之中却没半点惹不起的意思,梵小北顿时眼睛一亮,低声问道:“先前小千兄说自己乃是盖世妖孽,要知道,这世界上天才虽多,妖孽也不少,但在一元始城,唯有那些生而为仙者才配得上这四个字,您难道也是嘛?

    可为何我在你身上察觉不到半点灵力波动?”

    大朱吾皇朝她看了看,淡淡问道:“生而为仙者很厉害嘛?少宗主应该也是吧?”

    梵小北倒是不客气,点头道:“想要入仙门,唯有两种办法,一便是生而为仙,不需任何外物便能筑基成功,二就是服用筑基丹,但成功概率不高,大约只有三成不到!

    相比之下,生而为仙者筑基而成的莲台更好,对灵力的感应更强,修行自然也更快,一元始城中,大势力的老祖大多都是这一类...自然称得上是盖世妖孽!”

    大朱吾皇呵呵笑道:“所谓盖世妖孽,当盖压当代,但听你这说法,光是这一届,应该便有不少生而为仙者吧?这又怎么配得上盖世两字呢?”

    “唯有盖压当代者才能称之为盖世妖孽?这人的口气大的没边了啊...”

    梵小北一愣,颇为玩味的看着他,轻声问道:“难道说小千兄有此雄心?”

    到了现在,哪怕在大朱吾皇身上看不出半点灵力波动,但她也不可能认为这位纯粹是来鱼目混珠的骗子。

    口气大是一方面,这世上狂徒不少,但先前上车前那一手确实也惊艳之极,普通的凡俗武者,不可能做得到。

    大朱吾皇微笑着端起了茶盏,也没见他有何动作,忽然间,那茶水突兀飞起,在空中结成了一片片细小无比的冰珠,随之洒下,一阵微风吹过,在台面上布成了一朵栩栩如生的冰花。

    梵小北目瞪口呆,先前那一阵灵力波动虽然也只有开光境的程度,但是,这份控制力实在太过可怕了...

    水系术法和冰系术法再到风系术法,切换之间毫无阻碍,一气呵成。

    而且,那些冰珠被分成了数百枚,每一枚的落点都丝毫不差,这才能恰好组成一朵冰花。

    这些小术法对灵力的要求不高,但样的控制力需要多么强大的神识才能做到?

    绝对已在开光境之上!

    在低境修士中,有时候神识比灵力更为重要,同样一份灵力,神识强大者能发挥出更大的效用,术法、法宝的增幅能利用到极致。

    如果方才感应的灵力波动没错的话,身前这位,是她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强大的开光境修士!

    她愣了半天,眼中才有异芒闪动,回过了神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起身,行了个大礼:“小千兄,你主动找上门来,想必也是有所求。只要你愿意代表我们梵音宗参赛,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办到的,绝不二话!”

    “这女孩行事果断,是个人才...其实那贾柔含也不错,只不过头上还有一个老妖婆压着...

    这梵音宗的老宗主出了点事,如今是这位做主,倒确实是个好机会!就她们吧!”

    大朱吾皇静静的看了她几眼,开口说道:“条件自然是有的...

    一,别打听我来历,想说我自然会说。

    二,你们梵音宗的历史,据说比不少大势力都长,只是近些年落寞了而已,而且又是开办拍卖行的,想来积蓄了不少宝物。

    我要去你们的宝库看看,挑选价值...价值十亿大钱的宝物吧。

    当然,如果还看重其他的,我不会白拿,我可以拿出宝物来兑换。

    三,如果帮你们获得了进驻一元始城的机会,第一次始祖祭我要参加,而且让我来主持祭祀!”

    “嗯,这些条件你可答应?”

    他说完,等了半晌,却见梵小北没什么反应,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啊,这就没了?”梵小北如梦初醒,傻乎乎的看着他,那小模样可爱的很。

    “没了,怎么嫌太少?那第二条改成百亿好了!”

    大朱吾皇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忽然觉得吃亏了,自己还是心太软,不是做生意的人啊!

    “不少,不少了...小千兄,您可是盖世妖孽,说话可要算话!”梵小北连忙摆手。

    她一双桃花眼弯成了月芽,偷偷的朝大朱吾皇瞥了一眼,见他也正好看来,顿时轻吐舌尖,做了个鬼脸,一副小女儿状。

    “这种数万年的大宗门培养出来的少宗主会是这般模样?你当我是没见过女人的老光棍了吧?来这一套...”

    大朱吾皇心中暗笑,越发觉得自己开的条件太低了,也伸手一摆,一本正经的说道:“先前是开玩笑的...十亿大钱,就算我肯要,你们也不好意思就给这点是不?一百亿嘛也多了点,五十亿的宝物好了...

    不过我可以再加个条件,只有夺魁了,才拿这些好处!否则的话,哪怕是第二,也就当我白打工好了!”

    “这家伙皮这么厚...看来用美人计是没啥用了...

    不过看他第一个条件,似乎还真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样子,此人如果笼络好了,说不定能成为我一大臂助!”

    梵小北一脸失望的样子,心中其实并无什么波动。

    就算是五十亿又怎样?比起荒圣宫、帅府的条件来,宽厚的太多太多了。

    况且,大朱吾皇指的是价值五十亿的宝物,而不是五十亿的大钱。

    要直接拿大钱,梵音宗还真拿不出来,但宝物的话,宝库之中有价无市的东西多了去了,凑个五十亿轻轻松松,还不伤元气。

    当然,也不可能一口答应下来,否则的话,这家伙再上杆子反口一次怎么办?

    梵小北状似心疼的考虑了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行,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话要说在前头,我们梵音宗已经连续几届未能进入三十六强了,筑基丹只剩下了五颗...

    别的好说,但如若第一次始祖祭没有出筑基丹的话,你也不能选这个...其他,宝库之中只要有的,任凭挑选!”

    她骄傲的昂起了头:“我梵音宗历史悠久,宝库之中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哪怕是四阶法宝,都有库存的...”

    “筑基丹...我要那破玩意干嘛,我这系统出品的还一堆呢,四阶法宝...五阶六阶的你要不?批发价...”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心中吐槽不已。

    作为一个封闭的世界,一元世界中似乎少了不少关键的药材,根本无法炼制筑基丹,只有始祖祭时才会出现一些。

    而且据大朱吾皇所知,药性很差,成功率只有二成出头,这种破烂,送给他都不要。

    既然谈妥了条件,梵小北立马拿出了一张契约来,这张契约,和贾氏拿出来的聘书有所不同。

    是用一种类似兽皮的纸张所制,除了空白处外,四周还有着一道道玄妙的纹路,大朱吾皇甚至在上面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特殊气息,但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此乃始祖契,签订之后,双方还需输入一道神识,毁约者会受到始祖的惩罚,最严重的,会魂飞魄散...”

    梵小北拿出一支细细的鹅毛笔,刷刷刷的将大朱吾皇之前提的条件写了上去。

    这始祖契确实很是奇妙,字迹落下,竟然会隐隐闪起金光,而后便和那兽皮纸彻底的融为了一体,看上去就好像是天生就有的花纹一样。

    “始祖...这方世界其实完全都在那位器灵的掌握之中,对她来说,你们似乎就是我上辈子玩过的网游中的NPC一样...”

    大朱吾皇隐隐觉得这些人有些可悲。

    如若等到哪一天,他们得知了这一切,这里会变成什么样?

    按照梵小北所说的方法,签订完契约,大朱吾皇果然觉得自己的神识中似乎多了点什么,但这种感觉转瞬而逝,片刻之后就再也捕捉不到了。

    契约一签,梵小北这才长舒了口气,有始祖契在,这一位至少在这次始祖赛上是和梵音宗绑在一起了。

    有他在,梵音宗回归一元始城,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