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四章:老板,要人嘛?
    一元始城很大。

    这里看来有着禁空阵法,空中并无修士来去,大朱吾皇自然也不会当什么出头鸟,老老实实的顺着港口外的大路走去。

    这条路,乃是一元始城最外围的道路,连通了所有空港,这段时间始祖赛即将开始,来来回回倒也挺热闹。

    闲来无事,他也不着急,边走边看,走了个把小时,已经认出了七八个势力的标识。

    一一印证了一下,而后又从那些门人子弟身上,比较了一下各大势力的实力,倒还算有趣。

    “这应该便是通往公共区域的吧?”

    一个多小时后,面前出现了一条数百米宽的玉石大道,两边繁花似锦、绿树成荫,甚至还矗立着不少开满了鲜花的小山头。

    大道上,一架架马车川流不息,大道两旁,则有许多步履匆匆的行人来去。

    路边竟然还摆放着一副指示牌,上面有着整个一元始城的详细地图,很是贴心。

    “贾氏在这个位置...外围二十四家所占的面积几乎一样,内围十二家反而要小一些,但估计灵气会更充沛吧?否则的话,为何始祖赛前十二的才有资格进驻内围?”

    “公共区域没有明确的标识,应该是在始祖殿周围这一带了...面积不小,帅府和荒圣宫在哪?也没写...先去看看吧!”

    “嗯,这是南方鎏火一族?百大势力之一?不过排名很后,已经有近万年未曾有机会进驻一元始城了...实力太差了,估计就算进来了也凑不齐十亿大钱...”

    他一路走着,一路观察。

    这条大道通往公用的空港,除了三十六大势力之外,没有资格进驻一元始城的势力都由此进出,倒是让他见着了不少贾柔含介绍过的标识。

    “这是西域梵音宗,六届之前退出的一元始城,倒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但这一家似乎是女子当家做主,男子地位很低...不过也可以考虑就是了...

    嗯,那姑娘气质不错...不过就是那神情苦了点,似乎家里死了人一样...”

    大道一侧,驶来了一个车队,御者皆是女子,正中一辆八匹骏马所拉的巨大马车上,坐着一个明眸皓目的女子。

    有贾柔含珠玉在前,她长相不能说多惊艳,但也俊俏的很,那双桃花眼更是媚意十足,加分不少,直接把她提升到了贾柔含、相轻柳同等级别。

    不过此时这女子眉头紧锁,一双美目似有薄雾笼罩,红彤彤的,似乎刚哭过。

    “小北,老宗主进了梵山秘境也未见得就回不来了...你要节哀才是...如今咱们梵音宗可都靠你了!”

    马车很是宽敞,一个琉璃盖下,乃是一个四周通透的水晶座舱,这其实是梵音宗的重宝,价值连城,如若不是宗内突逢异变,也不会就这么摆在路上震慑旁人。

    在那座舱之中,梵小北愣愣的点了点头,努力的收拾了一下情绪,闭上眼,再睁开时,已是容光焕发。

    “红颜师叔,我知道了...你与我说说这次始祖赛的消息吧!”

    她身前,坐着一位面容冷峻的中年女子,身形消瘦,额头有着一块赤红的斑记,乃是梵音宗内的长老,宗主的师妹梵红颜。

    梵小北乃是孤儿,由老宗主一次游历时自北方某地捡来,故取名小北。

    她生而为仙,乃是梵音宗近千年来第一天才,也是这次始祖赛,重返一元始城的希望。

    梵山秘境乃是灵脉所在之地,出产一种名为无垢果的天材地宝,能让修仙者身与神融,但千年只能采摘一次,采摘下来之后,一年内必须服用。

    上一次是在九百九十九年前,其实只差个把月便能采摘,但却已赶不上这届始祖赛了。

    此届始祖赛,梵音宗出了梵小北这样的天才,如若她能晋升融合境,宗门重返一元始城的机会便能大增,眼见着只差了这点时间,老宗主最终横下了心,闯入秘境。

    但没料到的是,始祖所定规则,哪有侥幸之理?

    最终秘境天翻地覆,老宗主不知所踪,再也没了消息。

    “师姐还是急了些...其实这次已然做了那么多准备,哪怕小北不能晋升也是极有希望的...”

    梵红颜暗自叹了口气,振作了精神说道:“此次始祖赛,乃是近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百大势力中,已有九十七个确定参加...而参赛的选手修为也较前几届强了不少。

    据我们手头的资料来看,一元始城之中的三十六大势力,其中有二十七家拥有三名以上已入仙门的天才选手...

    剩下的九家中,一家已和荒圣宫合作,四家一直和帅府有着长期的协议,只有四家是这次我们可以竞争的对象。”

    说到这,她抬头笑了笑:“幸好老宗主早有所料,提前也和帅府达成了协议。

    这一次帅府共有十二名已入仙门的年轻天才,有十名分配给了原先的五大势力,剩下的两名,是我们的...”

    “小北你如今已是开光后阶三品巅峰,据我们手头的资料来看,唯有帅府的小公子和你实力相当,不过此人已经闭关一年多,是否突破还不得知...

    其余人中,还有战家那位少主需要格外关注,别的,开光境虽然也不少,但最强的也不过是开光后阶一品二品,比起你们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有你在,再加上帅府另外两位天才,我们碾压那四家还是很有把握的!”

    梵小北静静的听着,问道:“帅府不仅仅要了我们五次始祖祭的机会,还趁机又拿走了梵音行三成的干股,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嘛?”

    梵红颜面色坚定,点头道:“值得,怎么不值得?每次始祖祭所获得资源,有三成以上的希望可以培养出一位入仙门的天才...

    这是一个循环,获得资源、培养天才、取得名次,而没有始祖祭,我们再回一元始城的希望会越来越小,到后来,就会像他们一样...”

    梵红颜抬起头,朝着前方指了指,那里有几辆通体火红的马车正在疾驰:“鎏火一族,万余年前强盛一时,但如今呢?变成什么样了...

    这一次,据说找来的最高不过一位筑基前阶,其余的都是些先天境...

    虽然帅府胃口是大了些,但总比荒圣宫强,而且,帅府要的五次始祖祭乃是最后五次,并不耽误我们培养新人!”

    梵小北默默的点了点头,不再多问,师尊为了自己陷身秘境,这次,哪怕是死,也得完成师尊之愿,将梵音宗带回一元始城!

    ......

    除了建筑精美一些,灵气充沛一些,一元始城的公共区域和普通的城市没太大的不同。

    各行各业这里都有,只是这里的商铺、房屋租金都是天价,收取之后,根据上一届始祖赛的排名,由进驻一元始城的三十六家大势力均分。

    但就算是天价,依旧是人满为患,想要在这里租到一间商铺或者住宅,要的不仅仅是大钱,更是实力。

    大朱吾皇在街头随意的走着,眉头紧蹙,有点头晕。

    房租贵,这里的消费同样惊人之极。

    他原本想着找一家酒楼,探听一下消息,而后再做打算,结果人家倒是明码标价,看了一下菜单,他便尿遁走人了。

    吃霸王餐,他还丢不起那人...

    口袋里倒是有几个大钱,还是当时顺手从刑地那掏来的,可这点钱连一个菜都不够。

    在一元始城的酒楼,一份青菜就要十个大钱...

    之前贾固安给的那一万大钱的票据他耍帅没要,此时真是后悔莫及。

    “一千块一份青菜,你们怎么不去抢?”

    大朱吾皇骂骂咧咧的在街头走着,忽然看见前方出现了一栋金碧辉煌的大宅,门口还飘着一溜金色的龙纹锦旗,站着一排排神态倨傲的大汉,停靠着一长排的马车。

    “没有招牌,看起来也不像是做买卖的人家,谁家这么骚包?”

    大朱吾皇大为好奇,慢悠悠的晃悠了过去。

    “咦,这是先前梵音宗的马车?帅...这是那胖子的家,帅府?”

    他眼神不错,一眼就在那些马车中看见了先前梵音宗的那驾,再看看,禁闭的大门上,写着一个古篆‘帅’字。

    之前虽然贾氏的老太婆态度不咋样,但和胖子无关,那小子还是有点意思的,大朱吾皇倒不是没想过去找他打秋风。

    但算算时间,只怕这家伙现在还在贾氏待着呢,找上门估计得被人轰出来,还是算了。

    刚想转身离去,大门徐徐展开,两位女子从内走了出来。

    “咦,胖子家开炮房的嘛?这两个怎么这副模样?但这口味也太重了点...那年轻的确实我见犹怜,可那老的...怎么也下得去嘴...”

    ......

    梵小北和梵红颜此时都面色潮红,走路都有些不稳当,但还是强颜欢笑,朝着门内拱手致礼,而后才转身朝着马车走去。

    欢欢喜喜前来,却没料到竟然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任凭两人心智再坚定,但接连受到了这样的打击,依旧有些受不住了。

    帅府竟然毁约,和贾氏合作了...

    关键是,当时老宗主和帅府之主也只是口头约定,并未签订契约。

    这哑巴亏,梵音宗吃定了。

    而且还得罪不起,不能翻脸,谁知道日后还会不会找帅府帮忙呢?

    上了马车,梵小北重重的吐了口气,朝着帅府的大门瞥了一眼,腮帮子紧紧的咬着,崩出了几个字:“红颜师叔,这帅府行事竟然如此卑劣,不合作也是好事!我就不信,凭我的修为,夺不到魁首!”

    始祖赛乃是积分制,进入前百皆有分数,而后综合起来,排出各大势力的排名。

    但是,其实前百名中,从第二名到第一百名分数相差不大。

    如果梵音宗只有梵小北一个仙门中人的话,其他人想要进入前百几乎是不可能的,也唯有她自己夺魁,梵音宗才有一丝希望。

    但是,夺魁是这么简单的嘛?

    先不说帅府那位小公子,同是开光境,虽然品阶之上有些差别,但其实战力相差不大,一柄上佳的法宝便能将这差距弥补过来了。

    梵音宗确实有四阶法宝,但各大势力谁没有点压箱底的宝物?在这方面,她们绝不占优势。

    再说了,始祖赛是接连进行的,根本不会给你留下修复伤势的时间,只要在一场上出现了疏忽,身受重伤之下,哪怕你侥幸晋级,也可能在下一场就会落得淘汰的结局。

    历史上,仙门之人被先天境界的武者淘汰的事例并非没有发生过,而且很多,便是这个原因。

    梵红颜苦笑点头,这一切她自然清楚的很。

    在千名天才之中脱颖而出,最终摘得魁首,其实只有三成靠的是实力,七成靠的是运气,梵小北此言,其实也就是气话而已。

    梵小北气鼓鼓的坐在马车上,也不着急离开,这马车上的车厢便是梵音宗那件四阶法宝所化,也不怕人偷听,她琢磨了会,开口问道:“红颜师叔,这次我们所招募的人才中,是否有值得培养的?

    还有一个月,宗内还有五颗筑基丹,如若能培养出一位仙门之人的话,也好多点希望!”

    梵红颜低头沉思了会,摇头道:“不多,你也知道,始祖赛时,各大势力都在抢人,真正的天才是要碰运气的,这次我们运气一般...

    宗内的大比,应该是两天后开始,不过之前我便已看过所有的资料,生而为仙的肯定是没有了...先天巅峰的也只有十一名,其中还有九名已是二十八岁以上,接近三十了...

    况且,筑基丹是有成功率的,给他们了,也未必能成功筑基,万一失败,我们最后的底牌就没了,下一届怎么办?

    更何况,这些人都是临时招募而来,忠诚原本就是个问题,筑基丹这种宝物,还是要留给信得过的自家人才好。”

    她叹了口气:“只可惜你这一代,我们梵音宗实在是没有太出色的人才...小南她们三次筑基都失败了...否则也不会落得现在这般下场!”

    梵小北颇为失望的点了点头,也叹了口气,刚想传讯前方的御者离开,忽然耳边传来了清脆的撞击声。

    “笃笃笃...”

    “请问两位老板,要请盖世妖孽级别的超级打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