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三章: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来人是一个胖乎乎的青年,大约二十六、七的样子,远远的,便挥舞着手,热情洋溢的奔了过来。

    到了近前,他狐疑的朝着大朱吾皇看了看,伸手一指:“他是谁?”

    贾柔含白了他一眼:“帅哥,他是谁和你有何关系?”

    “这家伙叫帅哥?外号还是名字?”

    大朱吾皇看着他那三层的下巴和比自己大腿还粗的胳膊,实在没看出帅在哪里...

    贾柔含的语气挺不客气,但这位帅哥倒不生气,而是讪笑着挠了挠脑袋,嘟哝道:“我这不是担心你被人抢了嘛...

    嗯,玉家那混蛋,趁老子闭关,竟然趁火打劫,要娶你过门,我刚去揍了他一顿...

    对了,你家老祖竟然舍得把你嫁出去了?那我去提亲可好?”

    他说话倒也直白,贾柔含似乎也习惯了,没好气哼了一声:“被人抢了?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之前我家老祖也不是没去你们帅府求人帮忙,可惜你家门槛太高,我们高攀不起,请回吧!”

    帅哥讪讪的笑:“真不能怪我,我被家里那老王八蛋关了一年多,前几天才突破融合境,刚刚被放出来...你瞧,一出来我就帮你出气去了...”

    贾柔含依旧不依不饶:“我用得着你帮我出气嘛?而且这种马后炮谁不会放?走开啦,我要去见我家老祖了...”

    “别急啊,这都快两年没见了,俗话说一日不见都如隔三秋呢,我算算啊...咱们这是多少年了...”

    “......”

    大朱吾皇怎么觉得这两人有点小情侣闹别扭、打情骂俏的意思,默不作声的往旁边挪了挪,朝着帅哥带来的几人看去,打量了几眼,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共四人,都看不出境界修为,至少是开光境以上,而且年纪都不大。

    要知道,按贾柔含所说,就算是玉家,也不过四名这种级别的天才而已。

    而这里,加上这胖子帅哥,足有五位,如果都是什么帅府的人,这实力可真不弱。

    身旁,那位胖子帅哥屡次三番的被贾柔含讥讽却也不生气,反而更是腆着脸讨好。

    到了后来,贾柔含实在也拿他没辙,语气也软了下来,答应让他陪着一起去见自家老祖。

    她那位三姑朝着帅哥看看,又朝着大朱吾皇看看,满脸笑意,也不说话,等几个年轻人说好,这才挥了挥手,勾着贾柔含的胳膊走在了前头。

    “那就走吧,我家小公主翘家那么久,老祖都等急了呢!”

    “三姑,你越发漂亮了,嗯,我那有朵万年冰昙,回头给您送来...”

    帅哥呵呵笑着拍了句马屁,见那三姑眼睛一亮,并未推辞,这才得意洋洋的跟在了后头,还特地和大朱吾皇走了个并排。

    他比大朱吾皇足足矮了大半个脑袋,不过体型放在那,走在一起气势上倒也不落下风,一面走一面朝着身边打量了两眼,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兄弟,哪里人?我可和你说好了啊...

    这位大小姐八岁我就看上了,至今已经追了十来年了...那是绝对不可能放手的!

    你初来乍到的,我也不欺负你,喏,看见旁边这几位了没?都是我兄弟...你要能干的过他们任何一个,我就给你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否则的话,还是哪里来的回哪去,柔含妹子就算不跟我,我也不能让她跟了个废物。

    玉家那小王八蛋就是废物,所以才会被我揍了一顿,还算好,就打折了他三条腿而已,好治!”

    这家伙说话直白,虽然语气听上去也挺嚣张,但却并不令人讨厌,加上这外表胖嘟嘟的也挺讨喜,大朱吾皇对他的观感倒还不错,闻言摇头笑道:“我可没啥兴趣,这次只是正好巧遇,被她邀来代表贾氏参加始祖赛而已...兄弟你要是想追,尽管放手去追。”

    帅哥眼睛一亮,努力的抬起手,搭住了他肩膀,乐道:“原来是这样,那倒是我误会了...

    唉,你是不知道,这丫头实在太招人了点,兄弟我竞争太激烈啊,难免有些神经紧张...

    嗯,你应该还没入仙门吧?倒是有些可惜了...回头我那有几颗筑基丹,我叫人送来,就当交个朋友了!”

    大朱吾皇倒是真有些吃惊了。

    一亿大钱、托了关系才能换取一颗的丹药到他嘴里竟然像大白菜一样,随口一送就是几颗。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帅哥似乎知道他在想啥,又笑呵呵的说道:“别见外,我们家这一代的嫡系就我一根独苗,迟早这帅府都是我的...区区几颗筑基丹算什么?”

    大朱吾皇虽然说没兴趣,他还是刻意展露了一下身份,准备将他最后一丝希望打消在萌芽状态。

    帅府之名,在一元始城之中如雷贯耳,不怕他不懂。

    可大朱吾皇还真是不懂,有些茫然的看着他:“帅府到底是啥?筑基丹价值上亿,兄弟家那么有钱嘛?”

    帅哥吃惊的看着他:“你没听说过帅府?”

    大朱吾皇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我是没听说过啊,贾柔含介绍过三十六大势力,其中也没你们家啊!

    “不会吧...难道我闭关一年多,这世道变了?”

    帅哥一脸颓败,似乎饱受打击,说话都有些提不起精神了。

    自己方才是俏脸做给瞎子看了?

    “你听说过荒圣宫吧?”

    “这个听说过...”

    “你连荒圣宫都听说过,会没听说过帅府?你不是故意唬我吧?”

    “我是真没听说过,你说说看啊...”

    “你...你还真是...好吧,我们帅府和荒圣宫一样,不在各大势力之列,也不独自参与始祖赛,不过每一届,都会派人和其他势力配合参赛...

    不过和荒圣宫相比,我们帅府实力可要强的多了,他们每一届,也就能派出三四个选手而已,咱们每一届都不低于十个...

    如今这三十六大势力中,和我们固定合作的就有五家,每次两个名额,换取他们四次始祖祭的机会。”

    说着话,他抬头朝着贾柔含的背影看了看,有些郁闷的说道:“这一届,加上我一共十二个,另外两个,也有别的势力预定了,所以贾氏去求助,我家那老王八蛋才拒绝了。

    我又在闭关,没帮上忙,柔含妹子估计都恨死我了...唉,多年苦心,好不容易亲近些了,结果直接倒退十年啊...”

    大朱吾皇没将他最后两句放在心上,在心中默算了一下,不由得暗自咋舌。

    按这胖子的说法,五家每家四次始祖祭,也就是二十次,其他势力也不过十次而已。

    他们家不在三十六大势力当中,反而多了一倍的机会,怪不得出手这么大方呢。

    不过想了想,他又有些奇怪,问道:“二十次始祖祭,要二百亿大钱吧?你们家真的这么有钱?”

    帅哥这次算是被挠到了痒处了,嘿嘿笑道:“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帅府自己不做生意,但整个一元世界,各行各业咱家都有点股份的...

    就说贾氏商会吧,咱家也有半成的干股...等老子接班,那就是铁打铁的世界首富啊!”

    说着,他又有点泄气:“不过估计还早,我家那老王八蛋能活的很...”

    他身上似乎带着什么隔音法宝,两人说着话,前头也没人听见。

    这胖子话挺多,往往大朱吾皇起个头他便能说一堆,两人倒也搭配,聊啊聊的,就走出了空港,前方出现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古典式宫殿建筑。

    “都什么年代了,贾氏还是这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叫我当家,迟早都拆光了...”

    帅哥抬头看了看,嘀咕了几句,但等前方的一个高大拱门一开,便闭上了嘴。

    贾氏虽然实力一般,但那位老祖还是有点能耐的,他身上这件隔音法宝也未必挡得住人家神识探查,坏话背地里说说就得了,被人听见可不好。

    大门后,是一个偌大的广场,广场前方正中,乃是一栋雕梁画柱气势磅礴的巨大宫殿,此时殿门已开,只是门口似乎有淡淡的金光阻隔,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一进拱门,贾柔含便盈盈拜下:“柔含见过老祖宗...孩儿让老祖宗担心了...”

    帅哥虽然狂妄,但在这种级别的高手面前还是懂事的很,和身旁几人一同俯首施礼,大朱吾皇朝着左右看了看,也陪着他们一起鞠了个躬。

    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无奈和关怀:“你这小丫头...唉,算了,也不逼你了,进来,让祖奶奶见见你...嗯,帅家那小家伙也来吧,剩下的,就留在那...”

    “贾氏的老祖是女的?”

    她一开口,大朱吾皇就一愣,不过等她说完,却发现没把自己召进去,不由得有些不快。

    老子给面子才来帮你们参加这个什么始祖赛,这么不给面子的?

    贾柔含也是愣了愣,朝着身边看去:“老祖...他...”

    那声音有些不耐烦了,带上了丝丝威压:“丫头,来吧...嗯,黄五是吧,还不错,老三,你带他去休息吧!”

    贾柔含对自家老祖还是有几分惧怕的,闻言有些尴尬的朝着大朱吾皇歉意一笑,向前走去,帅哥拍了拍大朱吾皇肩膀,凑近了说到:“咱们俩个对眼,回头到咱家去逛逛...嗯,报我的名字就好,兄弟我先去了...”

    那位三姑则走了上来,朝着旁边一引:“黄小弟,这边走...”

    大朱吾皇却没挪动脚步,抬头朝着那宫殿看了几眼,而后掏出了那块贾祖令,递了过去:“贾大小姐年少不懂事,先前把这令牌丢在了空舟上,正好被我捡到,如今物归原主...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这...”三姑握着贾祖令,愣了半晌,大朱吾皇已经转身而去。

    刚到拱门处,识海之中,便传来了一声冷哼,还附带着一丝神识威压,不过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恶意,只是想让他眩晕一下而已。

    不过以大朱吾皇的神识强度,哪怕是金丹境,离了这么远也未必能让他怎样,但为了以免引起他人注意,还是故意踉跄了一下,这才昂起头,走了出去。

    出了拱门,又走了几步,微风拂过,脑袋一清,他倒是有些抓瞎了。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去哪呢?

    “嗯,这附近都是各大势力的地盘,不能乱闯,先去始祖殿附近的公共区域打探一下消息吧...”

    “贾柔含之前介绍过,这次的三十六大势力中,情况和贾氏差不多的还有四五家,这些都能合作...

    实在不行,一元始城外还有不少大势力呢,在公共区域都有自己的驻点,也能找到点机会。

    比起三十六大势力来,这些势力实力有限,进驻一元始城的机会更小,反而更容易拿捏,不去贾氏,说不定还是好事!”

    ......

    “拜见老祖宗!”

    那座宫殿之中,贾柔含和胖子两人已经拜伏在一尊高大的宝座之前。

    宝座上,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妪朝着殿门外看了看,伸手一拂:“起来吧!”

    贾柔含这才抬头,噘着嘴娇声说道:“老祖宗,黄五是我请来的客人,您怎么...”

    那老妪笑了笑,摇头道:“你个小家伙,真是被我宠坏了...一点不开心,就到处乱跑,还把贾祖令随便送人...

    那一块令牌,可以调动我贾氏在一元始城外所有的产业,重要性你不知道嘛?”

    胖子先前可没看见大朱吾皇将那令牌还给三姑的情形,闻言惊道:“柔含妹子,你好大的手笔,叫我,可做不到...佩服佩服!

    不过那位黄五兄弟人倒是不错,如果能入仙门,日后也会是你得力臂助,这份投资值得!”

    “要你说!?关你何事?”

    贾柔含气咻咻的朝他瞪了一眼,却见三姑从殿门外走了进来,朝着老妪一拜,而后苦笑着双手托着令牌举了起来:“老祖,这...”

    老妪伸手一招,贾祖令缓缓浮起,掠到了她身前,摇头笑道:“能耐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也好,省得我亲自讨回了...”

    贾柔含还想说话,她已指着胖子说道:“丫头,玉家的婚事我已经推了,这次多亏了帅府的小家伙帮忙,将会派出两位助战...你们自小相识,有空多接触接触...”

    贾柔含这才恍然大悟,有了帅府相助,再加上自己,这次始祖赛贾氏几乎已立于不败之地,老祖宗自然不会再愿意让自己送出贾祖令,这才对黄五那般冷落。

    但是老祖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呢?

    就算身后没有荒圣宫的背景,那黄五,也不像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