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二章:拿定主意
    原本便已是入夜之时,两人在那足足说了几个小时,直到深夜时分才停了下来。

    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贾柔含在说,大朱吾皇在问或者听。

    但姑娘说的口干舌燥,最终还是没能从这家伙嘴里拿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不由得郁闷不已。

    “难道是自己的嘴上功夫还没到家?”

    大朱吾皇可不管她怎么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乐呵呵的打了个招呼,便告辞而去。

    他倒不是不想住在这云仙谷中,但他肯,别人可未必愿意,没见旁边候着的那些个丫鬟、侍女,那眼神都快能把自己煮熟了嘛?

    “很有收获啊!基本能确认了,始祖祭是一定要参加的...”

    “十亿大钱,就能打开一次始祖之眼,而后便会宝物出现,听贾柔含的描述,那始祖之眼应该是一个传送门,我估摸着,跳进去就行...”

    “嗯,她说什么那是绝地,之前也有人进去探寻,但从未见人回来过...

    那是肯定的啊,过去之后就是二层世界了,如果单向传送的话,怎么可能还回得来?

    至于输送宝物,整个昊神塔九层世界都是器灵控制的,她想怎么玩不行?”

    “不过这其中还是有些困难之处,如何进去呢?

    贾柔含虽然没有明说,但从一点一滴的讯息之中,依旧可以做出一定的推算,贾家存世的老祖应该至少是心动境的修为...

    以此而论,其他各大势力应该也差不太多,究竟有没有再上层的存在,这也不是贾柔含可以知道的了,至少表面上没有。”

    “但就算只是心动境,那也不是我可以对付的...

    如今的我,配合上手头的法宝、丹药、符箓,融合前阶三品可以斩杀,融合中阶问题也不大,到了后阶三品就得走着瞧了...

    心动境,哪怕只是前阶三品,我见着了也只有跑路的份,中阶、后阶,估计想跑都未必跑得掉...

    更何况,这么多势力,这种境界的老妖怪可不少呢...”

    “当下之计,唯有加入一方实力,帮他们在始祖赛中获得优胜,有了地位之后,在举行始祖祭的时候想要旁观总没问题吧?

    到时直接往里面一钻,难道他们还会派人来追我不成?”

    “贾氏如今的状况似乎不太好,这一届,拿得出手的唯有贾柔含一个,所以才着急着想和玉氏联姻...

    玉氏这一届人才辈出,光是生而为仙的便有四位,平时只需要两到三位便能保住前三十六的名额,所以才肯答应下来。

    不过被贾柔含这么一闹,这事估计要悬...如今贾氏是最缺人的时候,我加入进去算得上上雪中送炭!

    其他势力倒也不是不能选择,但是毕竟不熟悉,没必要再费周折!”

    琢磨了快一小时,一拿定主意,大朱吾皇便不再多想,又兴冲冲的跑去了云仙谷。

    贾柔含早已睡着,结果被这家伙直接砸门砸醒,睡眼朦胧的跑出来,结果人家一脸惊讶:“咦,你都不好好修炼的嘛?怎么在睡觉?”

    “你不知道女孩不睡觉皮肤会变差的嘛?”

    贾柔含还有些起床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觉得这家伙真可恶!

    “我明明是好意...”

    大朱吾皇觉得自己是真的很冤枉啊,他筑基之后,根本没睡过觉好嘛!打坐观想不比睡觉舒坦多了?既能养神还能修炼,一举多得。

    不过这也和他没关系,嘀咕了一句,他便一摊手:“那什么贾祖令呢?拿出来吧...”

    这令牌之前贾柔含也介绍过,听起来挺牛逼的,既然已经打算加入贾氏,那有好东西自然不能错过呢!

    他又不是只在这一元世界混,后面还有八个呢!资源越多越好!

    他这转折实在太快,脑回路和人有些不一样,贾柔含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愣愣的看着他摊开的大手,半晌才回过神来:“你...你答应了?”

    “嗯,反正我也想去一元始城看看,和你都挺熟了,帮你们贾家也不错...”

    贾柔含这次总算是听清楚了,一双俏眼顿时弯成了月芽一般,欢呼了一声,便从百宝囊内掏出了一块金色的令牌,递了过去。

    大朱吾皇却有些愣神,朝着她看了好几眼,才将这令牌接了过去。

    这小妞睡迷糊了,没戴面纱就出来了,这小模样,还真是俊俏,至今见过的女孩之中,也唯有相轻柳能和她相媲美了,思仙老大也不错,但风格不同...

    贾柔含被他看得有些迷糊,等到大朱吾皇接了令牌告辞而去,回到了闺房之中,偶尔照见了镜子这才呀的一声惊呼了起来。

    这面纱的故事说起来也挺俗套的。

    她打小便是天之骄女,在女子之中,资质千年罕见。

    刚满十来岁,一元始城之中各大势力便络绎不绝的上门提亲,要让自家的子弟和她联姻双修,其中甚至有几个势力提出愿意出让一次始祖祭的机会。

    贾柔含那时年纪虽小,但心气颇高,哪里肯轻易就范,十二岁后,便自行蒙面,说是不见到自己心仪之人绝不摘下。

    贾氏老祖也确实疼爱这位嫡亲后裔,也就随她去了,还给她搞了这么一件薄纱法宝。

    这一次和玉氏联姻,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贾氏在一元始城之中实力原本就处于下层,近千年来,已有三次被剔除在三十六名之外。

    这一届始祖赛又实在青黄不接,眼见着有得出局一次,这才动了让玉氏帮忙的念头。

    但如今有了黄五帮忙,再加上贾柔含自己,却也用不着再用联姻的法子了。

    这一点,想来自家老祖见着了黄五之后,便能知道。

    不过,这家伙见着了我的真容了啊...这怎么办?

    贾柔含对着镜子愣愣的看着,镜子中,那如花少女脸颊绯红,似怒似嗔,又带着几丝羞意...

    我怎么这么好看!

    ......

    贾祖令都到手了,什么初选自然就不用参加了。

    以贾柔含的身份,哪里用得着御空所的空舟,贾家自己也有。

    第二天,大朱吾皇便坐上了那艘绘满了淡雅兰花的空舟,随着一船的莺莺燕燕,出发。

    ......

    与此同时,在西冰原处,一位弯腰驼背的老头走出了冰原。

    一出现,便闯入了一座小城,和一些坐镇城内的上仙大战了一场,结果差点没被人直接御剑砍死,最终还是靠着一种诡异的防御术法才逃过了一劫。

    归须觉得自己很的很苦逼。

    先是被一个小混蛋坑了一把,扒了个精光,而后到了绝路,只能动用那枚珠子。

    他其实得到那枚珠子时,便已知道那是什么宝物,传承珠...

    不过这珠子中的记载实在是把他吓住了。

    所谓的传承,要连闯九层世界才能得到,每一层都可能会九死一生...

    归须活的好好的,一人执掌亿万万海族,身为归族,又已晋升开光境,寿元长的很呢,哪里肯这么轻易去送死?

    所以一直将这枚珠子藏着也没用过,这次实在是没办法了,眼见着就要被活活困死在零宝阁,这才不得已激活了它。

    而后,就到了这里,之前还听到了一个古怪的声音,似乎是个女子,而且脾气暴躁的很,很不耐烦的样子...

    再然后,就到了那座小城。

    他法宝都被大朱吾皇扒了个精光,手头连把一阶飞剑都没有,正好发现一个筑基境的修士,就想着当一回强盗,也抢一把再说,结果就撞到了铁板...

    人家确实是筑基境,莲台也就一般般,不过能在一元世界混出头的,除了贾胜男那种关系户之外,哪个没几把刷子?

    所谓的莲台一般般,那是和大朱吾皇这种家伙相比,其实也是复瓣...

    归须这种单瓣十三...呵呵呵!

    如若他手头有几件法宝,还能靠着境界去压制对方,可如今他赤手空拳,竟然被人打的屁滚尿流,实在是有些丢人丢到家了...

    “随随便便遇到一个便是绝世大高手,这可怎么是好?”

    冰盖之下,归须缩在深海之中,一面努力的吸取着灵气修复伤势,一面闷思苦想着。

    以他的想法,自然不会是自己太菜,而是对手太强啊!

    筑基境,就算有法宝相助,但能跨境和自己这种天才作战还稳占上风的,唯有传说中的盖世妖孽才有可能了。

    也怪不得这传承试炼的介绍那么可怕了,还真是九死一生。

    想着想着,他忽然眼前一亮,之前那位女子似乎说过,这试炼是没有时间期限的...

    也就是说,其实完成不完成根本无所谓啊!

    自己还有什么可烦恼的?

    嗯,这冰原之下似乎也有不少水族,不知道有没有开了灵智的...

    就算没有,我生他一堆出来也行呢...

    反正也不是没试过。

    就连那器灵也没料到,莫名其妙的,一元世界之中便多了一个种族...

    但她也忘了一件事,那传承珠并未收回,多少年之后,也不知会不会因此而引出别的故事来...

    那是后话!

    ......

    贾柔含的这艘空舟比御空所的大路货要快了不少。

    但就算是这样,也足足飞了七天,才到了一元始城的地界。

    大朱吾皇这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

    贾固安给他的那份地图,根本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这便是一元始城嘛!”

    就算之前心中早有所料,但大朱吾皇依旧有些震惊。

    透过空舟的舷窗看去,那城池竟然是在云间漂浮着的...

    并非是云鼎城那般被云雾环绕、在视觉上所造成的结果,而是一座彻彻底底的浮空之城!

    下方,是青山绿水,这座城池则完全悬空,漂浮在数千米的高空之中,袅袅白云在其底部游荡,巍峨大气。

    在远方还不觉得,等空舟接近,才知道这城池有多么庞大,百余米长的空舟在它面前,就如沧海一粟般,毫不起眼。

    一个接驳港口处停下,光是这一个港口便有近百米高,数千米宽,而这样的港口在两边密密麻麻也不知有多少个。

    “一元始城被划成了三十七块区域,其中三十六块为各大势力所占,这也是为何只有三十六个名额的原因之一。

    外围二十四家,内围十二家,最里面则是始祖殿,如今我们停泊的空港乃是我们贾氏专用的,里面便是贾氏的地盘...”

    贾柔含一面走,一面介绍着。

    “除了这三十七块区域之外,在始祖殿周围,还有一片公共区域,荒圣宫就在那里。

    不过他们不属于三十六势力之一,并没有参加始祖祭的资格...

    但是荒圣宫偶尔也会和各大势力合作,换取始祖祭的机会,这一届,好像是和王氏...”

    说到这,贾柔含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无奈。

    贾氏这一届人才凋零,也并非没有找过荒圣宫帮忙,但可惜人家狮子大开口,条件实在太过苛刻了。

    要合作可以,但十年的始祖祭,他们要占七成,而且大钱还要贾氏来出!

    她朝身旁正大步向前的大朱吾皇看了一眼。

    荒圣宫其实人不多,但最是护短,如果这位早点出现,这条件还是能谈谈的,指不定这次的始祖赛,贾氏都有机会夺得魁首了。

    走出空港,早已有人候在那,见到贾柔含,纷纷俯身行礼,但不少人的目光却都落在了大朱吾皇身上。

    之前贾柔含便已传讯回来,说是带了一位盖世妖孽回来,这次的始祖赛已不成问题,想来就是这位了。

    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迎了上来,笑吟吟的朝着贾柔含打了个招呼,而后朝着大朱吾皇看去:“柔含,这位便是你说的黄兄弟了?我家大小姐的眼光,还真不错呢...”

    “三姑...”贾柔含一把勾住了她胳膊,嗔笑道:“什么黄兄弟啊,你叫他黄五就好了...你叫兄弟,难道我叫他叔叔不成?”

    一路过来,在空舟内朝夕相处了这些日子,她对大朱吾皇的脾气也已了解了些,知道这位看似狂傲,但那也分人,其实对熟人还是很好说话的,态度也随意了许多。

    那位贾柔含的三姑一愣,忽然笑了起来,附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丫头,老实和三姑说...你们什么关系?嗯,老祖那块嫙女纱你摘下来没?”

    两人在那说着悄悄话,大朱吾皇走在旁边就装着没听见,走了几步,远处出现了几条身影,老远,便有人打起了招呼。

    “柔含妹子...刚听说你回来,我来的晚了...对了,玉家那混蛋,我帮你收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