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一章:原来如此
    这声音娇娇弱弱,就算是在呵斥,但也像是邻家女孩在耳边轻语一般。

    但是,贾胜男却浑身一哆嗦,差点没跪在地上。

    而后便看见这黄五根本瞥都没瞥自己一眼,和自己擦身而过。

    身后,传来了一声声淡淡的寒暄声。

    “你来了?”

    “嗯,来了,你先前挺威风啊...”

    “蝼蚁一样的货色,有什么好威风的?”

    “那位...嗯,那个小白脸好像姓展,我四叔曾提过,说资质还算凑合...现在看来,也就是草包一个了...”

    “呵呵,草包不草包我不知道,不经揍是肯定的,我才用了一分力。”

    “嗯,这位贾胜男乃是我们此处百城的总管,年纪大,有些老糊涂了,我代她向你致歉可好?

    那客卿腰牌拿给你这种天才,原本就是亵渎,毁了也就毁了,我这有块贾祖令...”

    “这就不必了,我这人可没挨骂了还唾面自干的修养,贾氏不留我,自有留我的地方!”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代她求情了,好不好嘛...嗯,要怎样才出气,你说就是了...”

    两人在后头旁若无人的说着话,贾胜男的身子越抖越厉害,一时间连回头的勇气都没了。

    等到听到那声‘你说就是了’,手中的飞剑呛啷一声便坠在了地上,双膝一软便跪了下来。

    随后双手扶地转身过去,嘭嘭嘭的磕起了头,但却依旧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身后这位是谁?

    那是整个贾氏除了老祖之外最惹不得的人物,一言之下,哪怕屠光了这里都没人敢说半句话,但如今呢?竟然在软声细语的向人求情?

    还有,贾祖令是什么?见令如见祖啊...

    一令在手,可以调动贾氏除了一元始城之外的所有力量,哪怕将贾氏数万年积蓄席卷一空都可以,如今,这位竟然就要随手送人?

    最关键的是,人家还不要!

    自己得罪的到底是谁?这世上有来头这么大的人物嘛?他还只是个凡间武者啊...

    贾胜男一面磕头,余光朝着一旁正满脸血污的趴在地上的贾西平瞥去,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时贾西平早已被她千刀万剐!

    在场数千人,有资格见过贾柔含的不超过十位,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但贾胜男这一跪,哪里还会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贾家这位百城总管如今已入仙门的消息传的甚广,来人中十个倒有九个半是知道的,连她都跪了,那还用说嘛?

    肯定是上仙啊!而且是来头超大的那种...

    再想想先前听见的贾祖令几个字,在场的贾氏子弟同时屈膝,大礼跪拜。

    而后,那些招募来的客卿也互视了一眼,纷纷跪下。

    虽然客卿也并非真正的贾氏之人,但是上仙驾临,叩拜也是应该的。

    片刻之后,大厅之中跪了一地,唯有大朱吾皇和贾柔含还有她身边的那位丫鬟还站着。

    贾柔含也不在意,依旧是柔声细语的劝说着,大朱吾皇回头看了看,叹了口气,伸手一招,地上那块被揉成一团的腰牌突兀飞起,到了他手中。

    随后,他掌心有金光闪动,腰牌在无声无息之间便舒展了开来,虽然没能完全恢复原样,但和之前的模样也大差不离了。

    大朱吾皇拿着这腰牌晃了晃,而后,伸指在上面刻下了黄五两个字,笑道:“什么贾祖令就算了,这样可行了?”

    他掌心有金光闪起时,贾柔含的眼中似乎有水波流动,俏生生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依旧在叩首不迭的贾胜男,问道:“那她怎么处置?”

    大朱吾皇笑道:“一个有眼无珠的老妪而已,有什么处置不处置的?随她去吧!”

    贾柔含乖巧的‘嗯’了一声,迈步走了过去,伸手一挥:“听到黄兄的话了嘛?他生性仁慈饶了你,不过我贾氏可不能没了规矩,自己让出主管之位,而后去一元始城的十二戒等待处置...

    至于房师叔那,我自会分说,你也别想着拉他下水!”

    贾胜男再次重重的磕了几下头,地上已是血迹斑斑,却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贾柔含又向前走了几步,到了贾固安身旁,指着他说道:“你不错,嗯,回头初选结束,你也去一元始城吧...入仙门的机会我可以给你,但有没有那个命,就看你自己了...

    当然,如果不成,那就回来,百城主管之位给你留着!嗯,如今嘛,对了,贾无空...你先代着!”

    她凡事都是一言而决,痛快之极,但对在场的贾氏子弟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原本就该如此。

    贾固安欢喜的老泪纵横,低着头也嘭嘭嘭的磕了起来,一旁,贾无空也是欣喜不已。

    稍稍处理了一下琐事,贾柔含这才回到了大朱吾皇身边,扯了扯他衣角:“走吧,这里好闷,去我那坐坐...”

    她先前还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此时却又变回了柔弱少女,仰着头,小嘴微微撅起,秋波闪动,实在是我见犹怜。

    不过大厅之内,谁又敢多看一眼,懂事的,恨不得能把耳朵都堵住。

    很多事情,知道多了,会出事的...

    贾柔含一来,大朱吾皇自然也没什么再留下来的意思,跟着她一同离去。

    半晌之后,整个大厅才轰然一声,从寂静之中恢复了过来。

    贾胜男铁青着脸,闷声不响的拖着贾西平走了出去。

    贾固安额头已然磕出了大块的淤青,但此时却哪里还有人敢去笑话他?

    他茫然的站在众人中央,接受着一阵阵的恭维,宛如梦中。

    几天前,自己只是偶尔福至心灵,招募了这位黄五兄弟。

    几天后,自己便已有希望步入仙门,最不济也将是一方主管。

    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但自己这机缘来自谁,可不能忘了!

    ......

    “这地方不错!”

    云仙谷中,大朱吾皇看着如斯美景,啧啧称赞。

    其实他倒不是觉得风景多好,而是那灵气实在太充沛了些,水潭上升起的云雾,竟然都是灵气所化,这地方,简直就是个宝地了!

    贾柔含笑吟吟的站在他身旁,说道:“你要喜欢,回头将此处送给你就是了...不过这地方确实不错,就算在一元始城中,也没几处比得上这里的...”

    她指着那水潭说道:“这下面有一处灵泉,乃是灵脉聚集之地,方圆千里之内,这样的地方只有不到十处,当年我们贾氏也是花了偌大的代价才占了这里...”

    大朱吾皇眼睛一亮:“灵脉?里面有什么宝物嘛?”

    “当然有,此处的灵脉能聚出灵乳...乃是极其珍贵的天材地宝,但是一出来,便会稀释进这潭水里,万年才能提炼一次...上一次,刚过了两千年吧!”

    “这么麻烦?那把潭水抽干,把那灵脉掘出来不就好了?”

    贾柔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灵脉衍生之物可以开采,但灵脉是万万不能动的,否则必有大灾...这是一元世界人人皆知之事,你不知道嘛?”

    大朱吾皇摇头笑道:“我自小就知道修炼两字,家里人都叫我疯子!这些事都没听说过...

    先前我还听玉家那小白脸提过什么始祖赛?嗯,正好,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你和我说说...”

    “好啊,走,去那里坐着聊!”

    贾柔含不疑有他,带着他朝潭边一处亭阁而去。

    反正这些事至少在一元始城算不上是什么秘密,几乎是人人皆知,说说也没关系。

    两人朝那一挪步,便已有侍女奔过去摆放好了瓜果佳肴,还在亭阁内燃上了一柱香炉,坐下之后,贾柔含伸手捻起一颗玛瑙般的果子,仔细剥去了外皮,捏着果蒂递了过去。

    “这是西冰原处出产的冰芝果,味道虽然不错,但其实也不算珍贵,只是这么远运来,还要保持新鲜倒也不易,你先尝尝。”

    大朱吾皇也不客气,顺势一伸手,指尖和贾柔含的玉手微微一触,还不经意的摩挲了一下,这才拿回了果子,丢在了嘴里,一面咀嚼着一面说道:“味道确实不错,嗯,先说说那始祖赛吧!”

    贾柔含玉手一颤,似嗔似笑的瞥了他一眼,不过看这家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见他催促,便说了起来。

    原来所谓的贾氏大比果然并不简单。

    这样的大比,整个一元世界共有三十六个势力都在举行,十年一届。

    大比结束之后,便将举行始祖赛,每个势力都有十二个名额,只要寿元在三十岁以下,便可参与。

    始祖赛,乃是整个一元世界最大的盛事,胜负关系到每个势力日后的发展,极其重要,所以,各大势力都会满世界搜刮人才。

    当然了,这大比也只是补充而已,实际上,每次始祖赛,各大势力的真正底牌都是那些自小就在一元始城中培养的天才妖孽。

    譬如贾柔含、玉帛,其实都是其中一员。

    只不过这样的天才妖孽数量有限,凑不满十二名,所以才会在外界招募人才。

    听到这,见她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大朱吾皇追问道:“这始祖赛这么重要,到底有什么好处?”

    贾柔含微微踌躇了一下,朝着大朱吾皇秋波一扫,说道:“照理来说,这是三十六大势力共同把守的秘密,我不该说,但如若黄兄肯帮忙,在这次始祖赛中站在我们贾氏一方,那我告诉你也无妨!”

    大朱吾皇眉头轻蹙,有些不快的说道:“你这算是拿这个要挟我?那你别说了!”

    这家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难道荒蛮之地出来的都是这火爆脾气不成?

    贾柔含一急,连忙摇头,解释道:“我并无此意,好吧,我说,黄兄听完再做决定!”

    “一元始城之中一共有三十六家势力,但实际上,整个一元世界实力相近的势力却有近百家,但是,能进驻一元始城的却只有三十六家。

    每次始祖赛,其实那近百家势力都会参加,决出前三十六名,排名在外的,哪怕之前便在一元始城之中,也得老老实实退出,等待下一个十年到来!”

    大朱吾皇朝着四周看了看,奇道:“这一元始城有什么魔力?非要住那里面?我看这地方就不错啊...”

    贾柔含沉声说道:“要说修炼,其实这世上有得是灵气充沛的洞天福地,有不少地方,甚至比一元始城还强上几分,但是一元始城之中有始祖祭,唯有三十六家进驻其中的大势力才有资格进行!”

    “始祖祭?那又是什么?”

    既然都说到这了,贾柔含自然也不会在藏着掖着,坦然说道:“始祖祭乃是一元世界最大的秘密,只要付出相应代价,就能得到始祖的回馈,每一年,每个势力都有一次机会...

    回馈五花八门,丹药、法宝、功法,什么都有...当然,代价也极其高昂,但是,比起得到的东西来,区区世俗之物就算不得什么了!”

    “世俗之物?是什么?”

    “大钱!十亿大钱一次!”

    “什么?”

    大朱吾皇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先前贾柔含说到始祖祭的时候,他基本已经猜到那始祖是什么了,只怕就是那个器灵,但器灵要大钱干嘛?数着玩嘛?

    关键是,这大钱就是一元世界之人所铸,还是不想铸多少就有多少?这种条件,闹着玩呢?

    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贾柔含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枚钱币来摆在了两人面前的圆桌上。

    “这一枚,乃是万钱,乃是大钱之中最大的数额...看似和普通的大钱没什么两样,但你瞧这里...”

    她玉手一点,在那枚万钱的中央,出现了一点金光。

    “所有的大钱,无论面值大小,都是这样,神奇的很,并非人力所铸,而是会出现在一元世界的各处,有些地方,直接便有钱矿...而能进行始祖祭的,只能是这种天然的大钱...”

    大朱吾皇愣愣的看着她:“这都几十万年了,每年都在搞这个始祖祭,难道这大钱挖不光的嘛?”

    “挖不光,这也是大钱的神奇之处,有时候,某处原本只是个废坑,但莫名其妙便会变成钱矿,反正是挖不光的...

    当然了,光是靠碰运气去挖取大钱也并不稳妥,所以,各大势力都会有自己的买卖,譬如我们贾氏,开设的便是商会,玉氏开设的是御空所...”

    “我总觉得这是那个器灵实在无聊,在玩游戏...”

    大朱吾皇暗自吐槽了一句,不过这么看来,估计那始祖祭就是通向第二层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