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四十章:两位,装逼装够了没?
    大朱吾皇没有透露出半点灵力波动,出手完全是凭借着自身肉身之力,就连贾胜男都未能看清虚实。

    贾西平乃是后天巅峰武者,看似不弱,但遇到先天境,自然还是不堪一击。

    但就算大朱吾皇小小年纪就已是先天境又能怎样?

    贾胜男如今可是仙门中人,哪怕是刚入仙门,那也已是仙凡有别,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更何况,在常人看起来,先天境已是高手,但十年一次的贾氏大比,出现的先天境没有一千也有百余,这次光是百花城中便有数位,区区一位又算得了什么?

    实在太狂妄了,竟然当着她的面,直接伤人!

    看贾西平的模样,一口门牙全部都被砸飞了吧?这让他日后还怎么行走江湖,待人处事?

    贾胜男深吸了口气,转身朝着贾固安冷冷的看了一眼,道:“这便是你招募来的选手?贾固安,此间事了,你自领十二戒,而后卸职请罪,回头就去商队当个护卫吧!”

    贾氏的客卿听起来尊贵,其实那不过是贾氏商会为了收拢人心特地冠的名头而已。

    以贾胜男的地位,哪怕她未入仙门,随手斩杀一位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只不过身在商贾之家,这种事情能不做还是不做的好。

    但如今,大朱吾皇当着她面如此肆意妄为,这等于是在当面打脸,这还怎么忍?

    “贾狱,我记得云鼎城的客卿腰牌还未发下去吧?”

    贾胜男面色铁青,但却并未直接朝着大朱吾皇下手,而是转身淡淡的问了一句。

    贾狱心中叹息,无奈的点了点头,伸手从腰间的一个巨大褡裢中掏出了一摞腰牌,选出了一块,递了过去。

    贾胜男伸手接过,翻看了一眼,拿在手上朝着大朱吾皇扬了扬:“黄五是嘛?原本你和我贾氏已经签订的聘书,等这块腰牌发下,你便是贾氏客卿...

    但由于你为人骄狂,出手毒辣,我以百城主管之名,废止聘书,剥夺你客卿之职!”

    说着话,她单手一握,掌心有微光闪动,那腰牌竟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被她揉面团一般捏成了一团,而后一松手,叮的一声坠落在地。

    四周惊呼声四起。

    贾氏的客卿腰牌可是精金所制,哪怕是先天高手想要毁去也得借助外物之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办到,但在贾胜男手中,竟然不费吹灰之力,这份能耐,当真了不得,不愧是仙门中人。

    贾胜男寿元已然过百,心境自然不俗,但初入仙门,这还是第一次在人前显露仙家手段,听着那惊呼声,还是有些得意。

    她朝着大朱吾皇挥了挥手:“你既然已经不是我贾氏的客卿,那就得算算账了,贾西平乃是我贾氏商队的管事,你出手伤人,罪不可赦。

    不过念在你年少无知,如若现在就跪下求情的话,我还能给你留下一线生机。

    回头到了十二戒,自然会有人处理,表现的好,说不定还能有将功赎罪的机会!怎样,跪下吧!”

    她仰着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可她毕竟是女子,身高也不过一米六出头,大朱吾皇如今已是一米九多的大个,她眼睛斜斜的往前看,却也只能看见他下巴,不过这并无所谓,等等这小子跪下了,也就能俯视了。

    “让我跪下,你哪来的自信...”大朱吾皇低下头,一副看见白痴的神色。

    他身旁,贾固安已是满脸惨白,拉了拉他衣角,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劝道:“主管大人已是仙门中人,方才你也看见了,真要出手,只怕你挡不住她一招。

    如今之计,也唯有暂且忍让,等那位知道了此事,自然会为你出头...”

    此时两人已经成了瘟疫一般的存在,所有人都避开了老远,旁边皆是阵阵惊呼和赞美声,他这话又是凑在大朱吾皇身边说的,倒是没人听见。

    唯有在贾胜男身旁,贾无空神情有些怪异。

    “这剧情似乎有些走偏啊...要不要提醒一下贾胜男?先前欣兰还特地跑来打听过这个黄五的事情,可见大小姐对他还是有些兴趣的...”

    “还是算了,老头子在这就是养养老,谁吃亏谁占便宜,管我什么事?”

    他其实和贾胜男乃是同一辈,但是人家洪福齐天,碰到了百年难遇的生而为仙之人,结果鱼跃龙门,当了那么多年总管不说,如今还入了仙门。

    贾无空虽然一直看似与世无争,心中要说没有半点妒意也是假的,此时看着她可能会踢到铁板,心中倒是有些幸灾乐祸,哪里会去提醒对方。

    贾胜男等了半天,面前那下巴却纹丝不动,更是大怒,寒声说道:“你这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区区一个先天境,敢在我面前放肆?”

    她深吸了口气,缓步向前而去,身旁,隐隐有微风荡起,单手一扬,一把淡青色的飞剑已然入手。

    “一阶下品?”

    大朱吾皇低下头,朝她看了看,伸手将贾固安推到了一边,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玩意在四灵域哪怕是刚筑基的修士都不会用,在修仙者中,拿出去就和凡人武者拿着把菜刀和人打架没什么两样。

    贾胜男可没这种感觉。

    对她来说,手中这把飞剑便已是神兵,如若不是想秀一秀仙人御剑的风姿,她还真舍不得拿出来呢。

    虽然她灵力有限,也御动不了几下,但对付区区一个凡俗武者,还不是手到擒来?

    两人之间隔了也没多远,几步之后,贾胜男脚步一顿,已然捏动了剑诀,但还没来得及出手,身后便响起了一个年轻爽朗的声音。

    “总管大人,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您亲自出手简直是污了这把仙剑...交给我吧!”

    一个面容俊朗、玉树临风的年轻人自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他身着月白色长袍,身后斜背着一把长剑,像极了仙门中人。

    一出来,旁边便有不少女子低低的惊呼了起来。

    “那是展月公子...”

    “好帅啊,不愧是百花城四大公子之首!”

    “据说他已是先天巅峰,之前我们贾家有位大人物想带他去一元始城,直接收他为徒呢!”

    “我也听说了,不过展月公子天生倨傲,说是要靠自己的能耐打进大比,崭露头角之后才拜入门下!”

    “嗯嗯嗯,他这先天巅峰可比普通的先天巅峰强多了,一手月光剑,据说已有了仙家气度...去年,他独闯八蜂山,八位蜂后也都是先天巅峰,结果被他一人斩杀!”

    “何止呢,八蜂山乃是百花城附近最大的帮会之一,那一役据说还有数百武者,其中还有十数位先天...”

    “啧啧啧,这么厉害?你说那位狂徒是他对手嘛?”

    “那还用问?只怕一剑都接不住!”

    “......”

    一片窃窃私语中,展月走到了贾胜男身边,但却也不像旁人一般恭敬,而是轻轻颔首,笑道:“总管大人,您先歇着,晚辈代劳就是!”

    旁边那些人所议论之事确实有之,想要收他为徒的那位在一元始城中也有些地位,乃是贾氏的一位长老。

    等他日后去了一元始城,地位只会在贾胜男之上,自然也无需太过客气。

    贾胜男哈哈一笑,指着他说道:“小家伙,你还真会抢风头...可是得到消息了?嗯,我估计那位也是为你而来...好好好,就让你露一手!”

    听到此言,展月得意的一笑,不过语气倒是恭敬了不少:“总管大人莫要取笑我...那位是什么身份,怎会特地为我而来?我估摸着,大约是听人提起,顺路过来看一看而已...”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话,听得懂的人自然知道所说的那位是谁,听不懂的人却是一头雾水。

    大朱吾皇站在那翻着白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一个个跑出来装逼,还装个没完没了了是吧?

    听着四周那些女子的惊呼声,又朝着展月看了看,觉得这家伙的长相比起自己来也不过稍逊一筹而已,确实有点讨厌。

    看他还在那和贾胜男寒暄着,索性主动勾了勾手指:“喂,小白脸,要打就赶紧了,教训完你,老子还要回去吃水果呢!”

    “果然是狂徒,而且已经丧心病狂了,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展月笑容一敛,冷笑着朝他看去,伸手朝着背后轻轻一探。

    ‘呛啷’一声,长剑便已弹出了剑鞘,化作了一团银芒,宛如皎洁的月光一般,向前洒去。

    他自己则束手而立,除了指尖微弹之外,似乎都未曾出过手一样,真正是玉树临风,潇洒之极!

    “天哪,真的好帅!”

    “我爱上他了...这辈子非他不嫁...”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那德行...展月公子认识你嘛?还非他不嫁!”

    “瞧这一剑,上仙出手也不过如此了吧?”

    “这一招,实在是...哦,这是...这是...”

    声声赞美只持续了几秒,便直接被卡在了嗓子里。

    展月出手之时,离大朱吾皇只有数米之遥,那月光般的剑芒迅捷无比,几乎瞬间,便将其笼罩了起来。

    然而,意料之中的惨呼声并未传来。

    一声声叮叮咚咚的声响过后,一个身影自那剑光之中漫步而出。

    随之,剑光一敛,那柄稍稍有些弧度,看似一弯月芽一样的长剑如同死鱼一般被人夹在了手中。

    将长剑往地上一扔,一脚踩了上去,在一声声咯吱咯吱、令人牙齿发涩的声响中,剑身龟裂成了拇指般大小的碎片。

    大朱吾皇好整以暇的整理着袖子,颇为不满的摇了摇头:“老子的衣服是用亿年天蚕丝所织,挺贵的...你准备怎么赔吧?”

    话音未落,他身子一晃,鬼魅一般掠过了数米的距离,又是啪的一声脆响,一条身影倒飞了出去。

    这小子竟然帅得和自己都有一拼了,有点抢风头的意思,这次,他下手比之前还重得多。

    这一巴掌,直接将展月的脖子扇了个一百八十度,如若不是先天境,生命力顽强,只是这一下,估计就得嗝屁着凉了。

    大朱吾皇依旧未曾动用半点灵力,完全是用的肉身之力。

    但是,之前他便估算过,其实不计算法宝、术法的加成的话,圣师境其实也已有了筑基境的战力。

    他如今的肉身早已突破了圣师境的界限,就算光凭一身蛮力,初入仙门的贾胜男都未必是他对手,更何况一个先天巅峰的凡间武者?

    再天才,又有屁用,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好嘛!

    全场一片寂静,唯有展月和贾西平的惨呼声络绎不绝的响起。

    贾西平也就罢了,展月这样的翩翩公子,如今却是满脸血污,脖子向后扭着一个诡异的弧度,一口白牙掉了个精光,短短几秒钟,鼻血便流得都快淌成小河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你...你...”

    贾胜男如同见鬼一样指着他,忽然看见大朱吾皇咧着嘴朝自己笑了笑,顿时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发,立马朝后连退几步。

    贾西平被人抽飞时,她并未看清,不过那应该是由于先前并未在意的缘故,但这次,任凭她瞪大了眼睛,一样都没能看明白大朱吾皇是怎么出手的。

    这就太可怕了...

    这黄五的身法诡异无比,就像一个幽魂一样,就算是她,也没有把握挡得住!

    关键是,至今为止,她都未能察觉到半点灵力波动,也就代表着,面前这位只是个凡间武者而已。

    但有这么强的武者嘛?

    自己堂堂仙门中人,如果也被他一巴掌抽飞的话,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忽然间,贾胜男有些后悔。

    七十年前,自己所招募的那位有他强嘛?也未必吧...

    那位可是生而为仙的妖孽,都未必比得过他,那贾固安所言,恐怕还真不是胡乱吹牛,这位,真的有夺魁的希望!

    不过,如今怎么办?

    自己刚刚将客卿腰牌毁掉,难道还腆着脸再做一块送上去?但自己拉得下这张脸,但人家也未必肯收啊!

    贾胜男脸色阴晴不定,还没想好到底该如何应对,却见大朱吾皇背着手朝自己走了过来。

    她浑身汗毛倒竖,手中的飞剑原本就未收起,刚想御剑刺去,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娇柔的声音:“还嫌不够丢人嘛?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