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三十九章:这...这肯定是个疯子!
    美竹轩旁,有一条小小的山谷。

    山谷正中,有一条珠链似的瀑布,在山脚下冲击出了一个碧绿的深潭。

    潭边四季鲜花盛开,早晚两时,都会有淡淡的雾气蒸腾,将一旁的楼阁笼罩在内。

    云气缥缈,那座楼阁宛如天上宫阙,好似随时都会随风而去,美不胜收。

    贾柔含便住在此处。

    这里原本便是贾氏山居之中最好的住所,专为接待贵客所用,就连贾胜男自己都没资格入住。

    但得知贾柔含要来,三天前,此处被全部拆除,而后花了两天时间又用最好的材料重新修筑、布置了一番。

    贾氏最尊贵的大小姐,在自家地盘上,又岂能住别人住过的地方?

    贾柔含可能并不在意,但贾胜男这态度得有,日后如若有机会将这份心意传到贾柔含耳中,这位大小姐随便说句赞许之言,她便受用不尽。

    行商之人,原本就得学会从小处着手,任何一点机会都不能错过!

    此时,贾大小姐正托腮靠在窗边看着前方的瀑布,贾胜男很会做事,还在这瀑布和阁楼前布置了隔音阵法,既有美景可看,又不会被那水流冲击声弄的烦躁。

    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从楼下匆匆而来,站在门口轻声说道:“小姐,打听过了,今夜有一场宴会,先前我那位叔父给我传了消息,说是那位黄五也去了,如今正在那里...”

    “宴会嘛?”贾柔含眼睛一亮:“应该挺热闹的,走,去瞧瞧!”

    那少女皱了皱鼻子,小嘴一撅:“小姐,都是些凡俗武夫,那么多人挤在一起臭烘烘的...

    您去,不太方便吧?叫我说,直接找贾胜男传讯,叫他前来拜见就是了!

    就算是荒圣后裔又怎样?不入仙门还不是凡夫俗子,怎能和您相比!”

    这少女名叫贾欣兰,乃是贾柔含身边最亲信的丫鬟。

    之前贾无空便是通过她传了消息过来,所以她对大朱吾皇的身份也是清楚的。

    不过毕竟地位不同,一个小丫头又哪里知道荒圣后裔的真正含义。

    贾柔含和她感情甚好,见她劝阻也不生气,笑吟吟的过去在她鼻子上捏了捏,笑道:“你懂什么?凡夫俗子怎么了,谁不是从凡夫俗子过来的...

    一元始城之中,有七位老祖当年都是一介武夫,如今呢?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他便是凡人了?

    那家伙...诡异的很呢!咱们打扮一下,就你和我吧...一起去看看!”

    她此时并未戴上面纱,这一笑,犹如春光乍现,美艳无比。

    ......

    大厅之中。

    贾胜男很是风趣,虽然如今已贵为仙门中人,但依旧平易近人的很。

    和那些管事寒暄了会,一个个招呼过来,人人觉得如沐春风,有她在,场内的气氛愈加融洽。

    大朱吾皇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看见贾柔含,有些失望,正准备走人,刚刚起身,却见贾胜男在一群人簇拥下,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忽然心中一动,这一位也是去过一元始城的,如今又已是修仙者,说不定也知道始祖赛的事情,于是又屁股坐了下来。

    贾胜男一来,贾西平第一个就凑了过去,他擦混打岔的水平不错,跟在她身旁和谁都能搭上几句。

    这宴会原本就是展现贾氏子弟交际能力的地方,贾胜男看着,也不由得暗暗点头,给这个平素不太注意的后辈加了几分。

    大朱吾皇之前的判断其实有些谬误。

    一元世界修仙者的地位极高,就算是贾氏,入仙门之人,也不可能就担任区区一个百城总管。

    仙鼎会那种是特例,乃是一些仙途无望的修仙者准备找个地方享受人生,故此才建立起来的。

    如今贾胜男既然已是修仙者,自然不会再待在这偏远的北荒蛮之地,而是要回一元始城闭关修炼,看看有没有希望突破开光境的。

    她一走,主管的位置便空了下来,贾西平这种肯定是没什么希望的。

    但一个萝卜一个坑,如今手下十位副管之中提升一位,那么副管的位置又多了,这人选却是要在那些商队管事中遴选的。

    今年正好是大比之年,每支商队聘请的选手成绩固然重要,但贾胜男的意见自然也不会被漠视,这次来参加宴会,便是准备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好的人选。

    此时,觉得贾西平表现不错,一路走来,言语之中也流露出了一丝赞赏之意。

    这位是什么身份,贾西平心跳都加快了几分,但脸色却依旧沉稳的很,只是淡然而又不失礼节的笑着,没有半点骄狂之意。

    远远走去,忽然看见前方的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起身之后,又坐了下来,贾西平眉头一皱,等到看清,心中顿时一喜。

    “竟然是那个王八蛋!主管前来问候,别人都纷纷起身前来迎接,你非但不来,还大大咧咧的坐在那,连二郎腿都翘起来了...”

    他站在贾胜男身后,恶狠狠的瞪了大朱吾皇一眼,冷笑不已。

    胜男主管如今已是仙门中人,何等身份?

    这大厅内的人,虽然都有着客卿的身份,但和她相比简直有如天地之别,你自己作死,倒是正好!

    贾胜男倒是并未在意,到了近前,和那些簇拥过来的选手们点头寒暄了几句,便指了指身旁的贾狱笑道:“这位别人都叫他贾黑脸,这一路上可没给你们脸色看吧?

    诸位客卿都是咱们贾氏的贵客,如若他怠慢了你们,可以和我说,我来收拾他...”

    “总管,我哪敢?”贾狱苦笑不已,见到贾固安正躲在人群中,一把将他拉了出来,瞪着眼睛问道:“固安管事,你怎么躲在这?”

    所有的主管先前都已去拜见过贾胜男,唯有贾固安一直陪在大朱吾皇身边。

    之前人多,贾胜男还没注意,此时他被拖出来了,以她的记性又怎会想不起来,顿时面色一沉。

    这倒不是她非要这个面子,而是在这种场合之下,觐见上司乃是最起码的礼仪和处世之道,连这个都做不到,贾固安又有什么资格担任商队主管?

    贾固安毕竟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哪里会看不懂脸色,也是尴尬不已,张嘴想解释,但又不知该说什么。

    正郁闷间,却见贾西平从后面挤了上来,冷笑道:“固安管事这次可是了不得了,聘来了一位大高手,说是去了一元始城都能一举夺魁...

    到时他自然也水涨船高,说不定都有机会加入仙门,哪里会将咱们这些小人物放在眼中?”

    “夺魁?”

    贾胜男的脸色一沉:“咱们生意人最讲究脚踏实地,贾氏十二戒乃是贾氏子弟入门必读,其中第二戒便是勿虚华,贾固安,你可还记得?”

    她抬手环指了一圈:“并非我看不起大家,诸位也都是天之骄子,否则也不可能被我们贾氏聘为客卿...

    我们贾氏商会传承数万年,下面这些商队管事别的本事没有,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不过...”

    她声音渐渐转寒,盯着贾固安说道:“天下五千六百城,天骄无数,七十年前,百花城曾出过一位生而为仙的绝代妖孽,当时,便是为我所聘。

    但就算如此,那时我都不敢说他定能夺魁,你请来的那位何德何能,敢出此狂言?

    贾固安,你今日要不能说服我,这管事不当也罢!”

    七十年前那位,是贾胜男一生最大的机遇,也是贾氏在北荒蛮百城走出去的最优秀天才,这次她能入得仙门也是托他之福。

    在贾胜男心中,对此人的仰慕已刻印在心,永世难忘。

    那是掺杂了爱情、亲情、友情的复杂情感,也正因此,贾胜男一生未嫁。

    但就算是他,当年也不过取得了大比前三而已,此时竟然有人口出狂言说能一举夺魁,岂不是连那位的光辉都要被掩盖了?

    这怎么可以!

    哪怕只是疯人呓语也不行!

    此乃贾胜男的禁裔,不容亵渎!

    此时,贾胜男先前的和颜悦色已然一扫而空,语气凌厉之极。

    她久居上位,气势太盛,贾固安张了张嘴,面色惨白,额头顿时冷汗淋漓。

    贾西平虽然是胡说八道,但这时点选的实在太好了。

    自己先前确实没去拜见总管,此时说什么都处于下风,争辩也是无用。

    但这话怎么接?难道说我身后这位就是能夺魁而归?可凭什么?

    胜男总管都说了,生而为仙之人都不敢说这大话...

    认怂?这几日接触下来,身后这位的心高气傲他可也是看在眼里的,自己说他不能夺魁,这也是得罪人...

    他脸色忽红忽白,想想身后这位和大小姐的关系,最终还是咬了咬牙,低头说道:“总管大人,贾固安不敢妄言,我这位黄五兄弟确实是万年罕见的天才...大比夺魁,还...还是有些把握的!”

    贾胜男气极反笑:“有些把握?好好好...那让我见见这位盖世天才可好?嗯,黄五是嘛...在哪呢?”

    说到这名字,这群人中还真没几个人认得。

    贾无空是早就看见了,但老家伙撸着胡子也不吭声。

    贾狱想说话,但却怕引火烧身。

    唯有贾西平跳了出来,指着众人身后说道:“总管大人,在那呢!就是哪个狂生,到现在,还在那坐着...难道是要等总管大人亲自走到你跟前问好嘛?”

    顺着贾西平手指的方向,人群如同潮水一般分开。

    大朱吾皇正低着头坐在那,手里还拿着一颗葡萄。

    刚送到嘴边,忽然觉得气氛不太对,抬起头茫然的向前看来,正好对上贾胜男那冷飕飕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但还不忘将葡萄塞进了嘴,这才叹着气站了起来。

    他是真觉得很无奈啊...

    他本来想走,可又想着找这位大娘打探一下消息才留了下来,结果怎么忽然有人往自己这引战了?

    你难道不知道大爷我真的很想低调啊!可你非要找抽!

    不过昨天遇到了贾柔含之后,如今他也算是想明白了,其实太过小心也没必要。

    这世界中既然有过那种生而为仙的妖孽天才,那再多出来一个又能怎样?

    这里封闭了十几万年了,又有谁会想到自己是来自外面的世界?

    只要注意些,别真惹到了那些老妖怪,适当的展露一下实力其实并无所谓,反而更容易接触到这世界的核心秘密。

    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大朱吾皇自信辨得清楚,面前这些自然不可能归纳在不能惹的范围内,既然如此,何必再忍?

    贾胜男一怒,整座大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大朱吾皇看去,也想看清这位大言不惭,号称能一举夺魁的‘盖世天才’究竟什么模样。

    但此处聚集人实在太多,两旁无关之人也不敢凑的太近,直到他站起,才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先前贾固安所说的就是此人嘛?呵呵,还以为长着三头六臂呢,那么大口气...”

    “哈哈,真要有那能耐,还参加什么初选?早就有大人物过来,带他入门了!”

    “那是自然,先前总管所说那位大人不就是?

    当年总管大人将大人招募来之后,根本就未曾参加初选,而是直接便被送去了一元始城...

    如今据说已成了老祖门下亲传弟子。”

    “贾固安此人我倒也见过几次,在北荒蛮那做的不错,平日里也不像是这般轻浮之人,这次是怎么了?”

    “失心疯了呗...大比夺魁,还是有些把握的...想想方才他这话,哈哈,想想就可笑!”

    “老三,你别笑...再笑我都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太可乐了!”

    “......”

    一片嗤笑声中,大朱吾皇缓步向前走去,一面走还一面东张西望的叹着气,一副若无其事模样。

    贾胜男静静的看着他,脸色微微一沉。

    这家伙太镇定了!

    难道真是有所倚仗不成?

    还是一个彻头彻底的疯子,连带着贾固安也被他洗脑了?

    她还在那琢磨着,大朱吾皇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抬头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大牙。

    “你...”

    贾胜男皱着眉头刚想说话,忽然间眼前一花,耳边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而后是一声拖着长长尾音的惨呼。

    扭头一看,身旁的贾西平已然飞了出去,撞在旁边一根立柱之上,四肢张开,呈大字型缓缓滑落...

    “这...这肯定是疯子无疑了!”